(独家)尸丛谜雾_尸丛谜雾小说全本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4:30

林森邱健清小说 精彩章节

林森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对邱健清说:“里面那个薛海真不老实,我怀疑他也是那个团队里的一员。”

“但是这个人和周兰的关系显然和其他人更不一样啊!”邱健清说,“这两个人的关系没有隐瞒,他们的生活彼此交集,如果不是发现了他们之间的那些事儿,我甚至以为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同性情侣。”

两人正在聊的时候,英宁从外面走了进来。英宁敲了敲门,喘了口气,然后对邱健清他们说:“技术科那边有新的发现,他们破解了幼儿园老师的笔记本电脑。”

幼儿园老师的笔记本电脑上着锁,之前他们没有能打开,技术科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通过技术手段才打开了这个电脑。

英宁坐下来,把一个U盘插到了电脑上:“这个男的还挺厉害,他的笔记本密码等级特别的高,而且密码都是随机密码——长达12位的数字和字母。要不是我们的技术手段真的十分高超,根本是解不开密码的。”

邱健清:“他在电脑里都放了什么啊,保存的这么隐密,我几乎要以为他是一个间谍了。”

英宁打开了一个视频文件。

这里面都是国内外的各种虐待视频,放美国直接判刑的那种。

事情到此,他们几乎可以确定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了。

只有薛海,只有薛海不承认自己是这其中的一员,只有让他开口承认自己和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说出更详细的细节,他们才能够找到失踪的周兰现。

胡天撞了一下林森:“你去确认一下,和他聊一聊呗。”

林森:“我都已经和他聊了半天了,我怎么能确认他究竟是不是也喜欢玩这套!”

胡天:“你不是对这方面挺熟的吗?”

林森上下打量他一番:“生命这么可贵,你为什么不珍惜呢?”

没想到邱健清他们几个人也都赞同胡天的说法:“我们对这方面真的不熟,查了资料也不太了解,还是你知道的多,见多识广吧,比较有学问。”邱健清说,“我们就派你去跟他了解一下,让他放松警惕和我们交代实情,如果这个事情真不是他做的,他没有必要因为面子隐藏自己在这个组织中的关系。就把这些话和他说清楚就行。”

“你这不说的挺好吗?你就自己去吧。”

邱健清:“我觉得是时候锻炼一下你的审讯能力了。”

但无论林森怎么劝服,薛海就是不承认自己也是这个团队中的一员,他矢口否认自己知道周兰他们在背后都做了什么。

“那好吧,我们来看一些视频,”林森拿出电脑播放了一段他们从幼儿园老师家里搜出来的那些虐待录像,画面上是一段虐杀的镜头,这东西在林森看来非常的恶心,连他这样经验丰富、见惯了尸体的法医对此也无法理解,试想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估计会恶心吐了。

但是薛海的表情却比较的不一般,他虽然也表现出了厌恶的神情,但林森明显可以看出来他的厌恶都是装的。薛海的视线盯着屏幕的时候没有犹疑,他对画面上那些血肉淋漓的场景并不恐惧,林森观察着薛海的瞳孔由小到大,这是人兴奋起来的表现。

薛海很喜欢这些录像。

林森关掉录像,然后又打开另外一段视频,这是刚刚他监控的薛海的面部神情。

薛海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愣了一下。只听林森接着说:“作为医生,你应该也了解人面部表情受情绪引导,这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控制的事情,让我们来分析一下刚刚你看录像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态吧。瞳孔放大,鼻翼收缩,注意力集中,你虽然嘴上说着‘太恶心了不要再放了’,可你的面部表情已经出卖了你。想必这不是你第一次看这种录像吧?你脸上可不是厌恶的神情,分明显得很欢喜呢!如果你还不承认的话,我们现在就来测一下你体内的激素含量怎么样?测脑电波的工具我们这里也有。”

薛海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我承认我很喜欢这类视频,但这又能证明什么呢?人就是有各种各样的爱好,有人喜欢攀岩,有人喜欢游泳,而我喜欢这样的视频。但这并不能证明我亲自这样做过,难道思想上出格一些也犯法吗?这都什么年代了,难道你们还要制造思想犯吗?”

“我们可没有指控你犯罪,但显然你无论参没参与过周兰的那个”团体,你都不厌恶他所做的事情,那么我有理由怀疑你也是他团队中的一员,这样的话,你隐瞒自己认识其他几个成员这件事就很可疑了。”林森:“之前死的那三个人火化得挺快的,我也没看过实际情况,不过你知道那个奶茶店小妹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吗?”

对方摇头:“这我怎么知道。”

“他是缺氧性窒息死亡的。这种情况之下,人的皮肤会呈现鲜红色,和普通的尸体不大一样,她的眼睛会充血,嘴唇会发紫,如果这个时候你剪开她的血管,抽出一管血来,会发现她的血液是鲜红色的,过了几个小时长出石斑之后,你就会看到一种完全不同于其他尸体的樱红色的尸斑,你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吗?”

对面的薛海抿了抿嘴唇:“我没有。”

“你真的没见过?别否定的太快。”

“我怎么会见过她的尸体?我发誓我没有!你不要再套我的话!”

“可你作为医生,也呆过急诊,怎么会没看到过窒息死亡的尸体呢?这不是开玩笑吗?你可是一个医生啊!”

人编造了一个谎言,就要用一百个谎言来圆,薛海拒绝承认自己认识那几个死者,却被接二连三的证据迷晕了眼。他想否认自己和第四个死者之间的关系,结果连语言逻辑都对不上,他的心里已经彻底慌了。

林森:“要不要我拿一面镜子放在这里,给你看看当时我提到第四个死者死状的时候,你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薛海的脸上露出了窘迫的神情,他刚刚已经竭力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但因为没有镜子参照,所以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控制的怎么样。实际上林森此刻也是诈他,刚刚说到那些反应症状的时候,薛海虽然有片刻的犹豫,但脸上并没有露出太大的破绽。

不过林森可不打算这么老实的就放过他。

“我刚刚说李某死状的时候,你显得很兴奋,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在听到同类死讯的时候会是那样的表情——仿佛看到了美味的食物一样。你知道吗?能从同类的痛苦里汲取快乐的人的脑回路,都和寻常人不太一样呢。说起来,这并不是你自己能够控制的事情,这是根植在基因中的嗜血的冲动,你在我面前所有伪装的行为都是徒劳的。”

“他们的死我没有关系,你不要再诱导我了!我们只是玩一些游戏,我知道什么是尺度!”

林森突然抬头看他:“你们只是在玩一些游戏,‘你们’,你和谁?”

薛海愕然,止住声音,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片刻之后,他不得不承认:“你已经知道了,我们六个。”

林森重新拿起了笔录:“交代一下详细的过程吧,三个月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三个月之前最后一次聚会,我正在出差,你可以去调取我的出差记录,那一次聚会我没有参加。”

这件事林森之前已经了解过了,三个月前那次演唱会后的聚会,薛海的确没有参与。

林森:“那么事后你们也没有交流过三个月前的那次聚会上出了什么意外吗?”

薛海再次摇了摇头:“在那之后他们就很少联系我,我去找他们,他们也都不回答我,其实我也怀疑三个月前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我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你们,是不想打扰到自己平静的生活。”

林森:“你们确定你们所做的事情不会对彼此造成真正的实质性伤害,例如死亡之类的?”

薛海再次摇了摇头:“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只是寻欢作乐,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玩。”

林森对后面的镜子点了点头,有警察打开门走了进来,然后林森对面前的人说:“现在我需要你配合我们做一件事,这位警察会带你去公安局的体检中心进行检查。”

薛海面色灰突突的跟着警察走出了房间,乘车去往公安局的体检中心,半小时之后他未回来,体检报告却已经先行发送回了公安局,但这份体检报告却和林森他们曾预料的完全不同。

薛海身上没有出现任何伤痕,连一丝浅浅的伤痕都没有,这证明他在这场关系中扮演着非同寻常的角色,林森怀疑这个人才是团队的主导者,也就是真正的施虐者。

这几日,邱健清他们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看着这混乱的关系,简直不知如何评价。

“他们之间的分工还挺明确,有人负责打人,有人负责挨打,”邱健清摇了摇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