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相守暖暖心无悸免费阅读_相守暖暖心无悸目录by猫不耐糖

发布时间:2018-11-09 14:35

相守暖暖心无悸俞温暖 程厉铭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相守暖暖心无悸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相守暖暖心无悸里,主要介绍了俞温暖程厉铭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纠葛,下面就去看看这本言情小说吧。阁楼忽然“咚”一声,吓得佣人们混身一颤。之前带领俞温暖的阿芳尤为紧张,她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左思右想,还是鼓足勇气进了书房。“啊!”瞅到程厉铭受伤的额角,她下意识地尖叫。“发生什么事了?”程庆昌问。“是这样的,俞小姐不顾咱们阻拦,执意要去小阁楼,刚才好像,不小心摔着了……

相守暖暖心无悸

第一章

程厉铭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俞温暖小姐为妻,永远爱她,忠她,无论贫穷、疾病、痛苦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牧师满眼温柔地看着眼前这一对新人。

程厉铭侧眸觑了眼俞温暖,外人看来情意满满,俞温暖却如坠深渊。

他眼底蓄满仇恨,嘴角轻蔑扬起,薄唇轻启:“我愿……”

忽然,放荡的娇喘声回荡在神圣的教堂内,在场的女士都脸红起来!

光影斑驳的墙壁上投出一男一女交织的模样,男人窥不清样貌,女人的脸却清清楚楚!

正是穿着婚纱的俞温暖!

宾客大吃一惊,望向她的视线中充满了鄙夷。

“程少爷能看上她,是她这辈子的福气,不在家烧高香就算了,竟然还去外找野男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俞温暖骨子里透着骚,怪不得我总觉得教堂里总漫着怪味呢!”

“她恐怕还以为自己麻雀变凤凰了,有的人就算穿上高级定制衣服也成不了名媛,呵呵。”

宾客的窃窃私语飘入俞温暖耳中,每个字化作尖刀,淬着毒,把她全身刺得千疮百孔。

俞温暖小脸煞白,哀伤地望着面前的程厉铭。

她下意识地朝着程厉铭走过去,男人嫌弃地侧身。

俞温暖咬紧唇瓣,尝到涩涩的血腥味,她揪紧了婚纱裙摆,小声呢喃:“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程厉铭侧头扫了她一眼,又觉得她太肮脏,迅速地别开头,慢条斯理地折着袖口,惋惜道:“温暖,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语气虽惋惜,可他的表情则是报复后的痛快。

要不是俞温暖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与心爱的女人阴阳相隔?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俞母坐不住,猛地站起来,大步走到女儿身边,拽着她的胳膊,陪笑:“程少,你可能是误会了,暖暖从小乖得很,这恐怕是谁拍来污蔑暖暖的!”

“哦?”程厉铭挑眉,似乎是等着她下一步的解释。

一瞧这眼神有戏,俞母赶紧拉着俞温暖推到程厉铭身边,“暖暖赶紧解释,谁这么恶毒,竟然让挑拨你们这对新婚夫妻!”

俞母脸色愤懑,要是找到始作俑者,她非得把活活剥下那人一层皮!

女儿有没有做过这种事不重要,要是开罪程家,那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俞温暖微垂着眼眸,吟哦声与讨论灌入她体内,她抖着手不停地擦着眼角。

她比谁都清楚里面的女人正是她自己,男人就是程厉铭。

可她也知道,就算她把实情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她。

悄悄地瞧着播放的画面,俞温暖的心脏陡然一疼。

她痛苦地捂紧胸口,程厉铭到底有多恨自己,竟然把床事拍下来供大家欣赏。

“我……我没有做过。”沉默良久,俞温暖终于哑着嗓音辩解,“厉铭,我不会做出背叛你的事,是有人栽、栽赃我!”

撒谎的俞温暖整张脸涨得通红,怯怯地望着程厉铭,眼底盈满情愫。

程厉铭有一瞬的失神,从她的眼眸中,他窥见了他心心念念女人的影子。

俞温暖声音更加柔了几分:“我喜欢你十几年了,因为雅悦,我、我从来不敢向你表白。”

程厉铭猝然回神,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眼底袭满狠戾,一把推开了俞温暖。

“你也配提雅悦的名字?!

第二章

后腰抵着坚实的桌角,俞温暖吃痛呼声,她颤巍巍站起来,眼泪决堤。

她扣着手心,头垂得低低的,大颗大颗的泪水坠进洁白的婚纱中。

他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俞温暖连心痛都感觉不到了。

哦,这颗心,原本也不是她的。

程厉铭慢步走到俞温暖身边,钳住她的下巴,残忍笑着:“没想到事到如今你还谎话连篇,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林浩!给我滚进来!”

一声暴喝后,门被人冲开,衣服邋遢的男人忙不迭地跑到众人的视线中。

他抓着头发,咧开嘴笑:“怎、怎么了程少爷?”

“这视频上的男人是不是你?”

林浩小心翼翼地望了眼视频,瞥到俞温暖时双眼忽然放光!

俞温暖害怕地缩了缩身子,可下颚被人攫住,她无法动弹。

男人的视线太露骨,她吓得泪花直冒。

林浩兴奋地搓了搓手,抓了抓俞温暖软软的腰肢,又色眯眯地瞧着她的胸口:“俞小姐胸前的小黑痣,真是销魂啊……”

淫邪的声音像是一阵闷雷,让消停的宾客又炸开锅。

程厉铭嫌弃地松开手,俯视软在地上的俞温暖,冷笑。

俞母推开林浩,冲到俞温暖身前,毫不犹豫地甩了她一巴掌。

“我养你二十多年,不是让你来做这些猪狗不如的事的!”

俞温暖耳里嗡嗡响,左脸迅速红肿,她攥紧了胸口的布料,不停摇头,哽咽:“妈,我没有做过……”

“啪!”又是一巴掌,俞母抓着她的头发:“要是你没有做过,他怎么会知道你胸前的小黑痣?”

俞母险些被俞温暖气晕,她可真是个浪蹄子,敢给程厉铭头上戴绿帽!

俞温暖整张脸火辣辣,她指着林浩,“我不认识这个男人!”

“诶,俞小姐,当初你在我身下叫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表情!”

林浩恼怒,指责俞温暖。

大大小小的议论声又落入她耳中,她捂住耳朵,慌张摇头。

程厉铭凉凉地看了一眼脆弱的俞温暖,冷哼一声,迈开长腿离开。

冷漠的背影刺得俞温暖眼眶发热,不顾众人指责,她抓着裙摆跑到男人身后,揪住他的衣摆。

程厉铭冷冽的眸子扫着俞温暖,随即拨开了她的手。

俞温暖两手生汗,眼睛局促地盯着婚纱,低声控诉:“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娶你,不过是因为你的心脏。”程厉铭弯唇,勾起她的下巴,“刚才的一切,就是你偷别人心脏的教训!”

瞳孔猛然震缩,俞温暖的视线逐渐模糊,泪珠纷纷滚落而下。

她扯出一丝笑,“那好,我现在就把这条命还给她!”

俞温暖咬紧牙猛然朝坚硬的桌角撞去。

一命换一命,只要死在这,她就解脱了!

腰肢被大手钳制,俞温暖冷眼望着程厉铭。

“放开我!你不是恨不得我去死吗!今天我死在这!算是给她赔罪!”

俞温暖越挣扎,程厉铭越是恶意地禁锢她。

男人眼底是化不开的嘲讽,喉咙滚出来的字眼无比凉薄:“赔罪?你这下贱放浪的女人不配弄脏悦悦的轮回路!”

怨恨的语气使俞温暖一怔,如同脱线木偶,顿时没了生气。

悦悦,顾雅悦……

俞温暖凄然笑着,攥紧拳头,强迫把眼泪逼回去。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是我死在意外中。

第三章

良久,俞温暖哑着声音,双眸空洞地瞧着程厉铭的衣襟。

假若顾雅悦是新娘,程厉铭乐意砸下千金举办世纪婚礼。

如今她是新娘,他便毫不犹豫地把她推下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她有什么错?她不过是在昏迷不醒的时候接受了顾雅悦的心脏而已。

绝望的表情令程厉铭失神,想起孤零零倒在坟墓里的顾雅悦,眼底迅速酝酿起风暴,“你要真有心寻死,这十几年就不会满世界搜寻匹配的心脏!”

“程厉铭!你混蛋!”

覃裕双眼簇满火,从人群中冲出来,一拳挥向程厉铭。

鲜血滑落,程厉铭不悦地擦了擦血珠,眼中寒光乍现。

“厉铭!不要!”

俞温暖扑进覃裕怀中,受了程厉铭一拳。

宾客再次哗然,纷纷指责俞温暖臭不要脸,姘头无数。

俞温暖忍着剧痛,强撑着自己站起来,她全身脱力,晕在覃裕怀中。

……

“啊!”俞温暖从噩梦中惊醒,她恐惧地弹起身子,下意识地抚摸着脖子。

梦中鲜血淋漓的顾雅悦掐着她的脖子,质问她为什么要偷心脏。

“怎么了温暖?”

覃裕听到尖叫,心头一慌,连忙赶来。

俞温暖擦了擦冷汗,揉着眉心,摇头。

门忽然被人大力推开,俞温暖眼皮一跳,紧张地听着悠闲的脚步声。

程念莹带着一脸笑,悠悠然地跟在程厉铭身后走到俞温暖面前。

覃裕下意识地挡在二人中间,程念莹笑得更讽刺,她歪着头,望着俞温暖,“哟大嫂,你可真能耐呢,能把程家的婚礼闹成全城笑话!”

林浩恶心的嘴脸浮现在眼前,俞温暖呼吸一紧,脸上血色极速消失。

她悄悄觑着程厉铭,他紧抿薄唇,视线若有若无扫在她身上。

每道视线,都犹如尖刀,狠狠剜着俞温暖的血肉。

心脏倏地抽痛,俞温暖捂着胸口小声地*着。

“温暖现在情绪不稳定,还请你们回避一下。”

覃裕不耐烦地送客。

程念莹夸张地打量着覃裕,眼眸里盛满讽刺。

“程家的家务事,轮得到你一个外人来做主?”程厉铭双手环胸,轻蔑冷哼,“该回避的也是你,真是不害臊!”

“你!”覃裕攥紧拳头,额角青筋暴起。

“阿裕,你先出去。”

覃裕还想说什么,却被俞温暖坚持的眼神打断,他叹息,叮嘱她:“身体不舒服立即叫我。”

俞温暖安静点头,覃裕出去后,她才抬眸看向程家兄妹。

程厉铭在她身边坐下,轻柔地摁着她的胸口,眼底满是怜惜,“很疼吗?”

突然的温柔让温暖心跳加速,羞涩地别过头。

“哥!”程念莹急得跺脚,难不成刚才程厉铭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俞温暖吃醋?

他可别忘了孤零零倒在坟墓中的顾雅悦!

“你可别忘了悦悦姐……”

程念莹怨毒的目光锁着俞温暖,刺得她如芒在背。

俞温暖瑟瑟发抖,她已感受到从程厉铭身边度来的寒气。

“厉铭,我……”她不安地揪着床单。

“你也配这么叫我,嗯?

第四章

程厉铭嗓音依然温柔,指尖不停地在俞温暖心口画圈。

俞温暖呼吸一紧,这样亲昵的称呼是程家人的专属,多年来也只有顾雅悦能这么叫他。

而她,虽是他的妻子,却是没资格。

心口传来酥酥麻麻的触感,俞温暖抖得不成样子,胸口剧烈地欺负着。

她觉得下一刻,程厉铭便会化为凶狠的猛兽刺穿她的胸口,把那颗心脏取出来。

“你的心很疼吧,那你知不知道悦悦被你们残忍挖心的时候,更疼,更无助!?”

程厉铭攫住俞温暖小巧的下巴,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身上,她眼底蕴起一片雾气。

“没有……我们没有……”

俞温暖小声辩解,试图从他桎梏中挣扎出来。

程厉铭两指用力,掐紧她的下颌,她痛得难受*。

“她的心脏正在你的胸腔跳动,你竟然还死不承认?”程厉铭捏着女人下巴,眼里蒙上一层灰,若不是顾及这颗心脏,俞温暖早就不可能还活蹦乱跳在这世上!

“等所有证据搜集齐,你和覃裕一个都逃不掉!”

程厉铭一把甩开俞温暖,她像是无所依的浮萍无力地倒在床边。

俞温暖忍着疼痛撑起身子,拽着他的衣摆,嚅嗫着唇:“这是我一人的错,和阿裕无关。”

她口口声声说她和覃裕毫无关系,现在却阿裕阿裕叫得亲热,程厉铭不屑勾唇,用力扯开她的手。

他掸了掸衣摆的灰尘,面上全是嫌弃,他皱眉,“俞小姐对覃裕还真是深情啊!念莹,把她关回程家,好好赎罪!”

话落,程厉铭大步流星走出病房。

程念莹原本一副看热闹的态度,没想到却被大哥喊来伺候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胡乱地抓起俞温暖的衣服,泄愤似地掷向她身上。

“想让我伺候你这人尽可夫的公交车,做梦吧你!”

俞温暖紧抠着手心,瞪着满脸不屑的程念莹。

“现在我还算你大嫂,轮不到你来对我评头论足!”

程念莹高傲地抬着下巴,毫不客气地嗤笑出声:“呵,大嫂?程太太的头衔,自始至终,恐怕就只有你一个人承认!你做出令程家如此蒙羞的事,你以为我爸妈还会接受你吗?!”

不论浪费多少唇舌,众人都不会信俞温暖,她索性闭上嘴,沉默地跟程念莹回了程家。

别墅像是蛰伏在山间的野兽,偷偷张大嘴,静待着俞温暖自己送入嘴中。

佣人看到程念莹身后跟着的女人脸色大变,她们面面相觑,眼神询问着自家大小姐。

程念莹睨了眼不安的俞温暖,无所谓道:“这么个浪荡的女人也不必给她好脸色,等我爸妈回来,她明天就得扫地出门!”

闻言,佣人害怕的神情立即收敛,皆用嫌弃的眼神打量着俞温暖。

这女人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想到骨子里却是如此放浪,在这么重要的时刻闹这么一出丑闻,害得程家股票跌停,老爷子和夫人不得不出去紧急公关。

俞温暖被佣人生拉硬拽到房间,房里阴暗潮湿,许久不曾有人居住。

蒙尘飞扬,她捂着胸口痛苦地咳嗽。

“被单都在阁楼,想铺床就自己去拿。”佣人冷冰冰地觑了她一眼。

第五章

俞温暖止住咳嗽,不解地望着佣人。

“俞小姐你可别以为自己真的是少奶奶了,破鞋是不可能攀上程家的。为了不让您被少爷小姐责骂,你还是自己动动手吧!”

佣人一副为她着想的模样,语气里却全是蔑视。

“好。”俞温暖压下心中心思,淡淡地应了声,提起旁边的扫帚清理着小屋。

两小时后,俞温暖累的气喘吁吁放下扫帚,慢吞吞地走在迷宫似的程家,寻找小阁楼。

“胡闹!”

气急败坏的男声吓得俞温暖呼吸一抽,脚步不自觉地停下来。

门扉悄悄溜开一条缝,透着微光,俞温暖窥见了盛怒的程爸爸。

“你简直是个混账,这样一个污点满身的女人你也要娶回家?绝对不行!”

“我一定要娶!”

程厉铭的身影被门挡住,俞温暖看不清他的相貌,要是从前,她肯定会因为他这坚定的语气而感动,但经历了婚礼和医院的闹剧后,她已经不敢再奢望。

可即使脑子再清醒,她的心还是为他的坚持而快速跳动着。

俞温暖痛苦地闭了闭眼,不管怎样,她都逃不掉程厉铭突然的温柔。

程庆昌实在想不通在婚礼上那么讽刺的儿子如今执意要娶那劣迹斑斑的女人。

“你知不知道,因为俞温暖咱们家的公司股票暴跌,骨干纷纷跳槽!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唇亡齿寒,要是程氏倒下,程家也跟着完蛋。

程厉铭点头,“我知道,这是我的决定。”

“你!”

程庆昌气得呼吸不稳,抄起旁边的烟灰缸砸向程厉铭。

程厉铭不偏不躲,沉重的烟灰缸砸到额角,鲜血顺着带着迷人棱角的脸上留下,但他竟还是闷不吭声。

“厉铭!我的好儿子,你就向你爸服个软吧!”

二人都是程妈妈最爱的男人,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十分难受。

俞温暖看到门内发生的一切,小声地抽气,十指抠紧墙壁,极力忍着冲进去的*。

程厉铭一定不想看到她,何况父子俩还因为她起了如此争执,还是不要给他添乱的好。

“你要是不和俞温暖离婚,公司你也不必去了!”

程庆昌望着儿子血淋淋的儿子,威胁到!

“好。”程厉铭面无表情,惜字如金。

“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让你这么神魂颠倒!”

程庆昌一把扫下桌上的文件,气得发抖。

俞温暖到底是给程厉铭灌了什么迷魂汤?短短几小时内,就让儿子这么护着她?!

程厉铭掀起薄唇,笑,“不是她好,是她作恶多端,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公司的事情您不必担心,既然是我酿成的祸事,我有能力让它起死回生!”

阴寒至极的声音不仅让俞温暖愣住,也让程家二老当即僵在原地。

程厉铭提起俞温暖不带一地感情,反而是浓浓的恨意。

心口莫名痛起来,视线渐渐模糊,俞温暖捂着胸口,缓缓地阁楼前进。

自嘲地牵起嘴角,她嘲笑着自己的自作多情。

“原来我在你心中就是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

俞温暖喃喃着,擦掉眼角细泪,走向阁楼。

楼梯年久失修,她努力保持着平衡,慢吞吞地踩上去。

心中悸动未平,俞温暖摁了摁胸口,小心翼翼地抓着栏杆,喘了几口气,走了上去。

也许四周太过宁静,程厉铭的挖苦羞辱不停闪现在眼前,俞温暖抱紧棉被身子不停颤抖。

她难受地摇头,试图让耳边的声音小一些。

心脏疼得厉害,俞温暖下楼的时候颤颤巍巍。

棉被遮挡视线,她一脚踏空,重重地从楼上跌倒在地。

手臂狠狠戳在地上,她难以抑制地抽泣,浑身疼得无力。

“厉铭,我好疼……”俞温暖疼得蜷缩起身子,意识越来越模糊……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