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武道玉佩_王辰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4:31

主人公王辰的小说叫做《武道玉佩》,是暗夜幽殇的一部玄幻小说,讲述了王辰的家族被灭门,一个神奇的玉佩唤醒了他体内的神武血脉……

武道玉佩_王辰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一息若存,希望不灭

“嘿,这不是我们学院的大天才麽!”

“他还有脸出来?佩服!”

“韩家这一次算是出名了!”

“可不是,韩家这一次算是丢脸丢大发了,收容了这么一个废物!”

人群内传来一阵阵议论声,每一句都像一柄刀划在少年的心间。

听着这些议论声,少年的身体狠狠的顿了一下,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只见少年紧紧的握着拳头,身躯微微颤抖着,那紧咬着的嘴唇已经溢出了一丝殷红的血迹,在夕阳的照射下格外耀眼。

迈着沉重的步伐,他带着不甘而倔强的眼神,朝着学院之外走去。身后那一声声的讽刺声依旧清晰,仿佛就在他的耳边响起一般,刺耳、心痛!

“哟,怎么了?我们的大天才?见面也不打一个招呼?”就在这个时候,几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林群,你想怎么样?”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这些人,少年沉声问道。

林群,清风城林家的少爷,仗着林家在清风城的地位经常仗势欺人,平常没有少找自己麻烦。

“嘿嘿,没有,就是来看看我们学院的大天才是什么样的,哈哈……大家好好看看!这就是我们学院的大天才,炼体三阶两年时间毫无进步,无法凝结真元!韩家收留的大废物--王辰!”指着少年,林群朝着身边一行人大声的说道,玩味的脸色尽显无遗,带着嘲讽,带着鄙视。

顿时,这些人的眼神亮了起来,好奇的看着王辰,仿佛一个难得一见的稀奇物一般。讽刺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冷冷的看着身边那些带着讥讽眼神看着自己的人,王辰眼神如刃,毅然决然!深吸一口气,没有去反驳,没有去争辩。

这样的眼神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他也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看法,他不在乎,两年来受了多少的讥讽和嘲笑?他已经记不清了!从被判定无法凝结真元开始,这样的嘲笑便如影随形!

如果要放弃,两年前他就已经放弃了,既然坚持到了现在,就没有被别人的眼神和话语打败的理由,他只相信自己不会这样沉默下去,终有一日会摆脱这个废材的头衔!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到时候他一定会让这些人知道,什么叫做错误!他王家,没有废材!

想到此处,王辰逐渐冷静下来,继续朝前走去。

“嘿……急什么,让我们好好看看嘛,我这些朋友可是想见你好久了呢,哈哈……来,介绍一下,怎么修炼的,两年时间原地踏步,你也算是人才了!”拉着想要挤出去的王辰,林群大笑的说道。

“让开!”声音有一些嘶哑,狠狠的甩开林群的手,王辰冷冷喝道。

紧握着拳头,手上青筋一根根的鼓起来,指甲深深的陷入到自己的肉中,一丝殷红的鲜血缓缓的流淌下来。脸色略显狰狞无比。

“怎么?还不服气了?有什么意见可以说说!”被王辰甩开手,林群也是有了一丝怒意,脸色瞬间阴冷下来,用手挑起王辰的头,淡淡的问道。

场面一瞬间凝固,气氛沉闷无比,这边的情况也是引来了学院内无数来回的学员注意,周围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聚集了约莫百人。

人群中议论声阵阵,看着被包围在中间的王辰,很快,便认出了他的身份。

再看到围着他的人是林群,顿时,窃窃私语声阵阵传来。看着王辰的眼神变得有一些怜悯。

不说王辰,就是这些人当中也有不少人曾经受到过林群的欺负,如今只有炼体三阶的王辰更不用说,对于林群的霸行,这些人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林家,这个清风城的大家族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

看着王辰只能暗暗叹息,知道,今天他是倒霉了。

“放开!”狠狠的甩掉林群的手,王辰低沉的吼道。

抬头,狠狠的瞪着林群,对于这个家伙越来越过分的行径,王辰做好了任何准备,即使再像上一次那一般被打得重伤又如何?自尊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失去了自尊,他就什么都没有了,如今,有的只剩下了自尊和一颗不屈的心。

“好……很好!胆肥了是吧!敢甩我的手?”手被王辰甩开,林群怒极反笑,在这么多人面前被甩开手,他感觉自己颜面尽失,面色发狠的看着王辰,握着拳头伸手便准备朝前挥去。

看着迅速朝着自己接近过来的拳头,王辰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抬手便准备开始反击。

气氛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凝结点,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有一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王辰,他竟然要反击,竟然敢和林群作对!他疯了吗?难道不知道这样反抗他会被打死在这边?

“林群,你做什么!”在所有人都紧绷着心的时候,人群之外传来一声轻喝声,声音很淡,却充满了灵动的感觉。

紧接着只见到人群主动分出一条通道,一行三人朝着圈内走来。一女两男,为首的女子身材高挑,脸庞精致,身着一袭洁白色的长裙,亭亭玉立,仿佛雪莲一般圣洁不可侵犯,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即使就站在你的面前,但是却仿佛远在天边。

“雨萱,你怎么来了……没有什么事情,这不是碰到王辰这小子嘛,和他联络联络感情!”看清楚来人,林群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脸色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带着一丝献媚的语气笑着说道,掩饰不住露出爱慕的神情。

来人便是韩家小姐韩雨萱和韩家的另外两个直系成员。

“你没事吧?”来到王辰的面前,微微皱了皱眉头,韩雨萱淡淡询问。

“没事!”微微点头,王辰淡淡说道,看着韩雨萱,眼神有一些复杂。又是她的出现帮助了自己。

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却是招来了林群那个家伙的记恨,时不时便是找到自己的麻烦。

“我们走吧!”见到王辰没事,少女不着痕迹的松出一口气,轻声说道。

“这就走了?”见到韩雨萱要走,林群有一些着急的问道,看着她的眼中带着一丝不舍和贪婪。

没有理会林群,眼中带着浓浓的厌恶,韩雨萱径直朝外走去。

看着那一道曼妙的身影就这样无视自己离开此处,林群眼中闪过一丝狰狞的神色。

“哼,小废物,这次算你运气好,雨萱帮你,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走过林群身边,王辰听到了那冰冷的声音。

对于林群的警告,王辰一声冷哼:“随时奉陪!”

“嘿,小子,很好,你等着!”见到王辰还敢和自己死磕,林群怒极反笑。

走出人群,王辰长长吸了一口气:“欠你一个人情!我会还的。”

话音落下,便要转身离开,他不喜欢别人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种施舍的眼神。

“哼?就你?你有什么资本还?我看算了吧,你不要继续惹是生非就好了,对了,别忘记你不是寄居在我韩家,没有我韩家的收养你早就已经死了,所以,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在外面丢韩家的脸,也不要打着韩家的旗号四处招摇!”对于王辰的话,韩愈露出一丝不屑的眼神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些话,王辰的脸色一片冰冷,之前还有的一丝感激这一刻瞬间消失,抬头看着女子,看着另外一个男子,两人都没有说话,显然是赞同了这个人的话语。

“放心,我从未如此做过,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王辰冷冷的说道,话音落下,转身迈开步伐迅速朝着远方走去。

“什么人,要不是我韩家,他如今还能活着?不知死活的东西,我说雨萱,你刚才救他做什么,让林群那家伙好好收拾一下也好!”见到王辰这样离去,男子露出一丝不满朝着身边的女子抱怨。

“呵呵,算了,韩愈,你怎么还和这么一个废物计较?王家在以前多多少少帮助过我韩家,如今王家覆灭,收留他们算是还给他们的一个人情吧!”站在少女另外一边的那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这个时候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王家?算是完了吧!我们也走吧!”听着两个人的话,少女沉吟了一下,微微叹息。

听着身后传来的议论声,王辰拳头再一次紧紧的拽起了拳头:“倘若有朝一日我突破枷锁,今日之辱必当百倍奉还!

*****

夏季的夜空浩瀚无穷,银月如盘,满天繁星。

“还是不行吗?”

后山的草坪上,看着深邃的夜空,感受着体内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一点真元力随着自己修炼的停止再次消失无踪,王辰略带失落的叹息道。

拿出怀中的那块家族玉佩,眼中露出一丝哀伤和不甘,紧紧的握在手中,牵动了那几道伤口,鲜血再次溢出流淌在玉佩之上。

“我王家真的就这样没落了吗?”

没错,他是王家的人,天风王国王家,几年之前这个家族还是风光无限,无人不知,但是那一夜,那让他至今难忘的一夜,家族一夜之间覆灭,姑姑带着自己和哥哥在族人的掩护之下逃出了那一场浩劫,也就只有他们逃出来了,那天之后,昔日的辉煌的王家不复存在!

之后他们来到了和王家关系还不错的韩家,本想着强大实力之后复兴王家,如今,却是遥遥无期~!

靠着自己还能完成这个愿望吗?想到此处,王辰眼角划过了两道泪水。

凝视远方,心中一片凄凉,却没有留意到,泪水滴落到手中那一块古朴的玉佩上时,那玉佩却是闪过了一道幽绿色的光晕,一闪而逝。

无法凝结真元?多么可笑的一个结果,再苦再累他都能够忍受,他相信只要付出了,就能够获得回报,所以,他从一直在努力,未放弃过!

即使是饱受冷眼,饱受讥讽和嘲笑。

但是如今摆在眼前的事实却是将他的希望击溃,信念似乎在这一刻垮掉了一般。这两年的时间自己忍受了多少白眼,寄人篱下,受到了多少欺辱,心中的委屈一瞬间蔓延了出来,让他感觉一丝凄凉。

“贼老天,你为何如此,真要我王家永无翻身之日吗!”想到此处,王辰指着浩瀚的夜空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嘶吼着,泪水不争气的开始弥漫。

“我命由我不由天,王家不会就此没落,终有一日我王家会再次站在天风王国的巅峰,重现当初的辉煌!贼老天,你等着,等着看吧!”继续,王辰对这深邃的夜空咆哮着,狠狠的抹去脸颊上的泪痕,眼中充满了倔强坚定的眼神。

“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这是自己的哥哥在离开韩家出去锻炼时候留给自己的话。

反复的叨念着这一句话,终于,他的眼神渐渐的明亮起来看着远方,紧握着拳头:“一息若存,希望不灭。”

第二章 神武血脉

凉风拂过,即使是夏季,在这样的深夜中也是让人感觉到一丝凉意。

耳边虫鸣声不断,微风拂过带来树叶的沙沙声。

王辰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山丘之上。任凭发梢随风舞动。

这一刻,他的信念坚定不移,这一刻,他的眼神锐利无比,仿佛一柄明晃晃的长刀在黑夜当中格外显眼。

“一息若存,希望不灭。我王家,不会就此覆灭,这不过是一个开始!”嘴唇微张,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

“哈哈……好,我喜欢,一息若存,希望不灭,这句话我喜欢!”忽然,寂静的山丘上突然传来洪亮的声音。

“谁!”一个机灵,王辰急忙朝着四周看去,眼神犹如刀锋一般扫过整个山丘。

这个山丘是韩家的后山,一般不会有人来到这边,何况是如今的深夜时分。

一番观察,依旧没有见到任何身影,甚至连风吹草动都未曾见到,王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

“谁,给我出来!”眼中寒芒绽放,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王辰再一次大喝。

“嘿嘿,老子不是已经在你身边了吗!”那个声音带着一丝戏谑。

“啊……”此刻,王辰终于感受到了,手中那一块家族流传了不知道多少代的玉佩忽然散发出一丝温热的能量微微震动了一下,声音竟然是从里面传来的。一个惊慌,王辰差一点将玉佩直接抛出去。

“你是谁!”确实的感受到之后,王辰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大声问道。

毕竟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王辰即使再有定力,也难免有一些紧张。

“我……哈哈哈……我是谁?”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那个声音带着一丝苍凉大声的笑道。

“我就是这块玉佩的主人!!”突然,他停下了笑声带着一丝冰冷的语气说道。

“说谎,玉佩是我王家传承了千年的族长信物,凭什么说是你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听到对方的话,王辰冷冷的问道。

家族的荣誉不容侵犯。

“王家?不知道,不过能够拥有此玉佩,想必你王家也非等闲之辈。”沉吟了一下,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非等闲之辈吗?”说道王家,王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落寞和怨恨:“即使如此又能如何,如今的王家已经不复存在!”

“恩,灭亡了……先前你的话我都听到了,想要恢复王家有何困难。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听到王辰的话,玉佩内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

“交易?”听到这句话,王辰一愣,有一些疑惑的问道,不过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般,眼中绽放出炙热的光芒,他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没错,你帮我重塑金身,我帮你一起重现王家辉煌,小小天风王国有何困难,甚至我能够让你的王家成为大陆之上佼佼者的存在。”玉佩之内的人信誓旦旦的说道。

“重塑金身?”这一次轮到王辰的脸上露出了苦笑!

重塑金身何其困难,莫说如今的他,就算是父亲和爷爷他们尚存活着也无法做到,那可是要求最少帝武者这样超然的存在才能够做到的啊。放眼整个大陆是否还有帝武者?这一点连他都不清楚。

“我做不到!”深吸一口气,王辰有些失落的说道。

“怎么?难道你现在还不是强者吗?只有强者的精血才能够重开这一层结界的啊!”似乎玉佩内的人也是有一些疑惑,讶异的问道。

当初自己在穷途末路之下自爆,靠着强横的实力将灵魂寄托在这一块宝玉之上,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宝玉过于强悍,它的封印自己千年仍旧无法冲破,除非有绝世强者的精血帮助才能够冲破这一层恐怖的结界。

这样要求何其苛刻,以至他在宝玉之内沉睡了千年,如今这眼前这个帮自己解除了封印的人么会说自己没有实力?

要知道所谓的强者精血最起码也需要一个圣武者级别的强者鲜血才能够堪称得上啊!

“不对,怎么可能,小小炼体三阶的鲜血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精血!”

随即,稍微观察,他立刻发现眼前少年的实力不过处于炼体三阶,如此人物的鲜血怎么可能让自己冲破封印,难道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也是被希望冲昏了头脑,眼前不过是年仅十五岁的少年,怎么可能达到圣武者的高度,就算是整个大陆也找不出几个圣武者的存在吧!甚至一个也找不到,何况是这个少年。

“恩?让我看看你的血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那个声音有一些不可置信的大叫。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王辰似乎已经看到了希望,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还未复原的伤口上沾着的那一丝鲜血按照要求涂抹在了玉佩之上。

下一刻,玉佩生变,一道幽绿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异常诡异!

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传来沙沙声。

王辰屏气凝神,睁大了眼睛盯着玉佩,一片寂静,焦急的等待结果。

“天!神武血脉!”片刻之后激动的声音传来,仿佛见鬼了一般惊叫。

“神武血脉,怎么会是神武血脉,怎么可能!”

那个声音不可置信的吼道,仿佛看到了什么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声音有一些颤抖,似乎是激动道了极点。

“什么是神武血脉!”王辰有一些疑惑的询问。何谓神武血脉他丝毫不清楚。

“你真不知道?”有一些讶异的朝着王辰问道。

随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也是,多少年了,千年之前神武者就已经毫无踪迹何况是现在!”

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缅怀什么,语气有一些伤感。

“你应该知道我们天玄大陆上武者的等级吧,武者的实力从低到高依次是:炼体阶段、真武者、灵武者、尊武者、王武者、皇武者、宗武者、圣武者、帝武者和神武者。

所谓的神武血脉就是某个家族的先辈连续三代出现神武者层次的超级强者,经过三代人的洗礼改变了他们的血脉,有几率在后代当中出现神武血脉。当然这种几率是很小的!

身怀神武血脉的人天生便是练武的材料,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将来未必会达到神武者的高度,但是成就绝对是不可限量的!”

那个声音唏嘘的说道,感慨万千。

感受着王辰的气息,此刻在宝玉之内的魂体表情复杂万千,这个王家究竟是什么家族,竟然强悍至此,三代神武者!难道是曾经传说中的那个家族?想到这边,心中一颤,脸色巨变。

听到关于神武血脉的事情,王辰也是惊呆了,自己的王家以前是何等辉煌,竟然出现了三个神武者,这是何等荣耀、何等强悍。瞬间,心中热血激昂,仿佛看到了当初辉煌的时光。呼吸浓重了一些。

心中燃烧起了一把炙热的火焰,仿佛看到了昔日王家的辉煌,那站在大陆巅峰之上的辉煌!

第三章 身体之谜

“小子,我可以帮你变强大起来,而你需要帮我做一件事情,很简单,等你达到那个高度之后帮我重塑金身!”从之前的震撼当中恢复过来,凌战的声音再次传来,一字一句的说道,严肃无比。

“变强大起来!”瞪大了眼睛,心跳骤然加速,眼中那一抹毅然的眼神更甚。

“可是我无法凝结真元!”随即想到自己的情况,王辰叹息道。

“你无法凝结真元?”似乎也是很意外,那个魂体惊叫道。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开始凝聚真元,我看看你的情况!”

听到这句话,王辰集中精神,开始按照当初父亲传授给自己的那一套口诀开始凝聚真元。很快,四周灵气波动,一点点顺着他的口鼻流入进去,同时,他感觉到一股能量冲入自己的体内,很柔和,沿着自己周身经脉缓缓的游走。

走遍了周身经脉之后,这一股能量缓缓的退出了他的体内,王辰也是停下了修炼,依旧是那个情况,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一点真元瞬间也是烟消云散,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感受到这个情况王辰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不甘和倔强的眼神。

“原来如此,你们王家果然不简单,你的炼气法门应该不一般吧?”

“父亲传授给我的,让我一定要按照这个修炼!”说道炼气法门,王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意。

这是自己进入炼体一阶的时候父亲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在这个大陆上,武者便是从炼体开始的,炼体分为九阶,前三阶打基础淬炼身体,第四阶开始可以凝聚真元,第九阶开始便是要化气凝神冲击真武者境界,只有在迈入了真武者的行列之后才会开始接触到各门功法,进行挑选。

而这之前所用的炼气功法几乎都是基础法门!很普遍,不像功法那般珍贵难求。

当然,练气阶段也有一些独特的练气法门存在,这些练气法门能够让人的炼气阶段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一类炼气法门极为珍贵,丝毫不亚于一些高级功法,万金难求!

王辰修炼的正是他父亲帮他挑选的特殊炼气法门。

“那就对了,你不是无法凝结真元,不过是因为你的功法问题!”心中有一些叹然,没有想到王家竟然还有如此玄妙的练气法门,让玉佩内的魂体感慨万千。

他已经找出了王辰无法凝结真元的根源,那便是这个功法的问题。

“功法问题?不可能,我父亲不会害我,这是他千辛万苦才找到的!”

一番话,石破惊天!王辰大声的吼道。当初为了寻找这个练气法门,父亲付出了多少自己清楚,怎么可能会害自己。

“别着急,我没有说他会害你!”

“那是怎么回事?”

“这个功法有独特的一面,常人修炼或许感觉不到什么,但是你不一样,看来你们王家的眼光果然毒辣,竟然看出你是神武血脉之身,让你修炼如此法门,也可以说这个法门是特地为神武血脉的人准备的!”

“特地为神武血脉的人准备的?那为什么无法凝结真元!”

这一下,王辰更是疑惑,照理来说应该要很顺手才对,怎么会出现这个问题。

“哈哈哈,小子,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罢了。你难道没有感觉你身体的强度已经早就超越了炼体三阶,甚至一般炼体四阶的武者都无法与你相比吗?即使他们有了真元力的帮助!”感受到王辰依旧疑惑,那个声音爽朗的询问。

“恩……好像是!”沉吟了一下,王辰缓缓的说道。

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虽然处于炼体三阶,但是自己的力量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炼体三阶,达到了五百斤的程度,能够与四阶武者相媲美!

难道和这个有关系?想到这边,王辰心中一跳。

“嘿嘿……感觉到了?没错,你的那些真元力没有消失,不过是那些真元在进入体内之后都融入到每一个细胞当中帮助淬炼你的身体了。等到你的身体达到了那个强度,真元便会开始凝聚,到时候便不敢说一日千里,但是绝对比平常人要快!!”感受到王辰如获大释的模样,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真的?!”犹如晴天霹雳,王辰的脸色不断变幻,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宝玉大声问道。

脸上激动之色尽显无遗,全身微微颤抖,脸色发红,喘着粗气瞪大了眼睛。

自己不是别人口中的废物,自己能够凝结真元。想到这边,心中澎湃,波涛汹涌,恍若醍醐灌顶一般!

“神武血脉,只有在强大的肉体之下才能够被彻底的激发出来,发挥效用!所以这一套法门就是彻底的帮助激发神武血脉,将它的潜力发挥到最大化的方法。

王家,果然是神武血脉的传承者,竟然有这样好宝贝!”一边的魂体依旧在感慨着。

如果用一般的练气法门,王辰不可能会出现这个情况,神武血脉虽然会依旧发挥作用,但是,他的神武血脉却是永远只能发挥出不到一半的效果。

紧接着朝着王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但不能停止这炼气法门的修炼,相反,还要努力修炼,同时要继续淬炼身体,强化自己的身体,这样才能加速这个过程的进度!”

抓到了希望,拨开云雾见天日,看到了未来,王辰的心情此刻也是大好,连声答应,声音有一些颤抖,激动道了极点。他知道,这个魂体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一瞬间,王辰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在沸腾,两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两年来没有白忍耐,仿佛一切都值了。

“好了,既然如此,从今天开始你便拜我为师,我指导你修炼!如何?”沉吟了一下,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神武血脉的传承者,也是打动了他的心,让他不能继续平静。

下一刻,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了王辰的面前。

略显模糊,仿佛一阵风就能够将他吹散一般!

仔细看去,王辰总算是看清楚了这个家伙的容貌,很帅气,甚至让自己都有一些妒忌的帅气,让王辰好好的汗颜了一把,嘴角带着邪邪的笑容,年约三十多岁,正处于壮年时期。

“我现在很虚弱,不能出现在这边太久,快点了!”见到王辰愣愣的看着自己,男子一皱眉头催促道。

“拜师?”王辰有一些讶异的问道。

“好,我便拜你为师!”想了想,拜师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从这个家伙能够在死后灵魂残留这一点便能够看出来他生前绝非寻常之人,王辰自然不会让这个机会从自己的身边流失,答应了下来。

一板一眼的瞧着王辰礼数齐全了,虚影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好,今日开始你便是我凌战的徒弟了!你只要好好跟着我修炼!恢复王家在天风王国的地位不过是小事一桩,北蛮之地,天风王国任你折腾!”

嘴角一阵抽搐,王辰有一些愕然,任他折腾,这话有一些托大了!殊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家伙过于狂妄了一些。

“哈哈哈,上天待我不薄,给我送来一个神武血脉的徒弟,嘿嘿,那些老家伙的根基应该都还在吧,等着我凌战归来一一收拾吧!”此刻,在宝玉之内,那一道魂体却是仰天长笑,畅快无比。

“对了,小子,如果不想死的话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还有这一块玉佩,如果我猜测没有错,你家族的灭亡很可能与这块玉佩有关!”沉吟了一下,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他知道神武血脉还有这一块玉佩的事情一旦泄露出去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被打断思绪,王辰回过神。听到这一番话,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着手中这一块玉佩,心,沉甸甸的。

似乎这一块玉佩不单单是家族族长信物那么简单,难道家族的覆灭真的与它有关系?瞬间,手中的玉佩仿佛前千斤重。

“这块玉佩究竟是什么来历?”想到此处,王辰沉声询问。

“什么来历?哈哈,他可是好东西,小子,你等着吧,很快你就会知道了!”说道玉佩,王辰感受到那一道虚影散发出一股彪悍的气势自豪的说道。

虽然疑惑,但是王辰没有过多的询问。该知道的迟早要知道,该面对的迟早也是要面对的。

搞清楚自己的状况,拜了这么一个神秘的师傅之后,一瞬间,王辰心松了下来!千斤巨担消失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舒爽,心中激动,想着自己的将来,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

第四章 唐明

清晨,一丝阳光从窗缝当中照射进来,让整个房间染上了一层金黄。

窗外鸟声阵阵,唧唧咋咋好不热闹,屋内,此时王辰挺直了身躯盘膝坐在床上,紧闭着双目,有节奏的呼吸着。

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一道道恍如实质的白雾顺着他的口鼻流入体内。

一呼一吸之间却是在吸纳着天地之间的元气,收为己用。

此时王辰能够感受到一股暖流缓缓的流过每一个角落,一遍遍的洗刷着自己的筋脉。

在他的身前,此刻一道虚影悬空而立,看着修炼的王辰面色欣慰!他便是王辰的师傅凌战。

“此子将来不可限量!”许久之后,凌战感慨的自语。

两年的时间,他的修炼虽然没有凝聚起真元,却是着着实实的为他打下了牢固的基础,一个好的基础,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切,只有达到了那个高度之后才能够切身体会。

如今,王辰的基础算是彻底的打牢了,将来,他便能够体会到这两年的时间,自己收获了多少!

想到此处,露出一丝笑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得明亮了起来,上天还是待自己不薄的,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让自己收了一个这样的徒弟,等到他成长起来,或许能够帮助自己完成当初没有完成的心愿吧。

片刻之后一口浊气的呼出,王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中一道精光一闪而过,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整个人容光焕发。

虽然体内的真元再次消失但是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之后,王辰不再揪心,看到了希望,让此刻的他斗志激昂。

“恩。不错,修炼的速度不慢,不过,单靠着真元速度太慢,炼体不能落下!”看着王辰,凌战沉吟了一下之后说道。

“炼体?到了三阶之后炼体速度太慢了!”想到炼体,王辰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沉吟到。

如今他的身体强度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炼体三阶的层次,达到了五百斤的力量,强度毋庸置疑,就算是炼体四阶的人依靠着真元和他硬抗身体,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到了这个层次,想提升身体的强度可谓是难之又难,因为身体已经达到了眼前阶段的瓶颈,从这之后所有人都会开始修炼真元力,靠着真元力来强大自己的实力。

“老子是吃干饭的?”在王辰一筹莫展的时候,传来了凌战的声音,好豪放,很爽快,给王辰一种情切的感觉。

“有什么办法?”听到这句话仿佛落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王辰忙抬头询问。

“借助外物!靠外物刺激,来强化你的身体。这几年的时间你算是没有偷懒,基础很扎实,稍微借助一些外物对你造不成影响。否则靠你自己修炼想要达到那个高度不知道还要多久时间,三五年是少不了的!”通过之前的观察,凌老缓缓说道。

“真的?”王辰有一些兴奋的问道。

几年的努力这一刻得到了体现,王辰的心有一些激动。

随即想到最后的那一句话,三五年!想到此处,王辰一身冷汗,如果真的这样或许自己在半途就会放弃了吧!

心中暗自庆幸,如果不是碰到凌战,自己或许就真的就此颓废下去了吧。

“需要什么东西!”听到可以用外物帮助缩短过程,王辰连忙询问,期待的看着那半透明的魂体。

“冰梦草、木香丹、百年白药,还有旋复花……恩,都是一些普通药物罢了!”凌战一口气连续报出了十多种药材的名称,让王辰头皮发麻。这些药物是很普通,而且自己也听说过,在炼体阶段借助这些药物来刺激自己的身体,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价格一路飙升已经达到了让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摸了摸干瘪的口袋,一声叹息。

此刻,王辰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总算知道,为什么如今的大陆,随着时间的推移,强大的家族越来越强大,而底层的人们却是难有起色,最主要的便是钱。

山窝里面已经再难飞出金凤凰了,大家族的子弟在雄厚的财务支持之下,只要天资不是太差,想弱小都难,至于那些穷人,除非你天资超然,否则,注定是要被埋没在人群之中。

…………………………………………………………

“辰哥!”

清晨,刚走出门口,迎面便看到一道人影迅速的朝着自己这边靠近过来。

来人身着一袭灰色麻衣,皮肤微黑,身材瘦小,尖嘴猴腮,给人一种猥琐的感觉。

此人便是王辰在王家甚至在清风城唯一的一个朋友,唐明。韩家一个仆人的儿子,从爷爷到父亲都是韩家的仆人,如今他也是,一家三代,算得上是仆人世家了。

见到他,王辰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这两年别人都嘲讽和欺辱自己,在韩家,一般的仆人也是见到自己趾高气昂的,只有他,把自己当成了朋友,经常在一边安慰和鼓励自己,带给自己少有的一点换了时光。

“你怎么来了?事情做完了?”王辰停下脚步疑惑的问道。

“嘿嘿,大小姐吩咐我出去帮他买一点东西,这不是来找你一起去嘛!”说着,甩了甩手中那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唐明兴奋的说道,带着一脸奸笑。

出去买东西的事情可是一个肥差事,每次都能够重中捞取不少好处,是任何人都抢着做的,唐明也不例外!

而他口中的大小姐正是韩家天才,清风学院的校花,昨天救了自己的韩雨萱。

“那一起吧!”想了想,王辰沉吟的说道!

韩家,在这个清风城也算得上一方强者,人丁兴旺,一路走来见到不少来来回回的家丁和婢女。

见到王辰,这些人都是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情,看来昨天学院期末测试的事情已经是传遍了韩家,这些人应该都知道了,此时他们看着王辰的眼中尽是嘲讽!

感受着这些眼神,王辰的脸色逐渐冰冷了下来,笑意消失,紧握着拳头朝前走去。

“辰哥,其实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不能凝结真元又有什么了不起,不要理会那些人的眼神,哼,我倒是觉得当一个普通人很不错!”感受到王辰的变化,唐明犹豫了一下之后安慰的说道。说完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

就比如他自己,在韩家当一个下人,负责服侍大小姐,每个月领取一笔对于平民来说不菲的月金,生活自在,倒是快活。服侍好了大小姐,平日里面也没有少受到打赏,别人也不敢轻易欺负自己,这对于他来说足够了。

这便是小民思想,这样的思想只会让一个人一辈子平庸到底,毫无出头之日。

“我王辰不会这样认输,与其平庸一辈子,倒不如疯狂一天!”长吸了一口气,王辰沉声说道,平淡的日子不是他需要的,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

“你……嗨,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跟我说,怎么说现在大小姐对我还算不错,一些困难我还能够处理!”见到王辰如此倔强,唐明叹息了一下无奈的说道。

“算了,你还是保护好自己吧!”听到这一番话,王辰苦笑。

他还能不知道唐明的处境,平日里头没有少被韩家的那些小姐少爷们欺负,经常鼻青脸肿,就这样能够保护好自己算是不错了。

同时王辰心里也是有一股暖流流过,这番话让他体会到了真正的友情,想到以往的事情,对唐明有了一些愧疚。

好几次,他都是为了帮自己打抱不平结果被人打得遍体鳞伤,这些事情自己记得清清楚楚。

“嘿嘿……”被说中要害,唐明颤颤的笑了笑,露出尴尬的神情。

第五章 战书

“哟……这不是我们清风城的大废物麽?怎么?还有脸出去,不怕丢人?”刚走到门口,便碰到了从另一边走来的几个少年。

见到这几个人,王辰的眉头微微皱起,脸色冷了下来。

“辰哥,走,不要理他们!”感受到王辰的变化,在他身边的唐明与一些焦急的喊道。

来人正是韩家之内的几个小霸王,以韩风为首的三人帮。

韩风,韩家大长老的儿子,韩愈的亲弟弟,仗着父亲和哥哥在族内的地位仗势欺人,平日里头没有少欺负他们这些下人。

至于王辰,韩风似乎和他一直以来都不对路!从王辰进入韩家第一天,这个家伙就没有少找过王辰的麻烦,尤其是在王辰无法凝结真元两年来实力一直在原地踏步的情况下,这个家伙更是越来越嚣张。

“如果我是你,嘿嘿,干脆挖一个洞钻进去得了,还有脸出去抛头露面,你不怕丢人我们韩家还怕丢人呢!哈哈……”径直走到王辰和唐明的面前,看着王辰那冰冷的脸色,韩风更是幸灾乐祸的嘲讽。

“我丢不丢脸不关你的事,韩家?好大的脸,我可丢不起!”一声冷很,王辰淡淡的说道!

或许也是因为自己的情况得到了了解,今天的王辰心情大好,懒得和这样的小人斤斤计较,淡淡的丢下一句话转身便打算离开。

“小子,你说什么?还嚣张了是不?给我站住!”以往,看着王辰愤怒的模样韩风就是一阵得意,今日却是见到如此淡漠的模样,让他有一种吃了老鼠屎一般的难受,狠狠的喝道,这样被无视的感觉很不好,尤其是被这个废物无视的感觉。

“韩风少爷,呵呵,您看,我和辰哥正准备出去帮大小姐买东西呢,大小姐那边等得着急,您是不是先让我们走!”见到韩风生气,紧紧的拉着王辰的手,唐明脸上堆出了一脸的笑意恭维道。

“恩?雨萱表姐?既然这样你就先走吧,他留下来!”唐明的话让韩风一愣,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

韩雨萱,自己的这个表姐,韩家的天才,他可不敢得罪,好几次在她手上吃过大苦头,知道唐明的任务,他自然不会多做阻挠,但是却死死的盯住了王辰。

“可是……”唐明有一些着急的说道。

“什么可是……还不快去,要是雨萱表姐要的东西没有买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声冷哼,韩风不耐烦的说道。

“我看你也就这样了,两年前我怎么就没见你这样说话?”看着韩风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王辰冷笑道。

韩风针对自己还不就是因为两年前的事情,那时候已经灭亡,自己来到了韩家。

两年前的自己便已经冲入了炼体三阶,而他还在炼体二阶徘徊,而两人的年纪又相仿,所以没有少被拿来比较,正是因为这样,韩风一直记恨在心,时至今日,超越自己之后便开始变本加厉的将当初的不爽报复在自己的身上。对此,王辰一清二楚,不过不愿意理会罢了。

“哟……还敢说两年前的事情?你真以为你还是两年前的那个王辰?哈哈哈……别忘了,现在的你可是我们清风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废材,废材你知道吗?哈哈……就你?”说道这个,韩风露出了一脸戏谑的表情,讽刺道。

“那又如何,对付现在的你绰绰有余!”一声冷哼,王辰冷笑说道。

说实话,这个韩风的天赋实在是不怎么样,两年的时间,不过是让他从炼体二阶迈入到了炼体四阶的门槛罢了,这其中还是因为有韩家强大的财力做后盾的缘故!否则,还真不敢想他如今能够处于什么层次。

暗暗好笑,往往嚣张的人一般都是这些二吊子,真正韩家的那些人才,韩锦他们,何曾有过如此的一面?

“什么?你说什么?该死的小子,老子告诉你,老子昨天迈入炼体五阶了?混蛋,你就一个小小炼体三阶还敢嚣张,看老子今天不收拾了你!”似乎被王辰戳到了痛处,韩风愤怒的吼道。

说着,就朝前迈出一步,贴到了王辰的身前,伸手就打算朝着他抓来。

“滚!”一声怒喝,王辰全身的力道一瞬间爆发出来,硬生生的将韩风抓来的手甩开,差一点没有把韩风直接带倒在地上。

炼体五阶?刚刚迈入罢了,能发挥出多少实力?王辰是真不想小看他。自己五百斤的力量足可比你炼体四阶的武者,对付韩风已经足够。

“怎么,别忘了,这边可是韩家大门,呵呵,动手的话似乎不大好,估计到时候你少不了要被惩罚吧!”韩家之内除了演武场其余一切地方禁止动武,这一点谁都知道,平日里头韩风固然嚣张,但是碍于族规也只能动动嘴皮子,挑衅一番,真动手他还是不敢的。

“混蛋,你……好,很好!!”得到这句话提醒,暴怒的韩风犹如被掐住了喉咙一般,脸色瞬间一片通红。

竟然在他一不留神在他手上吃了亏,如今动手又不能,心里的怒火在不断的澎湃。

“有本事跟我到演武场去,你不是能吗?我倒要看看你小小炼体三阶能嚣张到哪里去!”气急之下,韩风大声的宣战。

“没心情!”撇撇嘴,王辰淡淡说道,和这个傻子动手,他还没有那么多闲情雅致,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韩风。

“你!”王辰的这一句话差一点没有让韩风背过气去,紧紧拽着拳头,脸色狰狞,说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一边的唐明甚至忍不住轻笑出神,结果被韩风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好,你不去是吧?今天本少爷就和你耗上了,有本事你就别离开这边一步?”怒极之下,韩风只能开始耍无赖,一个眼神,身边两人迅速围上去,三人呈三角形将王辰和唐明包围在了最中间。

“辰哥……”见到如此情形唐明担心的朝着王辰说道。

“擦了,小子,这么一个混小子的挑战你都不敢接,混蛋,我凌战的徒弟好欺负的,告诉他,两个月之后和他挑战!”在王辰正准备发作的时候,传来了凌战的声音。

“你要挑战是吧!好,两个月之后,演武场,我等你!”微皱着眉头,沉吟了片刻,王辰淡淡的说道。不知道凌战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他这么说,自己便照着做罢了。

“嘿嘿,两个月?也好!哈哈,放心,我不会忘记的,你小子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你要在所有人面前丢人我不介意!”说道两个月时间,韩风先是一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声笑道。

“好,走,我们逛街去,嘿嘿,让这两个小子给雨萱表姐买东西,免得到时候表姐找我麻烦!”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韩风一挥手朝着身边两个人说道,趾高气昂的朝着王辰身边走过,一副白痴的模样让人哭笑不得。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