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蚀骨之爱骆黛之江谨喻免费阅读_蚀骨之爱骆黛之目录by月小叶

发布时间:2018-11-09 15:36

蚀骨之爱骆黛之江谨喻小说骆黛之 江谨喻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蚀骨之爱骆黛之江谨喻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蚀骨之爱小说里,主要介绍了骆黛之江谨喻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重新回到这座别墅已是夜幕低垂,骆黛之有些恍惚,她竟然就这么嫁人了?骆黛之下意识看向江谨喻,却不想他刚好回过身,两人视线不期然的相接,男人的眼眸深邃若谷似要将她吞噬一般,骆黛之一惊,慌乱的收回目光,心跳竟不争气的加快。“呵。”清冷的笑自江谨喻的薄唇逸散。

蚀骨之爱骆黛之江谨喻小说

第一章 蛇蝎心肠

清晨的医院安静的有点吓人,消毒药水味儿轻轻点点的弥漫在鼻翼间,让人莫名的生出几分压抑。

骆黛之捧着保温盅加快了步子,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医院的饭菜总是不合胃口,这是她匆匆赶回家熬了一小时的粥,得趁热送去才行。

“快点,怎么还没有断气,这老不死的!”骆黛之刚要开门,病房里熟悉的声音让她心跳漏了一拍。

什么老不死的?!

骆黛之一把推开房门,屋内的情景却瞬间惊的她脸色发白,保温盅脱手滑落,温香的粥洒了一地,狼藉一片。

“爸,爸,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

骆黛之急急上前推开宋秋玉,她看着那张泛青僵硬,分明没有了任何生命体征的脸,声音染了哭腔。

她不敢置信的推搡着骆远程的肩头,可是手指却颤抖的厉害,床上的人早已了无生息。

“快走!”宋秋玉眉头一皱,脸色有些难看的示意骆云菲离开。

“你们给我站住!”骆黛之一跃而起,拦在两人跟前,“宋秋玉,你真狠,我爸娶你进门何曾亏待过你,你竟如此对他,你这可是谋杀!”

“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你爸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宋秋玉神色微变,却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怒斥骆黛之。

“我亲眼看你用枕头活活捂死了爸爸,你还想狡辩?”骆黛之气的浑身发颤。

“哼,这个老不死居然要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你这个贱。人,我跟了他三年,为的就是他的遗产,你说我怎么可能甘心?”宋秋玉闻言不怒反笑,阴冷的眸光像是淬了毒。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是我的了。”宋秋玉晃了晃手中的财产转移书,鲜红的指印刺痛了骆黛之的眼睛。

她根本不敢想象,被逼着摁指印的骆远程到底有多痛苦,她只知道眼前这对笑魇如花的母女,简直就是蛇蝎心肠,恶毒的让人害怕。

“宋秋玉,你闭嘴!”骆黛之紧咬牙根,眼底的恨意几近实质,“你就不怕杀人偿命吗?”

“呵,”宋秋玉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看着骆黛之眼底是高高在上的怜悯,“该担心这一切的人,是你!”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医生和护士此刻终于是听到了动静急匆匆的赶来,主治医生惊愕的大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医生,是她们两个人杀了我爸爸,等警察来了李医生请务必为我作证,把她们两人绳之以法!”骆黛之对李医生很尊敬,她相信李医生肯定会站在她这边的。

“李医生,我们母女二人不分昼夜的在这里照顾老程,又怎么会害他,分明是她见不得老程对我们母女二人好,这才痛下杀手啊!”宋此时声泪俱下的控诉着,眼底的得意却是不遮不掩。

骆黛之惊愕的看着宋秋玉,她此前为了照顾爸爸衣不解带的在医院已经一个月了,所有的护士都是认识她的,宋秋玉这么明目张胆的泼脏水,她是疯了吗?

可是出乎骆黛之的意料,李医生和所有的护士此刻都像是不认识她一样,众口一词的污蔑辱骂如同箭矢铺天盖地的向她袭来。

“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企图,但是你怎么能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

“像这种不孝女,就应该抓起来枪毙!”

骆黛之僵在原地,脸色苍白,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宋秋玉如此有恃无恐了,因为她早已收买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这根本就是一场明目张胆的陷害!

宋秋玉,真的是好狠的心……

骆黛之手指攥紧,心沉如水,此时警笛声越来越近,骆黛之望了一眼床上的父亲,隐下眼底的泪光,咬了咬牙,推开阻拦在她面前的护士,头也不回的冲出病房。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她突破重围却没有人来阻拦,只是她没看到身后的宋秋玉看着她的背影目光幽冷,嘴角滑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第二章 得救

骆黛之匆匆下楼,可是在看到医院门口纵横排列的警车时,她心一沉,折身往旁边的安全通道跑去。

宋秋玉分明是想斩草除根!

骆黛之咬牙,心底几欲灭顶的恨意涨的她眼眶猩红。

“你是……唔……”

一个脸上罩着面具的男人突然出现,骆黛之一惊下意识的转身想跑,却被他用手帕捂住了口鼻,眼皮越来越沉,她渐渐失去了意识……

“这丫头长的还算标志,肯定能挣大钱……”

头疼欲裂,骆黛之艰难的睁开双眼,大脑还有些混沌,水润的眸子带着迷蒙,可是在听到那低声的耳语时,却瞬间清醒过来。

她下意识的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她的双手竟然被死死的缚住,一丝不安在她的心底蔓延,骆黛之惊恐的看着逐渐靠近的两人,雪白的医大褂没有给她丝毫的安全感,反而让她打了一个冷颤。

“你们是谁,不要过来!”骆黛之惊惧的挣扎着,可是除了带起铁链铃啷作响,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你的母亲已经把你卖给我们了,你最好乖乖听话,要不然的话……”阴冷的笑代替了后面的话,却让人更加的毛骨悚然。

又是宋秋玉!

难怪,她会让他跑的那般轻易。

骆黛之手指攥紧泛白,心底的恨意更甚,她看着眼前的两人无比厌恶,“你们这群社会的垃圾!”

“贱。人,竟敢骂我们!”骆黛之的话激怒了两人惹来一阵咒骂,两人咧着大黄牙,上下打量着骆黛之目光猥。琐,“既然你这么不听话……哼哼……”

“你们想干什么,滚开!”骆黛之心跳骤降,脸色泛白,不停的踢蹬着双。腿,想要逼退两人。

可是下一秒她的腿就被死死的捏住,两人狞笑着靠近……

骆黛之拼命的挣扎,手腕被磨出血痕,眼底的光一点一点的湮灭,只剩绝望……

突然一群保镖鱼贯而入,利落的将两个假医生扣押,强迫他们跪倒在地。

“你是谁,别多管闲事!”

两人箭在弦上,突然被打断,还被屈辱的摁在地上,顿时不耐烦的骂骂咧咧。

可是下一秒他们便惊恐的瘫跪在地,吓得浑身颤抖。

一道身影逆光而峙,却偏生出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来。

这个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的男人,分明就是江氏集团的总裁江谨喻。

黑白两道,金融巨鳄无一不要对他礼让三分,何况是他们一个小小的黑诊所……

两人此刻悔的肠子都青了,浑身都打着颤跟筛糠似的。

江谨喻却仿如没有看到两人一般,长腿迈开径直走向骆黛之,保镖赶紧解开捆着她的锁链。

骆黛之一惊,下意识的瑟缩,可下一秒她就已经悬空,整个人被锁在江谨喻的怀里。

江谨喻眉头微皱,漠然的扫过骆黛之被磨的出血的手腕,周身气压骤降。

“处理掉。”

森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温度,没有一丝起伏却轻易的决定了他人的生死,两人此刻脸色惨白,吓得几近失。禁。

身后不断的哀求声,让骆黛之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男人招惹不得……

可是,不知是男人的怀抱太过温暖还是她实在太累了,她竟迷迷糊糊的睡死过去。

第三章 我要你嫁给我

骆黛之醒来已经是傍晚,她看着房间里陌生的装饰猛然恍过神来。

“醒了?”依旧是清冷的声音,骆黛之下意识的望去才发现这个男人其实长的极好。

精悍修长的身躯配以一张俊逸的如同精雕细琢般的脸,恐怕足以让任何女人为之疯狂,更何况他还是江氏集团的总裁。

这样的男人注定不好惹,骆黛之想起在黑诊所他漫不经心的就处理了两个人,忍不住脊背生寒。

“你为什么救我?”骆黛之小心翼翼的开口,仔细的观察着男人的表情。

江谨喻漠然不语,放下手中的红酒杯,长腿迈开走到床边,低头看着她。

居高临下的压迫感让骆黛之几欲窒息,就在她快要忍不住缴械投降的时候,江谨喻却突然开了口,“我要你嫁给我。”

平淡的声音却如同一石惊起千层浪,骆黛之惊愕的瞪大了美眸。

什么情况,他疯了吗?他刚才是说……要娶她吧?

骆黛之强忍着想要探手摸摸他的额头问问他是不是发烧了的冲动,咽了咽唾沫,谨小慎微的开口。

“那个……江总,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她舌头好似打了结,连声音都在发颤。

“我记得你智商没有问题。”男人凉如水般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却让骆黛之如遭雷击。

这样的男人举手投足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要找她?

“因为你的血型,我需要一个药人,娶你,只是应你父亲的要求罢了。”江谨喻睨着骆黛之,像是读懂了她的心思,拿出了一份协议沉声道。

药人?

骆黛之接过协议,却在看到协议上熟悉的笔记时,瞬间红了眼眶。

骆黛之瞬间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她自嘲的勾了勾嘴角,说到底这还是一场交易。

还是一场拿婚姻做赌注的交易,是他父亲为了给她一线生机而不得不签下的协议。

毫无感情也能结婚?为了她一个RH阴型血,江谨喻还真是舍得下血本!

骆黛之心瞬间冷了几分,不过片刻之后她却笑得有些谄媚,“江先生,咳咳,虽然你很优秀,但是这毕竟是我的终身大事,我想你还是让我考虑考虑?”

江谨喻看了她一眼,眼中尽是怀疑的神色,骆黛之却像是没看见一般,仰着头瞪着水润的眸子,一脸真诚的模样。

这一刻他好像看到了骆黛之身后挥的欢快的小尾巴……

“半个小时。”

良久,江谨喻才眉梢轻挑扔下一句话,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嗯?

骆黛之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江谨喻已经走出了房门,她才猛然反应过来。

这家伙也太……了吧,终身大事,竟然只给她半个小时考虑?!

骆黛之心底吐槽,可是她却立刻翻身下床,抱着床单“呲啦”撕成两半,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她就不信她还逃不掉了!

二楼的距离不算高,骆黛之将床单系在床脚,另一头绕在自己腰间,顺着窗户一点一点的向下爬。

磨蹭了良久,骆黛之才艰难的着陆,被舍弃的床单空荡荡的飘着,她回头看了看这幢精致的建筑物,撇了撇嘴头也不回的离开。

别墅顶层的房间。

“先生,这……”管家皱着眉头看着监控里扬长而去的背影有些犹疑的开口。

他不是很懂,先生亲自去接回来的人,怎么又这么轻易的放走了,而且还下令不让他们追。

“她会回来的。”江谨喻却没有半分担忧的意思,反而眉目渐深,别有深意。

他不是一个喜欢强迫别人的人,相比于用牢笼控制猎物,他更喜欢猎物自己送上门来。

管家闻言心底下意识的一颤,这骆小姐只怕是要被先生吃的死死的了……

骆黛之一路小跑着离开,却不见有人来追她,她紧提的心放下,往自己的出租屋的方向走去,她现在很需要林冀,那是她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也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信赖的人。

第四章 渣男贱女

阿翼,你好棒……”

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从门缝中溢泻而出,却让骆黛之如遭雷击脸色瞬间苍白。

没有人比她更熟悉那个声音,那分明是她的姐姐骆云菲!

握在门把手上的手死死的用力,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不至于瘫倒在地,骆黛之屏住呼吸,一把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却将她最后一丝希望彻底扼杀。

骆云菲长卷的头发暧。昧的散在身后,而她身边的男人赫然就是她的男朋友,林冀。

“啊,阿冀,她回来了。”骆云菲突然瞥见僵在门口的骆黛之,却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是娇嗔着推开林冀。

林冀闻言回身瞥了骆黛之一眼,冷笑了一声,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将骆云菲拥的更紧,柔声安抚怀中人,“不用管她。”

“可是她在瞪着我呢,好可怕。”骆云菲故作惊吓的模样瑟缩在林冀的怀中,可是望向骆黛之的眼中却分明只有挑衅。

“骆黛之,你吓到云菲了,还不快滚!”林冀起身,指着骆黛之怒喝,清俊的面容有几分狰狞。

骆黛之看着两人,一颗心似被寒刃片片撕扯,浑身如坠寒窖。

这就是她始终爱着的男人?哪怕一直以来合租房的房租都是她在付,她都可以安慰自己说只要他爱她就行。

可现在呢,她的男朋友却和别的女人在她买的床上抵死缠。绵,甚至还让她滚,而那个女人还是她的姐姐。

真是可笑。

太可笑了。

“林冀,你这个混蛋,真是渣男贱女天生一对,简直让人作呕!”骆黛之看着两人一字一顿的说着,瞬间让两人脸色铁青。

“阿冀,她骂我们。”骆云菲气的咬牙,却只能故作娇柔。

骆黛之看着骆云菲那张娇嗲的脸更觉厌恶,想起父亲就是被她们母女活活杀死的,她只觉得心底气血翻涌。

“啪。”

清脆的巴掌声,瞬间让空气沉默,骆云菲怔了怔神,直到脸颊火烧般的疼痛,她才反应过来,“骆黛之,你竟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骆黛之收回手,目光冷冷的睨着她。

“阿翼,你看看她,人家好疼。”骆云菲眼底全是怨毒,可声音却越发的娇腻,一脸梨花带雨的模样好不可怜。

“骆黛之,你疯了吗?”林冀闻言气的额角青筋暴起,他一把捏住骆黛之的肩头,力道之大似要将她撕碎一般。

“你放开我。”骆黛之疼得蹙眉,她挣扎着想从林冀的手中挣脱,可是却根本动弹不得。

“啊!”

突然,林冀狠狠一推,骆黛之惊叫一声,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去,瞬间失去了重心。

骆黛之从楼梯上滚落,直到撞上了墙根才停住,疼痛从她身上的每一个关节逸散,她的头昏昏沉沉的,眼皮越来越重……

“阿冀,血啊……”骆云菲本是解气,可在看到她头上瘆人的血迹时却是一惊。

“赶紧走。”林冀也是一慌,拉着骆云菲径直从骆黛之身边踏过,连看都没看一眼。

骆黛之心脏一疼,黑暗却彻底将她吞噬,整个人晕死过去……

第五章 谁是杀人犯

等骆黛之醒过来已经是次日清晨,在冰冷的地板上睡了一。夜,让她从头到脚都泛着寒意,连同心都一起冰封。

骆黛之一步步艰难的上楼,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她才发现自己此刻简直跟鬼一样,头发散乱额角的血迹已经干涸,看上去却更加恐怖。

她将自己打理干净,整个人已经疲乏的不行,可是她却还是强打起精神。

今天是公司召开发布会的日子,她一定要当众揭露宋秋玉的真面目,夺回爸爸的公司,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骆黛之赶到公司,发现所有的记者都已经落座,她眉头微蹙,压低帽沿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宋秋玉今天打扮的非常精炼,一扫往常攀附男人的狐媚形象,看上去竟如同女强人一般,她端坐在董事席的中央,哪怕她刻意克制,她的眼中的得意和狂喜都无法掩饰。

而骆云菲挽着林冀坐在台下,也是一脸自负,一副用鼻孔看人的模样。

骆黛之手指紧攥,掌心传来的疼痛,才能让她克制住上台亲手撕碎这对母女丑恶的面孔的冲动!

“对于骆总的离世,我们非常遗憾,但是根据骆总的遗愿,骆家的所有财产将全部移交于宋秋玉女士的名下。”

律师宣读着遗嘱,宋秋玉眼中的欣喜再也抑制不住,她等了整整三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宋秋玉,你这个杀人犯,你真的有胆量接这份遗产吗?”

偌大的大厅安静异常,突兀的响起了一阵清越的声音,却让现场一片哗然,究竟是谁这么大胆,竟然在此时搅局?

宋秋玉气的脸色铁青,随后她目光一尖,看到了从后排突兀的站起来的人。

骆黛之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的摘掉了帽子。

宋秋玉一怔,殷红的指甲瞬间捏紧,目光骤寒,来人竟然是骆黛之!

“宋秋玉,我父亲垂死挣扎的时候你有害怕过吗?你会手软吗?接下这份财产,你真的不怕我父亲死不瞑目,化作厉鬼来找你吗?”

骆黛之凝视着台上的人,恨意几欲将她溺杀,她咬牙怒喝音量越来越高,凌厉的质问让宋秋玉下意识的心虚,脸色泛白。

“这是不是骆家的小小姐吗?她可是骆总的亲生女儿啊……”

“难道她说的是真的,真的是宋秋玉杀死了骆总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

骆黛之的出现让台下的记者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瞬间如同血蝇一般,闪光灯乱按,话筒瞬间将骆黛之和宋秋玉层层包围。

“宋夫人,请你解释一下骆小姐所说的话吧。”

记者的质问瞬间唤醒了宋秋玉,她恶狠狠的瞪了骆黛之一眼,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她小觑了这个丫头,竟然差点让她暴露。

可是随后她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没什么好解释的,我相信警察先生会还我清白。”

“经过我们的查证,杀害骆总的凶手是骆黛之骆小姐。”警察此刻突然出现,明晃晃的手铐直接扣在了骆黛之的手腕上。

突如其来的反转,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杀害骆总的竟然是他的亲女儿?!

闪光灯瞬间向着骆黛之而来,让她睁不开眼睛,骆黛之此刻心中的恨意更加汹涌,宋秋玉竟然已经设计好了圈套,特意来陷害她!

骆黛之被闪光灯包围,“咔嚓咔嚓”的声音让她脸色苍白若纸,头部受伤的眩晕感突然袭来,让她不受控制的向下倾倒。

可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她竟然跌进了一个紧实的怀抱中,骆黛之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却险些惊掉了下巴。

是江谨喻。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六章 唯一的选择

骆黛之皱了皱眉拉开距离,晃了晃头想要去除那种眩晕感,艰难的站好。

江谨喻轻捻指尖流失的温度,淡漠的看了骆黛之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幽暗的流光,讳莫如深。

“江先生,您怎么来了?”宋秋玉一见江谨喻,立刻笑得一脸谄媚讨好。

“我们先生是为了骆小姐的事情来的,这是我们调查得出的证据,在骆总不幸离世的那段时间里,骆小姐刚刚抵达医院,不构成杀人的条件,足以排除她的嫌疑。”

管家笑眯眯的上前,疏离有礼的话语却容不得任何人反驳。

一个下人尚且有如此气魄,他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未发一语,却足以让人心生畏惧,不敢违逆。

警察面面相觑,下意识的就想打开手铐放开骆黛之,可是宋秋玉此时突然醒过神来,大声喊到,“不许放!”

可是她的话甫一出口,就感觉两道冷厉的目光瞬间落到了她的身上,其中蕴含的压迫感让她连腿肚子都在打颤。

可是她决不能容忍骆黛之再被放走,她望着江谨喻硬着头皮说道,“江总,黛之做的事医院的医生都看到了,这……”

“你不愿意放?”江谨喻开口,声音淡漠的没有一丝情绪。

却瞬间让宋秋玉不敢再说话,骆黛之就这么轻易的被带走。

她看着江谨喻高大挺拔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敢怒而不敢言的宋秋玉,突然紧张的咽了咽唾沫。

这位江先生这么狠厉,那她偷跑的事……

骆黛之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加长的劳斯莱斯幻影,骆黛之一上车就缩到了角落里,尽量离车座上那尊会呼吸的冰块越远越好。

“过来。”江谨喻眉头微蹙看着骆黛之,沉声道。

短短的两个字瞬间掐灭了骆黛之心里的小九九,她心不甘情不愿的磨蹭到江谨喻的身边。

“你怕我?”江谨喻睨了她一眼,仿若不自知的问道。

骆黛之心里翻了个白眼,感情这位爷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可怕?!

不过她脸上却是挂着狗腿的笑容,就差摇尾巴了,“没有没有,怎么会怕您呢,江先生这么平易近人,我这是尊敬,尊敬。”

“我记得你不久前才从我这里逃跑了。”男人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她,幽幽的话语让骆黛之的小心肝颤了几颤。

“……”骆黛之语塞,只能一脸讪笑着打着呵呵。

江谨喻看着骆黛之笑得有点蠢萌的样子,突然有些后悔,他真的要找这个女人做他的妻子?

可是想到她身上RH阴型血,江谨喻眉目微沉,“我已经给你足够的时间考虑了,给我结果。”

“我拒绝。”骆黛之想也不想,做药人,怎么想都不是一个靠谱的选项。

“你觉得你还有拒绝的余地?我能救你,自然也能不管你,你觉得你的继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江谨喻挑眉,清冷的声音平静的不能再平静,却瞬间像一盆冷水浇醒了骆黛之。

他说得对,她根本没有选择。

骆黛之心底一紧,郁结的无法呼吸。

可随后,她却粲然一笑,看着江谨喻眉目清亮,“既然江先生已经帮过我两次了,相信也不介意多一次,只要江先生能帮我拿回骆氏,我会嫁给你。”

会,而没有愿不愿意。

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这场婚姻只是一个交易,而她卖的是她自己,既然都是要出卖自己,何不把价钱定的高一些?

江谨喻看着骆黛之,眸色微深,良久,才开口声音薄凉,“好,我答应你。”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