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陈倩陈风_极品逆袭人生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4:31

《极品逆袭人生》的主人公是陈风,是作者“千渡”所创,讲述了陈风跟着养父当了几十年的赤脚医生,临死前给他留的医书,也让他在大学期间学的差不多了,如今他成了村里唯一的医生,受到了村里人的欢迎,尤其是女人.....

极品逆袭人生陈风陈倩by千渡在线阅读

第1章:俏寡妇

养父车祸去世,他闺女陈倩成了我唯一的亲人。

她独自把我拉扯大,而我也争气,考上了大学。

六月底,学校刚放假,我就迫不及待的赶回了村里。

因为之前打工赚了点钱,我准备在村东头的小卖部买点东西,给倩姐一个惊喜,顺便找小卖部的老板刘月娥打听如何在村里开诊所。

养父当了几十年的赤脚医生,临死前给我留了一本医书,大学期间,我已学了七八成,所以有了重开草堂的想法,也算是回报家乡。

作为我们村远近闻名的俏寡妇,刘月娥那雪白的皮肤,风盈的身段,可是让庄稼地里的汉子们看得直流口水。

再加上她开了一个小卖部,男人们就有正当理由往她那儿跑,顺便调戏几句,占占口头上的便宜,她听到的各家消息自然也是最多的。

没五分钟,我来到小卖部门口,就看到刘月娥正坐在柜台后面无聊的嗑着瓜子。

现在已经是夏天,她穿得十分清凉,一件米白色的宽松布衣,最为惹眼的就是透过布衣隐约可见里面的黑色贴身衣物。

这样穿,小卖部的生意能不好吗?

我看了两眼,马上侧过头去,她那丰盈的身段,特别是那一对如木瓜般的膨胀,实在勾人犯罪。

刘月娥看到我后,冲我笑了笑:“小风,你啥时候回来的?要买啥呢?”

“月娥嫂子,我......”

我正支吾,低头透过柜台上的玻璃,突然看到刘月娥穿了一件布裙,还有点短,露出了一大截雪白的美腿。

原本我看到刘月娥那隐隐约约的一对木瓜后,就感觉脸上一热,现在又看到她那明晃晃的美腿,我身体一阵躁动,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风干嘛低着头啊?”

“没,没!”

我马上抬头盯着刘月娥的俏脸,现在上面不能看,下面不能看,只得盯着她的脸了。

“哈哈……”刘月娥发现我现在的窘境后,风情万种的冲我笑了笑,问,“小风,我这身衣服好看不?可是我去镇上买的。”

“咳,咳!”

我被刘月娥问得脸上滚烫,假装咳嗽了两声,连忙岔开话题,问她村里谁家有没有什么病没有治好,并把我想重开老头子草堂的事给说了一下。

刘月娥眯着眼看了看我,说,不用村里其他人,她就有一个小病,往镇上医院跑了好几次,药也吃了不少,还是不见好,如果我能把她的小病治好,她就信我,并且还帮我宣传。

听刘月娥这么一说,我眼睛一亮,立马答应下来。

可我随后问她得了什么小病时,她接下来的的动作和话让我脸上一烫的愣在那里。

刘月娥一伸手,指了指她胸前的一对大木瓜说她胸痛!

这、这哪里是小病啊,明明是大病、大大的病啊。

刘月娥看我面色古怪,问我是不是不能治,不能治她可就不能帮我了。

我回过神来,连忙说,能治能治,这种“小”病没问题,保证治好,等晚上我去她家给她好好瞧瞧。

老头子的医书里,有一半记载着关于农村妇女身上的一些疑难杂症,什么月经痛啊、乳房痛啊、身上有异味……

可刘月娥听说要等到晚上,不干了,问现在不行吗,这两天她胸就一直痛,不得不忍着,让我赶紧给她瞧瞧,最好是能立刻治好,她不想受罪了。

我只得给她解释,像她说的胸痛,就有好几种病因,我不可能远远的看一眼就能判断出她得了什么病,必须得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检查一下病痛处——也就是她的木瓜,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好对症下药。

可现在我们在小卖部里面,时不时就会有人进来买东西,我在这里检查的话,被村里人撞到可不大好,还是晚上去她家,再好好的检查一番。

说到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检查,我还小声的补充了一句——不能隔着衣物,因为隔着东西的话,判断可能会不准。

刘月娥听完我的解释后,白了我一眼,说她知道要怎样检查,并且一伸手,开始隔着宽松的布衣脱起她的贴身衣物来。

这是什么情况,我刚才不是说了这里不方便吗?

刘月娥三下五除二就把布衣里的黑色布条给脱了下来,并随手丢到了一旁的柜台上。

看到柜台上的黑色衣物,我愣在那里......

第2章:胸痛

这么大的罩杯,可比倩组的要大上一圈,更要命的是透过薄薄的米黄色上衣,我隐约看到那一对雪白的木瓜和点缀在木瓜上的两点殷虹,这让我不由得想上去啃两口,真是诱人啊!

脱掉后,刘月娥侧了侧身,冲我勾了勾手指,说现在快到中午了不会有人过来小卖部这边,让我放心,再加上现在她胸很痛,让我现在就从她布衣下面伸手进去仔细检查检查,快点把她的病根给找出来。

这、这也太心急了吧!

既然刘月娥这样要求,我也只得咽了口口水,一步一步向她走了过去,心头莫名紧张。

这也是没有办法啊,谁叫我第一次行医,就是给女人看病,还是给刘月娥这样丰满的女人看胸病!

走到刘月娥跟前,我深吸了口气:“是左边痛,还是右边痛?”

刘月娥俏脸一红,伸手打了我一下,小声的回了一句:“两边都痛!”

这个,我原本还只是想她哪边痛就仔细的检查哪边,毕竟我是过来看病的,又不是来耍流氓的;可没想到的是她两边都痛,看来我不得不两边一起仔细的检查检查。

我再次深吸了口气,伸出双手,转到刘月娥背后。

原本在检查病人患处时,医生是应该用眼睛看着的,好发现检查时患处的变化,更快的找出病因,可现在检查的是刘月娥那白花花的大胸,我不敢多看,怕看上两眼,我就没有心思给她瞧病了。

再说了,刘月娥的胸部,我隔着薄薄的布衣看过了,并没有发现外面有什么不妥,应该是里面出了问题,是里面的问题,看不看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转到刘月娥身后,掀起她的布衣,我的双手满怀激动的一点一点向她的胸部伸去。

在我的右手刚一碰到刘月娥的右胸时,我明显感觉到她身体一颤,这让我也像触电一般的定在那里,不敢向前。

刘月娥的反应居然比我还大,让我愣了一下。

她在我们村的风评可不太好,那些婶子在背后说,她不知道跟村里多少男人勾搭过,之所以不改嫁,就是想换着男人睡,难道她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而刚才刘月娥那么大的反应,让我整个身体一炸,气血上涌,就想把她压在身下。

我可是个初哥,跟女人这样的亲密接触,只有昨天和倩姐在黑暗中有过一次,现在可是大白天,眼前还有着白花花的香背,能不让人想犯罪吗?

我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再一咬牙,双手同时一伸,一把握住了刘月娥饱满的双峰。

我这一握,刘月娥马上“嗯”的一声叫了出来。

由于我现在离刘月娥非常近,她“嗯”的那一声似娇如喘,我刚刚压下去的血气马上沸腾了起来,身体马上有了反应。

我现在离刘月娥非常非常近,如果我有了反应的话,顶到她可不好。

我连忙向后移了移屁股,拉开了我帐篷跟她后背的距离。

这病没法看啊,我这个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初哥,给刘月娥这个丰盈的俏寡妇看胸病哪里能专心?

我一咬牙,强行让自己专注下来,一揉刘月娥的胸部......

这个刘月娥啊,不知道是多久没和男人睡了,我刚才只是揉了一下,她又“嗯”的叫了一声。

这一声比之前那声还要娇媚,我这个初哥一下就沦陷了,腰部一挺,就要把她给睡了。

既然她旱了这么久,那我索性就把她先给睡了再给她看病,这样她就不会再乱叫打扰我。

“啊,这么大!”

刘月娥感觉到我贴在她后背上的帐篷后,尖叫一声,十分销魂,并且翘臀一动,主动的迎合了过来。

我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一把将刘月娥扑倒在地,准备跟她在这里大战一场。

她居然没有任何挣扎,还十分配合的拉起我的裤头来。

这也太主动了吧!

刘月娥的主动让我愣了一下,她这哪里是有病,明明是想我睡了她。

我突然想到那些婶子说的,刘月娥之所以不嫁人,就是想换着男人睡,看来她不是胸痛,是借着胸痛勾引我,想让我把她给办了啊。

虽然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我这个初哥哪里能抵抗得了她的挑逗,刚恢复一点的理智在她抓了一下我的卧龙后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双手一伸,开始大力、粗暴的揉捏起刘月娥的一对雄峰。

“啊,痛、痛、痛!”

第3章:克夫

可我揉捏了没两三下,刘月娥尖叫的音调一变,连连叫痛,并且抓住了我的双手。

痛苦和享受的声音我还是分得出来的,陷入疯狂的我连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这一停,我的手立刻感觉到她右胸的左侧根部有着一个不太明显的肿块,要不是我刚才十分粗暴还得花一些时间才能感觉出来。

刘月娥的胸还真的痛啊!

“小风,你的手轻点!”

刘月娥给了我一个好看的白眼,鼓励我继续下去。

“咳、咳!”

可在知道刘月娥的胸真的痛后,恢复理智的我看了看她,一下失去了兴致,假装咳嗽了两声,从她身上爬了起来,把脱到一半的裤子连忙穿上。

“月娥嫂子,我来给你仔细检查、检查吧,你胸里的病可不能拖。”

地上的刘月娥看到我突然起身穿衣服,还想把我拉进她怀里,在那里搔首弄姿。

我一看,连忙转过身去,怕再多看两眼又会失去理智。

“哼!”地上的刘月娥鼻子一歪,冲我道,“原来你跟他们一样!”

跟他们一样?这是什么意思。

我搞不太懂了,不过现在我也不想管这么多,只要帮刘月娥把胸痛的毛病瞧好就行了。

听到刘月娥坐回椅子上的声音后,我转身向她走了过去。

由于前面我已经知道刘月娥的胸部哪里有着肿块,再加上她重新坐回椅子上后,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勾引我,这次检查她的胸部就比之前顺利得多,虽然整个过程我还是小脸滚烫,心里无时不刻的想把她给扑倒。

仔细检查完刘月娥的胸部,我发现她右胸左侧根部和左胸顶部一边有着一个蚕豆般大小的肿块。

在刚才检查的同时,我已经问了刘月娥一些问题,知道她是因为内分泌失调而引起的乳房肿块,而她内分泌失调的原因让我非常吃惊。

刘月娥居然已经三年没有过房事了!

三年啊,也就是说她男人死了后,她就没有再勾搭过其他人,这让我有点不敢相信。

刘月娥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疑惑,白了我一眼,骂我装什么装,刚才我突然不睡她,不就是怕被她克死吗!

克死?

听刘月娥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她另外一个闻名附近几个村的名头——克夫。

刘月娥先后嫁了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都跟她相处不到一年就死了,这在我们这些小山村里这种事可是大忌,她立刻被老人们戴上了克夫的名头,一传十、十传百。

这种事我自然不信,便开始安慰她,话未说完,刘月娥就打断了我,问我真的不信克夫这种事吗?

我郑重的摇了摇头,十分肯定的说不信,刚才是因为看病重要,所以我才......

刘月娥又打断我,小声的说,她其实现在只是想找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没有名份也行;说完这话,她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这是......

刘月娥话都说到这份上,我再不明白就是个傻子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右手一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并且一点一点往上爬。

我这个初哥哪里能禁得起她这样的挑逗,下面刚消了肿的帐篷马上又支了起来,双手一张,就准备把她扑到地上就地正法。

可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有人来买东西的声音。

“老板?在吗?”

这让我不得不收回了张开的双手,连忙走出了柜台,并且把柜台上的黑色布条递给刘月娥,她接过后一脸淡定的快速穿上,随便从柜台上面拿了点东西给我,然后对我抛了个媚眼,就打发我走了。

一路上,我想着该怎么治疗刘月娥的胸痛,现在她乳房里已经有了肿块,必须得配合药物调理调理,当然治根的办法是找个男人进行和谐友好的房事。

我脑海里已经有了药方,现在没有时间写给刘月娥,那么我就好人做到底,这两天帮她去后山把药采齐,再晚上去她家告诉她怎样用药,顺便还可以帮她把胸痛的病根给治一治。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准备先回家,到了家门口,刚准备推门,居然从里面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我放下手,从门缝往里看去,看到的场景让我大吃一惊。

一个相貌娇美,身材窈窕的女人,背靠在小院里的木桌上,在她身前有个男人,正在解着衣服扣子,谁看这情形,都知道她们后面想干什么?

第4章:倩姐

女的当然是陈倩,我名义上的姐姐,而男的,居然是村里的村长王贵!

王贵已经四十几岁了,早就结了婚生了子,难不成,倩姐在给他当小三?

说实话,倩姐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脸蛋精致肌肤白嫩,尤其是那对傲人的酥胸,配上盈盈一握的细腰和那双大长腿,相信没有一个男人看见她会不动心。

而且我心中早就对倩姐有意思,一直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只是碍于表面上的姐弟身份没有说明,妈的,没想到被王贵抢先了。

我简直气的肺都要炸了,恨不得立刻把这对偷情的狗男女拉出来游街示众。

就在我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不对劲。

王贵满脸淫笑着朝倩姐逼近,倩姐好像有些不情愿,一直后退不说,手也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直接进去的时候,王贵开口了。

“倩妹子,哥对你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只要你点头,修路的钱哥就帮你免了,说话算话。”

我这才明白,之前就听倩姐提过,村里那破泥巴路早就该修了,这次县里拨了笔钱,村里开大会决定每家每户再出点,把这路修了。

这本来是件大好事,却被王贵当成了威胁人的手段,这狗东西。

不过庆幸的是,看架势倩姐还没有妥协,还好我回来的及时。

我当然不能让倩姐就这么被人糟蹋,装作刚到家的样子,先喊了一声倩姐,然后推开了门。

她俩明显被我吓了一跳,表情有些尴尬。

王贵整理了一下衣服,咳嗽了一声装模作样的说。

“钱马上就要拿给施工队了,你们家尽快凑齐送到村委会去就行。”

说完就灰溜溜的走了。

我也懒得拆穿他,等他走了后,怕倩姐多想,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吵着要吃倩姐做的饭。

倩姐在原地愣了几秒,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好像没发现什么异样,也恢复了常态,笑着骂了我句回来也不跟她打招呼,让我先去洗个澡,就去给我做饭了。

吃了饭,我准备回房间继续收拾屋子,没想到外面忽然雷声大作,下起了暴雨。

更不巧的是,我这屋子平时不住人,年久失修,居然漏起了雨。

下这么大雨,瓦匠肯定不会出工,只有等明天雨停了在说。

我本来想在客厅打个地铺凑合一晚,可倩姐说什么也不答应,她觉得下雨地上的水气进了人的身体会生病,非要让我去她房间睡。

我本能的就想推脱,但是倩姐说我们是姐弟,情急之下在一张床上凑合一晚没关系。

没办法,我只好点头答应。

天气炎热,屋里又没空调,穿着衣服没多久就汗湿了,根本睡不着,我只好脱光了,只穿着一件内裤。

没过多久倩姐也进屋了,一阵细细碎碎的脱衣声,身边的床一凹,她也躺了进来。

借着昏暗的光线,我能清楚的看见身边女人傲人的身姿,那对一只手都把握不住的酥胸,平坦的小腹,微微交织在一起的白腿。

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呼吸急促,意识迷离,我此时一动都不敢动,深怕自己哪怕挪动一小下,就和倩姐来个直接接触。

为了化解尴尬,我想起下午的事,就问倩姐修路要交多少钱。

倩姐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我说了,她一个女人家,收入勉强也就够自己的开支,根本没有啥闲钱。

一想到这么多年我在外面上学,自在潇洒,家里就靠着一个女人来支撑,我忽然有些心疼,也没想那么多,爬到床的那头一把把倩姐楼在了怀里。

“姐,这事你就别操心了,我来搞定。”

可能是真的想找个男人依靠,倩姐也没抵抗,就这么任由我搂着,说实话,虽然美人在怀,但是我却没有任何情欲。

我俩就这么在黑暗中相拥而眠,但我却始终没有睡意,不知道是对钱的担心还是美人在怀无心睡眠。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本来昏暗的房间中忽然一闪,接着一道惊雷落下。

“轰!”

这把我都吓了一跳,怀里的倩姐更是吓得往我怀里本能的一缩。

这一下,我俩彻底紧贴在了一起,皮肤贴着皮肤,我甚至能感觉到怀中美人胸前的凸起。

第5章:王艳

可能是真的吓到了,倩姐的娇躯微微轻颤着,嘴里也呢喃着什么。

我有些不知所措,最后一咬牙,把手覆上了倩姐的纤腰,尽量用自己的身体给她温暖。

雷声依旧轰隆隆的继续,房内却是姐弟两相依为命的静谧,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怀中的可人已经不在了,只留下淡淡的幽香。

我揉着眼睛出了门,吃过早饭,倩姐说去给我找泥瓦工。

心里惦记着刘月娥的事,倩姐走后,我拿了老头子的采药篓和竹竿、外加两个馍馍一头钻进了后山。

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就已经把治疗刘月娥胸痛的药材全部采好,不过也把我累得够呛。

我找了块阴凉的石头坐下休息,还没两分钟,突然听到后面山坡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啊,有蛇、有蛇!”

“啊——!”

山坡上的那个女人又突然大叫一声。

我知道出了事,连忙起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艳姐!”

没一分钟,我跑来后面的山坡上,看到村长的大女儿王艳倒在地上,正痛苦的呻吟着,一条小拇指粗的青色细蛇正在往山坡下游走。

竹叶青!

“艳姐,你哪里被竹叶青咬了?”

“这里!”

王艳小脸一红,指了指自己的大腿根部。

我顺着王艳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她大腿根部的布裤被染成了一片殷红,红色中间有着两个细细的小洞。

竹叶青的毒性非常大,被咬之后必须要马上处理,不然可能有生命危险,我连忙一伸手就准备把王艳的布裤撕开。

可王艳看到我的动作后,连忙伸手阻了阻我。

我抬头看到小脸微红的王艳后,马上意识到不对,连忙转身冲她道。

“艳姐,你快把裤子脱了,我好给你处理蛇毒。”

我转过身去后,王艳并没有立刻开始动手脱裤子,而是小声对我说:“小风,现在就要处理吗,能不能先回村?”

“艳姐,你又不是不知道竹叶青有多毒!”

“那、那——好吧!”

王艳犹豫了两秒,答应下来,开始挣扎着想把裤子脱了,可她挣扎了两下后,就一下没了动静。

我感觉不对,连忙转身。

满脸通红的王艳看到我转过来后,小声的冲我说,她现在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让我搭把手。

听王艳这么一说,我不由得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她竹叶青的毒开始发作了,才没有挣扎了,原来是因为害怕啊。

人命关天,现在也不能拖,我立刻一伸手,开始帮王艳脱起她的裤子来。

把王艳的布裤褪到一半,我不小心瞟到她里面的春光,不由得愣在那里。

王艳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的三角裤,把她的私密花园紧紧的包裹着,而花园中间芳草萋萋的黑色地带若隐若现,十分诱人。

更让人感觉道惊讶的是,王艳那个地方的芳草似乎有点太过茂盛了,居然有那么一小撮顽强的露出了三角裤头外面。

这还是我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到女人的这个地方,还是在大白天,虽然隔了一层白色的三角裤,但也让我一阵激动。

原来女人这个地方......

“小风!”

耳边突然响起王艳的声音,我脸一热,连忙低下了头,不去盯着她的秘密花园。

“小风,啊、啊,好痛、好痛!”

就在我刚低下头,却突然听到王艳大叫了起来,情绪十分激动。

我连忙扫了眼王艳被竹叶青咬过的地方,发现肿得很大,竹叶青的毒开始发作了。

“艳姐,你躺好别动,越动毒发得越快,我去拿点东西,马上就帮你处理伤口。”

我安抚了她两句,就向我刚才休息的石块那边跑去。

没一分钟,我提着采药篓跑了过来,从里面拿出一株洋金花让王艳含着千万别吞下去,这洋金花虽然有点苦,但却有非常好的麻醉效果。

看到王艳含了洋金花后,脸上虽然扭曲得像个苦瓜一般,但身体挣扎的幅度小了不少,我知道是洋金花起了作用,于是拿起水壶开始给她清洗伤口。

王艳肿得老高的大腿根部,被竹叶青咬的两个小点开始流出黑血,我看到这些,马上用水给她清洗起伤口来。

由于王艳的伤口在她的大腿根部,离她的神密花园近在咫尺;我在帮她清洗伤口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神密花园边缘的倔强小草,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一抖。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