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季清顾司烨小说_季清顾司烨小说在线阅读by洪自在的小可爱

发布时间:2018-11-09 17:05

季清顾司烨小说季清 顾司烨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主角是季清顾司烨的小说是《契约新婚:总裁规矩点》,季清顾司烨小说主要讲述了季清顾司烨之间的爱情故事,季清一直觉得自己不信佛,所以才会遇上顾司烨这樽神仙,在前男友婚礼上做伴娘,放艳照,被人抓了正着,威逼利诱下还被迫成了未婚妻,作为回敬的礼物,隔天某某总裁性福生活诸多磨难的杂志灌满了全报社。 顾司烨一脸沉郁的扔掉杂志,看着笑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冷笑了一声:“看来是要好好复健一下。” 季清瞬间安静:“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吃药治病!”

季清顾司烨小说

第1章 拍到了?

暗色的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充斥在每个人的耳朵里,季清坐在吧台前,手中摇晃着蓝色的酒液,一饮而喝。

手机微微震动,她沉寂的眸子忽然闪出一丝亮光。

“喂?拍到了?我马上过来!”她挂了电话,嘴角上扬了一抹弧度。

抓起放在一边的包,就上了楼。

酒吧楼上全是包厢,为得就是纵情声色的男女狂欢。

季清一眼就捕捉到靠在包厢外的男人,他垂着脑袋,略长的额发挡住眼睛,看不清神色。

周围的光线太暗,她没有认真的观摩,神采奕奕的走过去,一把拍在他的肩膀上,“好小子,动作够快啊!”

男人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如鹰隼般的眸子扫在了她的身上,颇有寒意的开口,“你说什么?”

季清眨了眨眸子,这时才看清眼前的男人。

五官如同雕塑般精致,一双眸子清透明亮,尤为漂亮。

修长的手指正扣在她的手腕上,他微勾的唇,使着周围的温度降了好几度。

季清艰难的吞咽了一下,这怎么还有搞错的?这男人是谁?不会是安保吧?

她讪笑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哦?”顾司烨眉梢微挑,手上一个用力,将她拉到自己面前,薄凉的唇轻轻启动,气息流转在她的耳边,“你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季清感觉心跳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她尴尬的笑着,“不……不知道。”

然后扫了周围一眼,压低了声音,“大兄弟,你也不容易,反正事情发生了,要不,我给你一笔钱,你放我走?”

顾司烨轻轻笑出了声,“你……“他话还没说完,背后就传来了声音。

“喂喂喂……松手松手!”

陆离九从身后赶来,看到他的那一刻,季清差点哭出了声,她抽噎着,救星来了。

陆离九攥着季清另一边的手,年轻的脸庞充满着朝气,“你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吗?!”

听到这话,季清只觉得脑袋疼,这个白痴他就不是男人了吗?

她脸上还带着笑,“你看,我要找得人来了,我刚刚真的是认错人了!”

顾司烨的眸光在这两人身上流转,忽然扯唇笑开,“看来,贼还不止一个!”

陆离九眸光移到季清身上,季清朝着他挤眉弄眼,凭着这几年来的偷猫惹狗,两人一点就通。

季清摸了摸鼻子,“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我们?”

“我只是意外,好好的季家大小姐不做,来干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是为了什么?”顾司烨准确的说出了她的身份。

一旁的陆离九瞪大了眼睛,“季清不是吧,你怎么快就把自己的本钱交代了?”

季清深吸一口气,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猪一样的队友!

季清现在已经笑不出来,苦着脸,对着顾司烨,“你不懂,人生就是要追求刺激。”

“所以呢?”

“这很刺激。”

“嗯,很有道理。”她的歪理好像打动了顾司烨,顾司烨松开了手。

手腕得以开脱,季清抱拳对他,“英雄,咱们再会,以后你要是没了饭碗,就来季氏就职!”

顾司烨失笑,微微颔首,“好。”

不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陆离九朝着季清使了个眼色,季清带着笑,偷摸着闪人了。

后面的众人在顾司烨面前停了脚,排成一排,恭敬的低着头。

陈立走上前,“老板,看样子是他们动了小少爷,不追吗?”

顾司烨眸光微微绽着光亮,“不用,拿了东西自然要销赃,他们还会再来。”

第2章 倒霉

两人刚出酒吧,陆离九就将手机递给了她。

季清眉梢一扬,“拍到了?”

陆离九笑了笑,“我办事你放心。”

季清给了他一记白眼,想着刚才被他卖了一波,心里就无限泪流,“阿九啊,遇见你我就是折翼的天使。”

“你是在说我是你的翅膀吗?”

“我是在说我倒了八辈子的霉。”

陆离九摸了摸鼻子,“不过这些精彩的画面你准备什么用?”

季清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明天就是顾明婚宴,自然是去搞事情咯。”

盯着她脸上的笑,陆离九莫名打了个寒颤,“难怪别人说,得罪小人,也千万别得罪女人。”

季清领着他的衣领,“前男友嘛,我对其他人还是很温柔的。”

“呵呵。”

……

顾氏小少爷的婚宴,各路神佛都准时到位。

季清今日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长直的头发垂在胸前,一双明眸透着光彩,她红艳的唇轻勾,进去后准确找到了陆离九的那桌。

坐下后,陆离九便凑了过来,“准备好了?”

她轻哼一声,“当然。”

垂下眼,这里的投影是今日主角相拥的照片。

陆离九看着两个狗男女,不由瘪嘴,“亏你把她当成好朋友,她竟然抢你男人。”

“无所谓。”季清显得兴致缺缺,“反正男人最重要的是眼不要瞎。”

“你好像很有感悟。”

“一般一般。”

季清起身,“不过,我还是要去会会老朋友。”

说完,她就朝着休息室走去。

唐宁正等在休息室里,忽然门口传来敲门声,她起身去开门,开门的那瞬间脸上的笑瞬间僵住了。

她尴尬的望着来人,“小、小清。”

季清细长的眉扬了扬,葱白的手指微微抬起了她的下巴,“很好,看来没有忘记我。”

唐宁的脸色更苍白了,季清向来是个眦睚必报的人,她颤抖着,“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看她这么畏惧自己,季清觉得好笑,她长得有这么摄人吗?

“我的好闺蜜,你知道什么东西是抢不得吗?”

唐宁哆嗦的更厉害了,“我跟阿明是真心相爱的。”

她的声音刚落,季清嵌在她下巴的手指微微摩擦着,一个用力,指甲就陷了进去,“爱?别跟我说这一套,我不信。”

唐宁咬着唇,下颌的疼痛让她背后冷汗四起,“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啊?就是来看看你,对了,怎么不见你的伴娘?”

“她……她在隔壁。”对于季清,唐宁是害怕的。

她这么老实,季清倒也觉得无趣,本来出轨这事男女都贱,折磨一个算什么好汉?

她伸手替她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发,“小宁,我们是好姐妹,今天你结婚我想送你最后一程。”

这最后一程说得巧妙,唐宁不由自主抖了抖,季清含笑扶着她,“怎么了?不行吗?”

唐宁的拳头捏得紧紧的,又不能拒绝,她的身影虚晃,恨得牙痒痒却只能说,“那最好不过了。”

季清的方法简单又暴力,打晕了人,换上了她的衣服,便回了休息室。

这一折腾,婚宴马上就开始了,唐宁紧张的攥着衣服,手心里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走上红毯,唐宁咬着唇,低声下气,“小清,我知道是我做得不对,不该抢你男朋友,可是,我不会放手的,顾明是我的。”

说完,她像是被人绊倒一般,摔倒在了地上,回头凄凄楚楚的看着季清,“小清,你做什么?!”

婚礼现场,新娘摔倒,底下宾客一种哗然。

第3章 大闹婚礼

双方的父母惊诧的站了起来。

顾明站在那头,英俊的脸上浮着黑色,浓浓的眼圈沉郁在眼底,没有一点精神。

他的眸光在看到季清的那一刻,就腾起一抹火焰,当看到唐宁摔倒,他也顾不得周遭目光,迈开步子走了上去,出声指责,“季清,你又搞什么名堂!这里是我的婚礼,我没有邀请你!”

“我来这里,需要你的邀请?”她扬起了下巴,他都不要面子了,她又何必给他脸,“哦,还是说,你担心你三心二意的事传出去?”她的音量控制适中,足以引起一大片喧哗。

“我早听说,这顾家小少爷滥情,却没想到今天婚礼上还能来这一出?”

“啧,有点精彩啊。”

“你觉得这两女的谁会赢?”

顾严好歹是有面子的人,儿子闹出这个事,他气得挥袖离开,连一句话都没说。

顾太太见老公生气了,埋怨的瞪了儿子一眼,恨他不争气。

唐宁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她只想要季清难看,却没想过季清面对这种事这么游刃有余。

季清看着唐宁脸上的变化,心中冷笑,她假装好意扶起唐宁,“小宁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倒了。”

顾明只觉得她的行为,立马训斥,“不需要你虚情假意。”

季清睨着他,嘲笑他的愚蠢,“我要是你,就做坡下驴别不知好歹。”

顾明冷着脸不说话,扶着唐宁继续婚礼。

三人共同走到了司仪前,司仪为刚才的事打着圆场,季清也未再发难。

就当司仪问愿意的时候,突然一阵喜感的音乐从四面八方袭来。

季清垂下眸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直接一个穿着花裙子的肥胖姑娘,从门口奔了进来,兴奋的找寻着什么,当她看到顾明眼睛都在发亮。

她三下五除二的冲到顾明身边,一把抱住了顾明,“宝贝,我终于找到了你!”

这时,播放着两人照片的屏幕突然爆出了艳照,花姑娘在床上娇羞的躺着,而顾明正趴在她的身上。

照片不止一张,可谓是三百六十五度各种姿势,应有尽有。

顾明脸色瞬间青了,“你是谁!离我远点!”他想也没想的要把花姑娘推开。

季清躲在一边幸灾乐祸,“我说顾少爷,你有钱有势但也不能玷污良家少女啊。”

顾明气急败坏的吼道,“你闭嘴!”

他瞪大着双眼,似乎瞧出了季清眼底的笑意,他大叫道,“是你!是你!肯定是你做的!”

季清脸上的笑更张扬了,“我说顾少爷,我还能帮你管得住你的下半身了吗?不过……”她啧啧摇头,“你的口味可真独特。”

她转头看向唐宁,唐宁脸色已经白了,不敢相信现在发生的一切。

季清冷冷的睨着她,弯下腰,凑到她的耳边,“这份礼物,你还满意吗?”

“季清!你!”

趁着花姑娘还在纠缠顾明的时候,季清一跃下了台子,朝着一旁看戏的陆离九勾了勾手指。

陆离九立马跟在了她的身后,轻笑了一声,“我有个疑问。”

“说。”

“当初你是怎么抓到这两人的奸情的?”

季清眉梢一扬,“用抓?唐宁自己在我的床上苟合,我回家直接遇上了。”

“那你是怎么使顾明那混小子吞下这么一份……大礼的?”他看了看花姑娘,意有所指。

“下药啊。”

第4章 女人真可怕

陆离九瞪大了眼睛,“你个小姑娘从哪里搞得这些玩意儿?!”

季清微微笑,“药店就有啊,给畜生用的。”

陆离九咽了咽口水,女人真可怕。

回到另一间的休息室,季清正准备打开灯换衣服,就感觉到背后有一股陌生的气息。

她眸光微眯,想也没想就一拳挥过去。

背后的人轻笑了一声,像是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抓住她的手,一个反剪别再了背后,将她按倒在了墙壁上。

顾司烨的手指划过她裸露着的肩膀,“你还真敢来啊。”

季清咬唇,一时间也没分清楚这是谁的声音,“你谁?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顾司烨没有回话,手下细腻的触感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那人的手顺着她的肩膀,慢慢的滑向背后的拉链处。

季清一惊,大骂道,“是英雄就出去干一架!别躲着不说话!”

“干你?”他弯下身子,轻轻在她耳边吹了口气。

“你!”她又羞又急,从来没有男人这么对过她,就连顾明也只是拉拉小手,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她急怒攻心,一挣扎竟然忘了自己的衣服小了一个码,只听噗哧一声,拉链直接爆开,礼服直接滑落。

她眸光微睁,双手被控制,她根本无法挡住身体隐秘。

身后的男人呼吸微急,黝黑的瞳孔窜出一丝火焰,喉咙冷冷的哼出了单调,“你胆子可真大,连胸衣都不穿。”

季清咬牙,她哪里知道会有这么多变故,“关你什么事,松手!”

顾司烨微挑了眉,大手捏住她的下颌微微一侧,轻轻在她的唇上一啄,“看清楚你我的位置,再说是否关我的事。”

季清微微喘息着,目不视物让她有些恐惧,“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猜。”

季清头上的青筋突突跳着,猜什么猜?男人都是下半身生物!

她深吸一口气,一改之前的态度,鼻子一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来参加他的婚礼的。”

“参加?”顾司烨眼里闪过笑意,“确定不是捣乱?”

“我没有。”她咬着唇,泫然欲泣,“大兄弟,你不知道我是多惨,今天婚礼的新娘是我的好闺蜜,当初他们两在我家里乱来,被我抓了个正着……”说到此处,她苦笑了一声,“不是,是我太傻,他们眉来眼去这么久,我竟然都没发现,我今天真的只是来祝福他们的。”

顾司烨睨着她,丝毫没被她精湛的演技打动,不疾不徐的说着,“我听说,昨天顾家小少爷在酒吧被人算计,拍了艳照,还以为有人会在今天登报,没想到竟然会落在婚礼上。”他舔了舔她的耳垂,“昨天真的不是你恶意报复的?”

季清眨眼,泪珠悬在了睫羽上,要不要这么料事如神啊。

她讪笑了两声,“顾明自己喜欢乱来,我也……也没办法。”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陆离九的声音传了进来,“小清,你还没弄好吗?”

季清垂下眸子,看了看自己的和男人的状态,放弃了呼救的选择。

毕竟,这个事情传到陆离九的眼里,就不知道会有什么情色火花了。

“不呼救?”对于季清的反应,顾司烨反倒觉得有趣。

“你……你也不是故意的,快走吧,我朋友脾气不太好。”她抽噎了两声,语重心长。

“呵,季家大小姐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季清脸上的表情瞬间怔住,这个口吻,他是昨天的那个男人!

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冤家路窄了。

第5章 为人民办事

顾司烨知道她已经猜出来了,松开了对她的限制,双手将她滑落的礼服拉上,吻落在了她的脖颈处,“你的朋友该着急了,我先走了,我们还会再见的。”

在季清还没反应的时候,他推开不远处的窗户,一跃而下。

陆离九站在门外,半晌没有回应,他眉头微皱,想也没想的破门而入。

屋里很暗,他反手打开了灯。

季清整个人滑落在地上,嘴角勾起一抹不明的笑意。

陆离九走近,看着渗人的笑发问,“谁又招惹你了?”

季清的笑更灿烂了,“不知道。”

陆离九摸了摸鼻子,“那……”

“我们会再见的。”她冷冷的说了这句,起身,抓起自己原先的衣服,走进了不远处的屏风里。

陆离九自觉自主的转过了身,这丫头看来是真的气大了。

……

换好了衣服,季清便陆离九告别,回家了。

别墅里灯光通明,季清眨了眨眼,悻悻的按响了门铃。

陈嫂来开门,看到季清轻声提醒,“老爷,气大了。”

季清吐了吐舌头,走进去,果然看见父亲坐在客厅,脸色黑沉。

她惦着脚,想装作无事发生一般,刚走一步,就被叫住,“你给我过来!”

季清扶额走了过去,“爸……”她软了声音。

“我听说你去人家婚礼上捣乱了?”

季清眨了眨眸子,“不是。”

“还不是!顾严电话都打来了!”

季清眉梢微扬,“哟,还告状呢。”

“你这孩子……”见季清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季国成觉得有点头疼,这孩子从小到大就一个随心所欲的样。

季清笑颜如花,安抚道,“爸,现在顾氏又不是顾严父子做主,有什么好担心的。”

“就是不是顾严父子做主……”季国成叹了口气,“听说顾家二少从国外回来了,他可是个厉害角色,你别惹恼了他。”

“顾家二少?”季清眸光微转,“他突然回来做什么?”

“豪门就那点事儿。”季国成施施然的说道。

季清垂下眼,像是想到了什么。

季国成看她表情不对,立马训斥道,“你可别整出什么幺蛾子!那是个人物,你动不得的。”

季清朝着父亲皱了皱鼻子,出声保证,“爸,你放心,我绝对不乱来。”她打了哈欠,“爸,我先上去睡了,晚安啊~”

“你这孩子……”季国成皱着眉,还想说几句,可季清早已趁机溜了。

上了楼,季清打开笔记本,打开文档,开始编辑。

豪门少爷为哪般,婚宴惊现有情人,左右逢源。

季清眼里闪着亮光,奋笔疾书。

等写完,已经凌晨了,她关上电脑,期待明天登报时的精彩了。

她抬眸望向窗外,顾家二少,很厉害吗?他有什么料可以挖?

她微眯着眼,嘴角微扬,手指摩擦着放在桌上的相机,看来得找找方法接触一下,说不定有巨料可以爆出来。

……

这几天,季清图文并茂的杂志受到了一致的好评,到处都在宣传顾明的光荣事迹。

顾明更是被顾严勒令不准出家门,气得只能在家借酒消愁。

顾明的料爆完了,季清手里又有了新的计划。

她打电话给陆离九的时候,陆离九还没睡醒,闷闷的说道,“你心里是不是只有工作,不管我的死活?”

季清扯唇一笑,“我只是为人民揭露真相!”

“你放着好好的大小姐不做,做什么编辑?”

“我好不容易说服我爸给我办了这个杂志社,自然为了把它办大。”

陆离九口齿不清,“真的不是为了打击报复前男友?”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