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归晚战煜舟小说目录免费阅读《霸爱缠婚战少来势汹汹》

发布时间:2018-11-09 15:06

虞归晚战煜舟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霸爱缠婚战少来势汹汹最新章节,虞归晚战煜舟小说在线阅读,霸爱缠婚战少来势汹汹小说讲述了虞归晚战煜舟两个人的爱情故事,第二天,战煜舟早早地把虞归晚叫醒了,洗漱完以后,虞归晚在门口探着头望了望,确定没有人会看到才偷偷从办公室溜了出来。

霸爱缠婚战少来势汹汹

第一章 初见

深秋,大片梧桐叶往下掉,一抹娇小消瘦的身影站在昏暗的路灯下。

城市的霓虹灯在明媚的夜色下显得更加撩人心弦,虞归晚穿着黑色的吊带长裙,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她涂抹着艳丽的口红,与这样凉薄的夜色融合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

她瑟瑟发抖的站在暗夜门前,清澈的眼眸一直落在紧闭的玻璃大门上。

暗夜,全城最大的娱乐会所。

听闻能进去的人都是些达官显贵,如果虞归晚今天运气好,大概能让一个有钱的男人带她回家,那样的话,弟弟就有救了。

“王董,您慢走。”

不远处的玻璃门打开,两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踩着凌乱的步子朝着马路边停着的黑色奔驰轿车走去。

经过虞归晚的时候,其中一个胖男人停下脚步。

他那张猥琐的脸庞上长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看见虞归晚清丽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脸庞,不禁有些兴奋。

“多少钱一晚上?”

男人直接开口,站在暗夜门口的女人都有同一个目标,这一点行内的人再清楚不过。

虞归晚颤抖着抬眸,巴掌大小的脸庞,略微有些苍白。

“三……三十万。”

“三十万?”男人差点被吓的清醒过来,他上下扫视了虞归晚一眼,冷哼道:“一个晚上三十万?你有那么值钱吗?我看也不过如此,五千,跟不跟我走?”

男人侮辱性的话语让虞归晚羞耻的咬唇,她抬头,无声的眸子里闪烁着倔强。

“先生,我不是……出来卖的,今天是我第一次出来,我只是……只是需要钱,所以才……”

“哟,还是个处!好,那就一万!!”

大手揽过虞归晚的肩头,灼热的触感让虞归晚浑身僵硬,她抿着惨白的唇,用力将男人的胳膊拿开。

“不好意思先生,我……我必须要三十万!”

“靠!老子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

男人的雅兴都被毁了,看着女人不识好歹的样子,他抬手就想一巴掌下去,“敬酒不吃吃罚酒!”

看着扬在空中的手掌,虞归晚吓得闭上了双眼。

但是想象中的痛苦没有随之而来,深沉性感的声音在虞归晚耳边响起。

“这位先生,在公众场合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下手,是不是有失风度?”

虞归晚缓缓抬眸,看见男人的一瞬间,她的呼吸一窒。

她从未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他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以及菲薄的唇瓣都是那么的好看。

男人浓淡如墨的眉眼微抬,清冷的视线看向女人。

一瞬间四目相对,虞归晚像是受了惊,立刻低下头去。

“靠,你他妈谁啊,敢管老子的闲事!”

男人的胳膊被人拽住,自然气的不轻,他扭头,想反抗,但是在看见男人的那一刻,脸上的血色瞬间被抽离,吓得惨白,还连连后退了几步。

“战……战煜舟!”

虞归晚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看这个男人被吓得不清的样子想必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她见战煜舟冷冽的眼神狠狠地射向男人,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剑。

“滚!”

战煜舟的声音充满着怒气,吓得男人立刻跑上车,绝尘而去。

看着男人惊恐的身影,虞归晚知道,她没猜错,战煜舟肯定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如果他愿意带她回去,那弟弟就有救了。

可是她想多了,男人没有看她一眼,抬脚就准备离开。

眼见战煜舟已经走开了,虞归晚急的脸色通红。

虞归晚想冲上去问他愿不愿意要她,可是内心的自尊与骄傲让她最终移不动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战煜舟走远。

“小姐,你没事吧?”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虞归晚失魂落魄的抬眸,视线聚焦在男人沉稳坚毅的脸庞上。

这个男人与战煜舟不同,气质没有战煜舟那么冷冽,很温和很好相处的样子,嘴角的笑容绅士。

“谢谢,我没事。”

她落寞的低头,冲男人道谢后重新站回原来的位置。

傅晨林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不忍心的冲男人的背影喊道:“喂,煜舟,她好像需要帮助!”

“怎么?你居然会对女人感兴趣?”

远去的男人缓缓转过头来,冰冷的视线落在女人身上。

他抬眸,看见女人清冷的面孔,不知为何,心底有了一丝异样。

“别这样,我只是问问。”傅晨林一向心软,径直走动女人面前,他开门见山道:“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才会出来……咳咳,我见你面生,应该是第一次吧。”

被人问到这些,虞归晚觉得丢脸,她的面色通红,却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我弟弟生病需要30万手术费,我需要钱。”

“需要钱也不一定要做这种事情,你还小,或许可以试试其他的方法?。”傅晨林耐心地开导她,他还准备说些什么,战煜舟一把将他推开。

“傅晨林,你怎么这么婆妈?还想不想回家了?”战煜舟没了耐心。

“我只是好心问一下!”

傅晨林不满的瞥了战煜舟一眼,“你不懂?人家小姑娘,迫不得已才出来的!”

“是吗?”战煜舟站在虞归晚面前,他抬眸,鹰隼般的眸子攫住面前的女人。

半晌,他开口道:“站在这里的女人,哪一个不是说自己家里有人生病需要手术费?你怎么能确定她说的是真的?”

“你……”一股羞耻感从心底开始蔓延,虞归晚咬唇,湛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微光,“先生,我没有说谎,我是江大商学院大四的学生,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查!”

“我对你又没有兴趣,为什么要去查?”

战煜舟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气愤,而这种气愤夹杂着羞耻,看她的反应,战煜舟相信她说的话应当是真的。

“既然如此,那就别挡着我做生意!”她倔强的扭过头去,面色通红的重新看向暗夜的门口。

傅晨林觉得战煜舟有些过分了,刚想上前阻止,却看见战煜舟.......

傅晨林下巴差点惊掉了!

第二章 重逢

战煜舟正从口袋里掏出支票本,“刷刷”的在本子上写下三十万。

他瞪大双眼,一脸的不敢相信。他们的总裁,居然,居然……

“这里是三十万,我买你今晚陪我。”

“咳咳!”傅晨林吓得不轻,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先生!”虞归晚抬眸,清澈的眸子里透着一丝惊讶,她不明白,他明明说对她不感兴趣的。

江城市郊区的别墅,二楼主卧,男人正在浴室里洗澡。

虞归晚不安的坐在床上,她真的被一个男人带回来了,而且那个男人真的给了她三十万!

她坐一个陌生男子的床上,浑身不自在,坐立难安,一想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虞归晚的心脏开始狂跳,紧张又害怕。

环绕四周一圈,这个房间的装修比较简洁,房间里除了黑色就是白色,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颜色。

但是房间里的东西都收拾的整整齐齐,一尘不染,看的出来,男人是一个很注重生活的男人。

她神游了一会儿,忽然听见水声没了,下一秒,浴室的玻璃门被人拉开。

她“唰”的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看见战煜舟的那一刻,脸更是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她没看过男人洗澡后穿着浴袍的模样,更何况是这么帅的男人。

男人站在窗边,正背对着她,肩宽窄臀,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慵懒的性感。他刚洗过澡,身上的水珠并未擦拭干净,古铜色胸膛挂着几滴水珠,充满健实力量的肌肉充满着诱惑。

男人有着线条分明的肌肉,上半身刚好是标准的倒三角,腹部还均匀分布着质感分明的腹肌,人鱼线透着难以忽视的性感。

“我好看吗?”见女人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战煜舟菲薄的双唇抿起,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他转过身来,一步步朝她逼近。

“先……先生,我是第一次,我没有经验……”

虞归晚瞪大了双眼,忐忑不安的看着越走越近的男人,声音中夹杂着颤抖。

“没经验没关系,我有经验就行了。”

话音刚落,虞归晚的身子已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下一秒,她整个人都往后仰去,跌倒在柔软的被褥上,而他健硕的身子也直直的压了下来。

“先生,你,你,你压到我了!”

虞归晚抿唇,双手不安的抵在男人的胸前。但是他只是下身裹着浴袍,上身完全赤条,她刚接触他的胸膛便立刻松开。

战煜舟被她生涩的反应逗笑了,“我不压你,怎么跟你做那种事呢?”

像她这样一碰就会脸红,一看就不通人事的女孩,战煜舟还是第一次见,忽然来了兴致。

战煜舟凑过去,隔着不到一厘米的距离细细打量着她,虞归晚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正当战煜舟准备亲上去,“等一下!”虞归晚红着脸叫了一声。

战煜舟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按理说接下来会是一些欲拒还迎的把戏。

“先生,那笔钱能不能算你借我的,我可以给你写欠条,我会慢慢还给你。”虞归晚俏脸涨红,不安的揪住自己的衣角,

“呵。”男人冷笑了一声,虞归晚以为男人是不相信她,立刻焦急着解释起来。

“对不起先生,我没有骗你,请你相信我,我只是......”

“可以。”战煜舟没有思考爽快地答应了。

他起身,松开她柔软的身子,但是她身上的香味特殊,即使松开她,一阵阵香味仍在鼻尖萦绕,有些好奇,这女人身上喷的什么香水?

“真的吗?先生,你说真的?”虞归晚觉得难以置信,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我战煜舟会骗你?”男人薄唇染笑,他看了女人一眼,直接掀开被子上了床。

“我要睡觉了,你自便。”战煜舟果然当她不存在一样,安然地进入了梦乡。

看着男人熟睡的模样,虞归晚认真的伏在桌边写了一张欠条,然后离开。

虞归晚,欠战煜舟先生三十万,每个月分期还款,直到还完为止。

两年后。

暗夜娱乐会所的VIP包厢,喧闹的重金属音乐在头顶萦绕,包厢内的迷离,空气中泛着浓重的酒气。

这两年来,为了还债,她一直在暗夜工作,尽管这地方鱼龙混杂,可她却一直洁身自好。

暗夜这地方毕竟还是危机四伏,虞归晚一开始警惕性还很高,日子久了松懈了,没想到今天就遇到了一个大色狼。

“不要啊,你别过来!”

虞归晚看着面前对她垂涎三尺的男人,用力挣扎,大声呼救。

这个走廊的灯光昏暗,包厢又在最尽头,走廊上没有一个人经过,虞归晚只能死死的拉住门把不肯进门。

两人在门口僵持着。

“王总,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她双手狠狠抓住门把,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想我放过你?好啊,你给我老实点,我就放过你!”

男人当然没那么容易放过她,等她一放松警惕。他眼神一凛,趁她不备,一把拖着女人的身子就进了包厢。

走廊尽头,一抹修长的身影在转角处停了下来。

傅晨林正跟在男人身后,凑在他耳边说:“我们要见的人是林氏集团的总裁林董,这个人比较好色,我已经安排了几个女人去陪他,待会儿你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蓝湾的那个项目就行了。”

“嗯。”战煜舟闷哼了一声,突然停下了脚步,神情严肃。

“怎么了?”傅晨林有些疑惑“怎么突然停下来?”。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暗夜的重金属音乐声太大,战煜舟一下子似乎听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声音。

“声音?”

第三章 怎么又是你?

傅晨林四处看了看,头顶除了重金属音乐的声音似乎就是一些开着门的包厢里传来女人的嬉笑声和男人的谈话声了。

“你说什么声音?我没听见。”

“我听见有人在求救。”

战煜舟抬眸,冰冷的视线落在走廊尽头的包厢上。

“求救?煜舟,你别闹了,这次的合作很重要,有什么事等见完林总再说吧。”傅晨林扶额,这个战煜舟,每次到紧要关头都要碰上点事。

“过去看看。”没有理会身后的傅晨林,战煜舟抬脚,朝着包厢的方向走去。

傅晨林无奈,只好跟了上去。

“美人,不要怕,你只要乖乖的,哥哥就把你放开,好好疼你!”

男人将虞归晚整个人按在玻璃桌上,他用双手制住她的手,看着她胡乱挣扎的模样,一阵心神荡漾。

“放开我,我求求你放开我!”虞归晚不住地求饶。

正当虞归晚万念俱灰的时候,包厢的大门被人用力踹开。

“该死的,居然欺负一个女人!”战煜舟一进门就看到这头肥猪正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气得不轻。

“靠,谁敢坏老子的好事!”男人愤怒地说。

见有人坏自己好事,男人气愤的回头,却在看见男人的那一瞬间,立刻变了脸。

“傅……傅少……”他身子一下软了,害怕地颤抖着。

看见傅晨林的那一刻,虞归晚就像是看见了曙光。

她咬着早已被咬破的双唇,用求救的目光看向男人。

“救我……”她的脸色煞白,双唇染满了血,只能发出虚弱的求救声。

傅晨林看见女人这副模样,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一脚将男人踹倒。

“啊!”

男人尖叫一声,整个人都被踹翻在地上,傅晨林学过跆拳道,身手好的不得了,只是一脚,男人就站不起来了。

“傅少,你饶了我……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他跪在地上,捣蒜一样向傅晨林磕头认错。

“现在才说不敢??”傅晨林拍了拍手,冷声道:“晚了吧?”

“傅少,我真的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跪地求饶,还不停的磕头,自然没看到傅晨林背后站着的人,等看清楚,被吓得浑身一震。

“战,战总!求求您高抬贵手!小的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男人磕头磕得更快更响了,额头已经磕破了皮。

“给我滚,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男人听见这话哪里还敢犹豫,立刻连滚带爬的滚出了包厢。

而躺在玻璃桌上的意识已经有点不清醒的虞归晚听见男人的声音,心里想着,这个声音,好熟悉,好熟悉。

“你没事吧?”

虞归晚衣服已经被那个禽兽给撕破了,为了避免走光,战煜舟把自己身上的一桩脱了下来想给她穿上,虞归晚的身子软软的,根本动不了。

她抬眸,看见一张俊脸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

“战煜舟!”她试探地叫出他的名字。

是他!真的是他,两年前给她钱,救了她弟弟的那个人!

“是你?”战煜舟剑眉紧蹙。

他看着女人狼狈的模样,秀气的脸庞带着倔强,左胸膛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羽毛轻轻地拂过,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我好热……”虞归晚扭动着想把战煜舟盖在她身上的西装蹭掉。

身体里仿佛有股火在将她燃烧,她咬着布满血丝的双唇,眼神迷离的盯着男人。

“我好热,我不要穿衣服。”她迷迷糊糊的开口,抬手想将自己身上的西装扯掉。

见她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又不停地扭着身子喊热,傅晨林觉得不对劲。

“她是不是被下药了?”傅晨林猜测道。

“看样子是。”战煜舟皱眉,将女人打横抱起。“你去找医生过来,我去楼上的套房等你!”

“该死的,真不是人,你等我!”

傅晨林气的跺了跺脚,立刻跑出去找医生,而虞归晚,也被战煜舟带上了楼上的总统套房。

暗夜的标准配置,楼下是酒吧,楼上是健身区域,再上面,则是供给尊贵客人睡觉休息的套房。

“热,我好热!”虞归晚在床上扭动着身子,浑身像着了火一样,她好难受。

“再忍忍,很快医生就来了。”战煜舟冷着脸看女人难受的

模样,看见女人几近全光的身体,他的心底一阵躁动。

战煜舟把手覆在她额头上,探一探她的温度,没想到,虞归晚意识已经不清醒了,一接触到战煜舟冰凉的手就像是久旱逢甘露。

战煜舟感受到她异于常人的高温正准备把手抽回,虞归晚已经抓住了他的手,火热地小舌轻舔着她的手指。

“你清醒一点!医生马上就到了!”战煜舟天人交战着,一分一秒都是对他意志力的考验。

第四章 撩完就跑

战煜舟多年不近女色,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这样。

而且还是一个并不讨厌的女人,战煜舟有点口干舌燥,喉结滚动。

“我好热!帮帮我!我好难受。”虞归晚轻喘着说。

她已经失去理智,从床上站了起来,整个身子贴上战煜舟的身子,俏脸通红,充满着诱惑。

感受到她迷人的躯体,战煜舟的神情暗了下去。

“女人,你在玩火吗?”战煜舟见她神志不清,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火,有火在烧我,我好难受!”

虞归晚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抱住男人的身子,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好冰,好凉,靠着他,她觉得舒服,本能地缠着他不放。

她伸出纤细的骨节,手指不安分的将他的衬衫拉扯着。

“好,这是你自找的!”

话音刚落,不等虞归晚反应,他就覆上她娇嫩的唇瓣,两只手粗暴地把她的衣服撕开。

看着她迷离的视线和绯红的脸颊,他眼神一沉,大掌握着她的细腰,最终挺身而入。

那一刻,虞归晚发出痛苦的嘤咛,却在之后,主动的迎合他,胡乱地热情地回应着他的动作。

战煜舟承认,他沉沦了,因为这个女人的身体有种魔力,让他上瘾,无可救药。

一夜旖旎......

第二天清晨,温暖的阳光洒在了窗边。

虞归晚纤细的睫毛颤了颤,她动了动身子,睁开眼睛,却在睁眼的那一刻,吓得呆住了。

她的身边睡着一个男人,一个浑身赤着的男人。

她愣了几秒,迅速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不但也赤着身体,而且身上还有许多青红色的印记。

她的脑袋一片混沌,想要努力的搜索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到王总逼自己喝下春药那里之后,便全部断片。

她,她居然睡了一个男人!

而且那个男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战煜舟。

忍着剧痛从床上爬下来,她捡起地上男人的衬衫,穿上之后立刻离开房间。

离开总统套房之后,虞归晚第一时间就是辞去了自己的工作。

虽然在暗夜做拳手很赚钱,但是她必须换份工作,这份工作太危险了。

昨晚自己不清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里隐隐担心战煜舟会找她算账。

暗夜的总统套房里,男人健硕的身体暴露在阳光下,战煜舟剑眉皱了皱,他翻了个身,右手边的被子已经空了。

他猛然睁开双眼,发现身边的女人不见了,而自己的床尾,正站着一个满脸坏笑的男人。

战煜舟缓了会神。

“怎么样?昨晚应该很销魂吧?”傅晨林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你怎么在这里?”战煜舟皱着眉头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着一地的凌乱,确信昨晚的不是梦。

可是那个女人,去哪里了?

“别找了,她不见了!”

傅晨林走到沙发上,大刺刺的坐了下来。

“哎,我辛辛苦苦给你们找医生,结果你倒好,带着她就来开房!战煜舟,你学坏了啊!两年前放手,两年后也不放过她!”

看着傅晨林幸灾乐祸的样子,战煜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别说废话,给我把她找来!”

“找不到!”

“找不到?为什么?”

“因为我刚刚问了这里的经理,她辞职了!”

傅晨林费解的摇摇头,“我不能理解,一般女人如果遇到你,非扑上去不可,这个女人,居然主动消失!你说会不会像小说里那种女人,消失五年,然后五年后带着一个孩子回来找你啊?”

“我给你三天时间,必须找到她!”

冷漠的瞥了傅晨林一眼,战煜舟掀开被子,径直走下床。

刚下床,傅晨林便尖叫起来。

“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你这也太豪放了吧?我都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了!”

“都是男人,你怕什么?怎么?觉得自卑?”

战煜舟挑了挑眉,顺手抄起一旁的浴巾裹在自己下半身,转身走进了浴室。

“你才自卑!”

看着紧闭的浴室门,傅晨林恨不得上去踹上他一脚。但是想想就算了,毕竟这个男人,是他的老板,也是他的衣食父母啊!

突然想起了什么,傅晨林走到浴室门前,敲了敲玻璃门

“喂,话说,她欠你的钱,还完了吗?”

“差不多快结束了。”

战煜舟想起两年前,她也是这样突然消失。但是却给他留下了一张纸条,还从他的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记下了卡号。

之后的每个月,他的账户里都会多出一笔钱。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但是渐渐的,他对她,似乎改变了看法。每个月的还款日,他的心里似乎都带着一丝期待。

虽然这个成了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却也让他心安。

“说实话,这个女人还不错,长得不错,言而有信,还自立自强。”傅晨林点点头,然后八卦的开口:“对了,她昨晚,是不是第一次啊!”

“是!”战煜舟有些雀跃地回答道。

傅晨林挑了挑眉,“那你赚到了!”

“滚!”里面传来一阵低吼,傅晨林毫不犹豫地走开了。

洗完澡,战煜舟自恋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第五章 第三次是命中注定

街角的小型公寓,女人穿着睡衣,正在上网搜索新的工作。

“怎么?你想换工作??”

舒染给虞归晚递了瓶可乐,见她面色难看,不禁问道:“你干嘛?不就是睡了一个男人嘛?用不着换工作吧!”

“你不懂。”虞归晚接过可乐,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上的公司简介,“我不想再去暗夜做事了,那太不安全了。”

见她有些迟疑,舒染点点头,表示理解。

“我早就跟你说不要去那种地方做事了,你以为你在那种地方守身如玉那么多年是自己有本事啊?是你运气好,你看这次不是栽了!”

“好了,你别说了,我这不是在找工作嘛?”

“你别找了,去我们酒店吧!”

舒染关掉虞归晚的电脑,语气诚恳,“刚好我是我们酒店客房部的经理,安排你进去,不是问题!”

看舒染大义凛然的拍了拍胸脯,虞归晚有些犹豫。

“可是……”

“别可是了,到底是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你弟弟的病也不是一时的,你总不能为了钱,一辈子都在暗夜工作吧!”

舒染拉过虞归晚的手,语气坚定。

“好了,这件事情我替你决定了,明天你去面试,然后我安排你上班。”

虞归晚抿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也好,她是该开始新的生活了。而且,她欠那个男人的钱,也还剩几笔就还完了。

舒染本事还是挺大,虞归晚在她的安排下顺利进入了江城有名酒店的客房部。

舒染是经理,很多事情不用亲自做,只要负责指挥就好了。

虞归晚知道自己的经验不足,所以经常会向自己的同事请教,好在她为人不错,所以大部分的同事都挺喜欢她的。

舒染告诉她,这个酒店有一个职位,虽然级别不高,但是小费却有很多。

如果能做到王牌客房管家,就可以接触那些有钱的客人,拿到手的小费多到数的手软。

不管是什么工作,虞归晚现在脑子里只有钱,一听说小费很多,目标马上锁定了。

酒店会议室,舒染正在给客房部的员工开会。

“下午三点咱们酒店会入住一位贵宾,请各位一定打起精神来,房间的卫生标准这些最基本的我就不强调了,服务态度一定要好,记得一定要热情,服务组到位了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舒染摆了摆手,所有的员工退出去,虞归晚也准备跟着出去,但是舒染却将她拉住。

“晚晚,过来过来。”

看着舒染神秘兮兮的样子,虞归晚走过去,不解道:“怎么了?”

“你知道今天下午要入住我们酒店的是谁吗?”

舒染说话的强调里带着难以抑制的激动,虞归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向她道:“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知道,肯定是一个帅哥!”

下午两点,舒染领着八个客房部的员工整齐的侯在总统套房的门边,等候着贵客的大驾光临。

虽然虞归晚是新来的,但是为了让她见识见识,所以舒染也将她带了过来。

“战总,您屈尊下榻我们酒店实在是我们酒店的荣幸,总统套房要是有什么让您不满意的欢迎批评指正!”

大堂经理从不远处走来,弯着腰,态度非常谨慎恭敬。

而他的前方,正站着一个身形修长,让虞归晚感觉很熟悉的人!

“哇!好帅啊,你看见了没有?真的好帅!”

“天呐,早就听说战煜舟是整个江城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没想到,真人比上镜帅多了!”

“我快不行了怎么办?”

身旁的女人们开始犯花痴,虞归晚却愣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她怎么这么倒霉,到酒店工作还能碰见这个男人。看见男人缓缓走来,她立刻低头,尽量隐藏自己。

“舒经理,这是战总,麻烦你为战总安排一个管家!”

舒染点头,面带笑容,一脸沉静道:“战总您好,欢迎您光临本酒店,这是我为您安排的管家,您可以叫她林管家。”

舒染不愧是酒店的客房部经理,即使在暗地里再犯花痴,到了人前也绝对的落落大方。

战煜舟瞥了站在墙角里激动到颤抖的女人,见她战战兢兢的开口跟自己打招呼,战煜舟的眉头立刻蹙了起来。

“战总!”

“我想她并不适合,换一个!”

听到这句话,原本激动得颤抖的林音仿佛一瞬间跌掉了冰窖。

“换一个?”舒染皱了皱眉,虽然有些不解,但是顾客是上帝,更何况是战煜舟这种等级的客人。“当然可以,不知道您要换哪一个呢?”

“就她吧!”战煜舟一眼就看到了眼神闪躲的虞归晚,看似随意地选了她。

“啊……不会吧?战总怎么会选她?”

“切,还不就是长得漂亮呗!”

舒染看见战煜舟手指所指的方向,没反应过来。

而低着头的虞归晚,根本就没想到战煜舟指的是自己,直到舒染开口。

“不好意思战总,晚晚是刚来上班的,也不是管家,只是客房部的员工,我们只是担心晚晚服务周到,给您添麻烦。这几位都是我们优秀的管家,您看......!”

舒染有些为难地说,作为朋友她很想让虞归晚攀上战煜舟这颗大树,但是这一来不合规矩,二来她怕虞归晚弄巧成拙。

听见舒染提起自己的名字,虞归晚惊惧的抬眸,乌黑分明的眸子却刚好对上男人噙着笑意的眸子。

看见他眼底的笑意,虞归晚立刻低下头去,眉头皱得死死的。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嘛?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