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以晴江黎轩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恋恋如故有晴天》

发布时间:2018-11-09 16:36

夏以晴江黎轩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恋恋如故有晴天是一部由作者月在青天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夏以晴江黎轩之间的爱情故事, 夏以晴离开不过几个月,再回来一切都变了,青梅竹马的恋人突然背叛她、猜忌她、他们之间只剩下冷酷和陷害。 她被遗弃、被绑架、陷于生死绝境…… 但她却绝不愿意放弃…… 江黎轩:“我记不得你了,但是我不介意再爱上你一次,你接受吗?” 夏以晴:“我陪你在炼狱中摸索,你看不到光,就看着我的眼睛。”

恋恋如故有晴天

第一章 以晴归来

夏以晴把行李仍在门外,在门口麻利的踢掉高跟鞋,一阵风似的的卷进客厅,她就像夜游归来的猫咪,轻巧又欢快的重回自己的领地。

其实,她更想给江黎轩一个惊喜,她想看江黎轩那一脸不可置信又狂喜的表情。

“哈,黎轩”,她甜蜜的呢喃一声,就连刘妈看到她时古怪的神色都没有注意。

她对着刘妈“嘘”了一声,迅速溜到卧室门口。

突然,她像是被定住了,卧室里分明传出一阵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江黎轩沉重的喘息声。

她轻轻颤抖起来,没想到开车六个小时赶回来,迎接她的居然是这样的情景,这难道是狗血肥皂剧吗?

以晴腿一软,一个趔趄撞到门,声音惊动了卧室里的人,片刻安静之后,卧室的门打开了,门里的一切猝不及防的映入以晴眼里——林诺瞪大受惊的眼睛看着门外,江黎轩则裹着睡衣站在以晴面前。

江黎轩不说话,以晴用力的咬了咬嘴唇,她想站起来,但是一点也用不上力气,就这么被江黎轩居高临下的看着。

以晴苍白的脸上突然露出笑容,她虚弱的对江黎轩笑:“我开了六小小时的车,累的头晕眼花,不行了,我先去洗把脸,这都是什么幻觉……”

她艰难的站起来想逃走,却被江黎轩一把拉住:“夏以晴,这不是幻觉,就像你看到,这是事实。”江黎轩的这份冷静彻底击碎了以晴仅有的幻想,她一步步后退,直到背抵住墙面,退无可退的她崩溃的哭喊:“不!不是这样的,不是!”

此时林诺裹好浅粉色的睡衣走出来,手里拿着纸巾要递给以晴,以晴就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瑟瑟发抖,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林医生,怎么会是你……”

她抓住林诺的肩膀,林诺“嘶”的嘘了一口气:“疼……”

不等以晴说话,江黎轩已经横在两人中间,将林诺紧紧护在身后,厉声吩咐道:“刘妈,带夏小姐去她的房间。”

以晴再次愣住了:什么时候这里已经不是她的房间了?她不过走了短短八个月时间,这个房间就不是她的了,而取代她的竟是她最信任的林诺林医生?

刘妈过来,默默的扶住以晴,带她走到最北边的客房,安顿她坐下,又倒来一杯茶,然后离开了。

“不,一定是哪里不对,黎轩不可能这样对我的……”

这时,门口一阵响动。以晴看到林诺走进来,还是随意的裹着那件睡衣,却没有了刚才那份娇弱。

“夏以晴,你都看到了,江黎轩爱的是我,一直是我,而他,最后选择的也是我。”

“贱人!”以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一把扯过林诺的衣服:“林诺,你的脸呢?黎轩是你的病人啊,你居然说你一直喜欢他,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夏以晴浑身发抖。

“夏以晴你看清楚,他未娶我未嫁,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夏以晴呆住了,林诺说的是事实,她和江黎轩虽然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明明已经谈婚论嫁,可是江父突然去世,他们的婚事只得延期三年。

难道,就少了那张纸,就让林诺乘虚而入?

林诺用力的挣脱夏以晴,压低声音道:“夏小姐,识相的话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该怎么办了吧,还是一定要赖在这里看我们秀恩爱?”

不等夏以晴张口,接着冷嘲热讽道:“真没想到啊,斯文秀气的夏小姐居然出口成婊,这都是哪里学来的,真不像我认识的夏小姐啊!”

夏以晴拿起刘妈刚送来的热茶,一下泼到林诺脸上。

“林诺,你只配这两个字。还有,你记住,嘉园是爸爸留给我的,我随时可以让不相干的人滚出去!”

第二章 心乱如麻

林诺一把抹去脸上的水渍,抬起手就是一耳光,夏以晴躲闪不及,脸上火辣辣泛起掌印。她彻底被激怒了,一把揪住林诺披散下的长发。

“住手!”江黎轩一声怒喝。房间里瞬间静下来。

林诺突然蹲下身子,哀哀的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诉委屈:“夏小姐,我担心你误会,就想过来看看你,可是,你,你却骂我贱人、泼我热水,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

夏以晴傻眼了,她怀疑林诺怎么选择做了医生,这天后级的演技岂不是浪费了?

夏以晴一声冷笑,却看到江黎轩刀子一样的目光剜过来,她的心里瞬间结冰。

“夏以晴,你想怎样?”江黎轩不动声色的问。

“够了江黎轩,你们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滚!滚出去!”

江黎轩把林诺扶起来,林诺靠在江黎轩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她抹一把眼泪后站到夏以晴面前:“夏以晴,你怎样对我我不计较,但是,我不允许你以任何理由报复黎轩,不允许你伤害他,你最好搞清楚,你不会得逞的。”

夏以晴已经对林诺的演技心悦诚服了。

她懒得看她,径直对江黎轩说:“我有话问你。”

江黎轩冷冷的看着她:“现在,我没什么话对你说”说完拥着林诺转头而去。

夏以晴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自处。

她只记得八个月前离开的时候,江黎轩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乖,到那里照顾好自己,回家给你惊喜。”

真讽刺啊,这就是他说的惊喜吗?

刘妈进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打开灯,才发现夏以晴还在地板上坐着,刘妈放下麦片粥和小点心,轻轻叫了她一声:“小姐,吃点东西吧。”

“刘妈,那个林医生是什么时候来的?”

刘妈四下看看,把门锁好,小声答道:“有三个月了。”

三个月,也就是说,她走后不到半年时间,林诺就代替了她。

刘妈在“嘉园”做了十多年,可以说是看着他俩长大的,一直以为少爷和小姐是铁定的一对儿。

可是,小姐走了几个月,回来就是这番景象。

“唉!”刘妈叹口气,催着以晴喝完粥。

刘妈走了,以晴躺在床上,脑海里反反复复都是刚刚进门看到的那一幕,她木然的对着天花板,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更想不明白一向对自己如珍如宝的江黎轩,怎么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

头痛欲裂,夏以晴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朦胧间,以晴似乎又看到了童年时无边无际的大海,一阵狂风掀起狂涛,她无助的大喊“爸爸,爸爸……”然后江黎轩来了,把他圈在怀里,吻她的眉心,告诉她不要怕,将她抱上一条小船,小船飘飘摇摇,以晴看到爸爸在另一条船上向她招手,她想把小船划过去,但是她划不动,再看江黎轩突然消失了,她亲眼看着爸爸被海水吞没,一个巨浪又向自己吞来。

“爸爸——”以晴彻底清醒了,翻身坐起。

没有风浪,没有大海,没有灾难。什么都没有,是的,也没有爸爸和黎轩。

她无力的躺倒,双手蒙住眼睛,哭的像个孩子:“爸爸,为什么不带我走……”

二十年前,五岁的小以晴也曾这样在黑夜里哭,瑟瑟发抖。

那晚,江黎轩打开房门,送给她一个毛绒沙皮狗,然后静静的躺在她身边,两个孩子拉着小手睡着了。

夏以晴动动手指,好像在找回那份温暖,可是,夏夜里的空气竟是深入骨髓的冷。

第三章 惊闻婚讯

一束阳光照进窗子,夏以晴有些艰难的睁开眼。

陌生的房间,不是福利院的房间,不是她和江黎轩的房间,这是客房。

夏以晴彻底清醒了,她重新闭上眼睛,想着这八个月来的点点滴滴。

“黎轩,我想去渔村,完成我们的梦想。”

“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可是以晴,那边条件不好,我还是不放心。”江黎轩故作愁眉苦脸,加了一句:“这么长时间见不到你怎么办?”

夏以晴笑了,江黎轩从小就在外人面前老成持重,只有面对她的时候像个顽皮的少年。

她从小就有一个心愿,想在自己故乡的小渔村建一座福利院,让更多像自己一样的孤儿衣食无忧。

爸爸去世之后,公司一度陷入短暂的混乱,是她和江黎轩共同力挽狂澜,现在公司一切步入正轨,夏以晴终于可以去完成自己的梦想了。

这一去就是八个月,八个月时间,以晴做到了,她满心想要和黎轩一起分享这份喜悦,但是……

她想不通为什么,但是眼前活生生的现实嘲弄着她的自信,她一直相信江黎轩对自己不会变,可是,事实就这样血淋淋的横在眼前。

“夏以晴,你还天真吗?还相信什么缘分天定?!”

也许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是,她就算离开,也要走的明明白白!。

夏以晴决定一定和江黎轩谈一谈。

下楼之后

客厅里的景象让她又是一惊:那简直就是一片红玫瑰的海洋,桌子上、墙壁上、窗台上,到处是绚烂的玫瑰花,家里的佣人忙忙碌碌。

夏以晴看到刘妈过来,问她这是干嘛?

刘妈支支吾吾,最后还是说:“今天少爷和林医生订婚。”

又一枚重磅炸弹在以晴心里炸裂,她一边大叫“江黎轩”,一边向他的卧室奔去。

卧室的门开着,刘妈过来告诉她:“少爷一大早就陪林医生去挑礼服,晚上才是订婚仪式。”

夏以晴不敢相信江黎轩居然要违背承诺和林诺结婚,父亲尸骨未寒,三年不婚承诺就不算数了?

江黎轩就算是变心他人,难道连这个承诺也不遵守了吗?夏以晴一刻也不能忍耐了,她跑回房间找手机,拨通了江黎轩的电话。

不出所料,没人接。

正在这时,房间门莫名“嘭”的一声关上了,夏以晴一震,跑去开门,门锁的死死的,她用力拍门,叫刘妈,可是,外面一片寂然,好像全世界的人一下消失了。

巨大的恐惧瞬间袭来,夏以晴大叫着“开门!开门!来人”,直到声嘶力竭,她才确信自己被禁足了。

也许,江黎轩笃定自己会破坏他的订婚礼才会来这么一手。

“江黎轩,你够狠。”这种感觉就是死心吧。

第四章 戒指之争

房间里一点点暗下来,夏以晴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窗户由明变暗,几个小时了,她木然不动,直到听到楼下传来一阵阵音乐声。

那是“梦中的婚礼”,她曾对江黎轩说过,自己的婚礼上一定要用这首曲子做背景音乐。

音乐声流淌,夏以晴像是受到莫大的刺激,她奔向门口,用力的拍打房门,一遍遍叫着“黎轩,江黎轩,让我出去……”

可是没有人,楼上楼下就好像两个完全隔绝的世界。

夏以晴奔到窗边,院子里一片灯火璀璨,有客人出出进进,她能想象这是一番怎样的盛况。

她看到泳池边搭起了一个花台,这应该就是举行订婚典礼的地方吧。

果然,片刻后聚光灯追过来,而林诺,就站在花台的玫瑰花海中幸福的笑着。

夏以晴看到江黎轩走过来,手里拿的居然是翡翠盒。

“不!江黎轩,那是我的!”夏以晴奋力推开窗子,那是父亲留给她的翡翠戒指,怎么可以送给林诺?

她的呼喊声消散在夜色里,淹没在音乐声中。

夏以晴完全失去理智了,她只想保住自己的戒指,那是爸爸留给她的。

她看到江黎轩打开翡翠盒了,她看到林诺伸出手去了,不!

她在窗口纵身一跃,泳池边一片惊呼。

“有人跳楼!”“那是谁!”“快去看看!”

人群一片混乱,江黎轩最先跑过来,一把抱起昏迷的夏以晴,下一刻,载着夏以晴的车呼啸而去。

林诺看着江黎轩抱起夏以晴,掩饰不住的愤恨让她的表情有些扭曲。

医院里。

江黎轩有些困惑的看着夏以晴,刚才夏以晴的举动让他震惊,更让他震惊的是自己看到夏以晴昏迷时的反应,竟是那么一阵不可抵挡的刺痛。

幸好,夏以晴二楼的窗户下是开的正好的鸢尾,草坪和鸢尾花足足有一尺多厚,医生说除了轻微的脑震荡就是几处皮外伤,修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夏以晴醒来的时候,看到江黎轩站窗前,背影有几分寂寥。

“江黎轩,那戒指是我的,是爸爸留给我的。”

江黎轩蓦的转头,看夏以晴的眼神带着几分厌恶和嘲讽。

“夏以晴,这枚戒指是江家的,是留给江家儿媳妇的,我是不是要提醒你,那是我爸爸,虽然你也叫了他二十年爸爸,但是,那是我父亲。而且,”江黎轩顿了顿,眼神里闪过凌厉:“我不希望我和林诺之间受到任何干扰,你尽管住在这里,父亲的遗嘱我不会违背,但是也请你记住,不要妄想破坏我们,你办不到。”

夏以晴呆住,她破坏他们,好啊,真好笑啊,她竟然变成了破坏他们的人吗?

房门打开,林诺进来了。她走到夏以晴床前,哀哀戚戚的说:“夏小姐,我爱黎轩,这一天我盼了好久,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用这样的方式阻扰我们?”说完大滴大滴的眼泪滚下来。

夏以晴大脑短路了一般,浑身撕裂一样的疼痛让她只虚弱了吐出一个“你”字,就再也说不出下面的话了。

江黎轩拥住林诺,大拇指轻轻的抹去她的眼泪,那份小心翼翼的柔情瞬间刺痛夏以晴的双眼,但是,她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木然看着眼前的一切。

第五章 昨是今非

江黎轩拥着林诺走了,夏以晴呆呆的坐在病床上。

在她印象里,她曾天真的以为,林诺林医生是一个温柔优雅的女人。

三年前,林诺来到“彼岸心理咨询”给陆教授做助手,年纪轻轻就拿下美国心理学博士,陆教授很中意这个聪明上进的女孩,实习期间就让他参与了江黎轩的心理治疗。

后来,实习期满,林诺并没有去大医院发展,而是留在了“彼岸”,当时人们都奇怪她学历高,能力强,为什么会留在私人工作室而不去大医院。一年前陆教授退休去加拿大养老,林诺就全部接手了工作室。现在夏以晴突然明白了,她留下来完全是因为江黎轩吧。

一想到江黎轩的心理治疗,夏以晴的心就会一阵阵痛,那场惨烈的船难也许是江黎轩一辈子都无法走出的阴影。

在那场灾难里,江黎轩失去了妈妈,和自己相依为命的父亲救起了江明生父子,将他们推到救生艇上,而自己再也没有上来。

那一年,江黎轩六岁,夏以晴四岁半。

江明生找到渔村,带走了饿了两天多、连哭都没有力气的夏以晴。

她第一次看到“嘉园”以为自己在做梦,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房子?那个比她高半头的小男孩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她有些害怕。

夏以晴在“嘉园”住下,她记得江明生说“从此你就是我的女儿”,这个男人真的如父亲一样宠爱她,她叫他“爸爸”,小小的年纪容易忘记苦难,她在“嘉园”开始了新的生活。

但是,江黎轩不一样,他不笑,不理人,甚至不和爸爸说话。

而且江黎轩在船难之后会就会没有规律的发烧,说胡话,发烧的时候他一遍遍叫着“妈妈,妈妈”,夏以晴那时不过五岁,妈妈在生她的时候大出血去世了,她从小没有见过妈妈,但是听到江黎轩叫妈妈之后,她还是偷偷哭了。

也就是那时候,陆教授成了江黎轩的心理治疗师。

护士过来换药,打断了夏以晴回忆。

刘妈握住她的手:“小姐你怎么这么傻,再难也不能寻短见啊……”

“寻短见?”夏以晴居然想笑,为江黎轩和林诺寻短见?他们不够格吧。

可事实看起来就像自己因为那俩人寻短见,可笑。

“小姐,你不要吓刘妈,你心里委屈就哭一哭。”刘妈急慌慌的摇她,夏以晴才觉察自己真的在笑。

“小姐,刘妈虽然是个外人,可是从心里那你和少爷当自己的孩子疼,我就不明白少爷怎么会突然喜欢上林医生。刚才看到你从楼上掉下来,少爷第一个抱起你,连那个女人都没管,就送你来医院了。”

那又怎样,夏以晴疲惫的不想再说什么,沉沉的闭上眼睛。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