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婚路漫漫爱在心间周邢琛梁珈小说By麦兜兜精彩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8:00

婚路漫漫爱在心间小说 精彩章节

他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入床铺,将她那乌黑的长发用毛巾擦了擦弄得半干之后才敢小心翼翼地让她横睡在柔软的床上。

房间里开着暖气,周邢琛动作轻柔地将被子给她盖好,用雪白的被单盖住她那曼妙的身姿,他的头蓦然地低下来,额头贴着梁珈的额头不肯放松。

周邢琛的嘴角嗜着笑,他的眼眸紧紧地盯着梁珈那白里透红的脸颊,更是死死地锁着她那殷红的嘴唇,在心里暗忖,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犯罪。

这么一想,他便低下头,也不管夏沁儿在旁边看着的那股炙热的视线,轻笑一声,那薄唇就蓦然地上前撷取住梁珈此刻那任人采撷的红唇,不敢吵醒梁珈,他轻轻地吻了一下便放开她那引人犯罪的红唇。

大手也缓慢地把玩着梁珈的青丝,心情愉悦地勾起一个笑来。

伸手将她的被单盖得严实,轻柔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周邢琛这才转过头来看夏沁儿。

似乎是才察觉到夏沁儿的存在,他微微眯起眼,一双眼眸瞬间变得有些阴沉起来,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柔情和蜜意,变得锐利和可怕。

夏沁儿瑟缩了一下,咬住唇。

见到周邢琛居然这样对待梁珈,甚至还当她的脸去偷偷亲吻梁珈,她的大手就紧紧地攒着,内心像是被火煎熬一样痛不欲生。

她妒嫉,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妒嫉,为什么,凭什么梁珈就可以获得周邢琛的这样对待,而她,却只能是眼睁睁地站着,什么也不敢动。

房间里很安静,周邢琛的目光带着不可置疑的震慑力,让夏沁儿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害怕起来。

但夏沁儿也知道,她若是吵醒了梁珈,根本就不会有好果子吃。

所以,即便是心里再怎么怨恨梁珈都好,她都还是压抑着,隐忍着。

周邢琛眼眸深邃了瞟了她一眼,见她紧紧地攒着手心,他隐隐皱眉,有些担忧夏沁儿会不会忍不住一下子将她给吵醒,珈儿好不容易休息那么一会儿,断不能给她破坏。

不想让夏沁儿打扰到梁珈,周邢琛皱着眉头,有些恋恋不舍地继续看了梁珈一眼,大手再次留恋地摸了摸她,然后转过身离开。

助理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再门口里等着了,连带着酒店的房门经理也一起在外面站着。

周邢琛的眼眸深邃,动作倒也是很快,夏沁儿更不用说,立刻从梁珈的房间里退了出来。

将门小心翼翼地关好,周邢琛抬眸看了房门经理一眼,有些慵懒地道:“将门给我锁好,还有,你们门的质量不太好,要更加地坚固才行。”

要是谁向他这样可怎么办。

“是,周少。”

酒店经理有些汗颜,心里暗忖哪里还有人敢像你一样直接三下两下就踹开门的,而且还要酒店给你赔礼道歉。

但吐槽归吐槽,酒店经理还是很认真地将门锁好了。

助理看了周邢琛一眼,又看了脸色苍白的夏沁儿一眼,也大概是明白了什么事情,识趣地走开了。

但周邢琛根本就没当一回事,也没有打算要跟夏沁儿解释什么,只是看了梁珈的房门一眼,转过身便走。

今日的意外,让他的心情还有些愉悦。

房间的暖气很足,阳光透过透明澄静的玻璃静悄悄地投射在铺满地毯的房间里,显得温暖又和谐。

梁珈有些慵懒地在床上翻了个身,有些迷蒙地睁开了双眼,许久没有见过阳光,一下子碰到了光线有些许不适应,眼眸一下子又猛地眯起来,才勉强看清周身的事物。

头发已经干了,她的脑袋有些疼,但这一觉也算是睡得很好。

见到身旁坐着一个人,她眯起双眼才猛地看清眼前的男人居然是欧阳烨。

而欧阳烨也似乎是察觉到了梁珈的动作,那双眼眸淡淡地看向她。

“珈珈,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欧阳烨?

他怎么会在这里?

刚睡醒的脑袋还有些不清晰,她睁着眼眸望着天花板,脑海中飞过乱七八糟的思绪,才有些艰难地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床上。

她似乎是因为头疼,不想要理会门外的周邢琛,更不想让周邢琛去牵动她的思绪,所以她给欧阳烨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便去泡澡了。

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浴池里面睡着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的心猛地一跳,小心翼翼地在欧阳烨的目光下紧紧地攒着床单。她翻身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还以为是错觉,没想到竟然真的只是裹了一层浴巾。

那她在浴池睡着的,是欧阳烨把她抱过来这边的吗?不然欧阳烨是怎么进来的?周邢琛在她的久久的不回应之下就真的离开了吗?

脑海中的思绪千丝万缕,梁珈白皙修长的手有些颤抖,不敢妄自去揣测。

欧阳烨知道吗?

她的在被单里,只是裹着一层浴巾。

但即使梁珈再慌张,也还是梁珈,心底下是慌张得要命,面上却如平常一样,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异样。

她轻启红唇,眸光淡然,并不回答欧阳烨的话,只是问:“你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欧阳烨也没多想,只是温柔地缠绕上梁珈乌黑的秀发,朝着她温柔地笑了一下:“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很是着急,方才才等到伯父,让他开门进来看看你怎么样了,没想到你打了一个紧急电话过来,自己倒在这里睡得挺好,枉费我方才那么担心你。”

听到欧阳烨的回答,不知为何,梁珈蓦然地松了一口气。

不是他。

不是他还会有谁呢?

梁珈的眼睫毛微微颤动,想到方才睡着前在门外叫喊着的周邢琛,她的脸上就腾地升起一层红晕来。

不是欧阳烨,也只有他这个人了。

虽然做了夫妻那么久,但是一想到周邢琛竟然从浴池里面将她抱出来,她的脸就不由自主地红了。

不应该的,不应该的,梁珈。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