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瑜朗贺西岭小说独家免费阅读《初恋总想跟他结婚》

发布时间:2018-11-09 15:06

肖瑜朗贺西岭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初恋总想跟他结婚是一部由作者陵狸著作完结的耽美小说,主要讲述了肖瑜朗贺西岭之间的爱情故事,七年前,他离开时曾在电话里和他告别,从此杳无音讯;七年后,他们再次相见,他是某知名集团的总裁,而他是一个大学的老师。 因这次意外的重逢,一个在他生命里消失多年的人竟然巴巴地追过来说要跟他结婚,尼玛,这是啥情况? 小剧场(结婚后): 做完学术报告的肖瑜朗刚下了飞机,就被几个兄弟拉去KTV。 刘(抽了根烟):诶,我说你家那位怎么回事,他在我们面前炫耀说,有你这个任劳任怨的媳妇儿,他在家就是个大老爷们,啥活都不用干。 肖瑜朗(笑了笑):他胆子肥了吧,等我回去再收拾他。 于是肖瑜朗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便看到那人在默默地搞卫生。 贺西岭(抱住他亲了亲):宝贝儿,你可算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肖瑜朗(冷淡):我饿了! 贺西岭(宠溺地说):好,我这就去做饭!

初恋总想跟他结婚

第一章

拍大学毕业照的那天,他第一次穿上西装,打着领带,把自己收拾得整洁体面,全程都保持着笑容。在后来亲朋好友的送花环节中,他两手空空,旁边的室友突然塞了一大束花到他怀里。

他不由愣怔了下,恍惚想起,以前也曾有那么一个人送花给他。

这一年,是他离开他的第四年……

——————————————————

现今大四上半学期的期末考试已经结束,大家都把注意力转移到写论文与找工作中。因临近寒冬,天色总是暗沉沉的,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晴天了。

下午六点十五分,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寒风夙夙,校园走道上甚是冷清。

在泛黄的灯光投映下,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抱着手臂斜倚在石柱旁,他的耳朵被冻得通红,发梢上依稀可见些许细密的雨滴。

可他毫无所觉,目光紧紧锁住从学校图书馆门口处走下来的一个熟悉的人影。

只见那人裹着围脖,穿着羽绒服,一手撑着把伞,怀中还抱着四五本厚厚的书。

当走下最后一级阶梯后,肖瑜朗瞟了眼一旁站着的室友,却一声不吭,神情恹恹的。

“嘿,哥们,待会要出去吃散伙饭,一起不?”高旭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嬉笑着说。

肖瑜朗默默地走着,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前方,也不知有没有听清他的话。

“死小子,在想什么?”高旭勾住肖瑜朗的脖颈,横眉怒道。其实在看到他那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时,高旭就知道他准是想起了那个混蛋。

肖瑜朗被勒得难受,推开他的手臂,有点心虚的说:“旭哥,你刚才说什么?”

高旭无语的重复了一遍,肖瑜朗淡淡的“哦”了声,继续往前走。

高旭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仍记得在新生报到的那天,他拿到分配的宿舍钥匙开了门,而紧随其后的肖瑜朗却比他快了一步抢到靠近窗口的床铺位。

只见那家伙把行李往地上一放,用一条浸湿的旧毛巾,对着床位下配有衣柜的木桌左擦擦右擦擦。

不一会儿,他就开始往桌上摆放自己的东西。

高旭当时也不怎么计较,反而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手脚麻利的新舍友。

他长得倒是挺白净的,一双乌黑澄澈的眼睛大而明亮,脸侧线条偏于柔和,瘦瘦的一个男生,整个人看上去似乎还残留着一种青涩感。

两人成了好哥们后,高旭兴致勃勃的和他说起当年自己混圈时,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奇葩;而肖瑜朗则一股脑的向他抖出初恋追他的各种糗事。

肖瑜朗走了好远才发觉高旭没有跟上来,他回过头困惑地看了一眼,高旭这才不紧不慢地跟上去。

待他们回到寝室后,肖瑜朗才发现其余的两个舍友不在。肖瑜朗把怀里的书放到书桌上面的木制书架上,随后转过身,却看到高旭定定地站在他身后,表情漠然。

他很不习惯这种气氛,正想说些什么时,高旭突然冷不丁的说了句:“他不是早和你分手了,你这么惦记着他有意思吗?”

肖瑜朗反应慢了半拍,怔了半晌才明白他说的话,登时有些恼火,皱眉道:“他没有说分手,只是……”说到这,他又有点说不下去,过了好阵子才憋出一句:“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

高旭嘴角抽搐了下,深邃的眼底似乎压抑着某种疯狂的情绪,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发出来。他往前走了几步,此刻两人距离尤其近,几乎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出的热气喷到自己的脸上。

肖瑜朗纠结着眉头,似乎有点反感别人靠得这么近。就在想要侧身躲开的瞬间,却不料高旭抬手从他背后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并用书敲了下他的头,笑着说:“喂,这书借给我看看。”

肖瑜朗下意识缩了缩脖子,非常不悦地睨了他一眼,“你干嘛总是敲我头。”

“谁让你看起来这么好欺负。”高旭爽朗的笑道。

第二章

在学校的对面街有一家五星级酒店,他们开了个贵宾房,肖瑜朗坐在离高旭远一点的位置上,盯着面前的碗筷愣神。

高旭倒也不介意,吆喝着其他同学来猜拳喝酒,自己喝得面红耳赤。

这时,一个身穿运动服,体格健壮的帅小伙端着酒杯走过来,拍拍坐在肖瑜朗旁边的庄文彻的肩膀,“嘿,我说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安静,也不过来陪我们喝上几杯,搞得像个娘们似的。”

肖瑜朗默不作声,眉头微蹙;而庄文彻则暴躁地跳起来抡起拳头往他脸上招呼过去,然后揪住他的衣领怒吼:“操,你说谁是娘们!”

那高大个看到对方近在咫尺,盛满怒气的脸时,扬起两道剑眉,更是摆出一副挑衅的神色,“怎么,想打架就直说,我忍你很久了。”

庄文彻冷冷一笑,顺手抓起桌上的一个空啤酒瓶,迅速且狠狠砸向他的头。只听啪的一声,啤酒瓶在那个人脑门上炸开了。

那人晃了晃被砸得有些头晕的脑袋,心下恼火,一记右勾拳打过去,却被庄文彻轻巧地避开。

庄文彻不屑地扔掉手中剩下的半截啤酒瓶,双手插在衣兜上,若无其事地转过身走了两步。那小伙见状更是急红了眼,扑过去硬是凭着蛮力把庄文彻按倒在地上,出手毫不留情,两人顿时扭打成一团。

其他人发现这边的动静,齐刷刷的往他们这边看过来,可谁也没有上去解围,反而乐呵着说:“他们老早就互相看不顺眼,这不,那小子还巴巴的找机会过去,想在毕业前和文彻干上一架。”

肖瑜朗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好说歹说的把他们拉开。庄文彻唾骂了几句,觉得很扫兴就拉着肖瑜朗一起离开。

两人好像都有心事,一路无话回到了宿舍,而庄文彻的寝室是在肖瑜朗的隔壁。庄文彻开门进去时顿了顿,侧过头,似是极有深意地瞧了他一眼。

第二天一早,肖瑜朗接了个家里人的电话便匆忙忙的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家,高旭拉开被子坐起身,敲了敲有点发疼的脑仁。

肖瑜朗自顾解释说他爷爷生病住院了,要赶回去照顾爷爷。

高旭抓了抓头上乱糟糟的头发,眼皮耸拉着,无精打采的说:“我送你去坐车吧。”其实高旭的家境很好,人也长得帅气,在他考到车牌后,他老爸就给他送了辆限量级的酷炫跑车。

闲来无事他就开着那辆拉风的跑车到处招蜂引蝶,这三年半来也没见他干上什么好事,倒是把不少俊男美女给祸害了。

肖瑜朗想也不想就断然拒绝,自己身上没带多少行李,宿舍很多东西都已经打包让快递给寄回去,所以也没必要这么麻烦。

高旭没再坚持,努力撑起沉重的眼皮看着肖瑜朗拉着个行李箱打开宿舍的门,顿时呼呼的风声从门缝里挤进来,墙边贴着的课程表掉了半边,发出窸窣的响声。

肖瑜朗缩了缩脖子,在门外站了下,正犹豫着要怎么和高旭道别,忽然背后传来一声怒吼:“他妈的,你想冷死老子啊,走走走,快把门关上!”

肖瑜朗被这一吼,脑袋霎时一片空白,旋即手忙脚乱地关上门。

天空灰蒙蒙的,北风呼啸而来,尘沙匝地而起。

肖瑜朗手握着行李箱的拉杆走在空旷的校园上,箱子底下的车轮摩擦地面发出轱辘的响声,伴随着一道瘦削的身影渐行渐远。

往事

刚开始爷爷住院时,家里人并没有告诉肖瑜朗这事,想着让他安心在外地读书,只是看着老人的病情一再的恶化,情况越来越不对劲时才赶紧打电话让他回来。

那天肖瑜朗去医院看望爷爷,只见他平躺在病床上,眼窝凹陷,瞳孔涣散像是无法聚焦似的,口鼻上带着氧气罩艰难的呼吸着。脸部肌肉严重松弛,布满深深的皱纹,面上不见一丝血色, 裹在白色棉被下的身体瘦得只剩皮包骨。

他知道爷爷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家里人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老人的后事。

肖瑜朗静静地走过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握住爷爷搁在棉被外有些冰凉的手。

老人似是察觉到了肖瑜朗的到来,手指微动,喉咙中发出一个短促的音节,情绪似乎有点激动,浑浊的双眼炯炯有神。

肖瑜朗握着病床侧的拉杆把床头摇上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轻轻拿掉他口鼻上的氧气罩,把耳朵凑到他唇边,静了许久才听清爷爷说的话,“小朗,那个臭小子有没有欺负你,爷爷帮你揍他。”

肖瑜朗笑了笑,用手给他理了下耳鬓花白的头发,难得一次爷爷记起了他,还连带着提到贺西岭。

最近这几年,爷爷的老年痴呆症越来越严重,时常忘事,把人记错。每次他回家时,爷爷总把他当成肖城,也就是肖瑜朗的爸爸,整天念叨着让他早点结婚生子,而把照顾他的亲儿子肖城当作邻居。

看邻居天天在自己家蹭饭吃很不爽,有好几次爷爷都拿着竹竿子追着肖瑜朗的爸爸满街跑,嚷嚷着说要把他揍得屁滚尿流,看他还敢不敢再厚着脸皮来他家蹭饭。害得肖城一度吃饭的时候都是孤零零的躲在房间里吃。

好在爷爷的记忆时好时坏,有时候也会把肖城当成好战友或是自家兄弟。

至于爷爷为什么会提起那个人,肖瑜朗不由得回想起那天,爷爷当时痴呆症还不是很严重,是家里唯一一个知道他和贺西岭关系的人。

那天是节假日,肖瑜朗爸妈带着妹妹去旅游了,留着他在家照顾爷爷,肖瑜朗觉得有些无聊便想请贺西岭去他家里做客。

贺西岭来的时候带了一大袋水果,还亲手给爷爷剥葡萄吃,爷爷心情似乎非常好。

肖瑜朗之后带他去参观自己的房间,贺西岭抱着手臂倚在门框处,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肖瑜朗感觉到背后有道火辣辣的视线,不明所以地转过头。

贺西岭大踏步上前,把他抱个满怀,扑倒在旁边的软床上,接着低头轻轻咬住他的耳垂,戏谑道:“瑜朗,我可以吻你吗?”

肖瑜朗脸色微红,心跳骤然加速,仿佛有一股电流倏地传遍四肢百骸,但他还是试图想要拉开与他的距离:“别这样,你快起来。”虽然已经答应跟他在一起试试,但也仅限于牵个小手,偶尔拥抱下。

贺西岭额头抵着他的额头,静静地与他对视,彼此呼吸缠绕着,两人的身躯紧紧贴合在一起。

肖瑜朗鼻尖吸入的满是贺西岭身上特有的气息,他难耐地动了动身体,赶紧把脸转到另一边,睫毛微微颤了颤。

贺西岭眸光一黯,两指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掰回来,随即试探性地含住他的下唇再放开,见肖瑜朗并没有明显抵触的情绪后,又重新吻上他的双唇,逐渐加深那一个吻,唇齿交缠,不留一点空隙。

第四章

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他傻愣愣地睁着眼睛一时忘了反抗,任由那人把舌头探进自己口中,肆意侵掠。

待腰侧感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滑进来时,肖瑜朗才反应过来,立马瞪圆了眼睛,挣扎着要躲开,喉咙中发出唔唔的抗议声。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一道带有极具威严的声音传来,肖瑜朗一惊,转头见到不知何时便已站在门口的爷爷。

贺西岭不太情愿地起身,皱眉看了眼打断他好事的老人,似是有些不悦,薄唇抿出一道冷硬的弧度。

“你个小子居然敢横我一眼!”爷爷说着作势要动手打他,肖瑜朗忙上前拦住爷爷:“爷爷,您别生气,他不是故意的,他很尊敬您,刚才还给您剥葡萄吃来着。”

爷爷想起似乎真有那么一回事,但刚刚看到的那一幕明显是欺负他家小朗,旋即又板着脸对贺西岭道:“这里不欢迎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贺西岭默不作声地离开,事后肖瑜朗有去向他道歉,但他闷着头不说话,也不搭理人。

肖瑜朗莫名的有些气恼,若不是他来这么一出,爷爷也不会发现,所以干脆也不理他。

结果冷战没到两天,贺西岭就一脸委屈地凑过来,抱着他说了好多肉麻兮兮的话,肖瑜朗无奈之下给他亲了个够本,这事就这么算了。

只是后来,他再也没有去过肖瑜朗的家。

肖瑜朗回过神来,凑到他耳边轻声道:“爷爷,下次我带他来看你好不好?”

爷爷把头撇到另一边,像个孩子似的在闹脾气,过了许久他才紧紧握住肖瑜朗的手,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一年的寒冬,窗外下起了大雪,白茫茫的一片,光秃秃的枝丫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

说实话,在南方这个小县城,下雪是很稀奇的事,几乎是百年难遇。

离除夕还有一天,爷爷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颤巍巍地站起来,不顾家人的阻拦硬是说要回家过年,还说家里的床会睡得比较舒服,肖瑜朗的爸妈没办法只要给他办了出院手续。

除夕那天清晨,在家家户户贴对联放鞭炮的响声中,肖瑜朗喂爷爷喝了碗热乎乎的白粥,爷爷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彻底闭上了眼睛。

爷爷走了,他终究还是没能撑到新的一年。

后来在举行入葬仪式时,肖瑜朗穿着爷爷以前送给他的大棉袄,外披着件孝衣去见了他最后一面。

在尤为喜庆的新年中,他们家办起了丧事。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心中莫大的哀戚却找不到一丝宣泄口。

直到头七那晚梦到爷爷回来,他终于忍不住在梦中低低哭泣,醒来的时候发现天还没亮,枕头一侧湿了大片。

他拿起手机随便拨通了一个电话,此时的肖瑜朗只想找个人陪他聊聊天。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听筒里传来一道冰冷得没有丝毫感情的提示音,肖瑜朗正想放下手机时无意瞥到屏幕上的号码,顿时苦笑了声。

那串号码熟悉到闭上眼睛都能倒着念出来,可是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第五章

肖瑜朗起身洗了把脸,又重新躺回床上,好久才能入睡,但睡得不是很深,浑浑噩噩地做了好多个梦,但醒来很多都记不清了。

唯独有一个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贺西岭穿着一件拉链只拉到一半的校服外套,凹了个时髦的发型,一副吊里郎当的样子。

他手里捧着一大束红郁金香,特意翘课在肖瑜朗回家必经的一个路口旁堵他,来往的行人经过时向他们投来怪异的目光。

肖瑜朗愤怒的把他送的花给踩在脚下,狠狠的羞辱他一番扬长而去;而站在他身后的贺西岭目光倏然黯淡下去,他弯下腰捡起那束被踩烂的花抱在怀里。

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抑郁。

这个梦境是真实发生的,那是一件很久以前的事了。只是他当初并没有关注到贺西岭的神色,如今却无比清晰的浮现在梦中,连他自己都为那个梦里的贺西岭而感到心疼。

肖瑜朗妈妈得知他要去实习时,便开心的说有个公司做线上销售,在招淘宝运营,工资待遇还挺不错,她舅舅的姑妈的堂兄的外甥是那里的仓库主管。

肖瑜朗一点也不想去,这职位与他所学的机械维修类的专业根本不沾边,不过他妈就一根筋的认定那里很好,离家又近,只隔了那么两条街的距离。

因着爷爷刚去世不久,家人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他也想让妈妈开心点,于是便顺了她的意。

他去了后才发现办公的地方实际上就是一栋居民楼,一楼简单的放了几台电脑和桌椅,门口停放着一辆汽车。若不是看到有个客服妹子在那上班,他还真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之后他才知道那栋楼其实是老板的家,因为工厂在开发区那边,有点远,而这类工作只要有台电脑和网络就行,不占地方。所以老板为了员工方便,就在自家一楼临时组了个办公室。

毕竟是从未接触过这类型的职业,所以他肯定要从头学起,而教他的是电商部的部长,也就是兼职上一任的淘宝运营。

好在肖瑜朗学习能力不错,很快就上手了,电商部部长就安心的把工作撂给他,自己搬到开发区那边。

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在工作的地方,他认识了轮班的两个客服妹子。其中有一个叫做苏言沁,很高挑的一个女生,鹅蛋脸,皮肤白皙,扎着高马尾,喜欢穿红色的裙子。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苏言沁举止间会流露出一种类似于气质的东西。

一番交谈之后,他才知道她家世显赫,学识渊博,只不过为了她的男朋友,就千里迢迢的追到了这里,而她的男朋友就是老板的弟弟。

电商部的部长偶尔来他们这开个小会,每次开会都给他们打鸡血。

他看着围在一起四五个人抑扬顿挫的道,大家应该清楚,我们公司刚做线上销售不久,虽然每个月都在亏,但销售额却有了很大幅度的提高,品牌知名度也有所提升。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总有一天我们团队会强大起来的,五险一金会有的,年终奖金和各种福利也会有的,一个月休三天假将来也完全可以实现……

肖瑜朗刚开始听的时候还挺来劲的,不过后来听多了,热情也渐渐被消磨去。

可惜终究没能等到团队强大的一天,他就辞职了,因为肖瑜朗要回学校答辩,到时还要办理离校手续,应该要花很长一段时间。

而电商部的部长瞧了这三个月的销售业绩,觉得很满意,想试图挽留他。

给他加多两百块钱的工资,和一个运营总监的职位,不过肖瑜朗还是婉拒了。

第六章

肖瑜朗回学校后正在看到高旭在洗床席,有些不敢置信,愣愣地站在门口。

“瑜朗,你看,我把你的床席也顺手洗了,”高旭听到开门声,嘴角微微上扬,头也不回的道。

他知道宿舍的其他人懒得收拾,在外面的公寓租房住几天。因为宿舍的很多东西在年前就已经搬空了,过了梅雨天气,衣柜和桌子边沿都起了一层白白的霉菌。其实也不只他们宿舍,可能这一层楼八个宿舍,大概也只有三四个人在宿舍住而已。

肖瑜朗一脸吃惊地看着他:“难道你不去住酒店吗?”他记得他们之前聚会时的那个五星级豪华酒店是他爸公司旗下的一个小小产业。

高旭把洗好的两张席子放在阳台上晒,漫不经心的说:“啧,我哪住得起,现在的我就是穷光蛋一个,连来学校车票的钱都是向我朋友借的。”

肖瑜朗张了张唇,刚想问些什么时,可转念一想,那是他们家的私事,自己一个外人也无权过问。于是摇了摇头,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中午,肖瑜朗请高旭在学校外面吃了一顿饭,恰巧碰到了庄文彻,于是过去和他打招呼。庄文彻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对肖瑜朗说:“你过来和我住吧,也方便一起讨论下论文的事。”

肖瑜朗还未回答,高旭却一脸警惕的说:“不行,我刚把席子给洗了,都还没和瑜朗睡过。”

肖瑜朗听到后,窘得想挖个地道钻进去,他无奈地揉了揉额角:“旭哥,你知不知道这话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高旭挑眉,咧嘴笑了笑:“有吗,是你想歪了吧。”

“你还真是……”肖瑜朗一时词穷,想不出什么形容词,索性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他抬起头时,却发现庄文彻不知何时便离开了。

在学校的这两天,他感觉高旭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奇怪,还有就是他看他时的那种眼神,有点小心翼翼,似乎还掺杂着其他情绪。

肖瑜朗心里忽然有了个大概的猜测,但不敢深入想下去,只好刻意去躲避他,最终还是搬去庄文彻那。而高旭也跟着过来了,就住在隔壁,和徐鸿峰一起。

徐鸿峰就是那个聚餐时和庄文彻干了一架的人。听文彻说自从那天打完架后,徐鸿峰一反常态,天天想和他套近乎,有时还三更半夜的打电话过来骚扰他,之后他便把那个疯子给拉黑了。

可没想到他去实习的企业,徐鸿峰也在,真是冤家路窄,就这样打打闹闹过完了几个月。

这天晚上,门外传来敲门声,肖瑜朗犹豫着要不要开门,庄文彻转头对他说:“你要吃夜宵吗?”

嗯?肖瑜朗一时还没明白他话题怎么跳得这么快,只见庄文彻起身过去开门。

一个脸上还有几道清淤的小伙子献宝似的把一袋东西递过去:“文彻,我知道瑜朗也在,所以特地买了两份夜宵。”

徐鸿峰一边说话一边挤到门缝里,脸上满是笑意,双眼发亮地盯着庄文彻,像个要讨奖赏的大男孩。

庄文彻面无表情地拿过那袋东西,一脚把他踹出去,“砰”的一声门关上了,随后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桌面上,递给他一双筷子。

肖瑜朗扑哧笑了一声:“文彻,你这样做太不厚道了吧。”以前他们两人本就不对盘,结果打了一架后,那个徐鸿峰却变得如此热情主动,很难不让人怀疑他的意图。

“他这人就是有明显的抖M倾向,要是两天不揍他,他心里都不舒坦了。”庄文彻皱了皱眉,语气中似透着一丝反感之意。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