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灏尘程一诺小说最新免费《世不遇你生无可喜》

发布时间:2018-11-09 15:36

陆灏尘程一诺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世不遇你生无可喜是一部由作者千山月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陆灏尘程一诺之间的爱情故事,为一个人付出一生,却惨死在他手里。爱成恨,终究绝望!重活一世,程一诺发誓,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世不遇你生无可喜

第一章 海边死亡

冬天,一个空有阳光而没有温度的季节。

傍晚,洛海边的风自顾自的吹着,刺骨的冷。

“啪!”重重的一巴掌打在程一诺的脸上,血从她的嘴边流下来。

陆灏尘俊美的脸在此刻是那样的狰狞,他毫不留情的怒骂:“你这个贱人,居然连一个不满一个月的孩子都忍心杀害。”

程一诺被两个黑衣保镖按着肩膀跪在沙滩上,她衣衫褴褛,满身伤痕,眼神愤恨:“我杀害你们的孩子?陆灏尘,你凭什么就这么给我定罪!”

“够了!安安怀胎十月好不容易才生下来的孩子,就这样惨死在你的手里,孩子的尸体就在这里,你要狡辩什么!”陆灏尘低头看了看程安安怀里已经停止呼吸的婴孩,重重的一脚踢上程一诺微微隆起的肚子上。

腹部一阵剧痛使得程一诺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她微微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看着陆灏尘,他怀里拥着的人和他看上去那样般配。

她抿了抿苍白的唇,声音凄楚:“陆灏尘,你口口声声都是安安,你只心疼安安为你生的孩子,难道我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值得你疼惜吗?你说过的,你会永远爱我的,为什么现在你变了?”

陆灏尘满脸的厌恶:“程一诺,你有着陆太太的位置还不够吗?你也不看看你脸上的疤有多骇人,居然还敢说要我永远爱你。”

程一诺只觉得心被一点点的碾碎:“是,我是人人羡慕的陆太太,可是时至今日,我除了一个陆太太的名头又还剩什么?这些天,你日日夜夜陪着的是谁,还用我来说吗?陆灏尘,这五年我为你做得还少吗?”

说着,程一诺摸了摸脸上的疤痕:“五年前,我为你挡下歹徒挥来的致命一刀,以致毁容。三年前,你公司一个大项目出了问题,我为了帮你赶出新的产品设计图,连续一星期只睡了不到十个小时,导致我肚子里才一个月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去年,和国外一家公司谈合作,我心疼你有胃病,帮你挡酒喝到胃出血。你记不记得你以前说过什么?你说你欠我的永远也还不完,可是现在呢,现在你拥着的,是我的妹妹,你爱的是她,信的也是她。为了她的一面之词,你甚至打我,呵,陆灏尘,如果没有我,你走的到今天这个位置吗?”

陆灏尘从始至终只是不耐的看着程一诺,在她话落音以后,他才缓缓开口:“程一诺,既然你都问了,我不妨告诉你,这五年,我和你在一起的每天,我都无比恶心!如果不是因为你有用,你以为我真的会娶你吗,我爱的,一直都是安安!现在,只有安安这样既善良又美丽的人,才配得上我。再说了,我想要的一切都已经到手了,所以,你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把她给我丢进海里!”

最后一句,陆灏尘是对着那两个黑衣保镖说的。

陆灏尘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化成一根根刺,扎在程一诺的心上,让她的心,剧烈的痛起来,腹部的疼痛也更加剧烈,隐隐有血从她身下流出来。

看着陆灏尘拥着程安安,程一诺突然就低低的笑起来,笑得凄厉又癫狂,结婚五年,她从未真正看透过这个男人,他的温柔是假的,他的体贴是假的,过往的浓情蜜意,都是假的!五年过去,他只不过是把她当成一个追求名利的工具而已啊。

“陆灏尘,你会后悔的!”被拖进海水里的那一刻,程一诺嘶吼着。

她那善良的妹妹,可是一条毒蛇啊……

下一秒,黑衣人将她的身体轻轻一扔,海水瞬间没过她的头顶。

身下的血流的越来愉快,浓重的血腥味在海里散开,不久便引来了凶猛的鲨鱼。

程一诺惊恐的睁大眼睛,但她已经无力挣扎了,下一瞬,鲨鱼锋利的牙齿将她撕裂……

陆灏尘!程安安!我恨你们!上穷碧落下黄泉,永生永世,我都恨你们!

若有来生,我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第二章 重回大婚之日

满室花香,程一诺缓缓睁开眼睛。

她抬起头,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妆容精致,穿着一身华丽无比的婚纱。

程一诺倏地站起身,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证实什么。

这时她看见梳妆台上的手机,将它打开,时间显示是2012年5月1日。

是五年前,她的大婚之日,程一诺的眼睛瞬间红了,老天竟然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程一诺正在深思,她的后妈李淑清便火急火燎的推开了休息室的门:“诺诺,你这孩子,怎么还傻站在这里,快到宴会厅去啊,婚礼都要开始了。”

一边说着,一边拉扯她往宴会厅去。

混混沌沌的,程一诺站上了高台,看着对面的陆灏尘,有那么一瞬间,程一诺的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恨意,但她很快将那恨意藏进了心底。

司仪按照流程问她是否愿意嫁与陆灏尘为妻,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他们的身上,但程一诺却是久久的沉默。

程一诺看着陆灏尘微微笑了笑,在心底倒数“三,二,一!”程一诺举着话筒,薄唇轻启:“我愿……”

“我不愿意!”一个刺耳的女声在静谧的宴会厅显得那样突兀,所有人都朝门口看去,宴会厅的门被一把推开。

一身狼狈的程安安大步的走上了高台,她径直站到陆灏尘的身边,泪眼朦胧的冲着程一诺质问道:”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是不是就是怕我知道你的新郎是灏尘哥哥……”

程一诺后退一步,不停的摇头,只是在那不敢置信的表情下,是一颗波澜不惊的心,果然,还是一样的戏码啊……

程安安见她不回答,又转头看向陆灏尘:“灏尘哥哥,你说过会娶我的啊,为什么你要娶的是姐姐呢……”说着说着程安安低下头痛哭起来,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她捏了捏拳头,按照她姐姐的个性,一定会不顾场合的动手的。

但是程一诺却迟迟没有动作,程安安抬了头看了一眼,她飞扬跋扈的姐姐捂着嘴,泪流满面,那无声的哭泣更叫人心疼,她的声音那么苦涩:“言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不知道的,我不知道你们以前在一起的,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答应灏尘的求婚。”

陆灏尘听到这样的话,皱了皱眉头,他一把拉起程一诺的手:“诺诺,我……”

程安安见情况不对,立马打断他,她摸着自己的小腹,抽抽噎噎的说:“灏尘哥哥,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不要我……”

“既然如此,灏尘,我退出!你好好照顾安安吧!”程一诺缓缓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就要把自己的手从陆灏尘的手里抽出来。

她一再退让的样子,让台下的宾客对程安安和陆灏尘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陆灏尘急了,他紧紧攥住程一诺,深情如许:“诺诺,你相信我,我没有和你妹妹有过什么,我真正喜欢的是你,不要就这么放弃我!”

说完,他一脸正色的转头看向程安安:“安安,你上次跟我表白的时候,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爱的是你姐姐,请你自重!”

说着,陆灏尘派人上来将程安安拖下台去。

程安安泣不成声:“灏尘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说过你爱我的……”

程一诺的后妈李淑清不满的看了一眼陆灏尘,也赶忙出来打圆场:“不好意思各位,我们家小女喝醉了,在说胡话呢。”

在陆灏尘的坚持下,婚礼继续,看着陆灏尘缓缓的将戒指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程一诺轻声问:“灏尘,你真的喜欢我吗?”

陆灏尘的心猛跳了一下,他眼神温柔的看着绝美的程一诺:“安安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诺诺,我喜欢的只有你啊。”

程一诺低着头无声的笑了,喜欢?他陆灏尘不过是喜欢她有利用价值罢了……

第三章 花言巧语

因为这一场闹剧,婚礼最终草草收场。

回到家,程一诺便直接去了换衣间,毫不留恋的将婚纱脱下丢在地板上,她换上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

黑色----复仇的颜色。

看着镜子的自己,程一诺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打开门,程一诺端起桌上的红酒往婚房走去,不等她推开门,熟悉的声音就从房间里传出来。

“灏尘哥哥,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爱的真的是姐姐吗?如果你说是,那我明天就把这个孩子打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们!”

程安安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哽咽,她的声音很轻,却又那样的不留余地。

透过缝隙,程一诺清晰的看见陆灏尘狠狠掐灭手中的烟:“安安,别无理取闹!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你!你明明知道,我是迫不得已才说那些话的!”

程安安的眼泪就那样落下来:“灏尘哥哥,我知道的,可是要看着你娶姐姐,我真的好难过啊……”

陆灏尘一把将她搂紧怀里:“安安,我现在的情况,需要你姐姐的帮助才行!你乖乖养胎,好好的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我向你保证,将来你会是唯一的陆太太!”

程安安的眼睛亮了几分,仿佛真的相信了一样:“灏尘哥哥,真的吗?”

“真的!安安,你听话,快走吧,等下你姐姐要来了。”陆灏尘松开抱着程安安的手,神情温柔。

看着房间内的景象,程一诺退回来一步,靠在墙壁上,仰起头,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喝完。

她自嘲的笑了笑,陆灏尘做的这么明显,前世的她却真的相信了他的花言巧语。

程一诺深呼吸两口气后,伸出手推开了门。

房间内的两人还维持着那个姿势,程安安的脸还贴在陆灏尘的胸膛。

看见程一诺进来,陆灏尘瞬间把程安安推出去老远:“诺诺,你别误会。”

程安安略带憎恨的看着程一诺,但想到陆灏尘刚刚的话,她只好低头说:“姐姐,我只是……只是来跟灏尘哥哥说清楚的。”

程一诺走上前去,给她擦了擦眼泪:“安安是真的很喜欢灏尘吧!是姐姐不好,贸然决定结婚,没有考虑好!”

看着程安安乖顺的样子,程一诺在心里笑了笑,以退为进,装懂事是吗?她也会的!

陆灏尘听到程一诺这样的话,心中觉得不妙。

果不其然,程一诺突然抬起头看着他:“灏尘,安安这样喜欢你,我做姐姐的,真的不忍心看她难过伤心,我想,我们离婚吧,若是你怕别人说闲话的,也可以不对外公布离婚……”她神色平静,不哭哭啼啼也不大吵大闹,越发让人觉得她是无比认真的。

陆灏尘突然冲过来吻上她的唇,长长的一吻结束,他捧着程一诺的脸:“程一诺!你看着我的眼睛!”

程一诺抬起头看着他,陆灏尘的眼神深情缱绻,带着三分不被信任的受伤,前世,自己就是被这样一副面孔所骗。

“诺诺,你听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跟你离婚的!你这一辈子,只会是我的妻子!”陆灏尘再一次郑重的承诺。

然后上前一步拥紧了程一诺,看着这一幕,程安安怨毒的瞪了一眼程一诺后,捂着嘴掉头跑了。

看着程安安离开的方向,程一诺勾唇笑了。

陆灏尘,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婚是吗,我希望你最好永远不要忘记这句话!

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是吗?那就走着瞧吧!

好戏才刚刚开始!

第四章 初露锋芒

翌日清晨,程一诺从床上醒来。

看着另一只枕头整洁的样子,程一诺嗤笑一声。

新婚之夜,她这个新娘却独守空房。

“诺诺,公司的一个大项目出了点问题,对不起,新婚之夜都不能陪你。你放心,等公司走上正轨了,我以后一定会弥补你的。”

他陆灏尘的话可真是说得好听,既透露出他需要她的帮忙,又表了真心。

陆灏尘对她的不爱这个时候就已经这样明显了,前世她却一股脑的往里钻,还真的倾尽全力去帮他,愚蠢!

程一诺眯了眯眼,想了想,俯身看了看床底,果然,一个信封正躺在那里,伸手拿出来,程一诺满意的勾起一抹笑……

陆灏尘,既让你想利用我,那我又怎么不让你如愿呢?

只是这结果的好坏,怕是由不得你决定了!

一个小时后,程氏大楼,22层。

“陆灏尘!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程一诺一身白色的西装,径直推开陆灏尘的办公室,将一沓照片甩在陆灏尘的脸上。

陆灏尘一张张的拿着看起来,这照片上赫然是他和程安安的亲密照。

他慌乱的站起来,一时间忘记了办公室的其他人:“不是的,诺诺,我没有和安安拍过这些照片,这些照片都是P成的……”

看着陆灏尘惊慌失措的样子,程一诺猫一样的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快意。

这一幕,落进了沙发上的傅君昊眼里,他敲打沙发的手指停下来,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陆灏尘!你真当我程一诺是傻子吗?”程一诺面无表情,只是那语气里,风怒多过质疑。

“诺诺,我……”陆灏尘越过桌子往程一诺走来。

程一诺伸出手,笔直的指着陆灏尘:“站住,不要靠近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还是一样的脸,气质却和从前大不相同,明明是平静的语气,却叫人无法忽视,不自觉的就要顺从她。

陆灏尘果然站在原地不动。

程一诺看着他微笑:“陆灏尘,我们相识一场,也是缘分,我程一诺自认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说你要办公司,我调动父亲留给我的遗产做启动资金,你说你找不到好的办公间,我将程氏的这一层给你使用,你说你有搞不定的项目,我派人帮你解决。”

陆灏尘看着站得笔直的程一诺,哑口无言。

程一诺往办公桌那边走去,边走边继续说:“可是你呢,这才结婚第一天,你就个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哦不,是结婚当天,你就给我一个巨大的惊喜,甚至就在昨晚,我们的新婚之夜,你更是给了我一份大礼!”

“诺诺,我不是解释了吗?我和安安……”陆灏尘看着程一诺端坐地在办公桌后,有种不好的感觉。

傅君昊的目光则是一直放在程一诺身上,也不开口打断,丝毫不觉得自己窥探了人家的秘密而不好意思。

程一诺一双素白的手轻轻拂过桌子上一张张照片,红唇轻启。

“我没什么时间跟你绕弯子,事不过三,离婚吧。”

第五章 初见傅少

程一诺在心里只觉得可笑,前世这个男人伪装了那么久,现在却这么轻易就被打破。

不过也是,现在的他,到底刚刚起步,没有那么深的城府,果然还是有些稚嫩了。

程一诺不打断再跟他浪费时间:“反正我们也还没有领证,过几天我会召开记者会,宣布我们的婚礼作废的消息,另外,这家公司和这层楼,我会全部收回,你,陆灏尘,现在可以收拾东西走了,稍后我的助理会来这边整顿一下。”

说完,程一诺竟然真的不看陆灏尘一眼,踩着高跟鞋直接越过陆灏尘往外走。

这时,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傅君昊开口了:“陆先生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糊弄到我的头上来了。”

程一诺的脚步一下子顿住,朝傅君昊的方向看去。

看着傅君昊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他没有表情,甚至嘴边还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但此刻那一身上位者的威严却令人无法忽视。

傅君昊?程一诺有片刻的恍惚,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个男人都是洛城的王,只是他此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下一秒,陆灏尘的声音打断了程一诺的神游。

“不是的……傅少,你听我说,我……”陆灏尘看向傅君昊,想要说些什么,傅君昊这棵大树,绝对不能

傅君昊站起身,缓步走到他面前,薄唇轻启:“陆先生就不必跟我解释了,一个靠女人上位的男人,是没有资格跟我谈话的,你有什么话还是跟我的律师说去吧!”

傅君昊从头到尾没有看陆灏尘一眼,只是在摆弄自己的衣袖。

说完这句话,便往门口走去,经过程一诺身边时,停下了脚步。

程一诺看着傅君昊投来的目光,也不避讳,直接和他对上,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相撞,一个含着些许兴味,一个带着不满。

不过短短十秒的时间,傅君昊便走出了办公室,只是嘴角的的笑意,变得真实了一些。

陆灏尘转过身来,还想要再挽留一下傅君昊,可一抬头,对上的却是程一诺化着精致妆容的绝美的脸。

陆灏尘见傅君昊已经不在,便吧最后的希望放在程一诺身上,反正这个女人向来好骗。她一定是这两天被程安安刺激到了才这样的。

这样想着,陆灏尘便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程一诺深情的说:“诺诺,你前面说的都是气话对不对?你不会这么无情的对不对?”

说着,他甚至往前走了几步,伸开双手想要拥抱程一诺。

谁知程一诺又往后退了一步,办公室本来就没关严实的门被程一诺顺手打开。

“陆灏尘,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别人用过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要的,何况是男人,又何况,是你这种男人。”程一诺倚着门框,十分轻蔑的说。

陆灏尘的一张脸涨得通红,一时间那虚伪的温情消失不见:“程一诺,你……”

“我怎么了?难道我陆先生对我拿回自己的东西有什么意见吗?”程一诺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引得外面的员工都有些好奇。

没等陆灏尘在说话,程一诺转过身:“不管陆先生有什么意见,都与我无关,陆先生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若是真的被保安请出去,多多少少是有些难堪的。”

说完,程一诺不再逗留,挺直脊背走了出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