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北海无声爱未眠全文阅读_乔依谢北宴小说在线阅读by秋言

发布时间:2018-11-09 16:05

北海无声爱未眠乔依谢北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北海无声爱未眠全文阅读,乔依谢北宴小说在线阅读,北海无声爱未眠小说讲述了乔依谢北宴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深夜。乔依从噩梦中挣扎着醒了过来。 时隔几年,她依旧会梦到自己被庄青丢到孤岛上的那段时光。 她总是会下意识的绝望挣扎,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黑暗的深渊,永不见天日。  

北海无声爱未眠

001给我把她弄干净

烈阳高照,悬日灼人。

在荒岛上困了足足一百来个日子后乔依终于等到了一艘过路的船。

这段时间乔依没有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生存于她而言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若不是心里还惦记着那个男人,她早就纵身跃进大海了结此生。

当时她跟自己的孪生姐姐出海莫名其妙出了事故,再后来她醒来,就已经在这孤岛之上。

她本以为那艘气派游轮不会注意到自己,可最后那船却还是停了下来。

乔依几乎喜极而泣,她哽咽呜咽着被救上船,她想跟那些人道谢,但她喉咙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自那次海难清醒后,她就再也没说出过一句话一个词。

周围几人看着乔依那副肮脏不整的模样尽数厌恶地跟她拉开了距离,而下令的那个男人却一步步靠了过去。

乔依抬眼看到谢北宴的时候浑身都僵直在了原地,她双眸霎时落下泪来,想要伸手去拥抱却又想到自己一身污秽,后退了两步。

男人五官凌厉出挑的脸上透着异样的冰冷,伸手一把握住了她的腕。

“给我把她弄干净。”

谢北宴的话语透着不容抗拒的压慑,纵使那些人不愿意,还是碍于这命令靠了上去。

被握着手的乔依心头一片氤氲,她盼星盼月终于盼来了最爱她也是她最爱的男人,就如同以往一样,不论他人如何厌弃排斥自己,谢北宴都会袒护自己。

乔依开口想告诉对方“我很想你”,可开口却只发出了难听的嘶哑声音。

几个下人从游轮内舱走出,毕恭毕敬冲谢北宴弯腰低头道:

“谢先生,沐浴室已经准备好了。”

他们说着就准备把乔依接待进去,可谢北宴却一把猛拽开乔依低沉冷声开口。

“我说过要给她这待遇?这条贱命配不上那些东西。”

男人的话落到耳边好似利刃入心,划出一道豁口,难以言说的疼痛席卷而来,乔依愣怔在原地,满面错愕。

谢北宴手上使力把她推到在地,继而道:

“听不懂?就在这,把她冲干净。”

那几人原先还没搞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个个呆站着,这会儿机警些的回过了神,试探着拿出了清洗轮船甲板用的清洗液和清洗工具。

男人默许摆了摆手,船上做事的船员立马反应过来帮忙把清洗液统统泼在了乔依身上。

那用来清除污垢秽物的粘稠液体腐蚀性强,乔依半跪半趴在地,刺鼻气味逼得她双眸发红,片刻后她被那东西淋盖了个彻底,刺痛遍布全身,但那些都比不过心头的绝望。

乔依的心好似从深不见底的谷底中被救起到天堂,随后又被推入更深的烈狱,而那个动手的人是她的寄托是她难以忘却的所有美好过去的总和。

高压水枪中冰冷刺骨的寒水喷在她身上,那极重的冲击力落在身上叫她四肢骸骨都在发疼,而谢北宴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站在一边,冷眼相待。

“啊……啊啊……”

乔依她想要问问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却只发出了单音节,在尝试几回后她终于从地上站起,朝谢北宴那里跌跌撞撞走了过去。

002我就是乔依

就在乔依伸手堪堪要勾到谢北宴时,后者眸中夹带憎恶地望了她一眼,转身离去毫不留情。

乔依那百日来本就活得质量极差,现在又遭受这么一轮“清洗”,体力不支,在一片冰冷中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她依旧在那甲板上,周围空无一人,游轮行驶在海上,无边无际的茫茫波澜叫乔依发自内心地感觉到恐慌,她害怕这望不到边的海水,而这原本是她的最爱。

豪华游轮体积极大,她在的那里只是一小片地,不远处的船舱内正一片繁华。

乔依瑟缩着往内里靠,海风吹在身上,她浑身发颤,身上的衣服早已破旧不堪。

忽而有脚步声靠近,她有些紧张,对方看到她时似乎愣了愣,继而缓缓靠了过去。

“哇,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这个样子在这里?”

顾域声线清亮,身上带了点阳光气息,充斥着温暖和生机,他有些惊讶地把乔依扶起,给她披上了自己的外套,乔依开始还有些抗拒,随后也平静了下来。

她做了几个简单手势,告知对方自己说不出话后有些难过地笑了笑,跟他表示了感谢。

顾域看着那双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的眸眼,没多说什么,直接带她进了里头,托人给她换上了干净衣服,给了她一个手机以便交流。

这是这段时间乔依头一次觉得心暖,暖得她几乎要掉下泪来。

顾域是个爱玩儿的,所以在游轮上瞎逛碰上了乔依,他不知道这人跟谢北宴的爱恨情仇,直接带着她去了宴会大厅。

谢北宴在这里是顶头人物,有权有势,他原本想等这里结束再去找乔依,而现在他却在人群中看到了那张熟悉且刺目的脸。

打扮过后的乔依精美如玩偶,短发贴脸衬得她愈发可爱,周围不少富商把视线目光落在她身上,盯得极为紧实,纷纷感慨顾域艳福不浅。

乔依在这时跟谢北宴对上了视线,心里各式各样的情绪都在翻涌。

男人缓步过去,到顾域身边时他握紧了乔依的手臂,话语冷厉。

“顾先生,不要随便捡被丢下的女人,容易引祸上身。”

顾域自然知道自己跟谢北宴不是一个级别的,但还是有些倔地护了护。

“不是不要了吗?那就跟丢下她的那个人没有关系了,别人会怎么样,就不要担心了。”

“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个女人不是你该碰的。”

谢北宴的气势压得顾域有些心慌,对方手段狠厉,绝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最后顾域退让离开了两人,乔依被谢北宴拽着离了现场。

他将她狠狠丢在一间屋内,眸间是难隐的怒火。

“别以为你跟乔依长了一样的脸我就狠不下心对付你。”

乔依一愣,心底又生出点光,他是搞错了!他是把自己认成乔夕才会这样的!

她刚要解释,却想起来自己已然失声,心正一寸寸冷下去,她又记起了顾域给的手机,忙不迭在上面打了一串字搁在对方眼下。

【我是乔依!我就是乔依!】

003真想叫你也尝尝那滋味

乔依满心揣着希望等着谢北宴认出她来,可对方却是狠狠一把拍开了手机。

“乔依已经死了!这么想取代她的位置是吗?嗯?”

谢北宴的一声怒吼混杂着深藏着的悲意,他亲眼看着那个女人成为一堆灰烬,现在这样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却还要出现来折磨他。

男人说完后狠压着乔依好似要把那些怒火悉数斜尽,乔依错愕看着脆出片蛛网的手机,想要挣扎辩解却被禁锢在了对方身下。

熟悉的身体和温度相贴,而跟以前不同的是现下的谢北宴给她的只有无尽的怒和疼痛。

乔依眼眶通红,皱眉忍下那些横冲直撞,把所有酸涩都消化在心底。

没关系,她还没有死,谢北宴只是认错才会这样,她总能把自己身份证明清楚的,到时候以前那个谢北宴就会回来……

乔依尽力忍受配合应和,想要唤起曾经的种种,谢北宴一通发泄之后推开了她,类似的熟悉感觉叫他几乎抓狂发疯。

他拽起乔依那头黑发,压住她后脖一扫,光滑肌肤上并没有本该在的朱砂痣,谢北宴冷嗤一声,笑自己也笑这作戏逼真的女人。

“乔夕,你知道乔依死之前什么样子吗,我真想叫你也尝尝那滋味。”

谢北宴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要将牙咬碎,而被误认成乔夕的乔依听了这话心头一空,莫大的悲伤涌了上来。

既然自己没有出事,那么惨死的就是自己的孪生姐姐了……

乔依不知道究竟那天发生过些什么,现在想来,自己就好似跳进了一个不见天日的局,她的长发被剪短,她的声音被销毁,她后脖的红痣被抹去,她失去了一切能证明自己是乔依的最直观证据。

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温婉女人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凌乱有些淡淡的愣怔,她的视线落在乔依身上,里头是晦涩难懂的笑意。

“北宴,你处理好了吗?”

庄青端庄大气,温声问话,好似有着能化开谢北宴一身戾气的柔和。

乔依半躺在地,看到庄青的那刹那,灵台一片清明,几个月前就是这个女人一手帮她们策划了出游!

她近乎疯狂地从地上挣扎起身,愤愤抓住了庄青的衣领。

她想高声质问她为什么要残害自己姐姐还把罪责推给自己,可她只能无声地用眼神宣泄自己的怒意,用动作发泄心头的火。

庄青被推搡着撞在柜上,惊呼出声。

“啊!”

女人的尖叫跟柜子上一些玻璃装饰物掉落在地的清脆声响混杂在一起,谢北宴快步过去,猛地扯开了乔依。

“干什么?在我跟前撒野耍疯?”

外头风雨大作,游轮在这时候迎上一个浪头,船身一倾。

庄青跟乔依几乎同时没稳住身子往地上跌,而那里堆满了刚刚被摔碎的玻璃制品,尖锐的残骸像是一柄柄在地上生根的利刃,等待着鲜血的浇灌。

就在那样短短的一瞬间,谢北宴毫不犹豫地拉住了庄青的手腕,而乔依没有依托,背脊着地狠狠跌了下去。

004拜拜,乔依

乔依霎时被绝望吞噬,而锋利玻璃刺入后背更是带出一片疼痛,温热染湿了自己背上的衣衫,她紧紧皱起眉头,喉咙里是嘶哑的痛呼声。

血腥味涌入鼻腔,乔依久久没有从那样的剧痛中缓过来,而谢北宴的身影就在自己跟前一寸寸越来越远,没有停留没有在意更没有担心,只有冷到极致的不屑一顾。

“北宴,走吧,外面还有人在等你。乔夕的事,以后可以慢慢处理。”

庄青温婉的声音响在屋内,乔依竭尽全力睁开眼抬起头,恰好看见庄青回过头望向自己,女人面上带着胜者把控全局的笑意,她做了个唇形,最后一字时舌尖抵于两齿,嘴角轻扬。

她说:“拜拜,乔依。”

“啊——啊!”

乔依声嘶力竭,她恨不得把所有的无望和委屈愤怒都发泄殆尽,背后的伤口一扯就疼到极致,鲜血还在往外涌,眩晕袭来,乔依的双眼一阵发黑,混沌间她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船已到岸,乔依已然在一间暗室内,她的背上被草草处理了伤口,包了纱布。

突然一阵脚步由远及近而来。

乔依浑身无力,思绪还有些混乱,那扇门被打开时光涌入暗室,刺的她双眼酸涩。

“喂,起来了!谢总叫你过去!”

男人略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她想站起双腿却发软,那人极为粗鲁地扯拽起乔依把她推搡着送进了谢北宴指定的的房间。

临近凌晨两点,谢北宴还很清醒,庄青在枕边已经呼吸匀称,他对她谈不上爱,无非联姻,一个事业出色的男人跟一个进退皆可听话温柔的女人,配在一起最是妥帖。

可谢北宴忘不掉那个俏皮的乔依,忘不掉他们的那份感情,以至于午夜梦回久久难以入睡。

他点了一根烟,缓步进到那个房间,看着角落那张一模一样的脸生出一种错觉,好似那就是乔依,就像船上那次鱼水之欢带来的既视感。

乔依看到谢北宴后面上露出些淡淡的笑意,她还是很爱他,即便现下自己的身份是个叫对方厌恶的恶人。

她起身想要靠过去,一个踉跄跌进了对方怀里。

谢北宴没推开她,眼底却露出些厌恶,他把女人压在软床上又是一番发泄。

结束时他点了根烟,火星在雾蒙蒙里时明时暗,乔依还未反应过来,男人把那一点橘红按在了她胸口上。

嫩肉上被烫的尖锐疼痛叫她惊呼出声,眼底满是错愕。

“知道乔依身上有多少个这样的被烫伤的疤吗?78个。我以为我是个够狠的人,可没想到你比我还狠,你怎么下的了手?”

谢北宴似是平静地说着那些话,但眸底却已然暗涌四起。

乔依眸里含泪,挣扎着脱身,随后把手指放在双齿间发狠咬出血来,踉跄起身跪在地上开始写字。

【我才是乔依】

手指涌出的血断断续续,写字太过吃力,她索性开始把自己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都背了个遍,随后又写了两人的生日,接着把一些纪念日都给列了下来。

歪歪扭扭的血红色熟悉混着泪在白瓷砖上异常醒目,也异常刺眼。

谢北宴面色本是冷而淡,但在看到那些纪念日时他心底又被划开了个口子。

他一把拽起了乔依,力道大得几乎要把她细腕捏断。

“够了!背这些是不是花不少功夫?我就看看你能装到什么程度!”

005别叫她死了

次日乔依就被带到了一处水族馆。

这个水族馆是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现下这里空无一人。

她步子不稳,被人推着搡着,前头是亲密走在一起的庄青和谢北宴,乔依走得踉跄,心如滴血。

突然她脚下一绊,失掉重心狠狠跌倒,手肘着地划出一道血痕。

谢北宴顿足回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

“别弄脏这里,擦干净。”

乔依紧咬牙关,默声不响拿袖口抹净了那块不深不浅的红。

谢北宴租下了整个地盘,只为证明这个女人究竟是不是曾经深爱的人。

人都喜欢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想法,即便谢北宴千百遍告诉自己那是乔夕,却依旧难以控制去从对方的身上找乔依的影子,甚至说那种隐约的熟悉感叫他生出了点期待。

乔依身上的伤还没好透,面对这样并不生疏的地方她的心底却满是慌乱。

她咿咿呀呀表示着抗拒,可没有人在意她的意向。

女人被推进了水族馆的冰冷水池中,她以前的确是个出色的潜水员,可自从那次海难被留孤岛之后,她就对水充满了恐惧,窒息般的压抑心慌感翻涌而来,扑头盖面把她压底。

她身上没有穿戴任何设备,在这样刺骨的冷水中,乔依浑身都在颤,她伸手拉住了一个凭借物,工作人员却狠狠又把她推了进去。

乔依挣扎着嘶叫着却无人搭理,她彻头彻尾地丧失了那种在水里自由遨游的能力。

谢北宴站在水族馆的透明玻璃前看着女人尽力扑腾,自己似乎也一样受了同样的煎熬。

他希望对方可以尽快适应,希望对方能在水底晃悠一圈冲他俏皮笑笑再骂他心狠,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的大排场就好似个笑话。

尘埃落定盖棺定论。

乔依已经死了,现在这个只是一个有同样壳子的女人。

庄青站在一边,她原先也心慌,可事实证明自己根本无需担心,一切都顺着她想的方向走,谢北宴会是自己的,谢太太的位子也会是自己的。

“北宴,该放下了,虽然乔依不在了我也很难过,但人总要往前看。”

男人沉默没说话,他眸光一寸寸暗下去,随后留了一句话转了身。

“别叫她死了。”

冰冷池水中呛了水几乎溺毙的乔依觉得自己再也撑不下去,物是人非,就在她快要放弃仍由自己缓缓下沉时有个东西轻轻拖了拖她。

熟悉叫声入耳,乔依有一瞬间险些落泪,曾经一同驯养玩耍的海豚从不远处赶来围在她身边,有时候生物总是比人类要更敏锐。

她赶忙望向谢北宴希望对方能够看到这一幕,然而她看到的只有男人渐渐变小的背影和饶有兴致嘲笑着自己的庄青。

乔依心底涌上绝望不甘,她使力拿手掌狠狠拍打在厚重玻璃上妄图叫对方转身,谢北宴已然走出很长一段路,突然他停了停步子。

乔依见有希望,激动地在水中扑腾着忍受着煎熬拍得更用力了几分。

庄青见势头不妙,抬了抬手,可谢北宴恰好也在这个点回了头。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