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相思入骨情难忘南桥郁岑然_相思入骨情难忘南南桥郁岑然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6:30

相思入骨情难忘小说 精彩章节

南桥摔得昏头昏脑,刚反应过来就立刻滚进被子里,从头到脚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连那张美艳的脸蛋都没有放过,裹得像只粽子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郁岑然有点发笑,看着耍赖的南桥,舌头轻舔干裂的唇角,一脸玩味:“女人,你是要自己出来,还是我来动手?”

得,装死尸,压根不搭理他。

郁岑然喉结滚动,眯着眼眸,眼底暗沉深不可见,他的手刚刚碰触被子,南桥突然尖叫了一声,如同僵尸一般一个打挺,极力想要蹦出房外!

眼看着就快到门口了,郁岑然却三步作两步,连同被子和南桥一块儿扛起来,再次扔回床上,趁着时机,他大手一扯将被子抽掉……

挣扎了一番,南桥累得直喘气,脸颊泛红,发丝凌乱,极尽撩拨的魅惑!

在灯光下,郁岑然目光幽深,睨着女人莹白丰满的身体,皮肤细腻嫩白,喉结滚动,不待反应,郁岑然直接翻身压到了南桥的身上。

“郁岑然……”南桥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压抑地唤了一句,却发现不怎么合时宜!

郁岑然眸色更深,直接将南桥的双手扣到头上按住,大手分开她修长白皙的腿,然后用力向前一顶,一边做着一边在南桥的耳朵上,脖子上细密地亲吻着。

南桥一开始挣扎,后来,在不断的刺激下也放软了身子……

春光旖旎,一夜暧昧……

……

富丽堂皇的大厅,郁岑然宽厚结实的后背慵懒地靠在沙发上,长腿一伸,随意放在面前的琉璃茶几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早间商界新闻一直是郁岑然的最爱,也是他清早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是当屏幕跳到,郁岑然却突然转换了频道,直接跳到了娱乐频道。

“早年跑龙套的苏珊珊小姐……”

“这次的百花大奖将会花落谁家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红毯新星……”

一个个无聊的新闻,郁岑然翻看了几条,眉宇间耐心尽失,头靠在后背,闭目养神。

这时,放在琉璃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起手机接听,只听到那头有气无力地汇报:“郁家大少爷,全部给你搞定了,全a市四十多家娱乐报社,还有大大小小的报刊,我敢保证,没有一个敢给你把新闻爆出来……”

“嗯。”

周于琛差点一口咖啡喷在电脑上,他累死累活,忙活了一整个晚上,就换来了人家郁少爷的一声冷淡敷衍?

不满,十分不满!

周于琛啪的盖上电脑,没好气:“我说郁少,你好歹也说一句辛苦了,麻烦你了之类的客套话吧?你知道我已经连续没合眼了几个小时吗!”

“哦,你辛苦了。”

什么?

周于琛翻白眼,这厮敷衍都太过于随便了好吧?他摇头叹气,直在心里暗暗埋汰怎么会交了这么个损友,浪费了与美女春宵一夜的宝贵时间!

房间内。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投射进来,淡淡地爬上南桥的脸蛋,笼罩着一层柔光,更显得肤白唇红,肌肤吹弹可破……

南桥是被浑身酸痛给弄醒的。

睡梦中,她好像梦到了父亲,拿着棍棒朝自己追赶过来,她大惊失色,拔腿就往前面跑,不料前面却突然变成了一个深渊,然后又变成郁岑然那张冷脸,张着血盆大口……

“啊!”猛地惊醒,南桥动了一下身子,立刻疼得直抽气!

天哪,她的腿,酸疼得都快要不是自己的了!

南桥睁眼,看着大理石纹样的天花板,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和郁岑然做的那些不可描述的事,反应过来,南桥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

依稀记得,自己累得几乎要翻白眼,她一遍遍地说着不要了,但是坐在身上的男人却恍若未闻,依旧埋头苦干。

不是说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坏的牛么,南桥想了想,腹诽,看来是遇到了一头精力极度旺盛的牛啊……

躺了一会儿,肚子发出咕噜声,饥肠辘辘实在难忍,南桥这才挣扎着爬起来,洗漱一番,然后拖着脚步下楼。

客厅,郁岑然还在通电话,不管对方说什么都一幅欣然接受的样子,点头,再点头。

周于琛埋怨久了,有些口干,喝了口水,突然发现郁岑然似乎不大对劲。他拿下手机,看到通话时间显示十四分钟。

十四分钟啊,郁岑然竟然听自己抱怨了十四分钟,这是极为不正常的,要换了往常,不到半分钟他就会被对方直接挂断电话!

周于琛拧眉:“郁少,你脑子没毛病吧?或者,你不是郁岑然,那你是谁?”

“……”

郁岑然百无聊赖,骨节分明的手指翻动着报纸,一页一页,漫不经心,再抬起头时,他看到南桥出现在楼梯口,松松垮垮地围着睡袍,长发如丝随意扎成马尾。

睨着看了几眼,郁岑然喉结滚动,脑子里浮现的是南桥柔滑的身体,还有那张蜜糖一般软甜的小嘴,眼眸瞬间变得幽暗深邃,胸膛低浅起伏。

“过来。”

“啊?”

周于琛一脸懵,满脑子都是问号,却发现郁岑然的声音意外的温柔,他正疑惑着,对方又开口了:“乖,坐过来。”

反应过来,鸡皮疙瘩全部一下子冒了起来,周于琛骂了一句,他大概知道了什么,毕竟能让郁岑然这么温柔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南桥!

那个女人……周于琛脸色有点不好,直接挂断了电话。

南桥有些抗拒,尤其是听到郁岑然说乖的时候,她会感觉自己像是被他圈养起来的宠物。

而且,腿间的酸痛不时地提醒着南桥,昨晚发生的激烈缠绵,还有郁岑然的反应,让南桥不习惯。

她不是娇气的女人,想了想,还是疼痛走了过去,坐在沙发上,却被郁岑然长手一捞,直接捞坐在他的大腿上。

郁岑然已经换好了西装,西裤都是合身的剪裁,包裹住结实壮美的肌肉,深蓝色的内里衬衣衬托着小麦色的皮肤,郁岑然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成熟男人的气息。

这样的亲昵,南桥大概是不习惯,坐立难安,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大概动了几下,她便感觉到有硬物抵着自己,磕得生疼。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