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相思入骨情难忘在线阅读_相思入骨情难忘南桥郁岑然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9 16:30

相思入骨情难忘小说 精彩章节

“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

南桥打开来看,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个戒指,纯银制的表面,上面镶嵌着一颗精致的钻石,低调中又带着奢华。

这是要搞哪样?

南桥沉了沉脸,关上,放在桌子上,把盒子推给郁岑然:“太贵重了,不合适。”

郁岑然脸上的笑意凝住,声线低沉,略微不悦:“怎么不合适了,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怎么,是不是想着不收下,你和霍庭就还有戏?”

“郁岑然!”南桥有些生气,他能不能每次有点分歧都要扯霍庭出来做文章!

张管家上前来收拾碗筷,看到这个场面,也上来说话:“少爷少夫人,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要因为一些小事就闹得不快了。”

“这枚戒指,你不想收也得收。”冰冷的语气,完全不给人商量的余地。

南桥不满地邹起了眉头,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张管家适时拉住南桥的衣袖,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在这个时候添火。

郁岑然站起身来,优雅松垮地挽起衣袖,看了一眼南桥:“呆会儿你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聚会。”

南桥几乎脱口而出,语气很冲:“你说去就去吗,凭什么我要听你的话!”

小样,竟然敢顶嘴?

郁岑然眯起眼眸,想了想,突然说道:“也对,今天你生日,是该你说了算的,不过……妈一会儿要去检查身体,恐怕陪不了你。”

南桥蓦地转头,等着郁岑然,几乎要骂人,啊,这个无耻的男人,又开始搬出母亲来威胁她了。

垂落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又松开,再握紧,而后再松开,南桥心里的天使恶魔大战了三百回合,而郁岑然抱着双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突然,南桥转身,噔噔噔地走上楼梯,郁岑然问了一句去哪,她又转过头来,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换衣服,去参加你那狗屁聚会!”

房间内。

南桥咬着下唇,眼睛紧紧盯着床上那条白色的裙子,犹豫不决。

裙子是方才郁岑然让用人送到她房间的,说实话,南桥并不是很想穿。

她对白色有一种由衷的讨厌感,白色的连衣裙,却莫名让南桥联想到了医院的天花板,白花花的一片,死白惨淡的颜色。

十分钟后,南桥眼睛一闭,下定决心,算了,还是穿吧,不然按照郁岑然那个男人的性子,他就是逼着也一定要她穿上的,那又何必多此一举。

南桥随意一绑,将头发扎成简单优雅的马尾,然后坐在化妆镜前,化了一个妆,是很淡很淡的裸妆。

折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南桥才换好衣服,她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放眼望下去,客厅里却早已没有了郁岑然的身影,楼下传来轿车鸣笛的声音,南桥皱了皱眉,加快脚步走了下去。

“少夫人……”

南桥走到楼梯的拐角处,而管家和郁岑然也正好走进别墅,三人目光相对,面面相觑。

中长的连衣裙优雅,动人,腰线部分收紧,正好将玲珑的曲线完完全全勾勒出来,南桥的腰本来就细,这么一看,倒更是盈盈一握,楚楚动人。

南桥的肤色本来就白,在雪白色连衣裙的映衬下,更显得灵动逼人,她每走一步,裙摆轻纱随之飘摆,动人心魄。

她很美,美得就像是从森林里走出来的精灵。

郁岑然上前一步,满意地低头,手指抚上南桥的唇角,在鲜艳欲滴的红唇上印下一吻,然后指尖一动,把飘乱的发丝划出,拨到耳畔后面。

“怎么样?”南桥看着郁岑然,舔舔嘴唇,显得有点紧张。

郁岑然眼眸深邃看不见底,此刻却微微起伏,定定地看着她:“我的女人真美。”

真美……他夸赞她了,喜悦从心底爬起,飘飘然。

郁岑然的视线往上方飘移着,落在那雪白浑圆的肩膀上,骤地收紧了瞳孔,说不出的吃味:“披肩呢?”

“……”

“和裙子配套的那件短披肩呢?”郁岑然又问了一遍。

南桥这才撇撇嘴,无所谓道:“天气太热了,不想穿。”

郁岑然两眼一闭,睁开,眼看着又要发作,张管家立刻打圆场,劝道:“这样也挺好的,郁少爷,今天少夫人是寿星公,您就让着点吧……”

“就是……”

没说完,郁岑然一记冰冷的飞刀过去,南桥和张管家立时闭了嘴。

坐上豪华轿车,管家在前面开车,南桥和郁岑然都坐在后座,因为是私人聚会,郁岑然没有让别的司机来,保镖也没有带。

车子行至一半,郁岑然的手机响了起来:“总裁,韩国sg公司的代表已经达到入驻的酒店,希望能尽快和您见面,商议签约事宜。”

郁岑然垂眸,看了看昂贵的劳力士腕表,刚好指向九点半,他想了想,问道:“那边的人什么时候走?”

那边顿了一会儿,查了行程,然后说道:“回程是今天晚上的飞机,时间很赶。”

“行了,我知道了。”

郁岑然眉头紧蹙,深眯起眼眸,余光扫了一眼南桥,又看了看窗外,对那边吩咐道:“马上派车过来,我在深南大道。”

挂断手机,郁岑然对管家说:“把车子停到一边。”

轿车在靠近路边的地方停下来,郁岑然手搭上车门,南桥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听都带着喜悦:“所以我们是不用去那个什么聚会了吗?”

“你想得美。”瞟了一眼南桥,郁岑然把地址告诉了管家,让他如约将南桥送到那边去。

南桥耷拉着肩膀,无精打采地靠在后背上,她只要想到去聚会就觉得没劲,一大群不认识的陌生人有什么好聚的,而且现在郁岑然又不在,要她自己一个人去面对。

没劲!

“郁少爷,你不来了吗?”管家开口问道。

“事情忙完之后,我会尽快赶过去的。”没有丝毫拖泥带水,郁岑然言简意赅丢下一句话。

正要关上车门,郁岑然正好看到南桥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勾了勾唇,眼底涌起一抹笑意,然后,目光落在她白皙修长的脖子上,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项链,戴在南桥的脖子上。

很普通的样子,南桥垂眸,看到链子上什么吊坠都没有,大抵也就是一条做工精致的银链子吧。

她看了看镜子,发现链子简约,映衬得整个人都小家碧玉和秀气,南桥点点头,很满意的样子。

张管家张嘴,能吞下一颗鸡蛋:“郁少爷,这……”

郁岑然俯身,亲了亲南桥的额头,轻声道:“乖乖的,等我回来。”

“哦。”

车子又行驶了二十几分钟,车子停了下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南桥抬头去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看到什么酒吧,横亘在面前的,是一大片绿蓝绿蓝的湖,清澈见底。

南桥中途睡了很久,并没有发现这条路很偏,她看着管家,疑惑:“不是说有聚会吗,怎么……”

管家笑了笑:“请您耐心等候,少夫人。”

哦……南桥点点头,捏着手机玩游戏,刚好通完第一关,便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水花拍打撞击的声音,仔细辨认,竟是从湖对岸传过来的。

她抬头,眯起眼睛,看到一艘游艇快速地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驶了过来,游艇上是几个身强力壮的外国男人,南桥咽了咽口水,心底生出一种想退却的念头。

“管家,我们回去吧。”

张管家微微低头,拒绝:“那恐怕不行,少夫人,您是答应了少爷的。”

言语间,游艇已经停了下来,一个男人跨步走下来,对着南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张管家也扬了扬头,示意她赶紧上船。

湖上的风清凉无比,拂在脸上,南桥用力吸了一口空气,两眼发光,心里感慨a市原来还有这么山清水秀的地方啊!

管家看穿了南桥的心思,笑了出来,说道:“这个岛屿不属于a市的管辖范围,所以,大概只能算是一个私人岛屿吧。”

南桥点点头,似懂非懂,不明觉厉。

过了一会儿,游艇终于抵达了湖的对面,双脚踏上私人岛屿,南桥抬头去看,这一眼就惊艳得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

这这……这哪里是酒吧啊,明明就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堡好吗!靠近音乐喷泉的停车场上已经站了好些人,衣香鬓影的,一派上流名媛贵族气派,排场极其奢华。

“管家……这……”南桥自卑得都想直接回去了。

管家善解人意:“没关系的,这些宾客都是来玩的,郁少爷和您的聚会定在贵宾厢房,按着房间号码找就可以了。”

原来不用和这些人打招呼,南桥惊吓一场,这时,管家却将邀请函递到南桥的手中:“那少夫人快请去吧,我在这里等您。”

“哦。”

南桥拿着邀请函走过去,递给门口的服务员,那人看了一眼南桥的名字,再扫一眼男伴的名字,再看南桥的时候却是满脸的尊敬和奉承。

直到走出好远了,南桥都还能听到细细碎碎的嘀咕声,依稀还听到了“郁总”的称呼,她随便抓过一个女服务员,问她认不认识郁总。

女服务员说:“当然认识啦,郁总是这座私人岛屿的主人啊!这里有谁不知道郁岑然的!”

天哪,南桥捂脸,那她……她是这座岛屿的女主人了吗?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