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薇慕云逸小说目录免费阅读《爱情从不曾被辜负》

发布时间:2018-11-09 17:35

夏薇慕云逸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爱情从不曾被辜负全文在线免费阅读,爱情从不曾被辜负是作者胡之羽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夏薇慕云逸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她终于如愿,嫁给心底的那个人。 却也拉开了她悲惨命运的序幕。 婚礼当天,父母锒铛入狱,她也因蓄意谋杀被抓入狱。 他许她这盛世婚礼,把她捧入云端。 却又将她从云端瞬间拉入地狱,彻底摧毁她。 他踩踏着堆积成山的敌人,终于跨入人生顶端,却高处不胜寒。 从此以后,他成了最孤寂的王者。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

第一章 不会怀孕的秘密

“夏薇,你是个不会下蛋的鸡吗?这么久了还不怀孕!”身后男人愤怒的嘶吼声,伴随着更猛烈的撞击铺天盖地涌来。

夏薇几近赤果得身体被狠狠挤压在透明落地窗上,感觉自己整个像被撕成了两半,疼痛得几乎晕厥,嘴里下意识得呢喃着,“痛...云逸...好痛...不要...”

“你说不要?!你确定?”男人声音徒然升高,带着鄙夷和不屑,用尽全力猛地一击。

夏薇陡然清醒,顾不得阵阵剧痛,违心得说道:“不...我.说要...我要...我不痛...好舒服...”声音断断续续,眼泪在眼圈里打了好几转,终究没有落下来。

“尽快怀孕,否则,你知道后果!”夏薇无助的点了点头,内心在滴血。曾经,她多么想有一个慕云逸的宝宝,那会是他们爱情得结晶。

想起曾经,夏薇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他们有过那么美好的曾经啊,两个人童话般美好的相爱相守。

她不相信,那些感情都是假的。是仇恨,蒙蔽了慕云逸的眼睛,让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她相信,只要她努力,就一定可以化解他心中那些深入骨髓的仇恨,找回那个阳光善良的大男孩儿。

即使,这个过程很苦很痛,她也愿意。

可慕云逸想用他们的孩子,来祭奠他冤死的母亲和胎死腹中的弟弟。

她不愿意,宁死也不愿意。

一定有别的办法解决这一切的,一定会。

夏薇的沉默让慕云逸更加的愤怒,他高高抬起她的臀部,更加大了下身的动作,动作几乎毫无章法。夏薇雪白的大腿上已布满条条红溪,可却换不来他的丝毫怜悯。

“我...我...会努力的...”夏薇忍住剧痛,颤抖着答道,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会断气。

“记住你的话!”慕云逸又一波猛烈进攻之后,终于释放了自己,直接把夏薇摔在了地上,随手抓过卫生纸,擦了擦自己,丢在夏薇身上离开了。

看慕云逸出门,夏薇顾不得浑身散架般的疼痛,赶紧跑到洗手间,拿出藏在角落里的冲洗用具,咬了咬牙,将长长的管子插进身体,冲洗起来。

第二天,天还未亮,管家张妈就在门外敲门,“夏小姐,今天该去医院了,我和司机在门口等你。”机械化的语气,不带丝毫感情。

夏薇早已惊醒,一身疲累伤痛未退的她,听到“医院”两个字,本能的瑟缩了一下,那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她深吸了一口气,“夏薇不怕,咬咬牙忍忍就过去了,”话虽如此,可脚下如灌了铅一样,从房间走到大门口,足足用了半个小时。

来到医院,她直接被褪尽了衣服推进手术室。

夏薇以一种极为羞人的姿势被固定在手术台上。

一个新来的护士忍不住在一侧窃窃私语,“都伤成这样了还没怀上,还需要做试管婴儿,八成是以前太放荡了…”语气里满满不屑。

“不要多嘴!”有年长的护士立刻出声打断,不过看夏薇的表情也是一脸鄙夷。

夏薇对此早已习惯,她只是害怕这些真的会伤到自己的身体,让她永远失去做母亲的机会。

慕云逸为了让她怀孕,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方法,从最初的算排卵日播种,到后来的每周三次,到现在的随时随地外加不间断的试管婴儿,早已折磨得她千疮百孔。

为了对身体的伤害降到最低,也为手术后,最短时间内恢复思维和行动,她坚持要求不用麻药。

冰冷的机器直接刺入她的身体,一阵翻搅,痛的她只冒冷汗,束住双手双脚的绳带狠狠勒进她的皮肉,她竟毫无察觉。

整个过程也就不到二十分钟,但对于夏薇来说,每一秒都像被无限放大,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夏薇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脸色苍白得几乎透明,人已经晕了过去。

张妈撇了眼病床上的夏薇,皱了皱眉,“怎么又晕过去了,什么时候能醒?”

“应该到明天了,她的身体状态很不好,这次再不成功,估计以后怀孕的机会很渺茫了。”医生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是业绩有名的试管专家,像夏薇这样的一连在他手里失败五次的还从未有过,况且夏薇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这无疑在打他的脸。

无人看到的角落,一颗晶莹的泪顺着夏薇的脸颊悄然划过,嘴角却噙着一丝释然。

回到慕宅,佣人将她扔进房间就竟自离开了。

上一秒还昏迷的夏薇,突然睁开了眼睛,咬了咬牙,手脚并用的爬进卫生间。

是的,这就是她拒绝麻药的根本原因,也是她每次手术后都会昏迷的原因。

外人只觉得她傻,脑子坏掉了。

可却不知,她需要足够的清醒和独处时间,在手术后第一时间破坏体内的受精卵。

“宝宝对不起,妈妈也很希望你来到这世上,可现在,还不是时候,妈妈要把你爸爸心中的仇恨完全化解之后,让你在充满爱的期待中诞生,幸福,快乐。”夏薇轻声喃喃着,脸上早已蓄满泪水,继续那重复了无数遍的清洗。

受精卵刚刚放入体内,很脆弱,着床不稳,也未与母体结合,大量水流可以将之带离母体。

为了防止慕云逸察觉,她不能用任何药物,只能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虽然受罪可也有另一个好处,能将身体伤害降到最低。

夏薇正专心致志动作时,一个大力突然将卫生间的门打开。

吓得她手下一用力,痛得自己倒吸一口凉气。

可在看到门口那一道如地狱的修罗般的人影时,她惊恐得甚至忘了呼吸。

“我就知道,是你在搞鬼!”男人蓄满了愤怒的嗓音在夏薇耳边炸起,不高的声音听在夏薇耳中却如山崩地裂。

夏薇瞪大了眼睛,如石塑般呆愣在原地。

她明明反锁了门,自己并没有听到任何敲门或破门声,他怎么会鬼魅般毫无征兆出现。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在她17;154165522388712回来之前,就故意躲在房间了吗。

第二章 被当场抓包

也许根本不用躲,慌乱的夏薇根本想不到,房间里还会有另一个人。

“你认为,我会任一个贱人愚弄吗?!”慕云逸不答反问,抓起她皮包骨的胳膊一把甩在床上,随即欺身而上。

是了,夏薇怎么忘了,他是慕云逸啊,那个最善查人心,聪慧无双的慕云逸。

也许他早就看破了她的小把戏,只是猫戏老鼠般,躲在暗处,任她卑微得拼尽全力挣扎,任她自伤自残,能更大程度的报仇,还省得他动手了不是吗?!

“你早就看出来了,是吗?”夏薇放弃挣扎,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般,任他驰骋欺凌。

“慕云逸,我不想怀孕,不想我们的孩子成为仇恨的祭品,这对他不公平。”夏薇徒劳得重复着她已经说了无数次的话语,雾气弥漫的眼瞳中满是绝望与哀求。

是的,从她答应代母受过时,她就知道,慕云逸想方设法让她怀孕,不过是想她尝到胎死腹中的痛苦。

她知道,这是她们家欠他的。

可她真的不舍得自己的骨肉承担这些,这对一个还为出世的小生命何其无辜。

如果,当时父亲没有醉酒,没有意外碰到慕云逸的母亲并强暴了她,还让她怀了孕,那该多好。

两家本是世交,当时,母亲意外看到父亲写的忏悔信,得知此事,气不过直接闹到了慕家。

而身居军中高位的慕父得知此事,一怒之下竟将慕云逸母亲生生刨腹取子,一尸两命。

成年之后的慕云逸得知真相后,不仅恨透了慕父,更是恨透了此事的元凶,夏薇父母二人。

由此,夏薇和他青梅竹马多年的真挚情感也付之一炬。

在他隐忍多年羽翼丰满之后,第一个下手的就是夏薇父母。

他誓要夏薇母亲也承受刨腹取子之苦,痛苦死去。

是夏薇死死护住母亲,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要带母受罚。

夏薇知道,这一切后果都是父母罪有应得,可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父母受这般折磨。

大是大非面前,她终究选择视而不见,偏向了父母。

感情面前,她终究选择了父母,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的,她不怪任何人,只是想尽自己微薄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不想怀孕?好啊,那就换你母亲来,赎了罪,也省得她夜夜噩梦缠身,久病不愈。”慕云逸愤怒的吼道,他已经没有耐心了,满身罪恶的人怎能残存在这世上这么久。

“我母亲夜夜噩梦缠身,久病不愈?是你干的?”夏薇难以置信的问道,声音带着哭腔大声质问,“你已经答应我不再动我父母,为什么还要对他们下手,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有脸问。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其实慕云逸没有再对他们出手,是夏母身体本就不好,又接连遭到变故才会病倒,可依慕云逸的性子,怎么会去解释。

“好,我会尽快怀孕,让你复仇,只求此后,你能放过我父母。”夏薇声音不大,语气里却透漏着道不尽的痛苦和决绝,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怎么止都止不住,徒劳的用手使劲擦拭。

她知道,她的方法已被识破,不可能再用,而且母亲的身体也不允许她再任性下去。

下一刻,一向对床笫之事被动如死鱼般的夏薇,第一次开始主动迎合她,卖力的贡献着全部的自己。

夏薇虽长17;154165522388712得清纯甜美,身材发育得却很好,此时白皙的皮肤上到处是斑驳的红痕,更惹得慕云逸心火旺盛。

慕云逸在连翻高潮过后,理智才渐渐回归大脑。

夏薇却如不知疲倦般,在他身下笑靥如花,“这就不行了啊,人家还想要……”

慕云逸突然有些怔愣,看着这样的夏薇,不再反抗的夏薇,绝美的似要燃尽自己的夏薇,心不受控制的一阵收缩,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揪住,疼痛瞬间传遍四肢百骸。

这感觉只冒出一个小头,就被他迅速压下。

一个星期后,夏薇握着手中的血检报告,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她,终于怀孕了。

张妈正惊喜交加的打电话向慕云逸汇报此事,没想到电话很快掐断,张妈脸上的表情也瞬间转为阴霾。

接下来整整六个月,夏薇再没见过慕云逸。

她被搬到离主宅很远的荒废后院,像被人遗忘了般,除了一日三餐按时送来,再无人涉足此处,自然也从未做过产检。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孩子根本不会来到人世,甚至会被残忍得直接剖腹出。

夏薇从来不曾抚摸日渐隆起的腹部,也从来不与腹中宝宝交流,她刻意忽视它的存在。

可,骨肉连心的感情又岂是自己能控制的,调皮的胎儿在她体内或轻或重的踢腾,翻身,让她不自觉得就会去感受,去想想他的模样,他此时在干什么。

如果,自己真的被遗忘,那该有多好。

那么,自己是不是就可以生下这个宝宝,看看他,摸摸他,亲亲他。

当这样一个念头悄无声息的冒出时,夏薇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慕云逸怎么可能允许。

这一天,张妈突然而至,“哟,怎么这么大,算算日子才7个多月啊!”

身后乍起的声音吓了夏薇一跳,她连忙轻抚腹部,“宝宝不怕,妈妈在呢。”

突然想到了什么,迅速收回手看向她,“张妈怎么来了?”

张妈并没有回答,更加一脸疑惑的盯着她肚子,仿佛在审视是不是该不该摘出来了。

夏薇胃里一阵抽疼,不想再呆在这里,抬脚就往屋里走去。

张妈在外面驻足良久,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才一脸疑惑的离去。

夏薇知道,她一定是打给慕云逸,看来自己的计划要提前实施了。

原来,夏薇自萌生出不舍孩子的想法时,就一直在寻找方法逃走。

不过她知道,她就这样直接逃走的话,送饭的人很快会发现。她至多有半天时间,一个身无分文,又大着肚子的女人能逃多远,以慕云逸的势力定能将她轻易抓回,说不定还会惹怒他提前动手。

天无绝人之路。

第三章 希望

夏薇在一次散步时,不慎竟掉进了一个被杂草掩盖的坑里,应该是以前主人用来存放东西的小地窖,索性她护着肚子,没伤到胎儿。

带着满身伤痕奋力爬出来的她,盯着大坑良久,眉间竟渐渐浮起笑容。

慕云逸买下这个宅子不过两年,鲜少有人来这破败的后院,很可能没人知道这大坑的存在。

想到此处,她赶紧重新用杂草掩上了大坑。

这些天,她一直在做准备,如今,情况危机,她只能提前行动了,无论如何,她都要尽力一试。

第二天,当佣人照例来送早饭时,并没有看到夏薇的人影,依稀听到哗哗的水声,卫生间的玻璃门隐隐有人影晃动,以为她跟往常一样,睡到了现在才起来洗漱,就没在意径自离开了。

临近中午,慕云逸破天荒的亲自来到后院,一身肃杀之气,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进门就见桌上早餐一口没动,心里更加涌出一股无名火。

听到卫生间里的花花水声,迈起长腿大步过去,“夏薇,你给我出来,别给我耍花样。”

“啪啪啪”

一阵震天的敲门声响起,可卫生间除了花花水声再无其他动静,慕云逸心底涌起一丝不安,“张妈说她腹部比寻常孕妇大许多,更笨拙一些,难道是洗澡时不小心发生意外了……”

这个念头一升起,他直接大喝一声“都出去!”就一脚踹开了卫生间的门。

看见里面的场景慕云逸瞬间懵了一瞬,花洒上竟然挂了一件衣服,随着水流不停摆动,从外面看就像个模糊的人影。心里历时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这女人逃跑了?!

忍着怒意叫来所有人又里里外外找了一遍,一个人影都没。

“这该死的女人竟敢逃走,谁给她的胆子!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慕云逸一口气说完,直接大步出了家门。

秘书慕天有条不絮将人分成三波,以慕宅为中心,开始地毯式搜寻。

慕天跟在慕云逸身边多年,一向说他最得力的部下,有慕天主持这边,他很放心。

他要做的就是,一旦夏薇真的逃脱,他要她主动回来。

原本这几个月他故意不去见她,就是害怕见到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对里面那个流着他的血脉的小生命生出感情。

他不允许自己出现那样的情愫,从而动摇他。

可这女人竟敢逃走,就是根本没有赎罪之心,把他内心的最后一丝柔软也给抹去了。

女人,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三天后,慕天地毯式的搜寻不见任何成效,他愧疚的站在慕云逸的老板桌前,低垂着头,

“boss,对不起,我们只在后院一处矮墙发现了一排脚印和垫起的石头,推测夏小姐从此处翻墙出逃。

除此之外,夏小姐就像人家蒸发了一样,我们将慕家翻了底朝天,又挨家挨户寻找出十几公里,可连夏小姐一点踪迹都找不到,我想不出她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能躲到哪去,怎么逃过我们的搜查的。”

“嗯,停止搜查吧,她会自己出现的。”慕云逸坐在老板椅上,背对着慕天,声音中有些疲惫,却依旧沉稳。

“停止?”饶是一向冷静的慕天,听到慕云逸这句话是,也不免大吃一惊。他是知道老板有多执着了报仇的,怎么会放过夏薇……

“嗯,你去休息吧。”慕云逸一向是惜字如金的人,从不解释。慕天虽疑惑重重,可他知道老板既然这样说,就一定是胸有成竹,绝不会无的放矢,恭敬离开。

慕云逸长身而起,走到落地窗边,目光转向慕宅的方向,“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到吗?女人,你比我想象中还要聪明呢!有意思……不过,希望你看到你妈妈病危如入院的消息时,还能沉得住气。”

慕云逸在发现夏薇逃走的当天,17;154165522388712没有急着大肆动作找人,而是散布出夏母病危的消失。

他知道,只要她得知消息,一定会乖乖回来。而现在,她极有可能还未彻底逃出去。

那么,他给她机会逃脱,放她自由。

就看她想不想抓住了。

男人嘴角扬起一抹残酷的微笑,在暗夜的映衬下,更加冰冷可怖:以前,你在我和你父母之间,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现在,自己的亲生骨肉和父母之间,你要怎么选择呢。

可是连他自己没有察觉,眼底深处那一丝不经意流动的悲伤,才最泄露他内心的真实情感。

深夜,月光皎洁。

慕宅后院一处杂草丛生的僻静处,原本被杂草覆盖的地面开始微微松动。

一阵动静之后,地面出现一道地缝,紧接着从里面冒出一个圆溜溜的小脑袋,头顶顶着一个杂草草环,小脸被泥土抹黑,只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朝地上四处张望。

待确认周围空无一人,才小心翼翼的从地缝里爬出,小小的身子带着格外巨大的肚子,显得很是笨拙。

不错,这就是夏薇,在地洞里整整藏了三天的夏薇,她昨天白天就听出搜查的人已经撤走。

为保险起见,她应该在里面再呆两天才更保险,毕竟那个男人不是那么轻易好骗的。

可是,她准备的干粮早以吃完,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初秋的夜里也开始湿寒,她的腹部也隐隐作痛,似乎还有越来越严重之势,才不得不冒险提前出来。

费力的爬出地洞,又将地洞恢复原样,她才小心的走到矮墙处,自己之前搭好的石头台阶果然还在,她顺利出了慕宅。

顾不得腹部翻涌的不适,和因饥饿产生的阵阵晕眩,一直逃出好几条街巷,她的心脏还是砰砰直跳。

虽然她对自己的计划有些自信,可是这一路过来未免太过顺利,这不像那个男人的做事风格。

不过现在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的腹部痛感越来越强烈,已经开始阵阵痉挛,她好害怕,害怕自己冒着这么大的危险逃出来,最后还是没能保住自己的孩子。

她要紧牙冠,走到最近的公共电话,

“滴…滴...”电话那端迟迟没有接听,她的内心也越来越绝望,大脑昏沉的厉害。

第四章 紧急关头

就在她几乎绝望时,电话终于被接起…

“城…城阳…我在西街6…6号……”夏薇来不及说更多的话,已然精疲力尽晕了过去。

季城阳已经将近10个月联系不到夏薇,夏母病危入院夏薇也没有立刻出现,他直觉夏薇定是出事了,但多放寻找却毫无线索。这通迟来的电话,让他又惊又喜,内心强烈的担忧翻江倒海倾泻出来,一向沉稳的他提腿就往外跑,边脱下他的白大褂朝身后喊道,“我出去一下。”

“季医生,您刚下手术好歹休息一下啊,一会儿还有一台手术呢。”助手李青在身后喊道,她跟在季医生身边已经三年,还从未见过他如此惊慌失措。

“让李医生顶上。”季城阳撂下这句话,人已经奔出的医院大门。

季城阳海归回国,短短三年就做到外科副主任,与他精湛的医术敬业的品质分不开,像这样临阵撒手还是头一次,虽然李医生对病人情况也很了解,可这做事风格也太不季城阳了。

她不知道的是,只要遇到夏薇的事,季城阳就从没季城阳过。

季城阳以最快的速度开车飙到西街6号,天很黑,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瘫倒在路边的夏薇。

“薇薇,薇薇,醒醒……”

夏薇此刻挺得大肚,浑身泥垢,狼狈不堪,下身衣服干涸的血渍已经变成红褐色,上面还在不断添着鲜红,看得季城阳一阵触目惊心,心脏绞痛,他一直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在消失的这几个月,到底忍受了怎样的痛苦。

听到熟悉的呼喊声,夏薇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费力的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用最后一丝力气反手握住季城阳的手,“救……救我的孩子……”说完,又晕了过去。

季城阳抹了一把湿润的眼角,带着夏薇迅速往医院赶去。

“患者大出血,立刻准备剖腹产手术。”季城阳抱着夏薇直接进了手术室外间。

一群护士围着夏薇做术前准备,季城阳也开始换手术服,李青见季城阳也要进手术室,不解问道:“季医生,您……”

季城阳虽然医术精湛,可他擅长的是心外科。此刻他实在担心夏薇的情况,自己亲眼看着才放心:“我对患者情况比较了解,这个点人手也不够,我从旁协助。”

手术已经持续了两个小时,手术台上,输入大剂量血浆和葡萄糖水的夏薇终于转醒,一眼就看到季城阳担忧的俊脸。

就在这时,一个实习护士惊喜道:“出来了,终于出来了!”

一个浑身粘血的胎儿从夏薇腹部抱出,季城阳刚刚抬头,就听实习护士接着道,语气惊讶中带着惋惜:“是个男婴,可惜还不足月,大出血又感染了羊水导致窒息,已经没有呼吸……”

“别……”季城阳意识到不对劲,正要出声阻止,已经晚了。夏薇的眼泪已如绝地般在脸颊上汇聚成溪流,肩膀压抑不住的耸动起来。

实习护士抬头看见醒转的夏薇,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请节哀……”

夏薇再也听不到任何言语,她轻轻闭上了眼睛,心已经痛到麻木,突然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这就是报应吗?

慕云逸,我的孩子终究还17;154165522388712是给你妈妈和弟弟抵了命,你满意了吗?

如果还觉得不够,把我的命也拿去。

夏薇大脑一片空白,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所有感官都在逐渐消失,她要死了吗,死了就可以不用再承受那么多痛苦了……

这种感觉……真好……

“季医生,病人血压极速下降,似乎没有了求生意识,怎么办,怎么办?”护士急切的说道。

季城阳又怎么会看不出夏薇的想法,他慌乱的奔到夏薇侧面,用力按压她的胸口,“薇薇,不要,不要,宝宝没了以后还可以再要,你还有父母,还有我,对了,你妈妈病危还等着你呢!”

“妈妈病危……?”听到这句话,夏薇强撑着缓缓睁开眼睛,嘴角兀得勾起一丝微笑,眼角确是绝望和凄凉,“那我和宝宝去地下等着她…不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下面……”

血压继续下降,心脏检测仪几乎成了一条直线,腹部还未缝合的伤口涌血都少了许多。

季城阳看着夏薇惨不忍睹的腹部,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夏薇,你不能这么残忍!不能这么不负责任!”

可夏薇好无反应,生命力正从她身上快速消散。

突然,季城阳看到夏薇的腹部微微跳动了一下,他本就是外科医生,视力超乎常人,联想起夏薇格外大些的腹部,和还不足月的死胎,立刻大声吼道,“她怀的是不是双胞胎,肚子里还有一个,快!继续手术。”

季城阳当时把夏薇抱回来时,情况十分危机,没有做任何检查就进了手术室。

此刻,经季城阳一提醒,大家立刻明白过来,赶紧继续投入手术。

“真的还有一个!快,再去调血来!剪刀!”主刀医生快速下达命令。

季城阳使劲掐夏薇人中,惊喜道:“薇薇,你怀的是双胞胎,还有一个孩子,夏薇,你不能死,你要把这个孩子生出来!”

心脏监护器的弧度重新变大,蜿蜒成生命的弧度。

夏薇眼珠子使劲动了动,终于抬起了沉重的眼皮,“你说…什么…?还有一个孩…孩子?”

第五章 还有一个

“是的,你要加油,他一定很健康,他还要等着喊你妈妈呢!你舍得撇下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吗?!”季城阳紧紧握住夏薇的手,眼睛直直的盯着夏薇,他要夏薇挺过来。

“好…我尽力…”夏薇苍白如纸的小脸上多了一丝倔强,她紧紧咬住下唇,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终于,一声清脆的啼哭打破了众人紧绷的神经,“是个男孩,真可爱!”

夏薇一直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散去,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微笑,发自心底的微笑。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紧握住季城阳的手,瞪大眼睛看着他,季城阳知道她有话要说,急忙俯下耳朵。

“把这个孩子藏起来,对外只说我生了个死……死……”夏薇再也说不下去,情绪濒临崩溃。

“好,我懂了,交给我处理,你不要激动,休息一会儿吧。”季城阳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因,可夏薇既然这样说,就一定有她的道理。

手术室外,慕云逸在走廊里来来回回走了不下几十圈,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他在各个医院都安排了人手,夏薇刚刚被送到医院,他就得知消息赶了过来,不过赶到时夏薇已经进了手术室。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六个小时,看着不停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看着越来越多的血液血浆被送进去,沉稳如他,也再按耐不住,抓住一个刚刚出来护士厉声问道:“里面什么情况,一个剖腹产手术需要这么久吗!”

“患者大出血,又生下死胎受到打击,没了求生欲望,目前一直在全力抢救!”护士说完就急匆匆离开。

“死胎?”慕云逸听到这个词时,心里咯噔一下,并没有想象中复仇的快感,反而心脏像被利刀狠狠划过,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他的身体僵硬,薄唇紧抿,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此刻正压抑着极大的怒火:不可能,那个女人拼了命不就是想护住孩子吗,她怎么可能生下死胎,一定又是她的阴谋诡计!对,她是想骗我!

直到护士抱出一个全身用白布盖着的小婴孩儿,慕云逸眸色瞬间凝滞,一把拉住了护士,脸色阴沉的可怕。

“给我!”短短两个字,却带着让人不容抗拒的威压。

“先生,按规定要立刻送去太平间的…”护士被他的气势所振,不自觉往后退缩。

话还没说完,怀中已无人气的婴儿已经被他一把夺了过去。

修长的手指微微颤动,泄露出此刻内心的慌乱,他轻轻打开包布,一张还染着血渍的小脸就这么闯入他的视线。

即使刚刚出生,也已能看出婴孩俊秀的眉眼,像极了小时候的他。

内心如如翻江倒海般掀起无数浪花,手指就那么僵硬着怎么也无法收回。

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吗?为什么终于盼到这一天,心却这么难受。

别人生孩子都那么容易,为什么那个女人会大出血,还诞下死胎。

对,这不可能,那个女人是在骗他!

“慕天,慕天,带这孩子去做DNA!”将婴孩递给慕天,他就大跨步往手术室冲。

他要看看那个女人在耍什么花样!她要是敢欺骗他,他不介意重来一次。

长腿摆动,三两步就跨到手术室门口,一向沉稳的他竟然发狠力朝手术门踢去,厚重的金属制铁17;154165522388712门发出沉闷的响声,“开门,给我开门,否则我把医院夷为平地!”

若是普通人说这些话,大家一定会以为这人是个疯子,这可是京都首屈一指的医院,背后牵动着多少股势力。

可这话从慕云逸嘴里说出,任谁也不敢轻视,谁都知道他有这个势力。

且不说他的父亲和家族在军中不可言说的地位,单凭他在商界不可撼动的首席地位,做成这事也绰绰有余。

自慕云逸来到医院,八面玲珑的院长就得知了这边的情况,明智的没有急急凑过来往枪口上撞。

此时听到慕云逸要拆掉医院,再也按耐不住,这可是他半辈子的心血啊!

“产科手术室吗?迅速给慕先生进行消毒,让他进手术室!”院长一通电话直接打进手术室,语气强势,不容质疑。

“院长...这,这不符合规定吧...?”一个小护士接起电话,声音颤颤巍巍道。

“闭嘴!医院要是没了哪门子规定都没了!”院长怒火攻心,直接挂了电话一路疾跑向手术室。

“慕先生,我已经安排下去帮你消毒后进入手术室...”院长人未到话先至,话音未落,手术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做的不错。”慕云逸头都没扭,抛下这句话直接跨进手术室。

看着手术室的大门缓缓合上,院长掏出手帕擦了擦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终于松了口气。

“院长,这慕云逸有这么厉害吗?您都吩咐过让他进手术室了何必还急急赶来亲自告知呢?”一旁的助理不解的问,即使面对京都高官,也没见过院长这么供着。

“你懂个屁!既然送人情当然要让他知道,以后也让他念着我的好!”院长说完,恢复一贯的高傲姿态,大步而去。

“院长英明,院长英明!”助力立刻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点头哈腰的道。

慕云逸进入手术室,刚才的气势瞬间瓦解,在门内消毒室里停脚,任几个护士为自己消毒并穿上无菌服装,眼神透过玻璃墙呆呆的看向被挤得密不透风的手术台。

他丝毫窥不到女人的身影,只看到各种各种的管子仪器不停跳动,一块块浸满鲜血的纱布被不停递出,颜色鲜艳刺眼,这样的场景,莫名的让他内心泛起阵阵恐惧。

对,是恐惧。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