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林政温柔林然小说_林政温柔林然小说在线阅读by烟光凝

发布时间:2018-11-09 16:05

林政温柔林然小说林政 温柔 林然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主角是林政温柔林然的小说是《谢谢你的温柔》,主要讲述了林政温柔林然之间的爱情故事,“林政,不要……”“你不是做梦都爱着林然么?怎么样,现在和他的老子做,感觉如何?!”……温家破产,她用两个亿卖了自己,温柔背叛了初恋,嫁给了初恋的监护人。她的丈夫比她大十二岁,因她为的心不在焉,常在外面寻花问柳,她的初恋对她恨之入骨,家中两个男人对时时刻刻的虎视眈眈,让她成为全城既孤独又孟浪的笑柄……直到有一天,她死了。用最极端的方式离开了所有人。当他看着那份她的死亡通知书,他才开始明白,穿越岁月的沙漠和荒芜,只有你用最含蓄的声音深爱着自己——谢谢你的温柔。

林政温柔林然小说

第一章

“林政,不要……停下来……”

这是我的第一次,没想到就这样被林政夺走了。血从腿心流了出来,眼泪也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你弄痛我了……求求你,不要……”

可是男人像完全听不到我的哀求,“痛吗?痛就对了!只有让你痛才记得住你的男人叫林政!”

说完,疼痛与恐惧彻底将我席卷。他的霸道每一下都恨不得将我拆骨入腹,我的脑袋被迫一下一下撞击着大床的木板,忍受着他愤怒的发泄。

“你不是做梦都想要林然睡你么?怎么样,现在你被他的老子弄,感觉如何?!”

“不要……啊!”

剧烈的感触惹得我忍不住发抖。我在他的摆弄下内心被强烈的羞耻攫住,他更加用力羞辱我,终于我忍无可忍大叫出来,“林政,你不要逼我恨你一辈子!!!!”

林政是我的丈夫,三年前,20岁的我嫁给33岁的他,这三年来他天天在外面寻花问柳,从来没有碰过我一次。可是今天是我们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他对我的容忍终于到了极限。

“温柔,温家破产,我用两个亿把你买回来,不是用来买一个只能看不能干的花瓶的,我为了你,已经忍了三年,不要再挑战我忍耐底线!”

我哭了出来,“那不是我愿意的,我是被逼的,我心里的人从始至终就只有阿然……”

“你再叫他一句试试看!!”

我的言语彻底激起了男人的怒意,“不!!”一声尖叫,换来两只手臂都被他掀起狠狠地被到身后掐紧,我整个人奄奄一息地挂在他身前忍受他一次又一次,直到我不堪刺激濒临窒息。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看到男人眸底闪过邪佞,下意识惊恐,“你干什么……唔——”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迎面而来一片炙热!

“不——”我愕然瞪大双眼,“呕——”拼命想要把嘴里的东西吐掉,谁知道一把被他按回床上。

“给我吞下去!”

“唔——”我发了疯的反抗,然而在男人的力气之前根本不值一提,灯光下的男人正值壮年浑身肌肉贲张脸蛋好看到惊若天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林政,不是林然的监护人,恐怕我也会像全城其他所有女人一样为他疯狂。

可是,偏偏,他是。

眼泪,绝望地从我眼睛里汹涌而出,

我痛恨现在这个肮脏的自己。

林然,林然……

我违背了我们的誓言,我已经不是完整的自己了,从今往后,我再也没有资格爱你了……

……

激烈的纠缠以后林政就离开了房间,我没有什么心思准备三周年,只是草草的让家里的造型师给我打扮了一下,

到了夜晚,林家的LED宴会主题亮起来,我站在led屏底下,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里,对着大屏幕一阵阵发呆。

原来,我嫁给林政,已经三周年了么?

第二章

想到林然,我的心里顿时传来锥心之痛。

三年前,我为了救我病入膏肓的爸爸去林家寻找帮助,谁知道,林政开出的条件竟然是让我嫁给他!这个条件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可是最后迫于父亲的病情我还是不得不答应。

我和林然的感情也就这样走到了陌路。结婚那天,他离开了这座城市,一个人去了美国。之后三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

悲伤的回忆在这一秒戛然而止。

洗手间,我看着镜子中自己年轻的脸。

想到林政对我的所作所为,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肆虐涟涟。

“没事的……”我慌忙擦干自己的泪水,“温柔,没事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最起码,爸爸不是还活着吗……如果当年没有这么做,爸爸就已经死了。”

我拧开水龙头拍打自己的脸,谁知道,这时洗手间蓦然传开“卡擦”锁门的声音。

“谁?!”

“好久不见,我的……义母。”

听到这个声音,我吓得差点尖叫出来!

镜子里熟悉的那张脸,少年的清狂全部褪去剩下成熟的味道,嘴角扬起的全部都是讽刺!我整个人开始不可遏制的发抖,“林……林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惊喜吗?”男人冷笑着抱起双臂冷冷地靠着门板,

“是不是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回来?”

我心脏快要在这刻跳出来,“你……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是女厕所……”

“不来女厕所,我怎么能找得到你呢,我可爱的温柔义母。”

“别过来!!”他一边说一边靠近,就在高档的皮鞋距离我不到三十厘米的时候我愤然把头偏向一边,“林政就在外面,不想惹麻烦的话,你还是快点出去吧。”

我爱林然,只爱林然,现在也依然爱着。但是,这不代表,我会在和林政的婚姻里,和林然出轨。

“呵。”他冷笑一声,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看来,这三年你不但没有过得良心不安,反而还享受得很。”

我凄凉地笑,“林政是这座城市最尊贵的男人,做他的女人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事,当年的事情无非是各取所需,我为什么要良心不安。”

只有上天和我自己才知道我说出这些话后心有多痛!

阿然,对不起,可是我已经跟林政结婚了。如果我再跟你纠缠不清,他不会放过我们两个人。

“原来大家说的都是真的。”林然清俊的双眼闪过一抹痛色,“你真的是那种虚荣的女人……是我当年看错了人!”说完,他暴怒冲上来就要撕我的礼服!

“你干什么!”我怒吼,可是男人已经愤怒地失去控制狠狠把我压在洗手台上,吻如同暴雨般要把我吞噬,“温柔,你告诉我,你爱的人一直是我!你告诉我!”

第三章

“你疯了,你放开我,放开,啊……!”

“一模一样的事为什么你可以跟他做却不能跟我做?!温柔,你告诉我,你这里只有我,你只喜欢我……”他说着开始用力揉搓我的柔软,我吓得尖叫起来,“林然,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冷漠至极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赶紧一把推开林然。

我慌慌张张赶紧拉好身上衣不蔽体的布料,林政脸色难看得可怕,眼睛死死地看着他放在我身上的那双手上!

“林叔……”林然显然也没想到林政会出现得这么快,整个人都有那么一秒钟的手足无措,“我……”

“去了三年美国连男女厕所都分不清了是么?”林政浮现着森然的杀意,仿佛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掠夺一般愤怒,“既然这样,你这辈子也不用回国了!”

林然听到了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他再敢靠近我一步,他就会把他赶出这座城市永远不许回来他!林然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隐忍到极限才撕扯出四个字,“我知道了。”

“滚。”

林然整个人紧绷到极点,空气里剑拔弩张,最终还是愤然离开。

洗手间只剩下我和林政两个人。

林政形象极其高大俊美,我忍住眼泪肆虐的冲动抱着自己后退,看向另一边。

“林政,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不信可以查监控,洗手间是我自己一个人进来的。”

“呵,”林政听到这句话,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温柔,你觉得这就可以证明你么?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在我面前说的话。”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毕竟这里是厕所,没有摄像头能证明我的清白。”

“是吗。”

林政这时候的语气却平静了起来,他走过来修长的手指捏着我下巴,看着我大片暴露在外面雪白的皮肤恨不得把握碎尸万段,“确实没有东西能证明你的清白,但是有个东西,能证明你不清白。”

我抬眼警惕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成熟的男人眯眼逼视着我,忽然趁我不备一把“撕拉——”彻底撕裂我的礼服!

我大叫,“林政!你别碰我!”思绪一下子回到他强迫我的画面,为了穿礼服我今天底裤穿的是一条黑色的丁字形,我伸手挡住自己的隐私,手腕被他一下子扣在盥洗池旁!

他毫不费力一下子就探到了我身下!手指灵活地抠着,我忍不住发出羞耻的惊呼!

“身体是不会说谎的,你有没有背叛我,我摸一下就知道了……”

“别碰我,林政,你别碰我……”

原本我的身体不可能有一丝的反应,但是奈何他的技巧太过于娴熟,很快就让我整个人瘫软了下来!

“别……”

镜子里西装革履男人身前的我一丝不挂,我两只手无力地攀着林政的肩膀,感受到他的湿热包裹住我的耳垂,

“呵……”

第四章

“湿成这样,还敢说没背叛我,嗯?。”

“你放开我!!”我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明明不是这样的,明明刚才你弄我之前我是,我是……啊……”

“呵,果然是我最爱的小丫头,”他的表情似乎极其满意,“你想说什么?继续说下去,嗯?”

“唔……”我被他逗弄得根本无法说话,然而就在我难受得不得不渴望更多的时候,男人一把厌弃地丢开了我!

“痛——”

我整个人像个破布娃娃跌落在地,桌角磕破脑袋,血顺着脸蛋向下滑落。

“本来我今天还想风风光光地跟你办个三周年纪念日,但是温柔,你太令人失望。”林政是多骄傲的男人,他怎么可能能容忍自己的妻子跟别人有染!

就算他心知肚明我和林然不可能有什么,但是就凭刚才那一幕我衣不蔽体地靠在他养子的怀里,视觉上就足够让他恶心!

果然,那一晚他没有回家。而我不用猜都知道他今晚肯定又逗留在某一个我不知道的温柔乡。我的内心一片悲哀,但也不敢作出任何反抗!

回家后,我小心包扎好自己的伤口,脑袋里却不断回想着林然说的那句话,

[原来大家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是那种虚荣的女人……是我当年看错了人!]

“阿然……”

想到这里,我的心疼痛到无以复加!

如果我的退出,能换来你这辈子的幸福,那你一定要替我狠狠地幸福。

眼泪掉落的那一瞬间,手机打断了我的哭意,

“喂。”我佯装平静。

“是林政老婆吗?!你儿子现在在我手上,不想要他死赶紧带五千万来赎人吧!”

“你说什么?”

我明显没从他那句“你儿子”反应过来,我今年跟林然同岁,“儿子”这样的称呼难免让我吓了一跳。

“等等——你们说他在你们那里?你们有什么证据——”

“啪啪!”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扇巴掌的声音,“快,赶紧给老子说几句话!”

“温柔,温柔……”果然,醉得不省人事的男音透着无线电飘入我的耳膜,“温柔……”林然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意识,“你不要走……不要走……”

真的是林然的声音!我的心一下子悬起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嘿嘿,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小时内你必须要拿五千万过来,一分钱都不能少!而且如果你敢告诉林政或者报警的话,你的小情人……嘿嘿。恐怕就只能丢到悬崖下面去咯。”

我登时吓得浑身发抖!

“你们不让我告诉林政,我去哪里拿这么多钱?!”

“可是林太太,你确定你去求林总的话,还能拿到这笔钱救你的小情人吗?毕竟,当今全城所有人都知道,你和林少当年可是初恋呢……”

第五章

绑匪的话一下子戳中了我的心,他们说的没错。

林然是孤儿,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谁还会那么在意他的死活呢?

如果我都不救他,这世上就真的没有人可以救他了!

“最多四十分钟,他必须毫发无伤!”

“啧啧,看来林太太对自己这个‘小儿子’果然情谊匪浅……你放心,钱到位,我们到位。只要林太太按时拿着钱过来,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挂了电话,我用最快的速度借了一大笔钱。然后想也不想就拿着支票直接朝约定的地方冲过去。

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到了约定的仓库,我踉踉跄跄地下车,“我到——”谁知道我话还没说完,一只手从后面就死死地按住了我的嘴!“

唔——唔——”我拼命挣扎,一左一右又有两个人用力架住我,一个人看着我,发出邪恶贪婪的声音,“妈的,不愧是林政的女人,老子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啊!”

我半截身子露在外面,他盯着我的腿,声音里面戴着激动的颤抖!

“没想到这小娘们长得这么好看…………不行……这么好的机会,不玩白不玩!”

“操,不是说好了只搞钱吗,这他妈可是林政的女人,你不想活了吗!”

“呸,他林政女人那么多,在乎得过来吗?我都一年没见我娘们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说完我就听见那男人叮铃哐啷脱裤子的声音。我一下子崩溃了!我拼命的往后面退,那男人脱下裤子就抓住我两只脚,一把把我拖过去,一下子扑了过来!

“兄弟你他妈就在这干?牛逼啊!”

那人口臭的嘴拼命地亲我!我嗓子里发出一声声凄惨的惨叫。男人嫌扫兴一把手捂住我的嘴巴,“死娘们,给老子闭嘴!”

我手脚都被绑起来,嘴巴被一团大大的布料塞住。

“靠,这娘们皮肤真好……!”

“不行,让我也来摸摸!”

两个人一下子都快疯了,一前以后把我按住,四只手在我身上摸!我感觉到两个人在我身上欺辱,顿时生不如死!

“呜呜!呜呜!”我绝望的恨不得现在去死!可是整个人被他们拼命地压在仓库地上!我被压的喘不过气,两只脚拼命的踢打,那人一把扯下我的裤子哆哆嗦嗦地就想闯进来。我拼了命想喊出声音,嘴巴却被死死捂住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谁来救救我!!我在内心深处发出绝望的哭喊,就在恶臭的东西顶着我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巨响!

“哐啷——”什么东西被砸碎了!粘稠的液体流下来,空气里一片血腥味!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