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许第戎赵尤雯_一个谎言的开始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7:31

《一个谎言的开始》的主人公是许第戎赵尤雯,是作者“冲甲”原创,讲述了赵尤雯失恋了,男友刘波鸿离开了她,让她很心痛,但父母事更让她头痛不已,可现在更更头痛伤心的的是父亲赵科隆在过生日这天被人谋杀了.....

一个谎言的开始_许第戎赵尤雯by冲甲在线阅读

第一章 神秘的微笑

黄昏时分,偌大的商场里人渐渐多了起来,变得热闹了,赵尤雯挪动着脚步在人群中穿行,却不像旁人手挽手,或搂腰搭肩,赵尤雯是独自一人,显得颇为孤单,头发凌乱,所穿的衣服也不是出门前精心挑选过的,她的状况很糟糕,琳琅满目且精致的商品也让她打不起精神来。

赵尤雯失恋了,就在四天前,男友刘波鸿离开了她,男友并没有兑现他的诺言——守护她一辈子。赵尤雯糟糕的状况并非都来自于失恋,还有她的父母,刘波鸿只是让赵尤雯很心痛,这种心痛可能只是暂时的,会随时间而消逝的,但父母让她头痛不已,而这种头痛由来已久,赵尤雯一时半会儿说不清父母之间所存在的问题,只是觉得他们之间的问题,自己还不尽知,所以,赵尤雯至今想不通父母为什么会在自己十三四岁的时候性情大变,并在自己十八岁成人那年离婚了。

就在昨天,赵尤雯和父亲赵科隆吵了一架,因为赵尤雯还没有从失恋的痛苦中走出来,整个人很苦闷,脑子很乱,很多事情真的会忘记的。昨天赵科隆问今天是什么日子,赵尤雯的大脑处于停滞的状态,迟迟没有回答,也面无表情。赵科隆一连问了数遍,始终得不到赵尤雯的回应,顿时,赵科隆整个人像是炸了,冲赵尤雯咆哮起来,那顿咆哮直到现在还在赵尤雯的耳边回荡。

“我的天!你竟然不知道,是我的生日啊!你忘了?你父亲的生日你竟然忘了,你的生日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心中还有我这个父亲吗?是不是不想认我了?想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啊?我真的白养你了,瞎了眼了我……”

没错!这就是赵科隆所咆哮的内容,仅仅因为没有说出他的生日,是不是感觉他有点精神不正常?可是在生活中他很正常,是一所大学院校的一名教师。

平常赵科隆要是如此,赵尤雯能够忍受,毕竟赵科隆时常如此,赵尤雯也习惯了,但昨天赵尤雯的心情非常糟糕,还没有从失恋中走出来,最终,赵尤雯被激怒了,将积攒在内心所有的苦闷全爆发了出来,以同样的方式向父亲咆哮,经过几分钟不停顿的发泄,赵尤雯心里舒服多了。

得知女儿失恋后,赵科隆嘴上嘟哝了几句,像是在骂刘波鸿,看着眼角有泪痕的女儿,赵科隆双目中透露着愤怒,最后,转身默默地离开了。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赵尤雯停止了向前挪动的脚步,是条短信,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十一位数字,赵尤雯一眼就辨出了是刘波鸿发来的,虽然已经将他从通讯录里删除了,但这十一位数字从脑海里删除不掉,刘波鸿发来的信息很短——对不起!

四天前分手时都不曾对自己说过这三个字,昨天没有,前天也没有,是今天他良心发现了吗?赵尤雯没有多想,直接将短信删掉了。

赵尤雯看了一眼时间,刚好七点钟,商场里也才刚刚热闹起来,赵尤雯却没有心思再逛下去了,来商场是想让自己的状态变得好起来,散散心,现在看来不起作用。今天是父亲的生日,今晚要给父亲过个生日,虽然父亲经常表现的很异常,时常莫名地对自己发火,但赵尤雯依然爱着父亲,希望他健康快乐,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因为父亲有心脏病,身体很不好,赵尤雯的伯父也有心脏病,他是本市的一个厅长,前段时间心脏病犯了,但最终有惊无险,醒了过来,目前正在德国治疗休养。

赵尤雯想起了母亲张曼莲,她今天让赵尤雯有点摸不着头脑,自从和父亲离婚后,俩人是老死不相往来,可是今天中午母亲将蛋糕和一身西装交给赵尤雯,让她去给父亲过生日,当时差点惊掉了赵尤雯的下巴,她难以置信母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当中午赵尤雯提着蛋糕和西装出现在赵科隆面前时,赵科隆略感吃惊,最近几年都是晚上过生日的,赵科隆本以为赵尤雯会晚上来的,本来赵尤雯也是打算晚上来的,但母亲非要自己立即前来。赵科隆看了带来的礼物很高兴,西装穿上很合身,当赵尤雯把蛋糕摆好,准备去炒几个菜时被赵科隆拦住了,说他约了人,有事,要出去一趟,生日晚上再过也不迟。

现在七点钟了,时间差不多了,赵尤雯站在街头打车,车很难打,于是,赵尤雯叫了滴滴,然后在路边站着,陷入了恍惚之中,想到了母亲张曼莲,母亲上个月不小心摔伤了腿,蛮严重的,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回到家休养,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父母离婚后都未曾再成家,照顾母亲的重任自然落在赵尤雯一个人肩上,每天一下班,赵尤雯就拦车赶往母亲所住的城市花园小区,细细一想,近一个多月赵尤雯都在照顾母亲,没怎么去过父亲那里,不过,母亲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能够下地走路了。

一辆车停在了还处于恍惚中的赵尤雯跟前,司机探出脑袋,问:“要走吗?”

赵尤雯一直低着头,没有看司机,没有确定这辆车是否是自己叫的,就直接上了车。还在恍惚中的赵尤雯没有告知司机去哪,司机也没有询问,司机从车里的后视镜中看了几眼坐在后排的赵尤雯,然后把车门都锁上了,露出一种神秘的微笑,说坏不坏,说好谈不上。

道路很通畅,出租车跑起来像飞了起来,不知道要带赵尤雯飞往哪里,对于这一切赵尤雯浑然不知,静静地坐在后座只感觉到从车窗钻进来呼呼作响的风打在脸上,让本就凌乱的头发飞舞起来。

手机又响了一声,刘波鸿又发来了一条短信,内容依然很短,但比之前那条要长得多——我做了一件错事,真的很对不起你。

从前后这两条短信中看不出刘波鸿为什么事道歉,但赵尤雯肯定、简单地认为是为他们分手这件事。

赵尤雯还是删了这条短信,讨厌刘波鸿发这种道歉的短信,想把他的号码加入黑名单里,但操作了一半,放弃了,至于原因,赵尤雯也说不上来。

赵尤雯透过车窗望向了被各色灯光渲染成多彩的夜景,只是专心地欣赏着,并没有觉察出什么不对劲,直到出租车剧烈颠簸了一下,这才把赵尤雯摇醒了。

赵尤雯突然大叫起来,“师傅,你走错了,你这是去哪呢?”

“城市花园小区啊!去你母亲那儿,没走错,你放心,我一定把你送到。”司机又透出说坏不坏,说好谈不上的那种神秘微笑。

“我今天不去我母亲那里,去的是我父亲那里,幸福新城小区,你怎么开的车?”

“你确定?那好。”司机将车掉了个头。

赵尤雯对于这辆车所行驶的路线很陌生,没有走大路,抄的是小路,虽然司机将车掉了个头,但赵尤雯不清楚车是否在前往幸福新城小区,车内并没有开灯,很昏暗,赵尤雯前倾身子想看清司机的脸,只看到侧面模糊的轮廓。

这时,赵尤雯意识到了一个不可思议且很严重的问题,问道:“我认真想了想,从我上车到现在从没有告诉过我要去哪,你是怎么知道城市花园小区?还知道我母亲住在那里?”

司机没有做任何回应,轻轻踩动了下油门,车跑得更加快了。

赵尤雯意识到情况不大对劲,在车高速奔驰中伸手想打开车门,发现已经被锁住了。

“停车,赶紧停车,我要下车。”赵尤雯发着颤音喊道,担惊受怕地敲打起车门来。

司机的脸上再次浮现出那种说坏不坏的神秘微笑,说好也谈不上。

第二章 他没有脑袋

在幸福新城小区里,一切都显得静悄悄的,现在不过九点钟,理应万家灯火通明,可是小区像是无人入住的鬼城,灯火比夜空中零星的星点还稀疏,在小区里行走,会发现遇不到一个人,还有这里有一半的路灯是坏的,再加上葱茏的绿化,行走其中给人感觉像是身置于荒郊野外。

整个小区异于平常,但小区门口的两个门卫对此好像并没有什么察觉,在门卫室里抽着烟,说说笑笑。有个影子在小区门口外面晃动,开始向门口移动,是一个人,此人没有躲闪,没有偷偷摸摸,光明正大地当着门卫的面进入了小区,可是,门卫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此人,依然抽着烟,说着笑。

此人进入小区后,脚步明显加快了,像是被什么惊到了,可能是被小区今晚诡异的气氛吧!此人在行走中从脚底发出一连串的声音,噔噔噔……,硬质的鞋底与地砖撞击的声音,听起来很急促,像是被什么追赶着。

此人来到了四号楼下,没有直接进入楼里,被楼下的一辆没有入库的轿车吸引住了,这辆车怎么停在了这里?吸引住此人的并不是这辆车违规停在了楼下,而是认识这辆车。为了进一步确认,看了下车牌号,哦,车牌号不对,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辆车。

此人抬头望向了十层,中间那个住户的窗户是亮着的,看样子像是有人在,此人进入到了楼里,按了电梯按钮,电梯在缓缓下降,电梯下降缓慢上升也慢。

感觉过了好长时间,终于到了十层,此人从电梯出来,看到1002住户的门是半开着的,此人轻轻一推便进去了。

房间很凌乱,客厅中央坐着一个人,面对着窗户,他听到有人进来了,但没有回头,因为他猜到了这个人是谁。

“你这么快就来了,我还以为得再过一个小时。”赵科隆坐在客厅中央,面对着窗户说道。

赵尤雯来到父亲跟前,看到父亲腿和胳膊上有伤,不过,伤口已经被包扎了,看包扎的面积,伤口不小。

赵尤雯关心地问:“你怎么了,怎么伤的?身上还脏兮兮的,我中午见你的时候还好好的。”

赵科隆轻描淡写地说:“没事,摔了一跤。”

“在哪摔的?会摔的这么严重?”

赵科隆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没事,你不用管了。”

摔了一跤绝对不可能摔成这个样子的,除非是从高处摔下来的,看父亲不愿说的样子,赵尤雯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了,只说了一句,“以后小心一点,身体重要。”

赵尤雯看到中午带来的蛋糕现在不在桌上了,而是在地上,且蛋糕在盒子里有点散了,赵尤雯指了指问:“这蛋糕怎么了?”

赵科隆有气无力地说:“哦,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打落的。”

“要不我去重买个蛋糕吧!”

“不用,蛋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为我过生日,没想到你能回来的这么早。”

“要不是我的一个同学,现在我肯定还在路上。”

“你哪个同学?”

“就是在彩票中心上班的那个,叫史扬,给你说过,我上班的地方离他不远,最近一个多月,每天一下班我就要去照顾我妈,有好几次我就是坐他的车去的,今晚很走运,又碰到他了,当时我不知怎么搞的,没认出他来,也没告诉他我去哪,他差点按往常那样把我送到我妈那去了……”

之前说话还温和的赵科隆听到赵尤雯谈起母亲张曼莲,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其实赵尤雯只是提到了母亲而已。

“你应该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在我生日这天你真的不应该谈起她,这让我很恼火,你是我的女儿,记住,永远记住这一点。”

你是我的女儿,赵科隆经常在赵尤雯面前说起这句话,听得赵尤雯耳朵都快生茧了,似乎生怕谁从自己身边将赵尤雯抢走。

赵尤雯沉默了起来,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赵科隆说:“我明天要出去一段时间。”

“去哪?因为什么事?”

赵科隆没有告知,站了起来,赵尤雯赶紧上前搀扶。

“不用扶,又不是腿断了,小伤,我去卫生间擦洗一下,那一跤摔的我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赵科隆将外套和裤子脱掉挂在了衣架上,然后走进了卫生间。

“那好,我去厨房烧几个菜,过生日要是只有蛋糕,没有几个菜,那这生日过的太简单了,呃,你刚说要出去一段时间,要去哪?”

赵尤雯把地上的蛋糕放在了桌上,等待了一会儿,没有等到赵科隆的回应,卫生间里面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擦洗的声音,赵尤雯站了一会儿便去厨房烧菜去了。

厨房是开放式的,在卫生间的右侧方,赵尤雯虽然一直在厨房忙碌着,但赵科隆要是从卫生间出来,一定会被赵尤雯注意到的,毕竟在开放式的厨房里视野很开阔。

很快,赵尤雯炒了两个菜,香味已经弥漫到了房间的每个角落,赵尤雯抬起头发现卫生间的门依然紧闭着,赵科隆还在里面,这让人很困惑,已经快半个小时了,还没有擦洗完吗?

“爸,还没有擦洗完吗?爸?”

赵尤雯再怎么询问,得不到赵科隆的回应,可能是距离有点远,再加上隔了一道卫生间的门,赵科隆没有听到吧!赵尤雯走向卫生间,本来是要直接把门打开的,但听到里面哗哗的有水声,好像在洗澡,赵尤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爸,你是在洗澡吗?你腿上有伤啊!不能见水的,你擦洗一下就行了。”

里面只有水的哗哗声,始终听不到父亲的回应,看来父亲是在洗澡,赵尤雯不好冲进去探个究竟,不过,转念一想,父亲又不是三岁小孩,绝对不会让伤口泡在水里的,肯定对伤口有所保护。

赵尤雯回到了厨房,准备炒第三个菜时,手机有来电,但只响了一声就挂了,还是那十一位数字,前男友刘波鸿打来的,赵尤雯看着手机上的这个未接电话,皱起了眉头,他到底要干什么?现在想想他不像是要为分手这件事在道歉,倒有点像骚扰,赵尤雯没有深度思考这件事,放下手机接着炒起第三个菜来。

第三个菜是西红柿炒鸡蛋,很快就炒好了,赵尤雯看了一眼时间,自赵科隆进入卫生间起已经有四十分钟了,时间真的是太长了,赵尤雯开始表露出一些不安的情绪,在不安中将炒好的菜摆放在了餐桌上,蜡烛也插在了蛋糕上。

“爸,你洗完了吗?菜我已经炒好了,出来过生日吧!”赵尤雯敲着卫生间的门说道。

赵科隆依然没有回应,只有哗哗的水声,心中的不安促使赵尤雯想看看父亲为什么会在里面呆这么久,把手放在门把上,但门没能打开,从里面反锁了。

父亲为什么不理自己了,是因为之前在他面前提到了母亲?父亲生气了?赵尤雯看了看时间,打算再等一等,坐在餐桌前,眼睛一直盯着散掉的蛋糕,蛋糕上面有图案,之前赵尤雯没有细看,现在更看不出这奇怪的图案表达的什么意思。不过,有一部分赵尤雯看出了点眉目,像有画了个小人儿,小人儿的胳膊和腿都在,但由于蛋糕散掉了,小人儿的脑袋不见了,赵尤雯伸长脖子在上面找了半天,没能找到。

十点钟了,菜都凉了,赵尤雯实在等不下去了,望向了卫生间,她皱起了眉头,看到了反常的一幕。卫生间是喷砂玻璃门,由于它具有半透明的雾面效果,肉眼虽然不能透过它看到里面的一切,但赵尤雯看清了洗澡水在往玻璃门上喷洒着,水顺着玻璃门往下流,并从门缝流出来了一部分。

刚才已经试过了,卫生间的门被反锁着,但赵尤雯看到这反常的一幕,还是本能地过去,想把门打开,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奇怪的是这次门竟然被轻易地打开了。

将门打开,赵尤雯猝不及防,悬在半空中的淋浴头将水不偏不倚打在赵尤雯的脸上,这水有四五十度,烫的赵尤雯尖叫连连。

赵尤雯将悬在半空中的淋浴头打落在地,整个卫生间雾气缭绕,非常的闷,看不清里面的一切,赵尤雯先没有进去,而是在外面喊父亲,父亲像是没有在里面似的,没有任何回应。

等了一会儿,雾气疏散了一部分,赵尤雯走了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浴缸,赵尤雯的瞳孔不断放大,几乎占据了半张脸,恐惧,从瞳孔中散发出来的全是恐惧。

浴缸里满满的血水,父亲漂浮在上面。

赵尤雯整个人完全被恐惧支配者,过了好一会儿,才尖叫起来,喊破嗓子的那种尖叫,连滚带爬,爬出卫生间,打开房门爬出房间,赵尤雯在过道里坐在地上像吓疯了似的,尖叫,狂抓。

其他住户被惊扰到了,纷纷出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赵尤雯说不出来一个字,只会尖叫,他们只能进去自己一探究竟,开始还很警惕,小心翼翼,毕竟赵尤雯被吓成那个样子,这房间肯定有可怕的东西,但他们看到餐桌上的蛋糕和菜,警惕性便没了多少,觉得房间里一切都很祥和。直到他们来到卫生间,他们被惊吓的也不正常起来,有的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在浴缸的血水上面漂浮着一个人,这个人是谁,没人知道,因为他没有脑袋,整个卫生间里都没有。

第三章 众多疑问

接到报警后,两辆警车正在飞驰赶往案发现场,小王专心地驾驶着车,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队长许第戎打了一声哈欠后看了眼时间,十点钟多一点,今天忙了一天,本以为今晚能赶在十点钟回家,现在看来是回不去了,虽然有点累,但许第戎揉了揉眼睛,强打起精神来,给家里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回不去了。

在后座上的警员卢戈和马婧也累了一天,正无精打采瘫坐着,等会儿到了案发现场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而且头脑要灵活,思维要敏捷,所以现在争取先凑合休息下。

马婧自言自语说:“希望这是一起简单的命案,最好能赶在零点之前破获。”

卢戈异想天开地说:“希望我们到了案发现场,凶手就自个抱着头蹲在地上,直接自首了。”

“唉!”马婧先叹息了一声,然后神神叨叨起来,也像是祈祷,“希望今晚别整个通宵,通宵要命啊!不要通宵,不要通宵……”

“我们要有信心,这个案子今晚必破。”卢戈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这话说得语气很坚定。

这时,队长许第戎发声了,“我们这是办案,你们不能有这样的心态,一心想着尽早破案,在这种心态下案子确实可能会尽早破获的,但或许会成为冤假错案,不管今晚忙到多晚,多累,都要认真工作,我们是警察,记住这一点。”

在卢戈和马婧说话时,开车的小王也想这个案子今晚就能破获,但小王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心里清楚队长一定会对卢戈和马婧有这种心态进行批评的。

许第戎给小王说,“车再开快一点,尽快赶到案发现场。”

两辆警车经过一段时间的疾驰,到达了案发地点,幸福新城小区的门卫也已知晓小区里有命案发生,早早把升降杆高高升起,等待警察的到来,警车直接开到了四号楼下,六七名警察顺着电梯来到了十层。

十层一共有四户,大家从家里出来挤在过道里,过道里都是人,大家议论纷纷,脸上多少都流露着一种恐惧,看到警察上来了,大家自觉地退让,让出一条通道来,许第戎看到通道是通向1002住户的,看来命案是在那里发生的。

赵尤雯看到警察来了,急忙上前,但整个人由于惊吓过度,哆嗦个不停,想说话但嘴巴一直打颤,一句完整的话半天也说不出来,许第戎看了她的神情,便知道可能是死者的家属。

旁边的一位老者说:“她是死者的女儿。”

许第戎安慰道:“你放心,我们一定找出凶手,你先稳定一下情绪。”

许第戎等人进入了房间,整个房间除了稍显凌乱外并没有什么异样,餐桌上的蛋糕甚至让人有一种温馨,但这蛋糕散掉了,让人感觉怪怪的。卢戈和马婧的目光并没有过多在蛋糕上停留,他俩被卫生间门口的一滩水吸引到了。

卢戈看了眼站在楼道里的人们,说:“看样子他们有不少人人进来过。”

因为进来的人们踩到了卫生间门口的这滩水,然后来回走动,脚印满房间都是。虽然脚印都是外面的人们留下的,但小王还是用相机将这些记录了下来。

“队,队长,快,过来你,你看。”看到骇人的一幕,马婧站在卫生间的门口,也有点像赵尤雯那样哆嗦起来,忙喊许第戎过来。

许第戎、卢戈和马婧一动不动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沉浸在浴缸血水里的无头尸体,静默地向三位警察诉说着之前在这里发生了多么惨不忍睹的事情。

面对无头尸体,小王倒显得很淡定,像是见过大场面似的,举着相机不停地在记录案发现场。

许第戎等人走了出来,对赵尤雯说:“能给讲讲案发过程吗?”

赵尤雯还是不住地哆嗦,嘴巴张开了好几次,最后终于说出了一句,“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没看到谁杀了我爸。”

这时,那位老者说:“你是怎么发现你爸被杀的,把这个经过告诉警察,”然后,老者转而向许第戎,“当时我们听到赵尤雯的惊叫,都纷纷赶出来,以为她是被什么蜘蛛或蟑螂吓到了,我们进去一看竟然是她爸被杀,那惨状把我们也吓得半死,之后我赶紧让大家退了出来,站在楼道里,保护案发现场要紧。”

许第戎回头看了眼满房间的脚印,但还是礼貌地向老者道了一声谢。

马婧给赵尤雯端了一杯水,在警察的陪伴和安抚下赵尤雯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但从她的眼珠中还是能看到那种惊恐。

赵尤雯紧紧盯着手中只剩半杯水的水杯,开始诉说起今晚自己进入家门后所发生的一切,当说到自己看见父亲在卫生间死去的惨状,整个人不由得又颤抖起来。

听完案发过程后,许第戎看到警员们面面相觑,都觉得太诡异了,一时间没人说话了。

许第戎在警员面前拍了拍手,说:“别都这副表情,跟我来卫生间。”

赵尤雯没胆量去,一直在餐桌前呆坐着。

卫生间里的血腥味很重,许第戎和卢戈把赵科隆从浴缸里抬了出来,没有头的尸体让人看着真的不寒而栗,许第戎用一个盆子将缺失的头部盖住了。

这个案发过程有很多疑问。

许第戎说起了第一个疑问,“按说凶手在卫生间杀赵科隆,赵科隆一定会挣扎,那么就会有动静,为什么赵尤雯什么都没有听到?”

的确,卫生间距离厨房不过五六米远,赵尤雯在厨房都能听到里面水的哗哗声,赵科隆临死前的挣扎不应该听不到。

警员们一起望向了赵尤雯,看她能说点什么。虽然赵尤雯在餐桌前呆呆坐着,但她的耳朵有在听,摇着头回答道:“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没听见,可能是因为炒菜的声音影响的。”

此时,马婧注意到许第戎在观察赵尤雯的神情,观察了一会儿,看她并没有什么异常。

然后,许第戎捡起地上的淋浴头,说起了第二个疑问,“为什么凶手要用一根绳子把淋浴头悬在半空中?”

“当时,我打开卫生间的门,水刚好喷洒在我的脸上,水很烫,有四五十度的样子。”赵尤雯不再呆坐了,适时地插话说道。

“凶手是想烫死赵尤雯吗?”小王没头没脑地说道。

许第戎说:“到底为什么?我们暂时还不得知,但凶手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许第戎继续说起第三个疑问,“凶手杀人的手段为什么这么凶残?而且他还带走了赵科隆的脑袋。”

卢戈分析起来,“将脑袋割下来,无非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凶手对赵科隆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所以用了这种残忍的手段,另一种是这颗脑袋对他有用,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因为如果只是对赵科隆恨之入骨,凶手把脑袋割下来就行了,何必还要带走?带着一颗脑袋逃走,很不方便的。”

赵尤雯很困惑,“凶手要我爸的脑袋做什么?”

许第戎问:“你好好想一想,你爸有没有和什么人结过仇?”

赵尤雯低头想了良久,最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我妈的腿伤了,我一直在照顾她,和我爸相处的时间不是很多,至于最近在我爸身边发生了哪些事情,我不太清楚。”

虽然许第戎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要带走脑袋,但这颗脑袋一定对凶手有用,并且会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某一个地方。

许第戎又说起第四个疑问,“凶手是怎么离开卫生间的?”

马婧看着开放式的厨房,问赵尤雯,“在赵科隆进入卫生间后,你除了在厨房待过,还有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比如卧室、阳台。”

“没有,我在厨房做完菜就坐在餐桌前等我爸出来,没去过别的地方。”

“我们从这房子的布局看得出来,只要凶手打开门从卫生间出来,在厨房和餐桌这两个地方都能注意到,所以凶手肯定不是推开这扇门离开的。”马婧判断道。

许第戎点头,表示肯定马婧的判断,“那么,凶手只能从另一个地方逃脱了,除此他没有其他脱身的办法。”

大家会意了许第戎所说的那个地方,就连赵尤雯也会意了,然后一起望向了这个地方——卫生间的窗户,大家是满怀期待地望去,可是,大家的脸马上沉了下来。

第四章 通过考验

大家一起望向卫生间的窗户,但出人意料的是窗户是关着的,没关的话凶手就有可能从这里逃脱的。

“你们说凶手从窗户爬出去后,怎么样才能把里面的窗户扣关上?”卢戈还是坚信凶手是从窗户逃脱的,所以才会如此问道。

许第戎说:“凶手不是从这里逃走的。”

“那他会从哪里逃走?”赵尤雯觉得凶手逃脱的不可思议。

没有人来回答,大家陷入了一阵沉默,马婧又注意到许第戎观察起赵尤雯来,马婧也清楚许第戎到底想观察什么,但赵尤雯并没有表露出异常的神情来。

一无所获的许第戎只能无奈地说起第五个疑问,“凶手是怎么进来的?”

卢戈说:“按照赵尤雯叙述的案发过程,凶手应该是在赵科隆回家之前就进来了,躲在卫生间里准备伺机下手,但赵尤雯回来了,凶手并没有因此中止计划,再说他也无法中止了,因为赵科隆走进了卫生间,凶手只能杀了赵科隆。”

“我说的凶手是怎么进来的?”

“从房门进来的,像溜门撬锁这种事应该难不倒凶手吧!”

许第戎走到房门这里,打量起面前这扇防盗门上的锁,这锁不是防盗门原配的锁,而是指纹识别智能电子锁。

许第戎问赵尤雯,“你们家怎么会安装这么高档的锁?”

“我不知道,之前用的是普通的锁,几天前我爸他把锁换了。”

“不会平白无故换吧,为什么要换?”

赵尤雯皱着眉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马婧说:“会不会是之前家里丢过什么东西,然后你爸觉得普通的锁不安全,才换成了指纹识别智能锁。”

赵尤雯想了想,摇着头说:“应该没有,也没听我爸说起过家里丢了什么东西。”

许第戎没有继续纠结为什么换锁,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这个智能锁除了能识别你和你爸的指纹外,还能识别谁的?”

“我的指纹识别不了,只能识别我爸的。”

听到赵尤雯的这个回答,大家颇为吃惊,“我理解不了,你是他的女儿,为什么你爸安装智能锁没把你的指纹录进去?”

赵尤雯茫然地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

“你和你爸的关系怎么样?”

“不好,他经常冲我发火。”

“他为什么这样,因为什么?”

要说起因为什么,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赵尤雯用了近十分钟叙述了自己家庭里的一切情况,包括当年父母在自己十三四岁的时候性情大变,并在自己十八岁成人那年离婚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赵尤雯自己也说不清楚。

至于到底为什么,许第戎认为赵尤雯说不清楚是可以理解的,这种事当事人是最清楚的,要想弄清楚只能去问当事人。

“你母亲现在知道你父亲被杀了吗?”

“我还没有告诉她。”

现在许第戎还不敢断定赵尤雯父母复杂的关系和案情有关,暂且没有过多深入思考此事,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了凶手到底是怎么进入房间的。

“现在看来凶手是不可能通过智能锁进入房间的,那么凶手还可以从哪里进来?”

“窗户!”卢戈和马婧异口同声说道。

大家分别来到客厅、卧室、卫生间窗户跟前,但每个窗户都是关着的。

许第戎问赵尤雯,“你回到家有动过窗户吗?”

“我没有。”

卢戈说:“本来窗户没关,凶手从窗户爬进来后,把窗户关上了,有没有这种可能?”

马婧打开窗户往外看了看,说:“这是十层,外面也没有可供攀爬的东西,要说凶手是从窗户爬进来的有点不现实。”

卢戈看了看也这么觉得,说:“从房门凶手是不可能进来的,从窗户有点不现实,那凶手会从哪进来?”

许第戎又望向了赵尤雯,这个时候不仅仅是许第戎了,卢戈和马婧都望向了,赵尤雯不清楚大家为什么都看着自己,一脸茫然。

许第戎说:“赵尤雯,你把案发过程再给我们说一遍。”

赵尤雯从头到尾又说了一遍,许第戎听得很认真,赵尤雯说得这两遍的内容没有任何差异,完全相同。

但是,许第戎走到赵尤雯跟前,皱着眉很严肃地说:“你说的不对。”

“哪里说的不对?”

许第戎指着赵尤雯,“你第一遍和第二遍有说的不一样的地方,你有说谎话,你应该自己都没注意到吧!”

许第戎说的时候语气非常急促,有咄咄逼人的气势,以此伪装出自己即将要揪出凶手来。

从案发现场了解来看,凶手没有溜进房间的可能性,也没有作案后携带赵科隆的脑袋从密闭的卫生间逃脱的可能,于是,警察心照不宣地都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凶手根本就没有潜逃,一直在房间里。

没错!警察在怀疑赵尤雯了,许第戎已经观察赵尤雯好几次了,她的神情并未出现异常,所以,许第戎现在这样诓赵尤雯,是看她会不会心虚。

赵尤雯仔细回想了自己刚才说的话,并不觉得哪里说的不对,“我没有说谎,都是如实说的。”

许第戎看到赵尤雯并没有慌张,只有一脸茫然,许第戎开始觉得自己的怀疑是错误的。

卢戈这时候说:“赵尤雯,你觉得这个案子奇怪吗?”

“奇怪?”

“凶手没有溜进房间的可能,但他确实进来了,凶手也不可能从密闭的卫生间逃脱,但他确实脱逃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马婧这时候也说了一句,“凶手在卫生间杀赵科隆时你在厨房,赵科隆被杀时一定会有动静,你不会听不到的。”

赵尤雯听明白了,万万没想到警察调查了半天竟然调查到自己头上来了,赵尤雯往后退了几步差点瘫坐在地上了。

“你们竟然怀疑是我杀的我爸,那是我爸啊!”赵尤雯哭诉着说道。

这时,许第戎的电话响了,是领导打来的,许第戎到一旁接听,电话打了有五六分钟,许第戎时不时地点头,并不时地瞄赵尤雯一眼。

挂了电话,许第戎来到赵尤雯跟前,说:“先别哭,把眼泪擦擦。”

赵尤雯脸上挂着泪说:“这个案子确实很棘手,一时间无法解释凶手为什么能从密闭的卫生间逃脱掉,但你们不能因为棘手,就这样毫无根据怀疑到我的头上,你们这样草率办案,是想今晚就把案子破了,早回家睡觉吧!”

赵尤雯这话把警察噎的很不爽。

卢戈问:“队长,谁给你打的电话?”

“领导,领导让我们全力以赴尽快破案。”

“领导为什么这么重视?”

许第戎问赵尤雯,“你的伯父是本市的厅长?你把你爸被杀的事告诉了你伯父。”

赵尤雯说:“我是给你们报警了之后,给我伯父打的电话,他非常震惊,他身体不好,在德国治病,他说他会尽快回来的,还向我保证警察一定会破案的。”

卢戈问:“队长,是不是她伯父给领导打电话了?”

许第戎点了点头。

许第戎拍了拍赵尤雯的肩膀,说:“我现在可以确定你不是凶手。”

“态度变的这么快,是因为我伯父吗?”

“不是,是你通过了我的考验。”

“你刚才说我所说的两遍案发过程不一样,是考验我,看我会不会心虚。”

许第戎认为赵尤雯不是凶手,但马婧不这么认为,说:“队长,张曼莲所说的案发过程有问题,经不起推敲,她绝对有说谎。”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