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云歌肖震霆小说目录免费阅读《弃妃休夫腹黑王爷请走开》

发布时间:2018-11-09 14:36

凤云歌肖震霆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弃妃休夫腹黑王爷请走开全文在线阅读,弃妃休夫腹黑王爷请走开是作者狐狸喵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凤云歌肖震霆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你怎么能这么恶毒,雨柔是你的亲妹妹,你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害死她!”肖震霆按着跪在祠堂前的凤云歌,手上十分用力,几乎捏碎她的臂膀。一双眸子阴沉漆黑,十分可怖。“王爷,我没有……”凤云歌一脸的委屈,眼底是深深的不甘,面前这张脸俊逸依旧,在军中捉爬滚打多年,带着杀伐果决的血性。此时更是冷酷无情。她嫁给他三年,靠着家族和自己的手段,让这个男人在朝中的地位得到了稳固,更是从一个小卒子,一跃成为大寒皇朝唯一的一位异姓王爷!

弃妃休夫腹黑王爷请走开

第一章 王爷竟然如此恨我

王爷府上空阴云密布,大雨随时会倾泻而下。

“你怎么能这么恶毒,雨柔是你的亲妹妹,你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害死她!”肖震霆按着跪在祠堂前的凤云歌,手上十分用力,几乎捏碎她的臂膀。

一双眸子阴沉漆黑,十分可怖。

“王爷,我没有……”凤云歌一脸的委屈,眼底是深深的不甘,面前这张脸俊逸依旧,在军中捉爬滚打多年,带着杀伐果决的血性。

此时更是冷酷无情。

她嫁给他三年,靠着家族和自己的手段,让这个男人在朝中的地位得到了稳固,更是从一个小卒子,一跃成为大寒皇朝唯一的一位异姓王爷!

虽然当年她嫁给他时,也是威逼利诱。

可她是真心爱他,一颗心全都给了他!

“啪!”肖震霆抬手给了她一巴掌,打得她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本就跪得双膝疼痛不已,此时更是摇晃了几下。

险些摔倒在地。

不过脸上的痛意不及心底的痛。

“到了这个时候,你不知道悔改,却一再的推卸责任,凤云歌,本王真是看错你了,你不配做本王的王妃!”肖震霆的眸底带着嘲讽之色!

一句话,就断了凤云歌的生死!

他凯旋而归,在皇帝面前求娶了他心心念念许多年的凤雨柔——凤云歌的妹妹,要求二人平起平坐,都是王府的正王妃。

可不想,凤雨柔来王府看望凤云歌这个姐姐时,却被设计陷害,被王府的几个下人侮辱致死!

凤云歌大惊失色:“王爷,你总要调查一番,再定臣妾的罪!”

肖震霆抬起手指,猛的捏住凤云歌的下颚,十分用力,痛得凤云歌吸了一口凉气,却倔强的瞪着他。

凤雨柔一死,她就被绑来了祠堂,让她没有机会调查事情的真相。

“你就是一个善妒的女人,为了正妃之位,连亲妹妹都能害死!”肖震霆根本不听她的解释,一个字都不想听。

当年,他要娶的就是凤雨柔,他爱的也一直是凤雨柔,现在,凤雨柔死了,他自然要替她报仇,绝对不能让凤云歌逍遥法外!

这话,竟然让凤云歌百口莫辩。

就这样给她扣了一个善妒的罪名!

“表哥,这件事还没有调查清楚,这三年来,大嫂操持着整个王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犯了一点错,也是能原谅的!”这时,莫清思缓步走了进来:“皇兄也知道这件事了,他说这是你的家事,你随便处置。”

这莫清思的话,根本就是火上浇油。

凤云歌也是同莫清思一起玩大的,虽然她是公主,却与她情同姐妹。

“清思!”凤云歌不可思议的看向小公主:“你也相信这件事是我做的?”

心口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一般,根本无法呼吸,跪的时间久了,她转一转头,都觉得膝盖疼痛难忍,却还是一脸倔强的看着莫清思。

“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凤雨柔吗!”莫清思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一句。

这话,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让肖震霆彻怒了,双眸带着森森冷意:“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狡辩吗?”

凤云歌心口发堵,抬眸瞪向莫清思:“清思?”

她最好的好友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她甚至感觉到了莫清思眼底的敌意。

这些年来,他们情同姐妹,原来,都是假的。

“云歌,我也不能瞒着表哥,而且也不能让雨柔死的不明不白,其实你只要认个错,表哥只是生点气,不会将你怎么样的。”莫清思一副好心好意的样子,轻轻叹息了一声。

根本不管凤云歌不断变化的脸色。

“贱人,你害死了雨柔,该死!”这时,肖震霆彻底的怒了:“来人,拿纸笔来,我要休了这个心狠手辣心思歹毒的女人!”

凤云歌身体摇晃了几下,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她不恨肖震霆,可她无法接受莫清思这样对自己。

她恨恨抬头:“公主殿下,是我看错你了!”

“云歌,你……不要这样,我,我们姐妹一场,我不想你一错再错,雨柔死的太惨了,你本来只是说给她一点教训,可毕竟,出人命了。”莫清思轻轻摇头,一脸悲痛的样子,更是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

这话,无疑是雪上加霜。

让本就愤怒不已的肖震霆面色更加铁青,双眼通红一片,恨不得将凤云歌碎尸万段。

“凤云歌,你不但不知悔改,还露出这样一副恼羞成怒的嘴脸,真让本王觉得心寒,这三年来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本王都觉得恶心!”肖震霆已经接过纸笔,极快速的写下休书。

加盖了玉印,直接摔在了凤云歌的脸上。

“不,王爷,你听我解释,我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做!”拿着休书,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凤云歌心口撕裂一般的疼。

当年,处心积虑嫁他,倾尽一切扶持,换来的便是这一纸休书,更有完全的不信任。

他甚至不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拿着休书的手有些颤抖,凤云歌一脸的倔强:“王爷,即使你休了我,我也还是那句话,我没有做过。”

莫清思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也有些怔愣:“表哥,或者嫂子是有苦衷的!”

“让公主殿下见笑了。”肖震霆面对莫清思时,十分的恭敬:“请公主殿下转告陛下,臣会处理好家事的。”

说到底,这只是他的家事。

语气一转,冷冷说道:“现在,她已经不是本王的王妃了,杀人偿命,臣要让她一命换一命!还请公主殿下不要插手此事。”

他也知道,莫清思与凤云歌关系要好,当年,就是莫清思撑腰,才威副利诱他娶了凤云歌。

此时,他当然要提醒一句莫清思。

他的意思很明了,他已经休了凤云歌,他的战功赫赫,不是用来庇护这个女人的。

凤云歌捏着休书,突然自嘲的笑了:“原来,王爷这么恨我!”

“对,本王恨你!”肖震霆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过,你如果能从王府一路跪爬回凤府,磕头认错,本王会考虑原谅你的。”

第二章 她不配怀上本王的孩子

凤云歌握紧拳头,紧咬牙根:“如果我按照王爷的意思做了,希望王爷能彻查此事!”

“查,当然要查!”肖震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恨恨说着。

他的雨柔死的那么惨,那么难看,他当然要为她报仇。

他要拿到证据,送凤云歌去死。

“好!不过,我没有错!”凤云歌抱住了这最后一线希望,可她不会认错,因为她没错!

肖震霆冷哼一声:“那算了!”

一旁凤清思下意识的瑟缩一下,却劝了一句:“云歌,如果真的不是你做的,表哥自会给你做主的,可现在表哥要的只是你的一个态度,你就不要倔了!”

她也觉得过份了。

可还是劝说了一句。

凤云歌听到这话,还是摇了摇头:“不,我没做过,没有错!”

她是名动大莫皇朝的才女,自有自己的骄傲。

没有错,她就不会认!

肖震霆看着她跪在那里扬着头,一脸的倔强,冷哼了一声:“由不得你!”

对着外面喝道:“来人,把她绑了!”

又对着莫清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公主殿下请!”

此时,就算莫清思给凤云歌撑腰,他也不会惧怕,今时不同往日了。

他不但用两万大军击溃了敌人的十万围兵,更从敌人手里,舍命救下了当今圣上,平步青云,从大将军一跃成了一字并肩王。

甚至皇上还拉着他要拜作兄弟。

他拒绝了。

不过皇上还是给他无尚的权利,一字并肩,是与皇上齐肩。

莫清思又看了一眼凤云歌,无奈的摇了摇头:“云歌,该说的话,我都说过了,你自己好自为之!”才转身离开。

已经有下人进来,粗鲁的将凤云歌绑了。

“跪着爬回凤府!”看着被绑的凤云歌,肖震霆眉眼没有一丝波动,只是凉凉说着:“本王来帮你!”

说着话,抬手扯了她的长发就向前拖拽。

她本就跪着,被拖出老远,双膝磨着地面,痛得惨叫一声,便狠狠咬了牙关,倔强的瞪着他:“肖震霆,其实你早就想整死我了,对吧!”

这一刻,她只觉得心酸,她一心爱他,掩了自己的风华,陪在他身边。

却始终悟不热他那颗石头一样的心。

此时此刻,她也觉得累了。

肖震霆不说话,铁青着脸,只是拖着她向前走。

对于她的扶持和欣赏,他曾经是感激的,可他听说,她害死了他的雨柔,他就只剩了恨。

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王府大门就在眼前,一路都没有反抗的凤云歌却突然用力挣扎:“放开我,我没做过的事,别想让我认了!”

她是凤太师的嫡女,母亲早亡,凤太师转身就娶了郡主,她这个嫡女无人问津,她的外祖父安凌远看不过,直接接回了安府。

安凌远战功赫赫,助先皇打下了这大莫的江山,当今皇上也要给三分颜面。

更是刚正不阿,两袖清风。

而凤云歌就是在安老将军身边长大的,直到十五岁及笄的年纪,才回了凤府。

她的骨子里就带着骄傲,带着倔强,宁死不屈。

肖震霆眸色一冷,在她挣脱的瞬间,一脚将她踢倒在地。

“呃!”凤云歌痛呼一声,摔倒在地的瞬间,反手捂了腹部:“痛,好痛……”

“王爷……她身下,都是血!”肖震霆的贴身侍卫玄左也愣了一下,他随在肖震霆身边多年,一向对他唯命是从。

此时,也只是面无表情的说着。

凤云歌听到血字,狠狠拧眉。

“传府医!”肖震霆的眉头也锁成了“川”字,声音没有起伏的说着。

却没有扶凤云歌起身的意思。

只任她卷曲在地上,身上一大滩血,而且越来越多,凤云歌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府医看着这样的女主子,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三年来,凤云歌对府上的下人极好,刚出事时,都站出来求情,被肖震霆无情的撵出了王府,后面的人便不敢再说话了。

此时府医一脸心疼的半蹲下来给凤云歌号脉。

却是表情要其复杂,还是恭恭敬敬的说道:“恭喜王爷,是喜脉,只是……”

“闭嘴!”肖震霆也是一惊,随即掩了面上的情绪:“孩子怎么样?”

“用些药,还能保住!”府医突然觉得,凤云歌有了一线生机,或者这个孩子,能保住她的一切。

肖震霆看了一眼凤云歌,后者也是一脸的震惊。

只是肖震霆的话,让凤云歌彻底心死。

“给她一碗堕胎药,她不配怀上本王的孩子!”肖震霆一字一顿,冰冷无情的说着。

这话就像一把利剑,狠狠的刺穿了凤云歌,让她感觉到了什么是生不如死。

“这是你的亲骨肉!”凤云歌忍着痛,咬牙喝道。

她怎么也没想到,肖震霆冷情至此,冷血至此。

看着凤云歌气到发青的双唇,肖震霆侧过头,对着原地发愣的府医说道:“快去。”

声音低沉阴冷。

吓得府医双腿一抖,忙应了一声,跑回王府。

“肖震霆,孩子是无辜的,你可以恨我,可以折磨我,不能这样对待这个未出世的孩子!”痛意一波波袭来,凤云歌却努力让自己清醒着,咬牙切齿的说着。

她眼底的倔强那么深。

她的五官很美,只是少了柔弱。

她这一生都学不来凤雨柔的千娇百媚。

“你的孩子,与你一样心狠手辣,冷血无情,心思歹毒,本王绝对不会允许这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肖震霆一字一顿,声音阴冷的说道。

然后就那样看着凤云歌本就苍白的脸上一寸一寸褪尽血色。

不多时,一碗藏红花就端了过来。

府医端着药碗“扑通”一声跪到了凤云歌脚边:“王妃娘娘,奴才对不住您了!”

“拿走,我不喝!”凤云歌抬手去打那碗药,疯了一样大喊着。

下一秒,药碗已经稳稳当当的端在了肖震霆的手里:“本王亲自喂你喝下去!”

一边说着,抬手捏了她的下颚,用上了七分力气,几乎捏碎她的下颚。

凤云歌忍着痛,不肯张嘴,就听到“咔”的一声,她的下颚被卸了下来。

随即一腕药,都灌进了她的口中,一滴不剩!

第3章 让她生不如死

凤云歌大力挣扎,打掉了肖震霆手中的空碗。

而肖震霆见药已经喂下,顺手将她的下颚推了回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走吧!”

此时的凤云歌没了孩子,也算是没了一条命。

他没有再让她跪爬回凤府。

凤云歌脸上脸是泪水和汗水,腹中的痛意难忍,她只能卷曲着,双唇颤抖:“肖震霆,这些年来,你可曾在意我过一点点?”

一双眸子全是泪水,她的五官很标准,在军中长大的她,少了几分柔和,却美如阳光万仗,此时,那点光芒正被一点点毁掉。

她从未想到,自己与肖震霆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面上的凄楚难以掩饰,她那么爱他,哪怕他有一点点回应,她都觉得值了。

这三年来,他与她相敬如宾,至少,互相扶持到了今天。

她以为,他的心里,至少是有自己的。

“没有!”肖震霆顿了一下,还是斩钉截铁的应了一句:“如果不是你算计于我,我当年娶的就是雨柔!”

一字一顿,冷血绝情。

每一个字就像一把利刃,无情的刺进了凤云歌的心口。

她现在已经生不如死了。

狠狠闭了眸子,泪水顺着脸颊滴落下来,凤云歌其实知道,自己这是自作自受。

一颗真心给了他,他却放在脚下践踏。

咬了咬牙,心口发堵,不顾一切的笑道:“当年的确是我算计了你,可你知道吗,当年的你……凭什么迎娶凤太师的嫡次女?你以为凤家会让雨柔嫁给你吗?如果你今天没在封为异姓王,你觉得,凤家会同意让你娶雨柔吗?哈哈哈……”

当年,没有凤家的默许,她如何能替代凤雨柔嫁进肖府!

“闭嘴!”这是肖震霆的痛处,他上前一步,扬手就给了凤云歌一巴掌。

“啪”的一声,凤云歌被甩出去好远,整个人撞在了门边的石阶上,再弹落下来,衣裙上全是血,半边脸都火辣辣的疼,嘴角的血迹滴落下来。

狼狈至极。

她已经痛的麻木了。

她知道肖震霆其实最多情,只有对凤雨柔的时候才多情,对她,永远是冷漠的。

看着她凄惨的样子,肖震霆的眉眼没有一丝动容,冷冷说道:“滚出去!”

他觉得自己对她已经手下留情了。

“咔!”

天边一道惊雷,响彻四方。

紧接着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凤云歌抬头,让大雨浇在脸上,让自己清醒过来。

肖震霆不想看到她,一甩袖子,转身便走,头也不回。

“女主子!”管家心有不舍,让人拿了伞遮在她头顶:“老奴对不起你,老奴什么也帮不了你……”

凤云歌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没有接伞,腹痛难忍,每走一步,脚下都会留下一行血迹,她艰难的迈出王府大门,一个不稳,摔趴在了地上。

雨很大,倾刻间,脚下便有了积水。

她浑身上下都被打湿了,身上的血迹被雨水冲掉……

王府大门缓缓关了,她听在耳里,没有回头!

雨一直下,没有停,凤云歌艰难的爬回了凤府,她要去看看凤雨柔,她更想知道,是谁害死了凤雨柔……

凤府大门紧闭着,雨太大,凤云歌睁不开眼睛,这里,她并不熟悉,可她已经无处可去了。

安凌远去了漠北,整个安府都搬去了。

“贱人,你还敢回来,是你害死了雨柔,她死的那么惨,你怎么忍心……”凤夫人一身素衣,眼睛哭的通红一片,此时恶狠狠的瞪着凤云歌,一边对着身边的家奴说道:“打,给我打死她!为我的雨柔报仇!”

她是荣亲王府的明珠郡主,当今皇帝的表姑姑,身份显赫,地位无双,她的话,无人敢不听,就连凤太师都对她言听计从。

当年,也是这明珠郡主默许凤云歌嫁进肖府的。

因为当初的肖震霆只是一个二等参将,没有雄厚的家族势力,更没有强势的靠山,肖震霆能有今天,全是凤云歌三年来的扶持和谋划。

可他平步青云之日,便是她被扫地出门之时。

几个仆人冲进大雨里,对着凤云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我没有,我没有害死雨柔……”凤云歌早已经麻木了,几个下人冲过来,她忍着痛意,拼尽全力将他们一一打倒,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瞪着明珠郡主:“你不去调查真相,一味的听信谗言,这样才是让雨柔冤死!”

她只有在肖震霆的面前才会低头,才会收敛。

其这人,也做不到。

这时太师府里走出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到了明珠郡主身侧,莫清思撑着伞:“姑姑,一字并肩王传消息过来,凤府若是敢收留她,他就让凤府不得安宁!”

声音不高,却刚能让凤云歌听的清清楚楚。

忍着身上的痛意,凤云歌的身体一僵,仿佛被雷击了一般。

她感觉到什么是绝望,什么是生不如死!

这个男人竟然能绝情到这一步。

不愧是肖震霆。

“哼,就是王爷不放话,本宫也不会让她进凤府。”明珠郡主眼底的恨意翻涌,那样子恨不得将凤云歌撕碎。

凤雨柔是她唯一的女儿,就这样惨死,也是无法接受。

人证物证都指向了凤云歌,之前凤云歌是一字并肩王的王妃,她不敢动,现在不是了,她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不过,云歌应该不是有意的,她只是不想雨柔嫁进王府,只是想毁了她的清白,并没想害死雨柔,姑姑,她也是我的闺中好友,还请姑姑看在我的面子上,饶她不死!”莫清思无奈的叹息一声。

听着像是求情,却说得明珠郡主气血翻涌。

恨不得立即冲过去掐死凤云歌。

“好,我不要她的命,我要送她去宗人府!”明珠郡主气的全身颤抖,一字一顿的说着。

大雨一直没有停,电闪雷鸣!

几个小厮冲过来,凤云歌忘记了反抗,她的裙角一直滴着血,混着雨水。

她不知道莫清思为什么要如此,她的好友一次次的要置她于死地!

“绑了,拖去宗人府,给我的雨柔报仇雪恨!”明珠郡主恶狠狠的吼着,身后凤太师也冷着脸,瞪着门外大雨里狼狈不堪的凤云歌,其实早在他娶明珠郡主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放弃这个女儿了,此时,不管凤云歌如何,他都不会插手。

第4章 满门抄斩

凤云歌打倒两个过来的小厮,已经用尽了力气,瞪着面前的人:“我说过,我没有害雨柔!”

“闭嘴!”凤太师大喝一声:“来人,把她的腿打断,送去宗人府。”

已经死了一个女儿,凤太师伤心欲绝,此时看着凤云歌,却恨之入骨。

下一秒,几个护院手持长棍冲了过来,大雨里,凤云歌拦下了一个,却没有拦下第二个,第三个,他们都拿着长长的棍子,不顾一切的打在她的身上……

大雨浇在身上脸上,天空的云压的更低了,明明是青天白日,却黑如夜晚。

一道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每个人的脸,凤云歌看着他们,就像看到了魔鬼!

凤云歌突然惨叫一声,摔倒在雨水里,她的小腿被生生打断了。

没了还手之力。

不多时,就被绑了拖走了。

一路上都是刺目的血,很快就被雨水冲刷掉了……

“姑姑,雨柔死的太惨了。”莫清思又叹息一声:“这云歌真的太狠了。”

明珠郡主目眦欲裂,恨恨握着拳头:“我一定要让凤云歌也偿偿雨柔的痛苦,传话给宗人府,不要弄死了,定了罪之后送去朱雀营,给将士们玩乐玩乐。”

每一个字都带着深深的恨意。

凤雨柔是怎么死的,她就要让凤云歌怎么死!

还要让她比凤雨柔更惨!

“姑姑……”凤清思僵了一下:“这,这不太好吧!”

“怎么不好?”明珠郡主眯了眸子:“她已经不是并肩王府的王妃了!”

肖震霆已经不要的女人,当然是随便处置了。

角落里,肖震霆站在大雨里,他已经看了半个时辰了,始终不为所动。

他想去凤府看看凤雨柔,到了凤府,却如何也走不进去。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凤云歌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肖震霆……

凤云歌在天牢里,受尽了折磨,奄奄一息之际,被人从天牢里提了出去,她刚刚失了孩子,虚弱无比,又过了十几种刑具,身上血肉模糊,十根指甲被生生拔了,却是一张脸完好无损,这是明珠郡主嘱咐的。

朱雀营是肖震霆的麾下,他一下了早朝,就来巡视。

就听说,今天送来了一个女子,貌美如花。

他走进营帐,看到的就是出气多进气少的凤云歌。

他从未见过凤云歌如此落魄的样子。

她总是那么神彩飞扬,光芒万仗。

可此时,她就像被踩在泥土里的尘埃。

睁开眸子,凤云歌与肖震霆对视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她此生有多爱这个男人,此时就有多恨!

恨意在胸膛里翻滚,如滚油浇心一般。

这个人的狠辣无情,她清清楚楚的记下来。

“都滚出去!”看着那些盯着凤云歌垂涎欲滴的将士们,肖震霆低喝了一声。

将士们见老大生气了,都乖乖滚了出去。

大帐里,只剩了凤云歌和肖震霆。

肖震霆半蹲下来,抬手捏住了凤云歌的下颚:“知错了吗?”

凤云歌倔强的扭头,挣开他的潜质:“我没有错,我没有害死她!”

“冥顽不灵!”肖震霆站起身,冷冷说着:“滚吧,安老将军在外面,永远也不要再回来,因为本王会忍不住想要你的命!”

“什么……”凤云歌一僵,在天牢里,整整三天,那些人换着方法折磨她,她都没有掉一滴泪,此时听说安凌远来了,她的泪水一下子就决堤了。

“夫妻一场,本王已经仁之义尽。”肖震霆冷冷说着:“再见面,本王一定不会留情。”

他恨她,即使她已经受尽折磨,他还是无法释怀。

一甩袖子,大步离开了。

安凌远走进来,头顶有了白发,却是身姿挺拔依旧,看了一眼凤云歌,眼圈也红了:“丫头,受苦了!”

他一手带大的孩子,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到了肖家,竟然吃尽了苦头。

他当然也是恨的。

那天之后,所有人都以为凤云歌死了。

死在了天牢里。

三个月后,一道圣旨传到漠北,安家上下全部被斩首示众,一个没留。

理由是安凌远叛国通敌。

地道里,凤云歌紧紧握着拳头,泪水不断的落下来,她知道,因为她,安家才会满门抄斩,这是明珠郡主恨不过。

即使知道她死了,还要除掉安家。

她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泪水顺着指缝滴落,心如油煎,她的恨意也不断的翻滚着,几乎将她整个人吞噬掉。

经过三个月的调养,她身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断掉的腿也长好了,可如何也不如从前灵活了。

就在刚刚,安凌远冲进她的房间,一再嘱咐她好好活下去。

不然,她一定冲出去,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她的手心里握着一枚发簪,那是她娘留下的唯一的东西。

安凌远在被抓之前,交到她手里的。

地道很远,很黑,凤云歌走了很久很久,走走停停,直到第三天,才走出了密道,看着刺眼的阳光,她有些睁不开眸子,用手捂了,半晌,才适应了光芒。

地道另一头是大莫皇朝,而这一头,却是大秦。

站在边城的土地上,凤云歌握紧拳头,大莫,她早晚会回去,欠她的,她要一一讨回来,欺她的,她要千倍百倍的奉还。

当年之事,她更要查个水落石出。

缓步走在街头,看到征兵的告示,凤云歌毫不犹豫的掀了下来。

三个多月前,与大莫的一次交战中,大秦惨败,割了三座城池退让,而敌方领兵的正是肖震霆,这一次,大秦要广征良兵,再谋一战。

誓要除掉肖震霆。

而这也是凤云歌希望的。

“你这身体也太单薄了,参军可不是儿戏!”与凤云歌并排走着的一个年轻男子有些不能理解的看着她:“这大秦征兵是自愿的。”

“我是自愿的!”凤云歌扮作男装,说的斩钉截铁。

她了解肖震霆,也了解大莫的四大营,所以,她要从军,要在战场上与他对峙。

年轻男子笑了一下:“有意思,我叫暮白,以后互相关照。”

凤云歌看了他一眼,随着人群向前走,没有接话。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