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魂逆星空免费阅读_魂逆星空叶笑萧雅儿目录by千梦785c607a7a5

发布时间:2018-11-09 14:35

魂逆星空叶笑 萧雅儿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魂逆星空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魂逆星空里,主要介绍了叶笑萧雅儿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叶城地处大陆偏远地区,在他们这一带一共有五座城池,叶城、天星城、临城、郯城、阳城!其中又以叶城、临城、天星城实力最强,这三座城市呈三角形居于南面,而郯城和阳城势弱,结盟对抗三大城的侵蚀,而这两座城池则是居于北面。在郯城和阳城更北,是无尽的蛮荒,那是一片真正的贫瘠之地。

魂逆星空

第一章十世重生的天才

星魂大陆

这片大陆浩瀚无垠,自古以来流传着无数动人的传奇。而在大陆的最西边的地带,有五大帝国,占据着大陆西方最丰饶的土地,外围分布着无数的城市,每一座城市中又有一城之主,管理着这一座城池。

星魂历3758年,在无数不起眼的城池中,一座名为“天星城”的城市突然崛起,接连吞并了周围数座大城,建立天星帝国,五大帝国的霸主地位被打破!

让人惊奇的是,天星城立国之后,五大帝国竟然没有派兵打压,一直默许其发展壮大。

十年后,一个黑衣人突然杀入天星帝国皇城,只身一人屠杀五万禁军,步步紧逼天星帝君寝宫!

“十年了,我叶笑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黑衣人抬头向前看去,神色冰冷,周遭卷动着如同飓风般的气流,让人不敢近身,在他前方,一个身穿明黄色服装的男子从寝宫内走了出来。

“叶笑?叶城叶峰的孽种?”

男子脚步一顿,看向黑衣人,脸上没有一丝慌张之意,“当年我天星帝国吞并叶城之时,是我亲手杀掉了你的父亲,原本想着斩草除根,但一直没有你的踪迹。”

“没想到今日你却自投罗网!”

“自投罗网?”黑衣人眼中杀机变得更加凛冽,“龙坤,我苦修十年,终于修炼到了魂皇级魂力巅峰,更是成为了神级灵器大师,今日前来,就是为我父亲复仇!”

“复仇?你太天真了!”男子脸上露出淡淡讥讽,“谁说魂力的巅峰是魂皇级?今日纵然你有神级灵器护身,你也必定陨落在这里!”

黑衣人脸上惊疑神色一闪,下一刻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大变。与此同时,两股雄浑至极的气息陡然从男子身后的寝宫内爆发出来,两只无形大手,穿过重重阻碍,迅速来到黑衣人身前,竟是将其直接撕裂成为两片!

血雨洒下,一颗石珠掉落在地,滴滴鲜血淋在其上!

陡然的,一阵白光亮起,那两半尸骸及那一颗石珠皆是转瞬不见。

一座隐秘地宫内,一个身穿白衣,静若青莲一般的女子突然睁开双眼,口中传出一声闷哼,娇俏的脸颊瞬间变得苍白,片刻后,一丝血流从嘴角溢流出来。

一道苍老人影不知从何处一闪而入,见到女子这般模样,脸上顿时变得焦急,“嫣儿,这是你第几次送他入轮回?”

“第十次!”

老者一怔,半晌后叹了一口气,转身后又消失在了地宫。

……

“唔。”

当叶笑睁开眼睛时,周遭熟悉又陌生的景象令得他一愣,片刻后,混沌的思维逐渐变得清晰。

“果然,我又回来了,和前面几世一样,又回到了十六岁!”

他摸了摸胸口,那里正有一股胀痛感不断传出,强撑着身体坐起来,背靠在了床头。

在他对面,此刻正有一男一女两道人影垂手而立。

对于这一个场景,他可不陌生,毕竟已经重复经历多次!

“少主!”

见到叶笑醒来,两道人影赶紧向前一步,那青年男子更是轻喊了一声。

叶笑没有答话,冷冷的注视着两人。

两人皆是他的家将,青年名为王云,女子名为唐雅。

不过,虽然两人是他的属下,但对他这个主子,可是不怎么敬重。也难怪,这两人年轻有为,心高气傲,若非因为叶笑父亲的原因,肯定不愿跟在叶笑的身旁。

叶笑实力低微,又因为父亲是这叶城之主,从小仗着父亲对自己的宠爱,我行我素,性格纨绔任性。

作为叶城未来的城主,叶笑极其不爱修炼,反而对炼器情有独钟,可成为一名炼器师何其困难?这从整个叶城都找不出一名炼器师这一点上便可管中窥豹。

也正是因为如此,没有师傅教导,叶笑只能够一个人捣鼓炼器,一直不得要领,反而浪费了不少钱财,落了个叶城第一败家子的称号,很多人甚至背地里叫他傻子!

有这样的主子,王云和唐雅自然心头不满。

上午叶笑带着他们在街上购买炼器材料,在一家商铺叶笑与人争论,两人没有第一时间上前护主,准备让叶笑吃个教训,发泄下心中的不满。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正是因为他们这一个心理,让叶笑吃了一个大亏!

一想到当时的情形,王云还忍不住一阵后怕。

虽然看不惯这纨绔子弟,但若真正出了事情,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再怎么样,叶笑都是叶城之主,叶峰的唯一子嗣!

当时叶笑被一脚踢中胸口,坠落在地后直接昏了过去,两人吓得赶紧将叶笑带了回来。好在大夫诊治过后,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此刻又见到叶笑苏醒,两人心头提起来的石头也是重重落地。

“少主,当时……”

王云想要辩解一句,可在看到了叶笑那冰冷的目光之后,到了嘴的话全都吞了下去。

他心头惊疑不定,叶笑那冷冽的眼神,仿佛看穿了他的内心一般,让他心头忍不住涌出一抹惊骇。

“他知道我们当时故意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一个念头从他心底冒了出来,王云吞了一口唾沫,为自己这一个想法而感到不可思议,叶笑那个头脑简单的纨绔,只要自己随意糊弄几句,不就可以蒙混过关吗?

他当然不会知道,此刻的叶笑,可不再是那个只知道专研炼器的“傻子”,现在的他,带着前面十世的记忆!

“如果情况不会更改,那么在三年后,天星城将会入侵叶城,父亲也会在那一场大战中……”

目光从对面两人身上收回,接受了自己再次重生的事实,此刻心头突然想到了某一种结果,叶笑心头忍不住一痛。

在第一世的时候,叶笑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叶峰浴血奋战,最终被人一刀砍中脖子,倒在血泊里。

那一刻他无比悔恨,为何自己在之前荒废时间,没有好好修炼,以致于他在那种情况下连帮助父亲战斗的力量都没有?

但那种悔恨的情绪没有持续多久,叶笑就被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捅进了胸口。

也是在那一次,叶笑第一次重生,回到了自己十六岁这年。

重生之后的叶笑开始努力避免那一场悲剧的发生,结果九次都没能如愿,甚至连为父报仇都未曾做到过!

上一世的他,差点就能够报得大仇,结果……

“那两道气息的主人,绝对超越了魂皇!”

叶笑暗中皱眉,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对魂力修炼知之甚少的少年,重生多次后的他,拥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见识。

尤其是上一世,他更是站在了这一个大陆的巅峰,知晓很多常人所不知道的隐秘。

魂皇级,并非修炼的尽头!

修炼一途,共分为六个级别,分别是,魂徒,魂士,魂师,大魂师,魂将,魂王,魂皇。

每一级,又细分为九阶,这是星魂大陆上所有人都知道的共识。

但很多人所不了解的是,在魂皇之上,还有更强的境界。

“难怪五大帝国一直默许天星帝国发展壮大,原来是因为天星帝国中拥有那种级别的强者!”

据他所知,五大帝国中,同样也拥有着超越魂皇级那个级别的强者,这类强者彼此间相互震慑,因此五大帝国一直相安无事,很少发生大战。

“可那天星帝国,如何会拥有这等级别的强者?”

叶笑想不通,天星帝国的前身天星城不过是和叶城一般的一座城池,怎么突然摇身一变,竟是成为了让五大帝国都忌惮的庞然大物?

“天星城拥有这等高手,三年之后,我拿什么来阻挡惨剧的发生?”叶笑双拳捏紧,牙齿咬得“咯咯”响,眼中尽是不甘,莫非这一世,又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悲剧重演?

然而陡然的,他眼神凝固,心神凝视着脑海,在那里,正有一颗模样普通的石珠静静悬浮。

“天遗珠,是天遗珠,没想到,它也跟着我回来了!”

叶笑深吸一口气,双眼中爆发出一阵异彩,上一世他能够达到魂王级,更是成为高级炼器师,这一颗模样普通的珠子功不可没!

上一世叶城被吞并后,他强忍着心头仇恨,逃出重围,躲避搜捕,隐忍了下来,寻求报仇时机。

七年后,他在一处遗迹中偶然获得此珠,当时的他,不过魂师级!

但正是凭借着这一颗珠子,短短的三年间,他就修炼成为魂皇级的超级高手,没有丝毫炼器基础的他,更是一跃成为了高级炼器师。

获得了如此成就后,叶笑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仇恨,前往天星帝国皇宫刺杀天星帝君龙坤!

可当时已被仇恨冲昏头脑的他,未曾想过,天星帝国能够在五大帝国的眼皮子底下发展壮大,岂能没有自己的缘由?

“有了天遗珠,再加上前面几世的积累,龙坤,这一世的我,倒要和你好好的斗上一斗,看看最终鹿死谁手!”

叶笑长吐一口气,焦躁的心在这一刻稍稍安定。

砰!

也就在这时,房门猛地被推开,一道魁梧的身影冲进屋子,人还未到床前,便是心急的大喊了一声:“笑儿!”

叶笑抬头相望,身体一僵,眼中杀机尽数消散而去,鼻头一酸,差点落下泪来:“爹……”

第二章天遗

爹……”

这一声“爹”,饱含了无尽的心酸。

叶笑被父亲带大,没见过自己母亲,每当他问起母亲之时,父亲都会缄口不言,只是用更多的关爱付出在他的身上,似乎想要用这一种方式来弥补他。

叶笑虽然有些纨绔,但实际上也只能够说是有些任性而已,放弃武道,去追逐那虚无缥缈的炼器之道。

但他好歹明白事理,在享受着父亲的关爱之时,对父亲的感情也是越加深厚。

第一世,当天星城侵入叶城,见到父亲倒在血泊中之时,他心头充斥了无尽的悔恨、自责、悲痛……那时的他,第一次为自己的任性而感到后悔,为何在之前没有好好修炼?

然而更让他痛恨的是,自己重生了九次,却没有一次改变结局。

“这一世,一定不能再丢失这一次的机会了啊!”叶笑在心头暗自发誓,他在害怕,虽然不知自己为何会一次次的重生,但谁能够保证,他拥有无限重生的机会?

所以说,这一次绝对不能够再让惨剧发生了!

这一世的他,比起前面几世来更有信心,因为在他手中,有了天遗珠!

“笑儿,感觉怎么样?胸口还疼吗?”男子走到了床前,询问了一句,目光落在了叶笑的胸口间,那里有着一块红印存在,神色不由得阴沉了两分。

“王云,唐雅,我把笑儿交给你们两人保护,没想到,笑儿竟是在叶城被人打伤,你们两人真是让我失望!”转过身,男子突然朝着一旁的王云和唐雅冷喝说道。

“属下该死!”

王云和唐雅两人赶紧单膝跪地,把头低得低低的,不敢去看男子的眼睛。叶峰对他们有着大恩,更是传了他们魂力修炼之法,把叶笑交给他们保护原本是对他们的信任,没想到如今却是……

想到这里,两人的心头都是生出了一股股浓浓的不安和愧疚。

叶笑被人打成这样,实际上也并非他们愿意见到的结果,他们只是见到叶笑不务正业而感到不满,觉得叶笑辜负了他父亲对他的期望!

“你们作为笑儿随从,保护不周……”叶峰声音一顿,突然朝门外厉喝一声,“来人,将王云唐雅打入大牢,听候发落!”

门外当即进来四名士兵,迅速来到王云和唐雅身旁,押住两人的双手。

“等等,父亲!”

就在士兵要将两人押解出去之时,在那床榻之上的叶笑突然开口。

“怎么了,笑儿?”叶峰转过头,脸上的冷冽化作了柔和。

“把他二人交给我来处理吧!”

叶峰一怔,没有料到叶笑会有这样的请求,不过略微一想,便是道:“也罢,这两人本来就是你的随从,如何处置,便由你来决定!”

王云和唐雅表情异样的看向叶笑,不知他心头有着怎样的心思,此刻心中不由得忐忑,害怕叶笑是想要重重的报复他们。

对视一眼,王云和唐雅忍不住苦笑了下。

罢了,不管叶笑打得什么心思,叶峰对他们可是有着大恩,这种恩情,足以让他们用生命去回报了,所以,叶笑哪怕是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不会犹豫!

挥了挥手,叶峰让那四名士兵出去,旋即坐在了叶笑的身旁。

“笑儿,这两天你就在家里好好养伤,你需要的那几件炼器材料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

他看着面前的神色略显苍白的少年,神色柔和,目中尽是疼爱的神情,“日后这类小事你交给下人去做就好!”

叶笑乖顺的点了点头。

叶峰有些讶异,原本他还以为叶笑要辩解几句,说些“下人不懂材料品质好坏”的自认为在行的话。

可能是觉得太疼了吧?所以害怕再出现此类的情况,毕竟都昏厥过去了!

叶峰心头想着,又道:“你放心,打伤你的人,我绝对会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父亲,那两个家伙是宋君的属下!”叶笑突然开口,他顿了顿,张口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被叶峰打断了。

“不管他们背后的主子是谁!”叶峰眉宇间闪过一丝凌厉之意,“看来是这两年我的手段太过温和,以致于让人忘了谁才是这座城池真正的主人!”

他垂下目光,轻声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几年宋家的确壮大得非常厉害,不过那又如何?这可是叶城,我叶峰才是这里唯一的主人!”

“他们宋家之人打伤我叶峰的儿子,宋行他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叶笑张了下嘴巴,心道自己可不是想说这些,若是第一世的话,他的确会这样想。

宋家经营着叶城好几家武器铺,几乎垄断了市场,在叶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叶城的税收开支,有一小半就是来自宋家!

若是和宋家交恶,叶峰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

不过重生多次后的叶笑,心智已然不同,并且凭他对当前局势的了解来看,自然明白,一味的对宋家示弱绝对不会有好处!

他只是想说这一件事情让自己来解决,不过在见到父亲脸上浓浓的爱怜之意过后,则是打消了心头的想法。

“好了,见到你苏醒过来我就放心了!”叶峰站起身,拍了拍叶笑的肩膀,笑了笑,又道:“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城主府那边也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叶笑点着头。目送着父亲离开。

等到房门再次被关闭上的时候,叶笑把目光落到了面前两人的身上,眼神渐渐的变得冷冽。

“我知道你们对我感到不满,认为我学习炼器是在不务正业,辜负了父亲对我的期望。”他冷冷的注视着王云和唐雅,又道:“不过你们最好收起你们心头的那些小心思!”

“此次看在你们对我父亲还算忠心的份上,我不追究,但若有下次……逐出叶府!”

逐出叶府!

王云和唐雅心头一突,这可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不过好在叶笑给了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

“多谢少主宽宏大量!”两人赶紧恭声道。

若是由叶峰来处罚他们,肯定免不了一顿杖打,但此刻叶笑竟是没有追究他们的过错,让两人心头疑惑的同时,也对叶笑多了一丝感激。

“下去吧,我要休息一会儿。”叶笑摆了摆手,模样看起来似乎是有点疲惫了,他之所以这一次这般轻易放过这二人,一来的确如他所说,是因为两人对叶峰的忠心;二来则是因为在第一世,天星城入侵叶城之际,这二人一直挡在他面前拼死相护!

王云和唐雅起身一拜,退后两步,转身走了出去。

“少主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走出房间,关闭好了房门,王云在心头想着。

不管是叶笑看穿了他们心思,还是在面对他们之时身上的那种冷冽的气质,都和他们认知中的叶笑不一样。

摇了摇头,王云压下了心头的疑惑,随同唐雅一起朝远处走去。

房间里,等到房门外的王云和唐雅走远后,叶笑垂下眼睑,低声道:“宋君敢让他的两个狗腿打伤我,无非是宋家这几年壮大了不少,而这宋家之所以发展的如此迅速,大半原因是那天星城……”

“情势有些紧迫,看来我也要做一些准备了!”

双眼精光一闪,叶笑将心神凝聚在脑海里,一股精神力朝天遗珠蔓延了过去。

视线一闪,夜怒羽的意识,便出现在了另外一片空间中。

“关于我的信息一切和之前一样……”朝这一片空间中环视了一眼,叶笑感叹说道。

在他面前,有着一块面板,显示着他的个人信息。

积分:40

挑战场数:67

虽然得到天遗珠已经不少时间,但他对天遗珠的来历还是不清楚,不过至少是弄懂了它的作用。

天遗珠像是一种媒介,可以将他的精神意识体呈现在天遗空间,值得一提的是,天遗珠并非只有一颗,而是非常非常之多,因此在天遗空间内,充斥了数量庞大的精神意识体。

按照天遗空间内的规则,每一个天遗珠的主人都可以向他人发出挑战,当然对方也可拒绝你的挑战。竟战胜利的一方,可以获得10积分,输的那一方,意识体消散,在现实世界则会真正的死亡!

积分的作用可以在商城兑换各种各样的商品:珍稀材料、灵器,甚至是丹药……

获得积分的途径并非只有一种,还可以通过献祭祭品,也就是将自己身上的宝物贩卖给天遗空间,按照宝物的珍贵程度确定积分的多少。

另外,除了竞技场外,天遗空间内还有训练场,那里拥有各种各样的训练室,可以激发武者潜力,不过在训练室中训练则是需要花费积分。

“以我现在的情况可不敢接受任何挑战!”摇了摇头,随后关闭掉了十几个挑战邀请,叶笑划动了下面前的面板,来到了商城的页面。

“好在上辈子还留下了40积分,可以购买两粒启明丹……”

启明丹是一种增加魂力的丹药,颇为珍贵,在叶城这种地方想要获得启明丹只能够去拍卖场。一粒启明丹在商城需要消耗15积分才可购买,也算是贵重物品了!

第三章演武堂

转眼之间,三日时间过去,叶笑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好转。

“两粒启明丹已经顺利炼化,不出所料,魂力刚好达到了魂士标准!”叶笑在体内内视了一圈,摸着下巴喃喃自语。

之前,他的体内的魂力不过堪堪达到魂徒标准,但在吞噬了两粒启明丹以后,不过三日时间,便是达到了魂士。

“可惜的是启明丹若是吞噬得太多了,身体会产生抗药性,效果大不如前,而且就连本身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也会下降,不能够经常使用!”

他脸上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但念头却没有半点松动,是药三分毒,哪怕提升实力的诱惑再大,为了日后自己前程着想,也必须克制下来。

“在房间里呆了三天,也该出去松动下筋骨了。”叶笑从床榻上爬了起来,桌子上,有之前下人送过来的洗漱工具。

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叶笑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少主!”

一出门,当即是见到王云和唐雅两人联袂而来。

叶笑朝他们点点头,“带我去演武场看看。”

王云下意识的回答:“是!”

不过旋即在心头有些奇怪,以前叶笑可从不会去那种地方。

三人朝左侧的廊道一直往前走,穿过了不少的楼台亭阁,偶尔遇到三三两两的侍女或者家仆,对方都会立刻止步向叶笑恭声问好。

看着这些熟悉的人和物,叶笑暗中吐了一口气,这些都是他这一世需要尽全力去保护的东西。

一连走出去了四五分钟,前方隐隐的有一阵阵呼喝声传来,其间还夹杂着一点拳头相互碰撞、或劈砍刀剑的声响。

在廊道里转过一个弯,眼前立刻是变得豁然开朗,前边是一方巨大的空地,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空地边缘摆放着不少的武器,长刀、利剑、大斧等等。

中心正有一群半大不小的男孩和女孩进行锻炼,全都穿着白色的练功服。

少年们正在用木剑做出下劈、横扫、上撩等基本动作,而女孩则是在一旁拉动弓箭练习箭术。

在他们身旁还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身影。

而在叶笑朝男子看了过去之际,这男子也是转过头来,见到叶笑,明显是感到惊讶,“少主,今日怎么有兴趣来演武场了。”

“随便出来转转。”叶笑搪塞说道,目光又打量向场地中的这些少年和少女。

这些孩子都是父亲从附近村庄搜罗过来的具有魂力修炼天赋的小孩,打算从小栽培,并且培养他们的忠诚度,日后长大之际,这些小孩将会成为叶府值得信赖的家将!

这些小孩小的不过七八岁,大的也只有十三四岁。叶笑的目光扫视过去,一些大的孩子身上已经开始有魂力涌现出来,看来已经被赐下魂力修炼之法,而那些小的孩子仍旧还在打熬身体。

在叶笑出现过后,一些小孩则是偷偷的向他注视过来,不过一旁的大汉并未让他们停下,因此所有人都不敢停下手中动作,看起来纪律性非常不错。

叶笑进入到演武场中,并未理会一旁大汉略带好奇的目光,径直的来到了武器架跟前,从其上抽出一把利剑。

“若是不用魂力加持,现在这身体的力量和强度可真够差的,另外,各种基础武技也没怎么练习过。”

叶笑不由得摇了摇头,对自己也是有些无语了。虽然上辈子他已经熟谙各种基础武技的要领,但现在这副全新的身体,还并形成什么肌肉记忆,想要将上辈子那些经验形成即战力,恐怕还需要一些适应练习才行。

刷!刷!

叶笑做出了一个下劈的动作,旋即上撩。

动作生疏,下劈转上撩时手中长剑还差点甩了出去。

目光注视着这边的不少少年当即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哪怕是他们,在这两个动作之间,也能够行云流水般的转换。

“他真的是城主大人的儿子吗?”

“年龄比我还大,可我做这两个动作都比他还要熟练。”

有着两个少年在场中小声的议论了起来,他们还以为不会被听见,不过修炼魂力的人耳聪目明,这等奇异的本事他们还不能理解。

“谁让你们说话了!”一旁的魁梧大汉忽然脸色一沉,朝那两个孩子厉喝道。

两个少年脖子缩了缩,“抱歉,叶锦大人!”

眼神狠狠的瞪了他们两眼,叫做叶锦的大汉走到叶笑的身旁,“抱歉,少主,是我管教不周!”

“没事儿!”

叶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他并未用动用魂力,此刻做了十几个动作过后,身体也是感到了一点疲惫,额头上还冒出了一点汗珠。

“叶叔,你继续教导他们吧,我去那边练习一会儿。”

笑了笑,叶笑拿着手中的长剑来到了一处树荫下,又开始了手中的练习。

叶锦的目光从叶笑那里收回,目光凌厉的扫向这群少年和少女,厉喝道:“叶笑少主是叶城未来的主人,也是你们日后效忠的对象,你们最好对他保持足够的尊敬!”

“是!”孩子们齐齐的应喝了一声,不过很有一些则是表现得不以为意。在他们这个年纪的小孩,大多处于叛逆期,且处事也不成熟。

在这一片大陆上,崇尚强者,自强不息的人才会得到人的尊敬,而弱小又不知进取的人,则只会收获鄙夷和轻蔑。

当然,这群孩子没有想过的是,他们之所以能够在这里获得魂力修炼,完全是因为那个被他们所看不起的少年的父亲的缘故,所以正是这样,他们才不会刻意的掩藏心头真实的想法。

经历了这一个插曲,叶锦又开始细心的指导起场中的孩子了,也不再去关注叶笑。

在他看来,或许叶笑不过因为前几日被人打得昏迷,所以想着学点东西防身,但他可不认为叶笑能够坚持多久,再有半个时辰或一个时辰,说不定就会放弃。

站在廊道上的王云和唐雅在这个时候对视一眼,心头的猜想和叶锦也相差无几,朝叶笑看了几眼,也不再去关注他,而是看向了面前的这群孩子。

“好了,大家休息一下!”

叶锦抬头看了下天色,忽然拍了下手掌,招呼了一声。

当即,一个个少年和少女都累瘫似的坐在了地上,揉着自己肩膀或手腕。

“休息半个时辰,今天早上还必须再训练一个时辰!”

叶锦的话音一落,场地中的不少孩子都耷拉着一张脸,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叶锦摇了摇头,大陆崇尚的是强者,但想要成为强者可不那么简单,若是没有坚强的意志,想要成为一名令人尊敬的魂师无疑是痴人说梦。

不过他也明白,一味的去强迫他们并非最佳的教导手段,只会让这群小家伙对修炼产生抵触情绪,这样一来,可就辜负城主大人的期望了。

他目光一瞥,见到廊道上的王云两人,计上心来,走过去和王云低语了几句,接着,和后者一前一后的来到了这群孩子的前方。

见到叶锦带着王云走来,少年和少女都好奇的朝两人观望了过去。

“这位是王云统领,在十三年前被城主大人带入府中,当初他也是和你们一样,身份只是普通的贫民!”

孩子们目光全都注视在了王云身上,王云则是友善的对他们笑了笑。

“现在的王云统领,是一名魂将高手!”

“哇!”

不少孩子惊呼出声,魂将,在他们看来已经是高手中的高高手了。

“王云统领,给这群小家伙露两手如何?”叶锦朝王云挤了挤眼睛。

王云点头,从一旁的武器架抽出一根铁枪,抓在手里,随意的舞动了两下,当即有着两道刺耳的破空声响彻而起,在一旁坐在地上休息的那一群少年和少女一个个不由得捂住自己耳朵。

也就在这时,王云的目光忽然瞄准了前方的一具铁人。

手中铁枪一个横扫,重重的击打在这一具铁人身上,砰的一声大响,铁人的胸膛上顿时有一道狠狠的凹痕出现。

铁人可是由精铁浇铸而成,这一枪竟然是在其胸膛上留下了如此之深的一道凹痕,王云统领的力量,到底有着多大?

少年们纷纷瞪大着双目,小嘴张得老大。

“呵呵,你们也用不着太过羡慕,只要你们努力的修炼,也能够达到如此成就!”

叶锦在这个时候适时的鼓舞了一句,效果非常明显,这群孩子又显得精神奕奕了起来。

“王云统领真是厉害,比叶笑少主厉害多了啊。”

“听说城主大人让我们在府上修炼,就是希望我们能够在日后保护少主。”

……

王云和叶锦听到场地上少年们小声的议论,不由得苦笑了下,叶锦还想沉着脸喝斥几句,不过想想还是摇了摇头,这群孩子慢慢会明白的。

“城主大人!”

也就在这时,还在长廊上的唐雅忽然脸色一肃,恭敬的喊了一声。

在她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人影,正是叶城的城主——叶峰!

王云和叶锦听到唐雅的声音,赶紧转过头来,见到叶峰,同样是神色一肃,赶紧向前几步,恭声道:“城主大人!”

“嗯。”叶峰点了点头,目光在场地上的孩子们身上扫视了一圈,不过旋即便是朝远处树荫下的那一道身影看了过去。

“笑儿今日怎么有兴趣来练习了?”

怀着这样的疑问,叶峰走下了廊道。

“城主大人!”地上的孩子纷纷起身,恭敬问候。

叶峰淡淡点头,径直朝叶笑走了过去。

叶笑感受到了演武场上的异样,收手而立,目光向廊道方向看去,当即见到叶峰一行人朝他走了过来。

他连忙先前走出几步,恭敬道:“父亲!

第四章杀狱

在练习基础魂技?”

叶峰目光从叶笑泛红的双手收回,眼中闪过一丝欣慰,淡笑着问道。

“是的,父亲!”叶笑恭恭敬敬的回答。

在叶峰身后的王云和叶锦在这个时候对视了一眼,皆是发现了彼此眼中的惊异之色,先前他们还没注意,到此时才惊觉过来,叶笑竟是独自在此练习了两个时辰。

“不错,虽然炼器师在大陆上有着绝对的地位,但魂力才是我等修魂者立身的根本!”

炼器师在苍玄大陆上地位尊崇,一名初级炼器师,哪怕是叶峰这种一城之主都必须尊敬以待。

不过想要成为一名炼器师何其困难?一味的去追求那炼器之道,并非是胸有大志的表现,而是一种没有认清自己的短视。当然,在这个时候叶峰自然不会这样说,而是要维护自己儿子的脸面。

“不过修炼乃是一件徐徐渐进的事情,切不可操之过急!”叶峰又提醒了一句。

叶笑笑笑,没有接话,而是反问道:“父亲来找我,可是有事?”

叶峰脸上的神色微凛,点了点头,“之前回府的途中,在街上遇到了两个宋家的老鼠,就抓过来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叶峰拍了拍手,从那廊道后面,忽然有六道人影走出,其中四人乃是叶府士兵,正将另外两道人影押解过来。

这两人身上五花大绑,口中塞着一团抹布,行走中,颇为不老实,身子不断挣扎,口中“呜呜咽咽”的不知道想说什么。

“宋五和宋七!”叶笑一见到这两人,忍不住道。

这宋五和宋七,正是那日打伤他的两个宋家手下。

“昨日派人去了那宋家要人,宋行那老杂毛竟然矢口否认,这老家伙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叶峰冷哼一声,接着道:“可惜的是没见到那宋君,不然的话也一并抓来,给笑儿你出口恶气!”

叶笑目光一闪,从父亲的话语中,他听出了一些东西,宋家越来越不把父亲这个城主放在眼里了。

“笑儿,这两人我也交给你处置!”叶峰目光从王云和唐雅身上掠过,目光有些讶异,“难道笑儿并未处罚这两人?”

王云和唐雅他虽然有些看中,但在他心头的分量,完全不足以和叶笑相提并论。叶笑提出要亲自处置两人,所以他不假思索的就同意了。

只是现在见到两人不像受过处罚的样子,让他有些疑惑,叶笑提出要处置两人,但似乎是放过了两人,并未追究他们的责任。

“多谢父亲!”叶笑目光移到宋七和宋五身上,两人身为宋君的手下,一身实力倒也不错,皆是达到了魂士级别。

不过此刻身上被五花大绑,体内的魂力似乎也被叶峰出手封印住了,身上也有好几处淤青,看来在之前就已经受到了一顿毒打。

“呜呜……”

宋七和宋五被身后的叶府士兵死死按住,两人看向叶笑,目光中却是没有害怕,嘴角反而是浮起一丝冷笑。

“笑儿,不用顾忌什么,你想要如何处置,尽管动手就好!”叶峰见到叶笑久久不说话,还以为他在忌惮宋家的威胁。

“父亲,真的要我处置这两人?”叶笑转过头,笑问道。

“这是自然!”叶峰眉头挑了挑,不知叶笑为何这般发问。

叶笑点点头,随即目光落在了宋七和宋五两人身上,神色渐渐的变得冷冽,“看你们这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难道是觉得我们叶家真的不敢把你们怎样?”

“估计在你们心里还想着回到宋家之后,把今日遭遇添油加醋的给宋行一说,期待他来叶家给你们找理吧?”

叶笑嗤笑了一声,“区区两个奴才而已,莫非你们真的觉得宋行会为了你们和我们叶家死磕?”

“不说现在宋家地位不如我叶家,就算宋家有了开辟城池之力,有了和我叶家平起平坐的资格,也不会这样做!”

叶笑的话让那宋七和宋五面色一变,他们心头的确这样想,自己两人在叶府顶多吃顿苦头,回到宋家后,只要是将此事和家主一说,说不定家主便是可以因此想叶府发难。

自己两人受些皮肉之苦,若是能够让叶家焦头烂额,怎么看都是他们赚了。

可现在叶笑的一席话让他们心头迟疑,开始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况且……”叶笑嘴角掠出一抹讥讽的弧度,“谁说你们还能回到宋家?”

话音一落,叶笑的抓着利剑的手突然动了,向前猛地一递,刺出两下,随后收剑而立。

“呃……”宋七和宋五听到叶笑的话,还未反应过来,顿时觉得心口一痛,低下头去,只见得在他们心口上,一个血洞正在不断的喷涌鲜血。

“我想,宋家主更不会为了两个死人和我们叶家死磕吧?”叶笑嘴角含笑的说道。

砰!砰!

宋七和宋行两人的身体陡然栽倒在地,两只眼珠死死的瞪着叶笑,眼中还有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叶笑竟是直接动手杀了他们。

“父亲,或许要给你添麻烦了!”叶笑转过身,朝身旁的叶峰歉意说道。

叶峰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脸上没有丝毫责怪,反而是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笑儿不必自责,区区一个宋家而已,为父还不放在心上!”

他欣喜的朝叶笑看了过去,到了此时,他才终于确定,自己这个儿子似乎真正的起了一种蜕变。

而且之前叶笑的出手,动作快若闪电,就算是他在第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笑儿以前不是很少练习基础魂技吗?怎么刚才那两下……”

那两下就算是他,也不得不称赞一声,可如此娴熟和完美的基础魂技,怎么会从叶笑的手中使出来。

“难道……”他目光再次朝叶笑泛红的双手间看了过去,心头冒出了一个荒谬的念头,“难道是因为笑儿之前的练习?”

这一个念头冒出,让他都是感到一种不可置信,叶笑在此练习了不过一个上午,而之前他使出来的动作,没有十几年如一日的反复锤炼,根本无法使出。

就算是再高的天赋,也无法逾越十几年的时间。

“看来只是一种巧合了。”叶峰找到了一个理由,顿时释怀。

在一边的王云和叶锦他们,同样是吃了一惊,看向叶笑之际,皆是带着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以前叶笑可从未杀过人,可此时在叶笑脸上的神色,却是一片风轻云淡,仿佛是做了一件不起眼的事情。

另外,之前叶笑那快若雷霆的一击,同样让他们感到惊异。

而他们身后的那群少年少女,几乎个个都张大着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叶笑,一些少女脸上还有一抹苍白之色,之前她们在那宋七和宋五倒地之后就吓了一跳。

这些孩子还从未亲手杀过人,甚至连死人都未曾见过。此刻见到倒在血泊中的宋七和宋五,胆大的还好,胆小的在看向叶笑之时,不由得目露畏惧。

先前嘲笑叶笑的几个少年,在这个时候缩了缩脖子,有点不敢去看叶笑,似乎是害怕叶笑记仇,朝他们突然发难一样。

叶笑那神乎其神的一刺,印刻在他们的心头。

“笑儿,跟我来一趟!”叶峰双目一闪,忽然朝叶笑说道,旋即一转身,朝演武场外走了出去。

叶笑点了点头,跟在了叶峰身后。没有去理会演武场中众多惊愕的目光,至于那宋七和宋五二人的尸身,自然有下人帮忙清理。

他抬头看了一眼前方那一道壮硕的背影,心头有些感概,这一世的发展已经和前面几世不同了。

亦步亦趋的跟在叶峰身后,不久后在两人身前便是出现了一座大厅。

叶笑朝里边一看,目光有些讶然,在这大厅中早已坐着两人。其中一人面庞宽厚,眉宇之间则是有着一抹儒雅之气,而另外一人,身着一身墨袍,眼眶微陷,看起来模样有些阴翳。

“周叔!阴叔!”

一进门,叶笑当即微笑着向两人打了一声招呼。

坐在席位上的两人站起了身,朝叶笑温和一笑过后,则是向叶峰行了一礼,“城主!”

“不必多礼!”叶峰摆摆手,坐在了首位之上。

叶笑也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目光则是在自己父亲和被他称作是周叔和阴叔两人的身上打转。

看来父亲早就准备和阴叔及周叔议事,而因为自己出手杀了那宋七和宋五,临时起意让自己也参加了这一次的会议。

周叔和阴叔分别为周野、阴九枭,早年就跟随在他父亲身边,他父亲坐上了这叶城之主的位置,也有二人的功劳。

“城主,这次怎么让小笑也过来了?”在叶峰坐定后,下首的周野不由得略带疑惑问道。

他并非是在质疑叶笑的资格,而是因为叶笑一直酷爱炼器,对修炼之道不感兴趣,自然而然的,对那些尔虞我诈的争权夺势,同样也不感冒。

而他们所谈论的东西,大多和此类相关。

因此,以前的叶峰也不愿让叶笑接触一些黑暗的东西,也从未让他参加过此类的会议。

“笑儿将那宋七和宋五宰了!”叶峰淡笑道。

“呃……”

周野和阴九枭脸上皆是浮现一抹愕然的神色,看着叶笑,半晌说不出话来。

第五章两个小角色

宋七和宋五两人在阴九枭和周野看去,不过只是两个小角色,两人的死亡自然不会引起他们的重视。他们在意的,是斩杀这两人的叶笑!

以前的叶笑给他们的观感是性子偏于软弱,但现在表露出来的这一手,完全颠覆了他们对叶笑的认知。

两人对视了一眼,嘴角皆是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不管如何,至少现在的叶笑已经开始了改变,日后就算不能够成为叶峰那般的枭雄人物,但只要有资格继承叶峰闯下的这一番基业,他们这些做属下的,也就看到了盼头。

两人都是有着家室存在,现在叶峰正当壮年,还能够震慑一方,若是叶峰百年之后,叶笑上位,可凭借他之前的性子,能够坐稳那一个位置吗?

他们的家族依附在叶家之下,若是叶家倒台,他们家族还不遭逢大难?

这不仅是他们所担忧的东西,叶城的文臣武将,哪一个不担忧这事?

“呵呵,如今小笑迷途知返,倒也是可以让我等安心了。”周野笑呵呵的说道。

叶笑讪讪一笑,摸了摸鼻子,道:“以前倒是让周叔和阴叔担忧了。”

“你这小子,知道就好!”首位上的叶峰,笑骂了一句,暗中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好了,商议正事吧。”叶峰脸上的神色变得肃然,转头看向周野,“老周,那一个消息证实了吗?”

周野突然凝重的点了点头,“的确正如传言那般,那天星城的龙坤,成为了一名王者!”

叶笑的心头豁然一动,王者,是一个称谓,只要体内魂力达到魂王标准,就会评定为王者。

而这一个境界之所以能够得到这样的一个称谓,是因为在魂将之时,魂力修炼者会遇到瓶颈,很多人究其一生,也无法跨越这一层障碍。

而像是叶笑的父亲,如今就处于魂将巅峰的境界,修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寸进了。

听到周野言之确凿的话,叶峰两道眉毛不由得皱了皱,这对于整个叶城来讲,都不算是好消息。

叶城和天星城一直就有利益纠纷,如今龙坤突破到了王者之境,已然压制了他们叶城一头。

“若非是当年那一件事,区区魂王……”想到了某些东西,叶峰的眉宇间浮出一抹颓然,目光抬起,不经意的又看向了叶笑,眼中闪过一丝希冀之色。

“城主,根据我们的调查,那宋家的确和天星城开始了合作!”这时,周野看了一眼首位上的叶峰,迟疑了下,道。

“哼,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叶峰听到周野这话,心头怒气一闪。

叶笑默默的听着叶峰他们的谈论,以前他从未参与过这样的会议,没想到,很多东西实际上自己父亲他们都已知晓。

“若非是有天星城在他们背后撑腰,他们哪能像现在这般嚣张做事?”阴九枭身陷的眼窝中闪过一丝阴狠,冷笑道:“天星城想要扶植宋家来对付我们,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不过那宋行可真的是老糊涂了,真的以为那龙坤是一个好应付的角色?”一边的周野又接过话头说道。

“宋家这两年仗着天星城的帮持,实力壮大了不少,还将武器铺开到了天星城和临城,准备想要占领三大城的武器市场。”

“势力的壮大,也是让其野心膨胀了不少。”阴九枭冷哼了一声,满脸的不屑,“不过宋家只是商人出身,若我们想要对付他了,他也就不过只是一只肥羊而已!就算这两年招募了不少好手,也只是只壮一点的肥羊!”

“倒是那龙坤成为了魂将,有些难办。”

周野和阴九枭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了起来,两人的脸上时而露出不屑,时而皱眉。

“城主,你打算如何应对?”忽然,低头沉吟的周野抬起头来,朝首位上的叶峰问道。

叶峰没有搭话,反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坐在另外一侧的叶笑,“笑儿,你觉得我们当前应当如何做?”

叶笑微微愕然,没想到父亲突然将问题推到了他的身上,他朝对面的周野和阴九枭看了一眼,两人脸上都是带着温和的笑意,似乎是在鼓励他大胆的说。

想到这里,叶笑也不推辞,捏着下巴思考了一阵,抬头道:“天星城能够和宋家建立合作的关系,未必不会接触其他的世家!”

叶笑的话并非无中生有,在第一世,叶城被破,实际上最先由内而破,城中好几个世家都被策反。

“现在还未传出其他世家和天星城合作的消息,但并非代表着这些世家对我们叶家绝对忠诚,或许只是这些世家还在观望。”

“依我之见,当前我们应当做的事情严厉敲打宋家,以此警告其他世家,让他们掐掉心头的小心思。”

“当前宋家在叶城几乎占领了整个武器市场,这成为他们威胁我们的依仗,但也是他们的命门所在!若是他们宋家的武器产业一跨,那宋家这一头纸老虎,立刻就倒了!”

叶笑思路清晰,侃侃而谈,这些都是他根据前面几世的经验整理出来的东西。

“小笑,你觉得我们应当如何击垮宋家的武器产业?”周野问道。

在他的脸上已经完全是一副认真的神色,一开始他还只把这当作是叶笑的一次锻炼自己的机会,让他说出自己心头的想法,然后他们三人再帮忙指出其错漏之处。

但听到叶笑这一席话后,他不由得收起了心头的心思,叶笑的看法和他们大抵相同,甚至思路更为清晰有理。

他在心头已经将叶笑当作是了同等级别的人,至少在这一个问题的探讨上是。

“扶持自己的代理人,起先可让其向城主府供货,让其在叶城得到生存空间,之后渐渐的挤占宋家的市场份额。”叶笑道。

“可即便如此,想要真正的击垮宋家,也绝非易事吧?”周野迟疑了下,道。

一个武器铺想要在一座城池中站稳脚跟,若是有了城主府的帮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难的是像那宋家一般,垄断整个市场。

叶笑脸上的笑意并未有所改变,这一点他自然想到,不过这对于他来讲则不是什么问题。

“现在我的魂力已经达到魂士标准,足够支撑炼制一些简单的不入流的灵器了。”

他在心头默默想着,宋家的武器铺贩卖的武器皆只是昊铁,若是他炼制出了灵器,哪怕只是不入流的灵器,拿出去贩卖肯定会引起疯抢。

到时候便可一步步的将宋家武器铺的客流引导过来,甚至说不定还会吸引其他几个城市的武者来到叶城!

“周叔,这点你放心,我自有办法!”想到这些,叶笑更是信心十足。

周野他们愕然的看着叶笑,不知叶笑的信心来自何处?

宋家可是经营着好几家大型的商铺,叶城的大半武者都是他们的老顾客,而且宋家的武器也一直以物美价廉而著称,若是没有特别的办法,想要短时间内击垮宋家,就算是他们也是觉得不太可能。

“父亲,此事还有其他的办法吗?想要打击宋家,就只能够从武器产业入手吧?”叶笑摊了摊手,道。

不过他不准备将心头的具体想法说出来,否则父亲三人恐怕又会觉得他不靠谱了,到时候真正将灵器炼制了出来,更有说服力。

“城主,小笑说的也不错。”周野点了点头,看向叶峰,继续说道:“我们必须要尽快给予宋家严厉的打击,否则保不管其他世家人心有异。”

“况且小笑说他有办法,那我们就相信他一次!”

“也罢,此事老周你来办吧。另外,通知一下那几大家族,半个月后请他们来叶府做客!”叶峰打定了主意,也就不再畏畏缩缩,眼中爆发出一阵凌厉的光芒。

听到叶峰最后一句话,叶笑目光一闪,“看来自己这几天得努力了,若是到时自己能够表现出非昊实力,更能够震慑那几大家族!”

叶城如今之所以人心涣散,很大原因便是出现在他的身上,作为叶城未来的城主,却不务正业,叶城日后肯定只有衰败这一个结局,那些人自然要早作打算!

若是自己表现出足够潜力,一些还在观望之人自然会他们这边靠拢!

做出了决议,叶峰也不再去想这一个问题了,和周野他们继续谈论其他事来。

叶笑听了一阵,觉得有些无聊。

他们所谈论的事宜,大多都是关于民生方面的事情。

叶峰作为叶城的一城之主,实际上就是这一座城池中的国王!

叶城以及附近几处村庄中百姓,都必须向其纳税,当然,他也要负责这些百姓的安全和民生问题。

今年气候干旱,有两处村镇收成不好,根本没办法像往常那般缴纳足够的税粮。

“去和百家镇和王家镇的说一声,今年的税赋就免了吧,不过在往后三年里,必须逐年将今年欠下的税粮缴纳上来。”

周野和阴九枭皆是点头,两个村庄的情况他们也去看了,的确问题十分严重,若是强行收税肯定会引发很多民生问题,流民、疾病、强盗……

“对了,城主,据说有人在百家镇那一带发现了流寇的踪迹,看来那些人是将注意打到我叶城来了!”阴九枭抬起头,带着些怒气的说道。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