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我本将心向明月by红叶海棠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5:31

《我本将心向明月》是由作者“红叶海棠”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傅璟菱、乔漾之间的感情故事,他竟然为了那个凡人,一次次伤害她...

我本将心向明月

01 设计

北炎国地牢,乔漾被手臂粗的铁链锁住,身上鲜血淋漓,肩胛骨都被扣穿了,她疼得不得了。

她是妖,她能逃,可是她不愿,她想证明她的清白,证明她没有爱错人。

“王爷到!”一个尖利的嗓音响起,伴随着脚步声,傅璟菱出现在地牢里。

“呵呵,你来了!”乔漾笑看他,眼神仍旧那么痴迷,谁让她爱惨了傅璟菱呢。

“毒妇,把解药给本王交出来!”傅璟菱一进来,就扣住她的脖子,狠厉的逼问。

“什么解药?”她不懂,她从来不屑下毒,她出手,从来是一击击杀。

若不是她爱着傅璟菱,甘心被俘,谁又能奈何她?

看她这么不识相,傅璟菱微恼,加紧手的力道,“媚儿身上的毒,别和我说不是你做的,她若有半点闪失,我要你的命!”

这么狠毒的话,自从她来到京都开始,几乎每一次都会说。

她好不容易挣脱老祖的追击,就是要跟着傅璟菱厮守一生,他竟然为了那个凡人,一次次伤害她。

乔漾垂下眼,苦笑着,再抬起眼,眼中是无尽的哀伤,可是她很倔,不肯服软,“我没有解药,你也要不了我的命!”

傅璟菱的呼吸登时就加重了。

他怒了,为别的女人迁怒她。

“来人,把她给我带到王府偏房,取她心头血,入药养身!”

乔漾不解,狐狸的心头血是有奇效,可是他明明不知道她是狐狸妖的。

当初,傅璟菱被追杀至神山林,重伤不治,还是她救了傅璟菱,但是傅璟菱那时候双目失明,她以凡人乔漾的身份,照顾着傅璟菱。

两相知心,恩爱缠绵,像神仙眷侣一样相伴生活,唯独傅璟菱看不见她长什么样有些遗憾而已。

可是老祖强行拘了她回狐狸洞,逼她断了念想,好不容易她逃了出来,可是傅璟菱已回了京都,而且身边就有了上官媚儿。

还是丞相嫡女。

她不甘心,纠缠着傅璟菱,也许是有人看不惯乔漾,竟然诬陷她下毒毒害了的玉柠郡主。

郡主没死成,乔漾倒成了阶下囚,凶手没查出来,上官媚儿还中了毒。

这其中的蹊跷,恐怕只有上官媚儿知道了。

柴房里,乔漾气息奄奄的伏在草垛上,淡淡看着端着碗,拿着刀进来的家丁。

“乔姑娘,你就忍着点吧,谁让你不是王爷心尖儿的人呢!”

说着家丁一把刺下来,乔漾轻笑,不放在眼里,口里吐气,家丁立刻迷昏了过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你也想伤我?”

乔漾正要起身,谁知她还没站起,门口被一股大力推开,背光的身形仍旧能看得清来人模糊的五官。

乔漾笑着,眉眼弯弯,一如当初的纯真,“王爷,你是不是心疼我,不取我的心头血了!”

“果然是个妖女!”傅璟菱眸子微眯,下巴微侧,身后立刻出现两个灰袍道士涌进来,左右开弓将她制住。

乔漾愣住,不是害怕她身份暴露,而是吃惊傅璟菱联合其他人设计自己,逼她现形。

02 执迷不悟

“为什么?”她傻傻的问。

傅璟菱冷漠的收回目光,连多余的一眼都不想给她。

“带走,送刑房!”一声令下,乔漾就被押去了刑房,后背被贴了定身符,她无法反抗。

“傅璟菱,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你,为了你,我都抛弃我的族人了!”

乔漾的怒吼,终于换来了傅璟菱微末的余光,背对着她,“因为你不配,这世间,除了媚儿,没有人配站在本王身边!”

凡人的感情,怎么那么复杂,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你说便是,何苦这样羞辱我?

乔漾的内心,傅璟菱看不见,扔下那句残忍的话就走了。

乔漾想去追他问个清楚,她要问明白那那几个月的时光,他是否同她一般怀念,如果没有,她自行离开。

可是两个道士是有些本事的,那一道定身符她差点挣脱,又增加三道,她本受了酷刑,法力削弱,便失去了抵抗能力。

刑房里,乔漾被所有刑具上了一遍,连着三天,都要忍受皮肉之苦,她愈合力又快,旧伤口一个时辰她便能恢复如初。

可是行刑之人受了指使,一套一套刑具用着,她生生疼晕好几回。

“哒哒哒――”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乔漾强撑着挣开眼皮,看看谁来了,才抬头,就被迎面打了一巴掌。

“贱蹄子,竟然敢给本郡主下毒!”

是尊贵的玉柠郡主啊,乔漾心中冷笑。

“我没有给你下毒!”乔漾道,一张脸虽然伤痕累累,可是仍然能从精美的五官看出,这个女子多么倾城绝色。

玉柠从小爱慕傅璟菱,可是傅璟菱不爱她,尤其是从神山林回来时,带了上官媚儿回来,疯了魔的就请旨求娶她。

玉柠争不过上官媚儿就算了,这突然出现的乔漾算什么东西,整日上赶着缠王爷,如今还敢对她下毒。

“除了你,谁还会给本郡主下毒,王爷说了,把你交由本郡主处置!”

说着玉柠扯了长鞭来,一鞭子打在乔漾身上,脸皮被波及,登时绽开皮肉,樱红的血滑落下来。

听着玉柠的话,乔漾身上的痛,都不及心里的痛万分之一。

“我说了我不必下毒,若我想杀你,你满门都不可能有活口!”

她是要修炼得道的,手上轻易不可沾染人命,若她哪天动手了,定是万念俱灰之时。

“还敢口出狂言!”

玉柠可不懂她的执念,她此刻,只想消愤,刚才还听说王爷正四处寻神药救上官媚儿,玉柠不愿迁怒王爷,唯有迁怒这乔漾了。

“啪――”一鞭又一鞭的打下去,乔漾一声不吭,她越是扛着,玉柠越是打得狠,直到乔漾又疼晕了过去,玉柠才罢手。

“把她给本郡主泼醒!”玉柠休息好后,已经烦了用鞭子,打算用火钳烫她的脸。

“王爷来了!”狱卒匆匆过来禀报。

乔漾一清醒,就听到王爷来了四个字,心中欢喜,巴巴的看向来时的通道走廊。

果然看见那个风姿琳琅的男子出现在那里。

“傅璟菱,你终究还是心疼我!”

03 你信我

玉柠看着傅璟菱,心中一动,上前迎他,却被傅璟菱拨开,直直向乔漾走来。

“傅璟菱,你是来救我的?”乔漾满眼期待。

她心中仍觉得,傅璟菱不是有意伤她,关她只是为了一个交代,如今他来了,来救她了。

难怪族里的姑姑入世一遇情爱就甘愿放弃一切,死都要与那些凡人在一处。

她现在明白了,因为她看见傅璟菱都觉得好幸福,若是他为自己一笑,哪怕刀山火海,她都甘之如饴。

“本王听说,狐狸的心头血,有保命之效,还可延年益寿?”傅璟菱凉薄的开口。

乔漾笑意凝固在脸上,逐渐失去色彩。

“媚儿深中奇毒,你既然不肯交出解药,那本王就每日取你一碗心头血,哪天你想通了,把解药给本王,本王就免了剜你心头取血!”

随后他淡淡看向玉柠,“郡主,这人本王暂时不能给你处置了,等媚儿的毒解了,本王定把乔漾送到郡主府邸!”

玉柠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傅璟菱就离开了。

说完让人把她带走,乔漾不甘心的咬着牙暗暗发力,可是身体实在吃不消,失去了意识。

当她醒来,是在王府她的下人房,额头,肩膀,手脚,皆被贴了定身符。

其实,她如今这般模样,就算不贴定身符,她也无法逃出去的。

想起在神山林那段时光,傅璟菱对她信任,她是狐狸妖,家里排十七,没有名字。

傅璟菱说,“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

他叫傅璟菱,那她就叫乔漾吧,在神山林遇见,乔字属木,名唤乔漾。

明明人还是那个人,怎么傅璟菱就变了,难道真的是老祖说的,男人都是负心汉吗?

“水……”她口渴得厉害,嘴唇都干涩发白,有点点血珠镶嵌在唇上,干裂程度可想而知。

砰――

门被撞开,一袭白衣的女子缓缓踏入,婀娜多姿,女子居高临下看着狼狈的乔漾,发出一记娇笑。

“是你,上官媚儿!”乔漾激动的坐起来,没能前行,就被定身符灼得倒回地上。

“是我,你说,你一个妖都混得如此狼狈,你拿什么和我斗?”

上官媚儿柔柔的捏着乔漾的下巴,得意的把玩着,然后一用力,往乔漾还未愈合的皮肉摁去,乔漾措不及防,疼的闷哼一声。

上官媚儿生得一副清纯的模样,恰巧是这样,谁也没想到是她下的毒给玉柠,还给自己也下了毒,一箭双雕。

“把她的心头血取了送去厨房,熬制送到我房间,待我养好身子,与王爷成婚,定要感谢这个功臣!”

一行人在上官媚儿离开后,七手八脚的摁住乔漾,生生剜着她的心口。

乔漾痛苦不堪,仍旧无法摆脱,直到一碗血满,那些人才肯离去。

“我没有下毒,傅璟菱……你信我……”乔漾呢喃着,卷缩成一团,化成了一个白毛狐狸。

白毛已经变成红毛,心口处空洞洞的敞开着皮肉,狐狸呜咽着,闭上了眼。

傅璟菱出现在门口,情绪复杂的看着她,“明明是妖,为何要执意如此?”

乔漾不知是他,只当是梦,因为除了神山林那时候,傅璟菱从来没这么温和过。

“你信我……”她的呢喃,从狐狸嘴发出的,只有几声呜咽,随即失去了意识。

傅璟菱的心口忽地泛疼,他为什么要心疼这只妖。

“不,这是妖的迷幻术,媚儿才是救我之人,她才是本王该珍惜的人!”

他不愿多留,抬脚离去。

04 我爱错了人

乔漾被关押在下人房,每日一碗血,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此刻她已经苟延残喘,就悬着一口气在了。

一颗内丹隐隐要脱口而出,乔漾知道,她元气大伤,内丹如果保不住,她怕是要气数已尽了。

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得到傅璟菱的正眼看看。

吱呀――

门口跳进来一只野猫,四处张望着,直到确认没人,才化成了人形。

“十七,你怎么变成这样?”

这只猫竟然化成了一个绝色男子,神情紧张的看着乔漾。

乔漾睁眼,看见了他,气若游丝道,“倾崖,你怎么来了?难道……是傅璟菱让人放你来的吗?”

倾崖神色一凛,十七真是疯了,那些凡人,怎么可能察觉得到他,如果不是他早先在十七的内丹放了气味,他都不知道她如今变成这样!

“我带你走!”倾崖说着将定身符尽数除去,将她扶起。

可是才刚出到门口,就被一群官兵围住,倾崖自然不可能束手就擒,抬手一挥,那些官兵全部倒下。

“张天师,把这两个妖孽拿下!”傅璟菱站在高楼指挥台,冷冷看着被抱在倾崖怀中的女子。

张天师得令,即刻出手,与倾崖对打起来。

乔漾抬眼,对上他冷漠的目光,好像她明白了,傅璟菱不会爱她的,她所有的执着,都是错误。

“傅璟菱,你一定要赶尽杀绝吗?”她问。

“妖孽,受我一剑!”张天师和倾崖交手,恰逢乔漾不备,直接忙里偷闲偷袭了乔漾。

“噗!――”剑没入她的腹部,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傅璟菱握着栏杆的手顷刻握紧,瞳孔放大,一时间,心口位置更加痛苦难当。

不,她是妖,她不是我的乔漾,别被迷惑!

最终他战胜了那些动容的情绪。

“十七!”倾崖惊恐大喊,弃掉张天师直奔乔漾。

乔漾倒在倾崖怀中。

“倾崖,我爱错了人,我真的爱错了人!”她哭了,把头埋入倾崖的怀中,哭得伤心难过。

“自古人妖殊途,那些前辈的前车之鉴有多少例子,你何苦那么傻!”倾崖说着话,设了屏障,隔离了那些人。

乔漾隔着屏障看着远处的傅璟菱,忽然一笑,抬手隔空摸摸他。

可是他好傲娇啊,都不肯对她笑一下。

“倾崖,带我走吧,我不想留在这了,这些凡人好可恶啊!”

尤其是傅璟菱,他都不肯对她好一点。

倾崖当即要带她飞身去,可是张天师忽然洒出一个网,将二人同时罩住。

倾崖十分无奈,这网专门克制猫族的,还带着乔漾,他根本难以脱身。

“十七,你还能不能坚持?”倾崖似乎要做一个决定,乔漾有些慌,虽然她是受了伤,可是她自愈能力很快。

所以,皮外伤很难让她丧命,损耗元气才会让她失了道行,进而正常老死。

倾崖的话,让她没来由一慌。

“咱们两个,今天只能走一个,我护法让你走!”

倾崖的话落,乔漾坚决摇头,“不行,事是我惹的,要走也是你走的!”

“你忘了,我有九条命,你快些带老祖来救我就是了!”

乔漾仍犹豫。

而指挥台的傅璟菱却很不耐了,尤其是看见这二人耳鬓厮磨的交谈,让他郁结。

他绝不承认他对那只妖有一点点感情。

“放箭!”他冷声下令!

05 人心难测

倾崖登时发力,将网愣是撑开一个口子,青筋暴露的额头对着乔漾,表情十分痛苦,“快走,别管我,十七,快啊,快!”

乔漾哭着看他,她明白,现在不是争抢谁死谁活的时候,她得走,否则白费了倾崖用一条命换她自由了。

她化作白影唰的冲出网面,万箭随之而来射进去。

呲呲声,听得乔漾心如刀绞,直到安全的距离,她才敢回头,只见倾崖保持着张开网的姿势,身上插满了箭。

“走!”倾崖嘶吼。

乔漾流着泪跃下围墙,耳边不停响起那些喊叫的打杀声,她不敢停留,可是才没跑多久,就被前方一队人马拦住。

“抓住它!”那些官兵喊打喊杀的上前。

乔漾不得已,只能往回跑,而迎面而来的就是倾崖化成猫身被一个男人提在手里,一脸凶狠看着她。

“我劝你乖乖受伏,否则我就剥了他的皮!”

“倾崖……”乔漾急得不行。

“咻――”一只箭矢射中乔漾,乔漾痛苦的发出一声呜鸣,响彻云霄。

“喵!!”倾崖发出尖利的叫声,死命挣扎,仍旧摆脱不了网面的束缚。

只能眼睁睁看着乔漾再次被俘。

……

倾崖和乔漾被别分别关押,倾崖被关押在降妖阵里,而乔漾却被押在地牢里。

此时,乔漾奄奄一息的挂在支架上,从被押回来到现在,不过两个时辰,那些狱卒已经对她用尽所有刑具。

既不逼供,也不问话,单纯的折磨,从来没有一刻,她那么讨厌自己的自愈能力,死不了还逃不出去。

“上官小姐,您怎么来了?”门外听到动静,随后牢门被打开,上官媚儿一脸得意的看着狼狈的乔漾。

“狐狸精,滋味如何?”

狱卒倒是会讨巧,急忙上前邀功道,“上官小姐,按您的吩咐,所有刑具都用了,没死呢!”

“咯咯咯~”上官媚儿捂着嘴,娇笑着,随即冷眼盯着狱卒,“你下去!”

“不可,这是妖,会吃人的!”狱卒惊吓道。

“多话!下去!”上官媚儿冷嗤。

狱卒无奈,只能退了下去。

“来耀武扬威的?”乔漾无力的看着上官媚儿,即使这样,也透着慵懒,不像阶下囚。

“你可能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被王爷厌弃,我告诉你吧,在他眼里,我才是神山林里陪他度过黑暗的人,而你,是妖,你说的话,都是蛊惑,他不会信的!”

乔漾一听,这才明白,为何傅璟菱和之前对她的态度完全不同,反而对上官媚儿爱护有加,原来是上官媚儿冒充她!

越听越觉得恨,乔漾想挣开枷锁去撕了面前这个女人,可是她每用一次力,那些符就会灼她一次。

即使这样,她也不顾疼痛想冲破禁锢,上官媚儿一开始被吓了一下,可是看着乔漾确实无力挣脱,这才放下心来。

“你别这么激动,我其实来不是耀武扬威的,我是给你递消息的!”上官媚儿想到要说的事,就更加期待乔漾的表情。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