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千道风云_林海涛小翠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5:01

主人公林海涛小翠的小说叫做《千道风云》,是吟月阁的一部都市异能小说,讲述了林海涛小翠之间的爱恨纠葛,感兴趣的小伙伴在此阅读!

千道风云_林海涛小翠在线阅读

第1章 逆子

千道风云

“我打死你,畜生我让你赌。”一个老汉抡着木棒,朝地上躺着的一个年轻人没轻没重的打着。

边上的老妇人死命的拉着老汉的胳膊声嘶力竭的喊着:”孩他爸啊,不能再打了,要打死了。“

老汉愤恨的把老妇人猛然推开,继续挥舞着木棍往年轻人身上招呼:”这个烂赌鬼,留他何用。“

老妇人眼见儿子翻着白眼没有了声息,当即扑通一声给中年人跪下,嘶哑的呜咽道:“别打了,你看看他真的没气了。”

老汉木然的看着奄奄一息的年轻人,顷刻间,如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老泪众横:“孽障,你把你哥的结婚钱都输光了,你让我怎么办啊。”

老妇人似乎更关心年轻人的生死,她摇动着年轻人的身体嚎啕大哭:“狗子,狗子,你醒醒啊,你要是死了,你让我怎么活啊?”

可是无论老妇人如何呼喊,年轻人还是毫无反应,紧闭双眸如僵死一般。

老妇人紧爬两步,拿过桌上盛水的土碗,垂泣着把水一勺一勺的喂到年轻人的嘴里:“狗子,醒醒,醒醒啊,妈可不能没有你啊。”

这个年轻人小名叫狗子,大名叫林海涛,刚刚22岁,是林家最小的儿子。

由于老两口老来得子,所以老妇人对林海涛从小就娇生惯养,宠爱有加,这也为这个家庭埋下了祸根。

林海涛天性好赌,可是逢赌必输,多年来,他不思悔改的越输越勇,把林家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败的荡然一空。

就在今天早晨,林海涛大哥把打工多年攒下的1000元钱邮寄回家,用作结婚的彩礼,哪曾想转眼的功夫,就让林海涛偷走,给输的一分不剩,

要知道,这个时候才1991年,在1991年1000块钱在农村绝对是一笔巨款,所以林海涛父亲听说了这个消息,如同五雷轰顶,抑制不住心中的狂怒,把林海涛打的昏迷不醒。

老妇人疼爱的用毛巾给林海涛擦着脸,豆大的泪珠一滴滴的滴落到林海涛的脸上:“狗子,狗子。”

随着一声声呼唤,林海涛悠悠醒转:“妈……”

老妇人由泣转喜,慈爱的抚摸着林海涛的面颊:“狗子啊,你终于醒了。”

林海涛拉着妈妈的手,虚弱的说:“妈,我疼。“

”知道疼就好,以后不要赌了啊。“

”妈,我会赢的,真的会赢的。“林海涛微弱的语气中透着自信。

老妇人身体微栗:”儿啊,不要赌了啊,你看看我们家里还剩啥了?“

林海涛环顾四壁,眼神渐渐的坚定起来,他咬着后牙根缓缓道:“我就是押房子,也要把钱赢回来。”

老妇人如闻惊雷,颤声道:“儿啊,不要再赌了,妈求你了。”

林海涛依旧执迷不悟:“妈,不要拦着我,我一定能赢。”

老妇女身躯一软,双膝着地,哀嚎着:“儿啊,妈给你跪下了,真的不要再赌了,你赌的是妈的命啊。”

老汉见老妇人如此低卑,不由怒上心头,他拎起木棍奔了过来:“孽障,我要是不弄死你,我们也过不得安生了。”

老妇人护子心切,慌忙往林海涛身上一趴,耍泼道:“要打你就打死我吧。”

老汉手悬半空,气的浑身发抖,末了,禁不住仰天长叹:“唉,慈母多败儿啊,这个家就这么完了。”

………………

林海涛在家躺了三天,感觉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些年他早已被打皮实了,即便被打的七荤八素,最多三天也能恢复如初。

这天早上他起床吃了点饭,看到父母房间大门紧锁,就走到院里,轻车熟路的拔掉了窗户折页上的销子,翻身跳了进去。

林海涛走到墙边,打开了一个木箱,翻出一个母亲陪嫁的金镯子和一张房产证,这是他们家最后仅有的家底。

林海涛把镯子拿起来,迟疑了半天,还是放了回去,这不是他不舍得卖,他是觉得这玩意卖不了几个钱。

前几天林海涛找王大仙算了一卦,王大仙明确的告诉他,今年就是他的转运年。

林海涛很相信王大仙说的,因为前几天就有这么一个转运的机会,只怪他大哥那笔钱太少了。

那把牌的牌面可不小,就是因为赌本不够,错过了良机,才导致最后的血本无归。

“还是押房子吧。”

林海涛对这个想法一直很坚持,他相信自己在赌桌上混了这么多年,赌博水平还是不错的,只不过是运气稍差一点罢了。

林海涛把房产证揣在了怀里,翻出窗外把销子重新插好,看了看没有痕迹,立即心得意满的朝村外走去。

刚转过屋角,就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女孩喊道:”狗子哥,这是去哪啊?“

林海涛侧头一看,走过来一个小姑娘,上身穿着洗得发白的褶子领衬衫,下身穿着碎花裙,年纪虽然不大,发育的却是波涛汹涌,即使最上面的两个纽扣散开着,也拦不住内里的那两座起伏的峰峦。

这个姑娘林海涛认识,是村里有名的俏破鞋,从小就水性杨花,只要给她点好吃的,她就会和你胡搞,这几年村里的小青年、老光棍没少占她便宜,名头在十里八乡都臭大街了,以至于二十出头都没人上门提亲。

林海涛眯着眼睛,笑嘻嘻的道:”小翠啊,哥去镇里玩,和哥去不?“

”去啊,你又有钱了啊?“身材窈窕的小翠笑意盈盈的走了过来。

林海涛腰板一挺,把手往胸膛一拍:”嗯,都在这了。“

小翠眼光妩媚的嫣嫣道:”那狗子哥是不是就可以请我吃好吃的了。“

林海涛腼腆的挠挠头,略显羞涩:”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小翠痛快的答应:”行啊,你说吧。“

林海涛用眼睛瞄了一下小翠的胸脯,低声道:”我想摸摸你那里。“

第2章 鸿运高照

千道风云

小翠咯咯的浪笑道:“狗子哥,你说你这么大了,啥都没见过,要不我把你这处男之身破了吧,你留着也没用啊?”

林海涛面色一红,被人抓到了痛处,但还是不服气的把脖子一梗:“行啊,怕你啊。”

小翠笑眯眯的拉了一下他的胳膊,语气暧昧而轻柔:“好,就这么定了。”

两个人肩并肩的往村外走去,在村口一转,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小路。

”狗子哥,先说好啊,我要吃肉。“

林海涛爽快道:“没问题,只要你让我摸,你吃啥都行。”

小翠娇滴滴的瞟了林海涛一眼:“你咋那么坏呢?那你快点啊。”

两个人在一个茅草房前停住,小翠看看四周无人,拉着林海涛就走了进去。

林海涛在这方面还是一个新手,他除了和小翠亲过一回嘴之外,还真没碰过其他女人。

此时,他望着万般柔情的小翠有些不知所措,呆愣了半天,才如饥似渴的把小翠放躺在草垛里,笨嘴拙舌的亲吻着小翠,笨手笨脚的解开了小翠上衣的纽扣。

林海涛刚想进行下一步的动作,猛然间只听一声大吼:“狗子,我去你妈的,敢欺负我妹妹。”

话音未落,林海涛就觉头上一疼,眼前一花,好似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头上,他下意识的站起来想跑,又被重重的砸回在地上。

小翠惊恐万分的站起身来,顾不得衣衫不整,死命的按住男子的手腕:“哥,不要打啊。”

林海涛趁这当口,机灵的在地上一滚,窜起身来玩命的向外面奔去。

跑了不久,林海涛跑到一个小河边,用手把头上的伤口洗了洗,透过水面看着额头上的红肿,不由心头一阵狂喜:“鸿运当头啊,这是鸿运当头啊,今天情场失意,赌场一定会得意的。”

……………………

小镇里,路人不多,林海涛下了公交车,径直走进了一家宾馆,迎面正碰到一个打扫卫生的中年妇女。

“狗子,你又来了啊。”

”是啊,你身体好些了吗?“

女人轻咳了两声:”好很多了,多亏你了。”随即眼光一转,惊讶一声,“哎呦狗子,你的头咋了?“

林海涛笑嘻嘻的摸着红肿,兴高采烈道:”没事,我是遇到了好彩头。“

女人见左右没人,把林海涛拉到一角,指着楼上悄声道:”狗子啊,听我一句劝,别赌了,他们是合伙骗你钱的。“

林海涛不可置疑的否决道:”都是乡里乡亲的,你说的绝对不可能。”

女人在这个宾馆已经工作了很多年,见过了很多形形色色的赌徒,只是她觉得林海涛这个人还不错,所以才好心规劝道:”我天天在这里,我还能不知道吗?他们就是一群骗子,你好好想想,你啥时候赢过钱呢?“

林海涛才不信她说的鬼话,大家玩的就是一个开心,谁能骗谁呢?

不过他也不想拒绝她的一片好意,于是林海涛把胸膛一拍:“我今天就是来翻本的,一定能赢,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女人看林海涛油盐不进,只好哀叹了一声:”狗子啊,你好自为之吧。“

林海涛懒得再听她墨迹,一转身就上了二楼。

在二楼的最里面,敞开着一个房门,在走廊里就可以闻到浓浓的烟味,还可以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

林海涛走进去,房间里乌烟瘴气的挤满了人。

”让一让,让我进去。“林海涛分开门前的几个人,兴冲冲的挤到最里面的一个角落。

”狗子,你今天又带什么来抵押了?“一个叫董建军的胖子眯着眼睛叼着烟,一脸笑意的看着林海涛。

林海涛把房产证往桌子上一甩,大声问道:“董胖子,你知道我家的那个房子吧,你说吧,能值多少钱?”

董建军瞥了一眼房产证,阴笑了两声:“狗子,你押房产证你家人会认账吗?”

林海涛一脸不屑道:“当然,这事我说的算。”

董建军放赌多年,别说收房子,就是别人的老婆他都收过,所以也不再和林海涛废话,直接把房产证往抽屉里一扔:“好,那我们签字画押,押2000,还2200,三天为限,公平吧?”

林海涛也不拘泥于这点小利,决然道:“好,拿钱。”

董建军点着钞票随口问道:“狗子,今天想玩点啥?”

“玩啥?随便,不过先说好,小的我可不玩啊。”林海涛一副钞票在手,天下我有的神情。

董建军抬眼扫了一眼林海涛,嘿嘿一笑道:“我就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豪气、霸道。”

林海涛嘴角上扬,豪情满怀道:“不就是钱嘛,身外之物,输赢算个屁啊。”

董建军把钱递给林海涛,附和道:“是啊,是啊,场子里谁不知道涛子的大名啊,那就开局吧。”

很快,赌局就凑成了,林海涛这次玩的是色子,玩法很简单,就是把三个色子往大碗里一扔,谁的点子大,谁就赢了。

林海涛抢先把色子拿到了手中,看着边上的几个人叫嚣着:“一把一百的,敢玩不?”

边上的人好像没有料到林海涛张口就玩的这么大,未免有些迟疑,毕竟在这个穷困的年代,每个家庭的一年的总收入也不过几百元钱。

林海涛一看众人噤若寒蝉的样子,不由得意忘形道:“咋的?玩不起啊?那就换人。”

董建军给其中的几个人递了一个眼色,鼓噪道:”难得今天涛子这么有兴趣,我们就陪他玩一会吧。“

”那……好吧。“

赌局正式开始,林海涛有如神助,咋玩咋顺,不大的功夫他就赢了一千多块钱。

围观看热闹的人七嘴八舌的羡慕道:”这运气,挡不住啊。“

林海涛摸着头上的红肿,吹嘘道:”看到没?鹤顶红,通杀利器,人挡杀人,鬼挡杀鬼。“

第3章 陷阱

千道风云

董建军唏嘘道:“怪不得狗子说今天玩大的,看来今天是有财神附身啊。这就是玩色子,这要是玩斗鸡,还不得输光我们几个啊。”

林海涛满脸得意之色:“其实我玩什么都无所谓,就怕你们输不起啊。”

赌桌一个输了钱的赌客骂骂咧咧道:“狗子,你装鸡毛啊?不服就再玩大点,斗鸡怕你咋的。”

林海涛不忿道:“你别吹牛逼,有能耐玩啊。”

看热闹的人也跟着起哄,三言两语中,色子局就变成了斗鸡局。

斗鸡,顾名思义,就是斗牌,每人三张豹子最大,依次是同花顺,同花,顺子,对子,单张。

董建军是这个赌场的老大和放债人,所以这里的赌具都是由他提供。

他拿出一副扑克给大家验看了一下,就把大小王一扔,刷刷的洗着牌。

开始的时候,林海涛依旧运气不错,又小赢了一些。

他捋了捋头发,扬眉吐气的看着董建军喊道:“董胖子,你总跑啥啊,多跟几手啊。”

董建军装成无奈的样子,叹息道:“唉,我是想多给你几手啊,可惜牌不争气啊。”

林海涛呲着牙嘿嘿的乐着,心里美的开了花。

又过了一会,林海涛再次拿到了大牌,他故意皱了一下眉,想让别人以为他很小的样子。

董建军很老道的看着林海涛笑笑:“狗子,这把牌不错吧?就别装了。”

林海涛也不否认,只是说:“凑合吧,不过我牌好不好,你也是不跟,没用的。”

董建军看了看自己的牌,抱着无所谓的态度道:“我这把牌也不错,要不我俩斗几手吧。”

林海涛心想,你别打算唬我,我的同花顺能怕你吗?

不过,他还是装成为难的样子,再次看了看自己的牌,略显迟疑道:“董胖子,我牌并不大,这样吧,要是没人跟我俩,我俩就一人扔里面2000,直接看牌得了。”

边上的人一起忽悠:“行,我们不跟,你们斗一次我们看看。”

在赌场里这样的场面太常见了,所以谁也不会多想。

于是,董建军冷笑了一声,数出2000元放在了桌面上。

就在大家都注意他数钱的时候,董胖子身后的一个人,把一张牌放到董胖子的牌里。

董胖子收回手,挑衅的看着林海涛:“喂,该你下注了。”

林海涛轻蔑的看了董胖子一眼,也把钱扔到了桌子中央:“董胖子,你先开牌吧。”

董胖子拿起了自己的牌,再次撵开,微微一笑,轻轻的把纸牌散成一个扇面,铺在了赌桌上面。

林海涛内心一凉,笑容凝固在脸上。

看热闹的人急不可耐地催促着林海涛:“开牌啊,让大家看看。”

林海涛笑容又展,故作轻松的把牌往牌堆里一插,潇洒道:“哎,输了,没人牌大。”

大家重新洗牌,赌局继续,但不知道为什么,从这把开始,林海涛就走了背运。

林海涛查了查他手里的本金,只剩下不到2000块钱,这让林海涛的内心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恐惧。

”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可是越怕输越没有机会,不大一会的功夫,林海涛就剩下了1000多元。

这下林海涛真的冒汗了,后背都湿成了一片。

董建军看着林海涛满头大汗的样子,嘲笑道:”狗子,啥牌激动成这样啊?“

林海涛故作镇静的逞强道:“啥牌咋的,你还敢跟啊?”

董建军轻蔑的笑笑,往钱堆里扔里200块钱:”跟了,狗子,别让我瞧不起你啊,你跟一手我看看。“

林海涛看了看手里的牌,嘴上不让分的反嘴道:”你以为我傻啊,我就不跟你,咋地吧?“

说着,把牌扔到了牌堆里。

边上有人嘲讽道:”你刚才那牛逼样哪去了?“

众人一阵哄笑。

牌局再次开始,这次林海涛拿到了一把不大不小的牌,这要是在平时,他一定猛跟几手,然后再根据每家的情况做出判断,选择继续还是放弃。

可是他现在的本钱越来越少,容不得他有半点失误,所以每次跟牌都显得犹犹豫豫。

由于刚才林海涛过于嚣张,引起了众怒,所以现在大家一看他孙子般模样,就开始落井下石。

”狗子,你一直很牛掰,也有怕的时候啊?“

”你不是不怕输吗?以后别总吹牛逼。“

林海涛被怼的无话可说,在赌桌上想有面子,那就得有钱,只有钱才是硬道理。

林海涛的钱已经不多了,他脑海里浮现出他妈妈流离失所的样子,绝望的眼神是那样的失神与无助。

”不能输,绝对不能输。“林海涛神情有些恍惚,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

董建军一脸鄙夷的催促道:”狗子,别墨迹,你到底跟不跟?“

直到这个时候,林海涛才发现,牌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其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弃了牌。

“我为什么要跟?我又不是很大的牌?”林海涛暗暗自责,感觉自己简直就要崩溃了,可以一切依然来不及。

林海涛抬头看了看赌桌中央的底钱,突然有了一种侥幸的欲望,也许董建军的牌还不如自己。

别无选择了,只能这样了,不能眼睁睁的看自己的钱就这样失去,于是,林海涛猛然把自己剩下的几百元钱一下子都摔入了钱堆:“我跟!”

可是,现实比想象残酷,林海涛输的分文皆无。

林海涛迷茫的看着这一切,好像觉得不那么真实。

“假的,绝对是假的,我在做梦。”

他使劲掐着自己大腿,希望真的是在做梦,可是事实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大腿真疼,由里到外的疼,疼的扯到了心。

林海涛膝盖一软,嚎啕大哭起来:“董哥,求你了,房产证还我吧,我不能让我妈妈没地方住啊。”

没人搭理他,没人会心软,因为在这里每天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三天时间不还2200,我会上门收房子。”董建军的话语充满了冰冷,如一把利剑直接插入了林海涛的骨缝。

第4章 丁叔

千道风云

林海涛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用床单蒙着头躺在炕上一动不动。

“狗子,你这是怎么了?”老妇人担忧的摸了摸林海涛的额头。

林海涛目光空洞的望着房梁:“妈,我对不起你。”

“狗子,有什么事和妈说说,妈给你想办法。”

林海涛双眼一闭,一串热泪顺着眼睛滴落下来:“唉,妈,你出去吧,我自己想想。”

就这样,林海涛在家躺了三天,这三天对他来说,就是一片空白,如同待宰的羔羊,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第四天清晨,林海涛在昏睡中猛然被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惊醒,就听窗外一个老妇人哭嚎着:“大侄子,你看我年龄这么大了,你让我去哪住啊?”

董建军的声音传来:“婶子,这个就不是我管的事了,想要房子可以,按账还钱就行。”

老妇人哀求道:“大侄子,我给你跪下了,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啊。”

林海涛一跃而起冲出门去,扑通一下给董建军跪倒,咣咣咣的磕着响头:”董大哥我求你了,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都行,你给我妈留一个地方住吧。“

董建军鄙视的看着林海涛,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呸,你和我谈牛马?你烂命一条,牛马都比你贵。“

林海涛如丧家之犬,抡起手掌抽了自己几个耳光:“是是是,我说错话了,我猪狗不如,求你了。”

老妇人也咣咣咣的磕着头:”大侄子,看在我们两家还沾点亲戚,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就放过我们一回吧。“

就在这时,院门一开,林海涛的爸爸扛着锄头走了进来,他看着两个人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当即一愣,大吼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老妇人犹遇救星,放声大哭道:”孩他爸啊,我们家的房子没有了。“

”啥?“老汉瞳孔爆睁,死死的盯着董建军,”怎么回事?“

董建军把手里的欠条甩了甩,理直气壮道:“你儿子输给我了,我今天是来要房子的。”

“我去你妈的。”老汉抡起锄头砸向董建军,“敢抢我家房子,我弄死你。”

董建军好像很怕林海涛的爸爸,他神色慌张的向后退了两步,高叫着:“老林头,我告诉你,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不还钱,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我还你妈个蛋。”老汉手举锄头把董建军追出了院子。

老汉追跑了董建军,转身又举着锄头朝林海涛奔来,瞪红着眼咆哮道:“孽种,我今天杀了你。”

老妇人一看大事不好,妈呀一声窜起来,死死的抱住了老汉的胳膊,声嘶力竭的喊:“狗子,快跑啊。”

林海涛快速起身,顺手拿起鸡栏边的菜刀冲出了院子。

“董胖子,你不让我好过,我也让你不得好死。”

林海涛快速的沿着村子的道路,找寻着董建军的身影,哪知道一直跑到了河边,也没有找到董建军。

林海涛望着湍急的河水,突然有了一种想解脱的冲动。

“狗子,咋的了?”不远处一个钓鱼的黑衣人闷声的问。

“滚远点,死残废。”林海涛没有心情和他闲扯。

黑衣人也没在意,继续闷声道:“看你这个意思是想死啊,往那边走点,那边水深,你别耽误我钓鱼。”

林海涛满怀心事的在河边呆坐了半天,侧头问黑衣人:“有烟吗?”

黑衣人扔过来一个烟袋:“自己卷吧,怎么的,输的都没有烟钱了?”

林海涛卷着烟,瞬间有了一种想倾述的感觉:“丁叔,我把我家的房子输了。”

黑衣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就知道你有这么一天。”

林海涛深吸了一口烟,慢声的问道:“丁叔,你看到董胖子了吗?我现在很想杀了他。”

“我也想杀了他。”黑衣人语气很轻,但透着凉意。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林海涛忍不住问道:“你和董胖子到底有什么过节?”

黑衣人淡淡道:“那你先死了吧,然后我再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活人保守不住秘密。”

两个人再次沉默。

林海涛抽完烟,把眼袋扔还给黑衣人,怅然一叹:“唉,我得走了,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不用想我。”

“等一下。”黑衣人抬头看着林海涛,“狗子,你不是一直想和我学点玩意吗?我今天可以教你。”

林海涛精神一振:“真的吗?”

黑衣人淡淡道:“不过你得答应我,学会以后,要把董胖子赢的倾家荡产,生不如死。”

林海涛坚定的点点头,咬牙切齿道:”这也是我的目的。“

”狗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以前一直不教你吗?“

”不知道。“

"因为我真的怕你和我一样,被人砍成残疾。”说着,他举起缺了两根手指的右手缓缓道:“出千被抓就是这个下场。”

林海涛微微有些胆寒,但还是把心一横:“我现在只想赢钱,已经管不了这些。”

黑衣人痛惜看着林海涛,语重心长道:“狗子,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以后千万别怪我。”

“放心吧,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负责。”

“那你跟我来吧。”黑衣人领着他朝河边的一个土坯房走去。

………………

土坯房里,昏暗无比,整个房间都溢满了霉味。

房间里除了一张破板子搭成的床和一个看不出颜色的柜子,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林海涛心有感触道问道:”听说丁叔当年也是把房子输了。“

“是的,这也是我想帮你原因,你还小,不能和我活的一样卑微。”黑衣人说着,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小箱子唏嘘道,“都输光了,就剩下箱子里这么点东西。”

黑衣人打开箱子,里面有扑克、牌九、色子、麻将,还有一些林海涛不认识的赌博工具。

第5章 报仇雪恨

千道风云

黑衣人拿起一副扑克,用一只手来回的翻弄着:”说吧,想要什么牌?“

”3个A。“

黑衣人按照林海涛的要求,随意的发了四家牌:”自己看吧。“

林海涛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自己手里的牌吓了一跳:”丁叔,你是怎么做到的?”

“从现在开始,我就一步步的教你,至于学成什么样,就看你的悟性了。”

黑衣人边说边做,把每一个细节都说的尽量详细,林海涛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不到半天的工夫,他就有些粗通门路了。

黑衣人又把其他的赌博工具一一的给林海涛演示了几遍,林海涛也逐渐掌握了其中的道理。

林海涛在黑衣人的家里整整学了三天,到第四天的时候,林海涛实在是坐不住了。

“丁叔,我得回家看看了,今天是董胖子收房的日子,我担心家里出什么事。”

”好的,回去看看吧,临走了,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你说吧。“

”狗子,你悟性很高,学的也快,但你现在还不熟练,暂时不能用这些活计。”

林海涛服从的点点头。

“再有,狗子你记住了,赌场无父子,赌桌上更没有朋友。”

”为什么这么说?“

黑衣人举起了自己的残手,推心置腹道:“你不是问我和董胖子有什么过节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曾经和董胖子是很好的搭档,他帮我找局,我们一起赢钱。可是董胖子有一次为了钱却出卖了我,不但把我赔得倾家荡产,还让人砍了我的手。”

林海涛神情激愤的骂道:妈的,这个死胖子,我早晚弄死他,对了,他的千术怎么样?”

黑衣人蔑视的哼了一声:“他?他也就会带几个人一起骗人,啥手法都不会。”

林海涛把牙一咬,沉声道:”好的,丁叔我知道了,我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

”你做事要小心啊,一定要谨慎啊。”黑衣人不住的叮嘱着。

林海涛挥了挥手,算是回应,转而一路小跑的往家里跑去。

……………………

林海涛刚跑到村口,就遇到了隔壁的李婶。

李婶一把拉住林海涛,惊呼道:“狗子啊,你快回家看看吧,你家的狗被毒死了。”

林海涛顿觉眼前一黑:“我妈怎么样?”

“你妈差点自杀,让你爸爸给送你老姨家里了。”

林海涛来不及听李婶的说完,撒开大步的跑回了家,推开院门一看,院子里面冷冷清清的,就连平时和他最好的大黄狗,也没有了汪汪的叫声。

“我操,董胖子,我要杀了你。”林海涛杀心大盛,跑进厨房拿出一把杀猪刀,急匆匆的跑出院子。

“狗子啊,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林海涛刚跑出院子,就又遇到了隔壁的李婶。

李婶看到林海涛拿了一把杀猪刀冲了出来,不禁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狗子,你这是干什么啊?”

林海涛驻足,红着眼交代道:“婶,你和我妈说一声,就说我对不起她,我给她报仇去。”

李婶上前一步紧紧的拉住林海涛的手腕,焦急万分道:”傻孩子,你是你妈的命根子,你要是死了,就是要了你妈命啊。“

”婶……我……“

”快,听婶的,刀放下。“说着,李婶把刀抢到了自己的手里。

林海涛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各种滋味同时涌上了心疼,不由身体一软,坐到地上放声痛哭起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林海涛神情恍惚的站了起来,他无精打采的走回自己家的院子里,看了一眼父母房间的窗户,眼睛猛然一亮,对啊,我现在有手艺了,可以把房子赢回来啊,反正董胖子不会千术,我赢他还是没问题。

想到这些,林海涛的身体顿时轻快了起来,他迅速拔掉了窗户上的销子,跳入了房间,在柜子里拿出金手镯和几枚硬币,一路小跑的往镇里赶去。

”董胖子,我要赢你,我要赢得你倾家荡产,我要踩着你的头,尿你一脸。“

林海涛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好像快意恩仇的场面马上就要出现。

………………

小镇宾馆的房间内,依旧热闹非凡,今天的赌徒看着比往常还多,林海涛进去的时候,房间里正分成两伙玩着斗鸡。

董建军看到林海涛走了进来,就冷颜道:”来还钱了?“

林海涛递上一支烟,赔笑道:”董哥,你缓我一缓。“

董建军冷言冷语道:”少废话,要不是今天看你妈自杀,我当场就收了你家房子。“

林海涛嘿嘿的干笑了两声,把兜里的金镯子拿出来问道:“这个多少钱?”

董建军不屑一顾的看了一眼:“这破玩意可赎回不了房产证。”

“不赎,这个也是押。”林海涛低眉顺眼道。

董建军接过去,用手颠了颠:“300元。”

”行,拿钱。“林海涛又站直了腰杆。

林海涛拿到了钱,凑到一个斗鸡局前,大声的问道:”玩多大的呢?“

”5元。“

”大点敢玩不?“

”滚蛋,还他么的装逼呢。“

林海涛看了看对方的体格,敢怒而不敢言。

他看了一会热闹,林海涛又凑到另外一个局问:”玩多大的呢?“

”10块。“

”行,带我一个。“林海涛在赌桌上挤出一个地方,加入了战局。

林海涛开始的时候,还算中规中矩,他有自己的打算,如果运气好,他绝对不作弊,毕竟他对自己的手法还没有那么有底。

可是随着本金的越来越少,林海涛有些着急,看着台面上那一堆堆的钱,不免贪心大起。

他壮着胆子暗暗的用了几次偷换牌的手法,发现并没有其他人的注意,这让他放心大胆起来。

不大的工夫,林海涛的桌面上就有了2000多元,这引起了董建军的多心。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