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逍遥人生by东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8:31

《逍遥人生》又名《乡野幸福生活》,讲述了李成旭是乡村孤儿,因为穷不能上学,只好寄在叔伯女儿李晓婷身上,经过努力劳作的李成旭,得到身份的转变,那么李成旭和刘美支之间会有何发展。如大家喜欢就来阅读吧。

逍遥人生

第一章美味

二道湾村是水泉乡最大的一个村,有一千多人口。村子背靠山岭,面向河川,良田千顷,村民都比邻村富余。

李成旭今年三十一岁,生的超帅气,个子高高的,身体壮壮的,眉『毛』黑黑的,眼睛大大的,唇红齿白,是村里一等一的美男子。他出身于小学教师的家庭里,从小酷爱学习,成绩一直都在前三名,一心想读大学,想做一番事业,孝敬父母,光耀门楣。可惜高中没有毕业,做小学老师的父亲得癌症死了,母亲因为心脏不好,一伤心着急也随着父亲了。李成旭在他人生最需要后盾的时候,变成了孤儿。他不得不洒泪离开自己喜爱的学业,踏上务农求生的漫漫人生长路。

村里人一般都订婚比较早,二十岁以后没有媳妇,就很难再找上媳妇了。李成旭十九岁缀学,安葬了二老,家里的积蓄已经花光,可以说是一贫如洗。村里最亲的人,就剩下一个中年丧偶的叔叔李二贵和十二岁的叔伯妹妹李晓婷了,叔侄三人相依为命,共同度日。

李成旭自己没有完成学业,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妹妹李晓婷身上,开始她太贪玩,不爱学习。经过李成旭日复一日的鼓励督导,她逐渐受其感染,热爱上学习。三年后,叔叔李二贵却得了肝病,不能再干累活。家里的一切重担都压在了李成旭一个人身上,他依旧不屈不挠,不惧辛苦的劳作。让叔叔养病,供妹妹读书。二十三岁成为村里有名的李铁人,名声非常好。

有一个忠厚的乡亲看好他的为人,想把十九岁的女儿嫁给他,他婉言拒绝了。当时他说“自己家里一穷二白,还要供妹妹读书,给叔叔治病。娶个媳妇不是拖累人家嘛!过几年等家里条件好些时再说吧!我不能让女人跟着我受苦。”

李晓婷学习很好,十五岁的她也懂得了心疼哥哥,提出退学回家务农帮助哥哥。

李成旭当时就哭了,他说:“婷婷,你知道哥哥这一辈子为什么而活着吗?就是为了给咱们李家争口气,你就是哥哥这一生唯一的希望啊!再苦再难哥哥都会撑下去的,只要你好好学习,拿到好成绩,哥哥就会非常的开心,如果你真的心疼哥哥,就去好好读书,什么都不要想,只要你考上名牌大学,就是送给哥哥最好的礼物。”

从那一刻起,他在李晓婷心目中不再只是一个哥哥,她开始更加努力读书,每一届考试都拿到全县第一名,二十一岁顺利的考进国家一级名牌大学。接到入取通知书的那天,兄妹俩又哭又笑,狂欢了一个晚上。

时至今日,李晓婷已经二十四岁,即将大学毕业了。同学们早在三年前就开始谈情说爱了,但是她没有,论长相和身材,她都是全班最美的,追逐她的男生不计其数。她却从来都没有动心过,因为她的心里面从十年前就有一个英俊潇洒的哥哥在那里筑巢了,永远都不会再改变。

时值盛夏,满山遍野的苍绿色,烈日下一切都显得灰蒙蒙的。

李成旭提着镰刀到玉米地里给自家的毛驴割草,天气一点风都没有,玉米地里更是闷热的厉害,他不禁顺脸淌汗,忙解开衬衫的扣子,敞开怀来继续割草。

村里有个长他三岁的女人,名叫刘美支,生的有几分姿色,是二愣子莽汉马大山的老婆。应该是马大山不懂得怜香惜玉,刘美支在那方面得不到满足,曾经三番两次勾引过李成旭。都被他甩袖拒绝了,因此刘美支非常恼火,一直在想办法征服这个村里最优秀的男人。

今天她吃过午饭就来到他家门附近,盯着李成旭的举动。见他来玉米地里割草,心中好个欢喜,偷偷跟在后面。此时,见他已经来到地中间,高高的玉米完全埋没了两人。她轻步走近他,在十步以外便将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猫着腰猛地扑近他,冷不防将他撂倒在地上,压倒了好几棵玉米,她一抬腿便骑在他的身上,迅速趴下用她的柔软之处蹭他的嘴脸。

李成旭本来是想反抗的,可是被他的芳香,勾起了本能反应,和从没有过的欲望,他没有动,呼吸有些急促,默默地感受着她给予的温馨感觉。

她见他没有反抗,胸中爱意更浓,紧接着解开他的腰带,便将手伸进去。

李成旭双目圆睁看着她,剧烈的喘息,终于忍不住吻上去。

第二章来信

李成旭三十一年第一次品尝这种滋味儿,真的痴狂了,彼此好一翻香甜……

好一番缠绵,二人休战,刘美支偎依在他的臂弯里,痴痴的道:“你可不要把我想成那种的女人,整个村子那么多男人,我只喜欢你一个人,早就想把身子给你了,只是你一直都不肯要。”

李成旭叹息道:“其实,我们真的不应该这样做的,往后叫我有何脸面,去见大山哥啊!”

“你不要内疚。”刘美支脸上现出忧郁愤恨的表情,道:“马大山根本不是人,他把我当牲口一样来玩儿,你看看我的身上,这些疤痕,都是给他挠的。他每次弄我又打又挠,学着片里的老外一样往死里弄我,要不是惦记着你,我早就走了。”

李成旭闻听看向她的身体,果然有很多疤痕,有的是新留下的,还没有愈合。不禁惊道:“怎么会这样,马大山是不是疯了?”

刘美支见他同情自己,不禁流下泪来,接道:“他每次弄完我,躺那便呼呼大睡,根本不管我的感受,结婚八年了,不怕你笑话,就刚结婚前半年,我舒服过,剩下这七年多,我一次也没有得到,实在忍不住了,就自己莫一阵,勉强应付过去了事。成旭,我真的好喜欢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就去跟马大山离婚,跟你来过日子。”

“不行。”李成旭起身道:“那我成什么人了,马大山不杀了我才怪,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如果你真的受不了马大山,就去跟他离婚,再嫁一个好的吧!”语毕,忙起身穿衣服。

刘美支抹了一把泪水,去捡回衣服,穿着道:“不,我就拼上这条命了,反正你也不会要我,就让马大山那个犊子,弄死我算了。”

李成旭急道:“你不要这样,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也给不了你什么幸福,你就死心吧!”说着捆好一捆草,扛在肩上便走。

刘美支坐在地上,望着他的背影远去消失,将脸伏在膝盖上,呜呜的大哭起来。

李成旭的家简单又干净,三间青瓦土房,院子里靠大门边,有两个小园子,东边栽满了果树,树上果实累累。西边是个菜园子,种满黄瓜、豆角,茄子、辣椒,因为水浇的勤,收拾的好,生长的都非常茂盛。再往院里,西边是一间驴棚。东面窗前是一眼压水井。四周的院墙都是土墙,围绕着整洁的大院。跟左右邻居一比,他的家就好像是解放前的了。破旧的门窗,因为日晒雨淋年太久了,都已变形,挤碎了玻璃,他只好都换成了塑料布,因为透明度不行、窗子又小,屋里面显得很昏暗。

李成旭扛着草捆走回家门,刚放下草捆。

李二贵满面病容的出门,笑道:“婷婷又来信了,你快看看她写些什么?”伸手递上一封信。

李成旭闻听心中欢喜,急忙跑到近前接过信撕开,抽出信纸展开,他表现得有些激动,双手有点抖动。

只见上面写:“亲爱的哥哥、爸爸,你们还好吗?最近功课有些紧张,都一个月没给你们写信了。

我、也就是哥哥那个最淘气的妹妹,在学校里过得非常好,请哥哥和爸爸不要惦记我,好好的注意身体,等我回家时看到你们都白白胖胖的,婷婷才是最开心的。

好了,上面这些哥哥可以说给爸爸听,下面的,是我和哥哥说的悄悄话,不要告诉爸爸。亲爱的——哥哥,你知道吗?

婷婷真的真的好想念你,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你,好想立刻回家见见你啊!哥哥,你会像婷婷想你一样,想念婷婷吗?

回信一定要告诉我,如果让我发现你的心不够诚实,婷婷就再也不给你写信了。哥哥,其实婷婷真的有好多心里话想跟你说啊!

可是我又不敢,害怕你骂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忍到什么时候,心里真的好难过啊!

哥哥,如果你不是我哥哥就好了,唉!又说多了,每次都是这样,

好了,不说了,赶紧去给我写回信吧!我等着呢!

最爱你最想念你的调皮鬼妹妹婷婷。”

李成旭看完呆住了,心语:“这鬼丫头,心里难受什么呢?难道是失恋了?”

李二贵忙问道:“婷婷都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又缺钱花了?”

李成旭摇头道:“不是,她没有说要钱,她说她一切都好,不让我们惦记她,让我们好好保养身体,都养的白白胖胖的,她回来才高兴呢!”

李二贵温馨的一笑道:“这丫头,竟说疯话,我们爷俩怎么可能胖的了呢!”

李成旭笑了笑道:“我去给婷婷写信了,二叔的药是不是又快没了,明天我去乡里,再给你买几瓶回来。”语毕,入门。

李二贵仰头望天空,长叹一声,道:“不停的吃药,啥时候是个头啊!”

屋里,李成旭伏在桌上,一手按住信纸,一手拿起刚笔写道:“婷婷,哥哥和二叔都很好,你不要惦记我们。

你信上说,你心里好难过到底是怎么回事,赶紧写信告诉哥哥,哥哥真的好担心啊!如果你只是失恋了,没有关系,天底下好男儿多的是,

婷婷那么漂亮,那么可爱是不愁嫁不出去的,好好学习,将来找一份逞心如意的工作,好的男孩子会像羊群一样围住你的。

哥哥也不知道再跟你说些什么好了,你问哥哥会不会想你,这是傻丫头才说的话。哥哥把你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怎么会不想你呢!

我也经常梦见你的,不过不知为什么,你总是哭的很伤心的样子。哥哥也很想去看看你,只是我走不开,就只能忍住那份思念,等待你回来了,

好了,哥哥就说这么多了。无论如何,婷婷都要好好学习,成绩好了,将来才会有好的工作。等你回信,想你的哥哥成旭。”

写完吹了吹叠好放进衣兜里。坐在桌旁直发呆,脑子里立刻浮现刘美支,和她疯狂亲热的一幕。他忙起身,躺在炕上,想换个思绪,脑中却怎么也抹不去那种思绪。

第三章月光

晚上,李成旭焖了半锅米饭,用过年炼下的猪油炒了个茄子青椒,凉拌了个黄瓜菜,叔侄俩围坐炕桌旁边吃边聊。

李二贵道:“后天村委会的主任和书记亲自给咱们二道湾村选村长,我给你报名了。”

“啥!您想让我当村长?”李成旭急道:“不行不行,我可不是当领导的料,再说了,村里头那么多人都想当这个芝麻小官,我才不去跟他们凑热闹呢!”

“你必须去。”李二贵命令是的道:“这不光是我个人的意思,也是全村多数老少爷们儿的意思,大家伙都觉得你是个人才,也想在你的英明领导之下,让二道湾富起来。”

李成旭失笑道:“别开玩笑了,我凭什么领导全村富起来,就一个小村长而已。”

李二贵笑了笑道:“你以为大家伙只是为了让你做这个小村长吗!这只不过是个开始,其实大家伙是想让你做村主任,今年秋天又该大选了,到时候大家伙绝大部分人都会给你投票的,到时候你小子也争口气,做出点大事了给大家伙看看。”

李成旭稍呆了一下,笑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村主任人人想做,每次选举,那些待选之人还不都在背后做手脚,又请吃饭又请喝酒的,或者是挨家花钱买选票,我可没那闲钱干那种没意义的事。”

李二贵笑道:“哪用花钱啊!你小子人缘好,心甘情愿给你投票的人多着呢!你就等好吧!哎对了!你王大叔今个过来跟我说,和顺村有个小寡妇,死了男人快一年了,打算再嫁一个,问你有没有意思,要是有……”

“没有,”李成旭抢道:“二叔,我不是跟您说过了吗?我这辈子不找女人,等婷婷大学毕了业一出嫁,就我们爷俩啥负担也没有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多好啊!我可不想再去制造什么负担。”

“好个屁,没有个女人那叫过日子吗?”李二贵叹息道:“说心里话啊!都是我们爷俩把你拖累了,多好的一个小伙子,竟然打了光汉子……”

“好了,你不要说这些话了。”李成旭抢道:“都是我自己不想要老婆,不管你们什么事,快吃饭吧!菜都凉了。”

“唉!你就犟吧!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李二贵长叹一声说了句,低头进食。

饭后,李二贵早早睡了。

李成旭睡意全无,心里头总是乱糟糟的,信步出门,走出村口,爬上村东的一个小山包,转身四望。

快十五了,将圆的明月高悬于夜空之上,银辉笼罩了茫茫的山川、田野和小村……一切都感觉是那么轻柔曼妙。

李成旭最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这里看月亮,此时,便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他也曾经幻想过找一个漂亮姑娘做老婆,生儿育女,享受天伦之乐。但是总是害怕,人口增多,负担增重,影响了李晓婷的学业,所以一直坚决不娶老婆。

如今妹妹就赶快毕业了,本应该是他该找个女人的时候了,可是总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令他反感找老婆。在他的内心深处,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说清楚些,就好像有一个他命中注定的女人,就快出现了。那才是他深深地向往,永不磨灭的信念。

他正自望月呆思,一条秀美的身影轻轻地靠近他,猛地抱住他的腰。

李成旭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她是刘美支。松了口气,道:“你不要这样了,快放手,要是被人看见就麻烦了。”

“走,我们去山沟里坐一会儿,没人看得见。”刘美支笑着说了句,拉他便跑下小山包,跑进一条流水沟里。

李成旭急道:“好了,你不要这样了,我们是不可能一起生活的。”

刘美支回身笑道:“我改变主意了,只要你跟我好就行了,不用你娶我。”

李成旭避开她含情的眼神,道:“这种偷偷莫莫的事,我也不想再做了,以后请你不要再来找我,这样做不好。”语毕,就要离开。

刘美支忙抱住他的腰,将头贴在他的背上,叹息道:“成旭,我喜欢你好几年了,你就不能主动疼我一次吗?”

李成旭闻听此言心里不禁有些悸动,但还是冷冷的道:“别闹了,我们这样,总有一天会被人知道的,到时候每天被人在后面戳脊梁骨,我们还咋抬头做人啊!”说着就要分开她的双手。

她忙转到他面前,搂住他的脖子变疯狂的亲吻,并且将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乱搅。

李成旭本来是想推开她的,可是被她一吻,脑子里立刻呈现在玉米地里与他疯狂亲热的情景,一下子便身不由己了。缓缓的抱住她,由被动变为主动。

她心里高兴,忙解开彼此的腰带,他不停的吻她的嘴唇、吻她的脖子,一路向下。

她不禁连声急促的喘息着道:“好了,弄吧!我受不了啦!快点……”

他也好想快一点释放小腹中凝聚的一团火,忙将她抱起放倒在沙地上。

第四章风雨

一小时后……

夜幕降临,刘美支不断地开心笑着,走回家门。

房中灯火通明,马大山正在看电视,他生的膀大腰圆,身高体阔,天生的秃顶,索性剃了一颗大光头,凶眉怒目,让人看第一眼,就知道是个二愣子,不会懂得什么怜香惜玉。

刘美支入门斜视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道:“哎呦!今天怎么这么早,打麻将每轮上班儿吧!”

马大山白了她一眼,道:“扯淡,关你个屁事,你去哪了?”

刘美支面不改色的道:“串门子了,行你出去半宿半夜的打麻将,我就不能出去待一会儿啊!”

马大山笑了笑,道:“懒得跟你说。”起身按开dvd影碟机的电源开关,转换电视视频。电视屏幕上立刻呈现三四个老外玩弄一个女人的画面,那女人放声嚎叫。

马大山咧着大嘴盯着电视荧屏,道:“快脱衣服。”

刘美支心中气恼,怒骂道:“你个驴揍得,天天看那种玩意,祸害老娘,老娘今天就不伺候你了,你自己玩吧!”

马大山笑道:“别他娘的扯淡,赶紧的,老子都起来了,你快看,这个姿势多过瘾啊!快点。”

刘美支虽然讨厌他,但是今天心里面高兴,不想跟他弄得太僵,生一肚子气。咬牙道:“驴子,老娘今天就弄死你。”说着,学着电视里的姿势做起来。

马大山看着她的姿势,脱着衣服笑道:“还给老子装啥啊!哎!你咋整一屁股沙子?”

刘美支忙伸手抹了抹,道:“方便的时候没蹲稳,坐地上了。少废话,快点来!”

“你个S货,老子今天N死你。”马大山哈哈笑着。

她双目紧闭心里面想着是李成旭,反而很享受。

马大山全身虚软的到在炕上,闭着眼笑道:“好舒服,美支,你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刘美支回身笑道:“往后,我天天都这样,你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马大山列大嘴笑道:“反正你那东西又下不出崽子来,闲着也是闲着,每天有空就弄它好啦!”

刘美支不悦的道:“你要搞清处,下不出崽子来,不是老娘的过,是你他娘的一肚子死种,老娘这辈子连当妈的权利都没有,真他娘的白活了。”

马大山有些迷糊的道:“不生更他娘的好,老子啥负担都没有。”

刘美支也来了火气,怒骂道:“放你娘的屁,你可不能永远年轻,等你老了,没儿没女谁他娘的管你,整天满口的屁话。”

马大山没在言语,却是已经睡着了。

刘美支瞪了他一眼,从一边扯下一套行李铺开,下地关掉电视机,又关掉点灯,上炕躺下。心里暗道:“成旭,如果我们能有个孩子就好了,老天保佑,一定让我怀孕啊!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求您给我一个孩子吧……”

次日,李成旭早起吃过早饭,装好给李晓婷写的信,骑上他唯一的交通工具二八自行车,飞驰出门。走到村西头路过马大山家门口时,有意无意的向院里看了一眼。正巧刘美支出门。

刘美支一眼看见他,急问:“成旭,你去哪啊?”

“去乡里。”李成旭扔下一句,飞驰而过。

刘美支满脸带笑,忙跑回家里。

二道湾到水泉乡十几里路,平整的小砂石路,走起来还算顺当。

李成旭登着自行车,哼着小曲疾奔。路两旁是高大的老杨树,把乡路上空的天日几乎都遮住了,很是凉爽。树林子的两边全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玉米地,因为年景好,风调雨顺,玉米都长得特别好,整整齐齐的一边高,形成乡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李成旭一阵风似的奔到水泉乡,首先到邮局里把信寄出去,然后又走进一家药店,给二叔买了几瓶药。一出门他不禁吃了一惊,只见刘美支正笑眯眯的站在他的自行车旁。

他稍呆了一下,道:“你怎么来的?”

刘美支笑道:“搭顺风车了,臭小子,你要来乡里,昨天晚上怎么不告诉我?”

李成旭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你要来啊!你来这里干什么?”

刘美支含笑道:“买点东西,走吧!跟我去商店,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家,你必须的带我回去,要不我就得走回去了,你忍心吗?”

李成旭无奈道:“那好吧!想买什么,快去买吧!”说着,打起自行车车梯,抬腿骑上便走。

刘美支忙进前坐在后架上,搂住他的腰部。

水泉乡不是很大,只有一条主要街道,南北走向,两边全是各种店铺。花花绿绿的招牌,如同两条长龙,从南头一直伸到北头。街上行人,买卖人及各众大大小小的车辆,来来往往的很是热闹。

李成旭带着刘美支在一家服装店门口停下,他道:“进去买吧!我等着你。”

第五章红豆

刘美支笑道:“不可以,你必须的进去,因为我要给你买衣服,快点。”

李成旭急道:“我不要,你干嘛给我买衣服,我不进去。”

刘美支进前道:“你进不进,你再敢说一个不字,我就在这里亲你的嘴,进不进?”说着就要动手。

李成旭忙左右看了看,无可奈何的道:“好好好,我进去。”说着把自行车停放好,刘美支挽住他的胳膊含笑走进店门。里外看了一圈儿,选中一件白色的衬衫,在他身上前后比划一番,花了六十元钱给他买下。送到他的怀里,道:“你不想给我买一件东西吗?”

李成旭吐了口气,道:“你想要什么?”

刘美支笑道:“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你买的,我就喜欢。”

李成旭哪里会买什么东西啊!想了想,忽然想起,昨天在玉米地里,发现她的內裤有了一个小窟窿,心想她一定缺內裤穿。忙走近内衣区,挑选了一个最时尚的款式,叫售货员给拿了一件带包装的。问:“多少钱?”

售货员道:“八十,不搞价。”

“八十,这么贵。”李成旭吃惊的道。

售货员道:“这是名牌,红豆内衣。内衣离身体最近,当然要穿最好的了。”

李成旭看了看站在一边笑眯眯不言语的刘美支,又不好意思说不要,只好硬着头皮给了八十元钱。回身将內裤塞给刘美支,便走出门。

刘美支拿在在手中,欢喜的出门,低声笑道:“为什么要给我,买内裤,是不是想让我,好好保护那里啊!”

李成旭骑上自行车,道:“那么一点点东西,八十块钱,现在的买卖人真是太黑了,上车,回去吧!”

刘美支忙坐在后面,将那件內裤一手抱在怀前,如获至宝,满脸洋溢着甜蜜的笑容,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二人不语,走出水泉乡,嗤嗤嗤的走在砂石路上。她见前后没人,向他靠了靠,伸手拉开他裤子的前开门拉锁。

李成旭不禁掌把不稳自行车左右晃了两下,险些摔倒,忙道:“你做什么,别乱动。

刘美支怎么肯听他的,伸手进他的裤子里。

李成旭哪里经地住她这般,忙道:“不要搞我了,一会儿都走不了路了,快把手拿出去。”

刘美支欢笑道:“我就是想让你走不了路,撑不住就去玉米地!”

李成旭实在是经不住她的引诱了,前后望了望没人,车把一歪骑下道去,在玉米地边停下。刘美支忙下车咯咯咯欢笑不止。

李成旭将自行车放倒在地,拉住她的手便往玉米地里跑,跑了不到二十米远,回身便抱住她的,疯狂亲~吻着她,喘息着道:“你怎么就没够呢!老是引Y我。”

刘美支将那内裤扔在一边,吻着他道:“因为我爱你,不是,是没有够的,弄死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