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所爱之人隔山海by半生烟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6:01

《所爱之人隔山海》是由作者“半生烟”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洛书静、莫亿城之间的爱恨情仇的故事,有多爱就有多恨....

所爱之人隔山海

第一章 新婚夜

门外终于传来脚步声。

洛书静的心骤然雀跃起来,一想到心爱的人就站在门口,她提起礼服下摆兴奋地跑到门口旋动门把。

今天,她终于和爱的人结婚了,想到这里,洛书静秀美的面容上再也掩饰不住笑意。

门才打开一条小缝,就被人粗暴地推开,洛书静踉跄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

“亿城,你终于回来了……”

她赶紧凑上去,话还没落音,眼前那个满身酒气的高大男人就募地扇了她一巴掌,他丝毫没留情,扇得书静耳鸣眼花。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是你将恩雅推下悬崖是不是?你果然和你爸一样!”

莫亿城好看的薄唇里突然吐出这几个字,刺得她心口滴血。

洛书静白皙如玉的脸颊上出现一抹红痕,她双眼噙满泪水,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她爱了十年的英俊男子。

“你说什么?”

莫亿城一个箭步冲过来,死死扼住洛书静的喉咙,冷峻的面容上带着狰狞恨意,“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敢装傻,恩雅如今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你这个毒妇!”

洛书静此时脸涨得通红,她双手不停地拍打着莫亿城的胸膛,奋力挣扎,“亿城……”

莫亿城勾唇冷笑,金丝眼镜后的视线阴狠如箭,他骤然松开洛书静的脖子,冷眼看她跌坐在地上不停地咳嗽。

他轻蔑地“呵”了一声,居高临下地仔细打量脚边那个身量娇小的女子,薄唇轻启,“你不是很想留在我身边当这个莫太太的吗?今天我就如了你的愿。”

洛书静惊恐地抬起眼,便只看见莫亿城脱下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扯下领带,歪嘴一笑,慢慢地蹲了下来,然后不由分说一把拉过洛书静。

“你要干嘛?你到底要干嘛?”

洛书静潜意识里知道会发生些不好的事,吓得一直往后推。

莫亿城一只手摘下金丝眼镜放在一边,眸光微敛,另一只手狠狠捏住洛书静的下巴强迫她和他对视。

“我要干什么,你这个贱人不是应该很清楚的吗,你们家培养你,让你机关算尽嫁给我,这不一直是你想做的吗,怎么现在开始装纯了,你贱不贱啊?”

莫亿城说着,“撕拉”一声,一把撕开她的裙子。

洛书静只觉得腿弯处一阵凉意,紧接着身上这件大红色的结婚礼服在莫亿城的手下成了一堆破布,她紧闭上眼,泪如雨下。

她此时未着寸缕,就这样暴露在莫亿城的视线中,一股莫名的羞耻让她连忙拿手挡在胸前。

哪里想到莫亿城粗暴地将她推到冷凉的地板上,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拉开拉链,分开洛书静的双腿,没有任何前戏,猛地冲了进去。

“啊!”凄厉的女声响彻了整栋别墅。

莫亿城盛气凌人地看着她,眼神阴鸷,丝毫不顾洛书静的惨叫求饶,加快了身下的动作。

“疼……疼……”

洛书静泪眼婆娑,她看着眼前西装革履不停羞辱她的男子,心如同被利剑穿透一般。

“你还知道疼,你将恩雅推下去的时候你怎么不想到她也会疼?”

“我没有,我没有推她下去,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疼……”

“呵,洛书静,我不止要让你疼,我还要你这辈子都生不如死!”

第二章 赎罪

空气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洛书静躺在地板上,一丝不挂,地板寒冷如冰,可她什么都感受不到了,因为身上的寒冷远远比不上心里的寒冷。

洛书静的泪流干了,声音也嘶哑了,她不明白,那个她爱了十年谦逊有礼的绅士怎么会突然变成了魔鬼。

莫亿城发泄完,从她身上起来,轻蔑地嗤笑一声,然后拉好拉链,戴上眼睛,西装革履,还是一副商业精英做派,他看都懒得再看洛书静一眼,头也不回走出了大门。

洛书静这一刻才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她苦笑一声,这才慢慢从地板上起身,可是一动,下面便像是撕裂一般的疼痛,书静艰难地走到浴室,没走一步,都想踩在玻璃渣上一般。

镜中那个女人,一个小时前还是娴静秀美的模样,而此时披头散发嘴角红肿,浑身上下全是些难堪的痕迹。

洛书静走进浴室,打开花洒,一遍又一遍地清洗自己的身体,可是无济于事,那些羞耻的痕迹怎么洗也洗不掉。

她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又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第二天一醒过来便看见昨晚在她身上作恶的魔鬼此时此刻就坐在她的床头,洛书静和他四目对视,吓得直接往被窝钻,不过莫亿城丝毫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他宽大的手掌狠狠抓住洛书静柔顺的长发,狠狠将她从被窝里拉出来。

洛书静疼得尖叫出声,可是莫亿城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他眸眼闪着阴寒的光,直接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拖到大门口。

“亿城,你到底要干什么?”

莫亿城一路上都沉默不语,直到将她拖拽到了医院。

浓烈刺鼻的消毒水味不停地往洛书静鼻腔里蔓延,她挺直腰背,站在曾恩雅的病床前。

“跪下!”

洛书静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曾恩雅岿然不动,殷红的嘴唇倔强地抿紧。

“跪下!”

莫亿城又是一声厉喝。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错都没犯,我为什么要跪下?”

腿弯处突然被人狠狠地踢了一脚,洛书静直直地跪在了地上,疼痛从膝盖开始往浑身上下肆虐。

“贱人,是你将恩雅害成这个样子的,你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莫亿城死死盯着地上那个倔强娇小的女人,怒火中烧。

“我没有害她,是她冤枉我,我什么都没做,啊……”

洛书静话还未说完,身后那个从男人便粗暴地踢了她一脚,踢得她半天都直不起身来。

莫亿城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英俊的面容上一丝情绪都没有,他冷眼看着洛书静趴在地上疼得低声低吟,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

“不准趴着,跪着为恩雅赎罪!”

洛书静疼得脸色苍白,眼角好像有泪划过,痒痒的,她已经无暇去顾及了。

“我没罪,不跪!”

莫亿城一把抓起洛书静的头发,强迫洛书静和他对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跪?你是不是嫌你家里那个傻子弟弟活得够久了?”

第三章 树林

“亿城哥……”

床上一直昏迷的女子慢慢睁开双眼,娇弱地叫了一声莫亿城的名字,莫亿城听到这个声音,连忙松开洛书静跑到病床前。

洛书静因为他的骤然松手,头狠狠磕在了床角,霎时间额头上鲜血汩汩流出。

莫亿城将病床上脸色苍白身体虚弱的曾恩雅扶了起来,温柔地说道:“恩雅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急死我了。”

曾恩雅靠在莫亿城怀中,看着地上卑贱如狗的洛书静不动声色地勾起唇角,又很快恢复原样,她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也根本没有掉下悬崖,只是买通了医生一起欺骗莫亿城,借此来弄死洛书静。

洛书静抬起头,看着两人的亲昵的场景心如刀割。

曾恩雅得意洋洋瞟了她一眼,将莫亿城抱得更紧,她突然觉得这样不解气,于是做出一副惊恐的表情惊声尖叫道:“啊!那个坏女人,让她走,让她走,她是来害我的!”

莫亿城双眸一沉,吩咐他的手下道:“将这个女人带回去,关起来。”

“亿城哥……亿城哥……我好害怕……”

曾恩雅一边说一边向莫亿城的手下使了个眼色。

洛书静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曾恩雅,摇了摇头,“曾恩雅,你是亿城的妹妹,我一直都拿你当最好的朋友,可是你怎么可以拿这种莫须有的事情来污蔑我?”

曾恩雅一听立马哭得梨花带雨,她不停地往后退,看起来像是很惧怕洛书静的样子。

莫亿城紧紧抱住曾恩雅,不耐烦地看了洛书静一眼。

洛书静是他们家管家的女儿,本来就身份低贱配不上他,要不是自己那个瘫痪的母亲点名道姓非要莫亿城取她,他可能连看也懒得看她一眼。

“带走,她在这里脏了我的眼睛。”

莫亿城的手下听到莫亿城的话立刻架住这个可怜的女人往外拖,洛书静一路上都在不停地挣扎求救,可惜来往的医生护士明明看到了却装作没看到一般从她身边走过。

她怎么就忘了这个医院都是莫家的产业。

洛书静心如死灰,直到被那几个西装大汉拖到车上,装进麻袋,扎紧袋口,扔进了后备箱。

她内心恐惧,奋力挣扎,可惜都于事无补,无意中听到其中一个彪形大汉说了一句,“大哥,那女的反正都是要死的,不如埋之前我们兄弟几个先快活快活?”

洛书静蜷缩在地上,浑身发软,她不敢相信,莫亿城竟然这么恨她,恨到要让她死!

车最终停在一片树林,后备箱被打开。

一个三白眼吊梢眉的男人,连忙将洛书静抗在肩上,飞快地往树林里跑去。

他火急火燎地给洛书静解开麻袋,看着她梨花带雨微微发抖的样子,立马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连忙脱衣解皮带。

“小美人,我来了……”

第四章 活埋

另一边。

“大哥,坑挖好了,二哥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把那女的玩死了吧!要不我去看看?”挖坑男子咽了一口口水。

为首的瞥了一眼那个小树林,“快去把那女的带回来埋了,免得节外生枝。”

挖坑男子喜笑颜开,赶紧往那片小树林里跑过去。

结果却发现他二哥躺在地上衣衫不整脑袋淌血,而那个女人看到他来正惊慌地往树林深处跑。

“妈的!”男人狠狠咒骂出声,然后飞快地跑过去追她。

曾小姐可是花了一百万买她的命呢,要是让这女人跑了,那岂不是煮熟的鸭子到嘴边都给飞了?

洛书静以为自己能逃过这一劫,哪里想到命运之神丝毫不眷顾她。

洛书静被藤蔓绊倒了,男子几步就走到她面前,扯起她的头发活生生地将她拖拽了回去扔到了挖好的大坑当中。

为首的脸色一沉,怒火中烧,“这是怎么回事,老二呢?”

“这女的把二哥砸昏了,在树林……”

“算了,别管他了,天快黑了,咱们赶紧把这女的给埋了,好给曾小姐交代,免得夜长梦多。”

洛书静伤痕累累,脸颊上红肿一片,她泣不成声,两个大汉动作很快,土很快填到了她的脖子。

“救命,救命……”

一想到自己爱了十年的男人竟然以这种方式置她于死地,洛书静的心就像是被一把尖刀狠狠划开一般,血流不止。

莫亿城,我恨你!

“终于把这女的处理了,活埋的视频拍好了吗?拍好了就发给曾小姐催她打款。”

三人做完一切之后驱车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莫亿城前脚刚从医院离开,后脚躺在病床上的曾恩雅便收到了洛书静被活埋时的视频。

她点开视频,看着土坑中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的洛书静笑得癫狂。

洛书静这个绊脚石终于死了,她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要不是洛书静那个心机婊擅长哄那瘫痪老太婆开心,昨天和亿城举行婚礼的可就是她了,现在洛书静终于死了,还是以这种方式死的,真是太解气了。

莫亿城从医院回到家,凳子还没坐热,便听到碗掉落在地的响声。

“我不要你们喂,书静呢,书静呢?我只要书静喂,书静在哪?你们把书静给我找过来!”

坐在轮椅上的老妇人脸色愤怒,大声叫喊道。

莫亿城急匆匆地跑过来,问道:“妈,是饭做得不合胃口吗?”

黄慧文死死盯着莫亿城,怒火中烧,“我不吃饭,我要书静来!”

莫亿城一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心里便有无名怒火冒出来。

洛书静,你还真是有本事啊!竟然把我母亲哄骗得团团转。

莫一辰眸色一沉,随即走出房间,向自己的手下吩咐道:“去,把那个女的给我带过来。”

第五章 代价

手下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老板,我刚要向你汇报,那女的谎称要上厕所,让老二带她去,结果中途跑了!”

莫亿城气得狠狠踢了他一脚,“都是怎么做事的?她一个女的都没看住,还愣着干嘛?给我找回来!”

手下战战兢兢,连忙跑了出去。

洛书静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一张英俊熟悉的面孔。

“书静,你终于醒了!”

洛书静挣扎着坐起身来,头昏昏沉沉的,她看着眼前男子,“许诺哥哥,我怎么会在这里?”

许诺摸了摸她的秀发,温柔地说道:“我在莫亿城家的医院门口看到你被人带走了,连忙追了上去,等我到的时候就看见你……便将你带回了我家。”

“谢谢你!”洛书静想起昨天发生的事,依旧心有余悸。

许诺看着书静苍白秀丽的小脸,心疼地问道:“你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会……”后面的话,他不想说出口,怕刺激到她。

“我得罪的人就是莫亿城,我也没想到他竟然想将我活埋。”

她深爱了十年的男人,她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男人,将她的真心弃之如敝履不说,竟然还想要置她于死地。

许诺气得脸红脖子粗,他狠狠锤了一下墙壁,“书静,你和我走吧!我一定会……”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书静打断:“我得回家,小星还在莫家,我要回去,不然不知道他会怎么对我弟弟。”

莫家大宅

莫亿城将曾恩雅抱回到床上,在她的额上烙下一吻,“恩雅,你好好休息,我找到那女人便来看你。”

“可是亿城哥哥,她跑了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莫亿城面色阴森,“她弟弟还在我手上呢,我就不信,她会丢下她那个蠢弟弟自己一个人跑了?”

曾恩雅有些愠怒,可是当着莫亿城的面不好发作出来,那个拼死阻碍她嫁给莫亿城的老太婆真是会作妖。

只不过……想找洛书静?呵,那得去阴曹地府找了。

莫亿城才出曾恩雅的房门,仆人就匆匆跑过来,他向莫亿城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少爷,夫人回来了。”

“带进来,”莫亿城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眸眼微微眯起,继续吩咐道:“把她那个智障弟弟带过来。”

莫亿城西装革履,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大户人家高贵的感觉,他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洛书静,冷笑道:“你竟然敢逃跑?”

洛书静捏紧衣角,眼眶中噙满泪水,大声为自己辩解道:“我自认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为什么你要找人活埋我……”

她话还没说完肚子便被莫亿城掐着脖子,“那请问站在我面前的是谁,魂魄吗!?”

“你,明明都知道……”洛书静咬着牙,倔强地说道。

“脏!”莫亿城看着她涨红的脸,险恶的丢到一边,直接忽略掉心底某处的诡异情绪。

“姐姐!姐姐!”

这时,洛书星被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提着脖领子扔到莫亿城脚边。

“小星,小星!”

洛书静祈求地看着的莫亿城,慢慢爬到他的脚边,拉住他的裤脚,如同一只可怜兮兮的流浪狗,声音哀伤,“求你了,你要杀要剐要活埋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没有任何怨言,我求求你,放了小星吧!他还是个孩子,她什么都不懂的。”

莫亿城冷哼一声,“放了他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得付出些代价。”

“什么代价?”

“代价就是,像狗一样在莫家活着吧!”

第六章 狐狸精

洛书静以为莫亿城会将他囚禁起来羞辱,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让仆人带她去洗澡换了身衣服。

她有些不知所措,直到被仆人带到了黄慧文的面前。

洛书静一看见黄慧文,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她走过去伏在黄慧文脚边,“老夫人!”

黄慧文心疼地抱住她,询问道:“是不是亿城对你不好?”

洛书静心里一咯噔,为了小星,她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没有,老夫人,亿城……对我挺好的……”

黄慧文枯木般的手掌轻轻抚摸洛书静的头,“书静你温柔娴淑,亿城得多有福气才能娶到你。”

洛书静苦笑一声说道:“是我有福气。”

黄慧文听到这里有些激动,她握紧书静的手,“我知道亿城一直被他爸收养的那个小丫头片子迷得团团转,那小丫头片子心机深沉,你要处处留心。”

“阿姨!”

曾恩雅应声走进来,她本来只是想看望一下这个老婆子,在莫亿城面前做个样子,哪里想到才走到门口就听到这个瘸老婆子不知道和谁在说她的坏话。

她穿了一身鹅黄色连衣裙,看起来清纯可人。

洛书静听到这个声音,心骤然揪了起来,是她,曾恩雅!

黄慧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她拿起手边拐杖,死死盯着她,气势汹汹地说:“出去,你给我出去!”

曾恩雅趾高气扬地瞥了一眼她脚边蹲着的那个女子,感觉身形有些像洛书静。

真是见了鬼了,洛书静都已经让她买通的莫亿城手下给活埋了,她能出现在这里,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诈尸了!

洛书静慢慢转过身来,恶狠狠盯着曾恩雅,差点吓破了她的胆。

曾恩雅捂住嘴唇练练后退,她指着洛书静,“你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黄慧文一听这话便气得火冒三丈,她抡起拐杖狠狠地抽了曾恩雅几下,“你怎么说话的,她是莫夫人!”

曾恩雅吃痛的退到黄慧文打不到的地方,对黄慧文怒目而视,不过下一秒,又换上了伪装出的柔弱表情,“阿姨,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做了什么你心里还不清楚吗?收起你那楚楚可怜的狐媚样子,我看着恶心!”

曾恩雅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洛书静,皱起眉头,眸眼里满是杀意,“你竟然没……”

“恩雅!”

曾恩雅话还未说完,便被匆匆赶来的莫亿城打断,她立刻换上那副清纯娇俏的表情。

“亿城哥哥……”

莫亿城一直都知晓母亲讨厌曾恩雅,听仆人说曾恩雅来看望母亲了,害怕她会做些伤害恩雅的事,马不停蹄赶了过来。

“妈,”莫亿城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黄慧文气得咬牙切齿,她指着哭哭啼啼的曾恩雅厉声道:“除了书静,你们都给我出去!特别是这个狐媚子,要再敢踏进我的后院一步,我就打断她的腿!”

她说完死死盯着躲在莫亿城身后的曾恩雅,这个狐媚子,和她那个妈一样,颇有手段,城府深沉,她这双腿就是拜那个狐媚子所赐。

可是她儿子,就是不听她的劝,被这个狐狸精勾得神魂颠倒。

曾恩雅眼里的怨恨都快溢出来了,这个死老婆子,当时怎么就没有摔死她呢?她不动声色地勾起唇角,没事,那次没事,难保下次不会了。

毕竟,弄死她的机会还有很多。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