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我当整形医生的那些年徐阳周淑兰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9:01

《我当整形医生的那些年》是作者弄潮人所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徐阳和周淑兰之间的情感故事...徐阳作为一个整形医生,除了为那些白富美富婆整形之外,有时还会与他们发生一些其他的关系...

我当整形医生的那些年徐阳周淑兰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章  新任单身周淑兰

昨天的时候她是一个有名的富豪名媛,而现在她变成了一个寡*妇,一个坐拥上亿家产的寡*妇。

而我的目光从进入灵堂的那一刻,就从来没有离开她下面开叉缝隙里大腿内侧的一张黑色包裹着的隐隐露出殷红色的东西。

我叫徐阳,一名整容医生,我的来源是上层那些高傲、娇嫩的白富美,还有像周淑兰俏寡*妇这样重要的大客户,我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帮着她,整容了好几次,同时也 ‘干’了她好几年了。

这些年我知道周淑兰表面家庭美满,但其实她老公那个不行,下半身的家伙年轻的时候当兵受了伤,快缩进肚子里。

而周淑兰是那种欲*望很强的女人!

至少我们见面的时候,这个女人对我几乎到了恬不知耻的地步,恨不得一分钟将我上下强*奸几百次,而且她还喜欢很多令人羞耻的动作,即使是我在整容界混了好多年,上过好多女人,却也没有一个能和周淑兰相比的。

你见过堂而皇之的将跳蛋放在里面,同时将按钮给我让我随意操控的女人么。

你见过穿短裙下面却什么都不穿,不开私家车,跟人挤高铁,还在高铁的卫生间里面自己给自己玩了一发的女人么?

反正我是没见过!

灵堂里,周淑兰跟着正式的节奏下跪给亲朋好友行跪拜之礼,我注意到她娇嫩的眉毛下略显犹豫的眼神,从人群中将一块垫子放在她的身边,她接过之后,眉头微微舒展,接着背对着前面吊丧的人,一把握住我的手,假装将垫子放在地上的时候,将我的手按在她开叉裙子的大腿处,丝滑的触感一瞬间让我浑身打起了激灵,我低头一看,发现她的裙子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

她这是要干嘛,后面可都是人啊!

我跟她一样背对着后面的人,因为有裙子阻挡,我估计后面的人看不到我们的动作,但我还是吓的浑身冰凉,不管是对死人不敬,还是说背后那群炽热的眼神,如果让他们直到我现在的处境,估计恨不得一刀砍了我。

好在她像是无意中做出这一幕一样,很快放了我的手,而我这才来得及注意观察身后。

果然,随着她那一跪,所有人的眼神对眼前的周淑兰更加的炽热了。

“宾客到齐,王旅茂先生的追悼仪式,正式开始。”

灵堂里已经坐满了人,秃顶的司仪站走到话筒前,开始给死掉的这位绿帽子王,进行最后的告别仪式。

各种陈词滥调,足足弄了一个小时,一直折腾到饭点,司仪宣布各位来客先去吃饭,吃过饭后举行发行仪式。

人慢慢的出了灵堂,只剩下周淑兰和灵堂内摆放的棺材,当然还有我。

我是被周淑兰强行拉着不让走的,因为他竟然让我给她在灵堂里面做胸下窝做康复检查,但现在肯定是做不了的。

“要不明天在弄吧,今天你也有点累了,我还没吃饭。”

我耷拉着脸,灵堂的四周都是黑布黑黝黝的,加上白色的蜡烛看的我瘆得慌,胸下窝通俗点来说就是将胸的地方变得更翘,正常的女人到了二十多岁生过小孩胸就会慢慢往下掉,而越大就掉的越明显,整体就像一块塌陷的馒头,胸下窝就是保证女人的胸不往下掉,同时往上生长。

这活对于我来说并不难,而且周淑兰的东西可有货的不行,做起来也赏心悦目,但是她选的地方实在让我无语。

周淑兰高傲的看着我,此刻她估计也知道灵堂里面不会有别人了,所以之前一直绑着的厌世脸,这会露出一抹高傲且迷人的笑容。

“我就要在这里弄,我要看看我家这死货死了,看到我被你们男人蹂*躏会不会跳起来揍你一顿。”

“我都没饿,你饿什么,等会你弄好了,我让你吃一次?”

说着她眼神挑逗的看了我一眼,此刻我两相隔很近,她的手指轻轻一勾,便勾住她给我买的爱马仕皮带,一拉,我整个人便被她拉到一起,几乎没有间隔。

她的胸顶着我,身上一股熟*女的香气瞬间吸入我的鼻中,我脸顿时红了,下面不自觉的膨胀,将裤袋以下的地方生生顶出一个大帐*篷。

“怎么,这就想上我了?”

艳红色的口红上是周淑兰调笑的笑容,我很想立刻将她干了,但我知道这里是灵堂,只要她发出一丝大一点的声音,立刻就会有人过来找我麻烦,甚至弄死我。

因此我没有动。

但周淑兰可没管我的表情,他熟练的拉开了我的拉链,一手握住我一半的肉身,用嘴用力的吸了一口,同时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舌头在我下面绕了一圈。

我吸了一口凉气,绷直的身体几乎下意识的倾斜,往周淑兰的身体挤压,可这快乐的感觉来的快去的更快,还没等我反应,她竟然已经收回了嘴,并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这是谢谢你刚刚给我递的垫子,好了,你开始工作吧!”

说着她带我进了灵堂的内室,这里是一个临时的衣帽间,是周淑兰专属的临时空间,不到十五平米的地方,不仅摆放了桌子、板凳、衣柜、化妆柜子,还放了一张崭新的双人大床。

这个时候跟我开始谈工作?

我眼睛有点红,脸上也有点红,轻咬着嘴唇,很想骂这骚娘们是不是故意的!

“你刚不是说如果我饿了就让我吃你么,你刚吃了点心,怎么也让我吃饱吧?”我忍不住说道。

“你不怕有人进来看到么?”周淑兰的小蛮腰娇俏的挺了挺,画着精致妆容的她坐到床上大腿翘着二腿,一双玉腿随着她晃荡的摆动露出花花雪白的大腿内侧。

她根本不怕我看到,为了让我看得更清楚,她还故意将开叉裙子的地方用手支开,从我的角度刚好看到黑呼呼的森林。

姹紫嫣红的一点!

那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征服的地方。

不大的房间随着门关上的那一刻温度就已经开始升温,我紧紧握着拳头,脸开始充血,我承认我这辈子迟早要被周淑兰给玩死了。

可周淑兰似乎还嫌不够,动了动她那黑丝上衣的吊带,本来包裹紧实的衣服,在她轻轻一拉之下,露出一款黑色香奈儿限定版真丝吊带衫,在吊带衫的夹缝里面,肉色的物体若隐若现。

“好热!”

周淑兰脸上露着笑意,但嘴唇却有意识的舔了舔,然后将外面包裹的黑色衣服全部褪下。

她的长发刚好搭在肩上,背面隐约露出一个蜘蛛的脑袋,一串雪白的珍珠夹在她胸口的位置,黑色的开叉裙子紧紧的贴在她的肚脐眼位置,裙子有拉链,不过这会已经拉开,雪白的肌肤中几根不长的‘头发’如雨后的春笋从拉链扣冒了出来,空气中早已经布满了成熟的香气。

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这里是灵堂,不能轻易乱来,可他妈现在要我怎么冷静,看着周淑兰期待又表现不屑一顾的表情,我知道我如果真要上她,她根本反抗不过我,所以我动了,而在我动了的时候,一徒电话打断了我的计划。

而与此同时灵堂外出现了人说话的声音。

“我……”

看着周淑兰挑衅和假装欲求不满紧咬嘴唇的表情,我无力拿起自带的工具,甩开了门。

第二章  我的身份

在家里的安排下,我顺利的从省重点医学院毕业,也顺利的进了我老爹单位实习。

按理说,我的人生应该会非常平淡。跟着我老爹上手术,把他的手术经验一点点学过来,再顺利继承他的位置,在头发半秃的年纪当上了整形外科的科室主任。开奥迪上下班,住着百万套房,人生美满。

可突来横祸,我爹一个搞整形外科的,居然卷进了一起医疗事故中。

因为病患已死,法院判我们家赔偿一百二十万。只能卖房卖车,最后还搞得我老爹被判了好几年,丢进了局子里。

就是这件事,导致我的人生轨迹,直接脱节!

从五岁开始摸刀子,七岁在老爹的教导下,就能给狗狗缝合伤口,处理局部伤口。因为读书比较早,二十二岁从医学院毕业,老爹出事后,去了一家二甲医院,当了一名外科整形医生。

但,我还有一个身份。

我是一名野医!

野的是啥?

当然是当下最赚钱的美容行业了!

干我这种的,从专业的角度上说,其实美容院里的那些草包医生厉害多了。整形医院有很多都是私人医院,成天就推荐你做这做哪,买这买那。

那些医生也就能做做皮肤保养、丰胸、拉线啥的。

真要动刀子,哪有我们这种公立医院的整形医生厉害?

这几年整形失败的,大有人在。

她们往往花了大价钱,反而还把自己的脸整毁了。

这些问都不用问,大部分绝逼都是私人医院做的!就那种XX整形、XX美容医院!感觉好像很高端,这仪器那仪器,这个从美国进口,那个从瑞典进口。花里胡哨的,总让人感觉非常高大上,然后一步步掉进他们挖好的陷阱里。

相比之下我们公立医院的整形,就直接多了。

要隆胸?脂肪填充、假体手术、还有微创。

要瘦脸?开刀、拉线随你选。

总之整形医院能给做的,我们只要有设备都能做。他们不敢做的植皮、骨骼重建、残肢缝合、先天畸形……我们都能做得面面俱到。

估计有人会问了,我们整形医生这么牛逼,我干嘛要出来接活?

我缺钱啊!

这年头,啥啥都需要钱,高房价暂且不说,去夜店喝喝酒泡泡妞,一趟下来怎么也得几千块,想要业余生活够丰富,就得拼了命的捞外快。

这年头,哪个女人不臭美,别说是有钱,就算是没钱借小贷,也得把自己这张脸,弄的上得了台面。

对于不同的顾客,则是有不同的价钱,那些图便宜找私人做手术的,我一般比正规医院便宜30%。

而那些为了保守秘密,不好去医院抛头露面而找我的,我比正规医院贵三倍。

总之,不管是图便宜还是为了守秘密,我的生意是络绎不绝,这两年没少挣钱,不过因为大手大脚,再加上父母那里诸事不顺,两年下来没啥积蓄,只能加班加点、兢兢业业的干私活。

至于我和周淑兰是怎么勾搭上的,还得从私活说起,那小骚女人是医院副院长,专门对付我们这些拿工资还干私活的医生。

大概一年多之前,周淑兰铁青着一张脸,把我叫进了她的办公室,直接拿出一封举报信,举报我接私活。

不用猜,肯定是哪位同行,嫉妒我生意火爆,这才故意把我给点了,找心理平衡。

看着举报信,我无话可说,周淑兰也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可能是因为婚后欲求得不到满足,这女人没少对我甩脸色。

就见她一拍桌子,说道:“把这个月工资领了,明天就不用上班来了!”

可能是情绪太激动,她这一拍桌子,把上面的一根圆珠笔,给带了下来。

医院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去外面接私活,还得靠这身皮,于是我只能想办法,看看怎么能留下来。

见到圆珠笔掉在地上,为了好好表现一下,我弯下腰去捡笔,结果去捡笔的同时,却看见了一个逼。

我发誓,我当时不是故意的,周淑兰双腿岔开,我弯腰捡笔的时候,正好看见了里面的风光。

要怪,只能怪周淑兰太风*骚,居然穿着一件情趣内*衣上班,情趣内内的中间开着口,黑黑的木耳向我招手。

要说周淑兰这女人,长的十分火爆,S型曲线,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平时在医院,基本不怎么穿白大褂,穿的都是现在当下最时尚最性*感的衣服,不是露长腿,就是露身材,只要是个人看到,就能让人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有不少医生都对她垂涎欲滴。

只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有一个亿万富翁的老公,所以一个个的虽然有色心,但却没那个色胆,只能看着干眼馋。

看着情趣内*衣中间的风光,我一下子就呆住了,没想到周淑兰这女人,竟然如此风*骚。

而且她上班穿的是米黄色连体短裙,裙子在她站起来的时候,才能勉强挡住她露出的大长腿根,穿这种裙子竟然不穿安全裤,不知道的根本不敢相信!

当时我气血上涌,下面立刻就有了反应,在荷*尔*蒙和辞退的双重刺激下,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身子向后,腰身向前,将有了反应的大兄弟,隔着裤子做了个材料展示,丰厚的本钱即便隔着裤子,对骚*货来说也相当的有诱*惑力。

我这个动作一做出来,周淑兰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她微微甜甜嘴唇,口气暧昧的说道:“小徐呀,其实干私活这事儿,也不是不能商量,主要是看你活好不好。”

我很清楚,周淑兰此时说的活儿,绝不是做手术的手艺,而是另一种更为重要的技能,每个正常男人,都要掌握的那一种。

骚*货露出了本来面目,既能保住工作又能爽,我当然不会错过此等机会,于是先把办公室的门锁上,然后一边拉窗帘一边说道:“副院长,我活儿好不好,这就展示给您看。”

男女那些事儿,需要的就是一拍即合,门一关窗帘一拉,我和周淑兰在她办公室里有了第一次。

第三章  凭感觉来吧

按响门铃,别墅的院门打开,因为早就已经约好,我直接把车开了进去。

进到别墅内,一个漂亮女人招待了我,为了保密,佣人已经都被打发走了,这漂亮女人,就是我的客户。

之前,周淑兰没说客户是谁,不过看见这张脸,我就想起来了,这女人叫陈朝婷,是我们市有名的女强人,在线上把内*衣品牌做得挺大的,自己既当老板,又当模特,在本地算是名人。

“先把这个签了!”

坐下之后,陈朝婷从包里掏出一叠纸。

我抓来一看,呦呵,保密协议!

本人徐阳,自愿给病人做手术,并且无条件对今天所有手术细节做到绝对的保密,绝不对外透漏半点风声……一张纸千把字,大致就是这么意思。多的部分,其实就是对这句话的补充。不允许透漏病患的身份,手术细节,不允许透漏她周淑兰和这场手术有关。

要是手术顺利,我可以拿到十万块报酬,但要是胆敢违约,就要面临500万的赔偿。

我看了一遍协议,说道:“有必要吗?周女士没和你说我是专业的吗?”

“既然是专业的,那一定不会泄密,签一份合同,又有什么关系。”

不愧是女强人,几句话下来,就让我哑口无言,我只能笑了笑,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好了,让我做什么可以说了吧。”

我把协议扔了回去,等着客户说出她的难言之隐。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周淑兰的女性朋友,即便不全都是荡*妇,但这位周女士,绝对算得上是一个。

她看了一眼保密协议之后,直接将紧身裹裙往上一撩,将下面的风光露了出来,确切的说不应该是风光,而是事故现场。

真是看不出来啊,陈朝婷这么漂亮,居然会这么寂寞!能一个人玩成这样!

“怎么样,能做不?”

丝毫不在意我的眼神,陈朝婷直接问出了她关心的问题。

“这种情况,你其实更应该打119……”

“你说什么?”

“咳咳,我开个玩笑……能做能做!”

这两年里,我什么患者没见识过,这种手术虽然麻烦,但合同都签了还能反悔不成。

说着话,我就把提着的箱子,放在茶几上打开,里头所有我需要的医疗药品、器械,这里都有,种类多得都够做一场小手术了。不过我只从其中取了镊子、手术剪,以及麻醉药。

为了能看清楚点,我又拿出了三个强光源,弄成无影灯的状态,然后便正式开工。

我不知道陈朝婷尴不尴尬,反正我是有些尴尬,先把所有器械消毒,随后我给她打了局部麻醉,就蹲在她的两腿之间,对着那个肉肉的洞口上下研究。

说实话,我长这么大没见过有人把自己玩这么狠的,一个不大的洞口里面竟然塞了一根棒子,而那棒子竟然顶在里面了。

这样的棒子,说实话,将作用,我虽然了解一下,但却不算得很清楚。陈朝婷,看来真的很会玩。

从陈朝婷的表情上,就能明显的判断出,材料里的金属棒肯定弯折了,搞不好金属板还把材料刺穿了,戳到了里头的肉,卡在里头导致很难取出来。

这种事要是去了大医院,传出去,陈朝婷肯定会成为全城人的笑柄,也只有我这种嘴严的私人医生能解决问题。

“保持这个状态别动,我先一点点把里头掏空,需要点时间。”我尽量让自己严肃一点,拿出为人医师的态度,别像个色*狼一样,太猥琐的盯着别人看。

“别碰到……疼!”陈朝婷吃力的道。

迫于形势,她也渐渐接受我这样一个大男人,一直盯着她的隐私部位,还时不时要在她那里动来动去的。

“放心吧!”我干咳了两声。

这种局部麻醉,也只是麻醉表面。像洞洞里头,一般情况能不麻醉到就不麻醉。麻醉针打在外面,想要渗透到里面,一定要控制好非常进准的计量。否则这种遍布神经末梢的地方,万一麻醉出了点什么事,真不好说!

麻醉本就不是绝对安全的。

我非常谨慎的端平手,镊子夹住一小片膨胀体,手术剪轻轻考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膨胀体一点点的剪下。

“嗯……”陈朝婷忍不住低*吟了起来。

“怎么,疼么?”我连忙抬头看她。

“没,没事……你继续。”陈朝婷的脸都红了。

我继续的裁剪着膨胀体,但因为我的动作,陈朝婷的低*吟再次传来,而且身体还微微痉挛,有白莹莹的液体一点一点从她的隐私部位渗出来。

这女人不会他妈的有感觉了吧?

我傻呆呆的看着她。

但她注意到我的视线,却赶忙把头移开。

为了试探我的猜想,我弄镊子抓着膨胀体,在她的肉壁上蹭了几下。随后,陈朝婷的低*吟声随即传来。她的手,忍不住想去抓,但又不敢碰,最终还是放在了大腿内侧。

我光看她的手,就知道她到底有多纠结。

这一番,前前后后一共忙活了二十多分钟时间。沙发上的陈朝婷似乎有些不行了,而我也累得够呛。

我深吸了口气,暂停休息了一下,却不由在心里感叹这女人真够变*态的。

我没敢休息太久。

因为去掉了膨胀体的支撑,洞洞会自然收缩,我还得找东西撑着,不让它合上!

为了减轻陈朝婷大腿肌肉的负担,我只能把她刚刚脱下来的丝袜,绑在她的大腿上,另一头固定在沙发上。

一台正儿八经的手术治疗,活生生搞得和S*M现场一样!

但陈朝婷的反应,反而更大了!

看来她爱这种感觉,真是爱得深沉啊……尤其是我在陈朝婷下面支撑的那写小棍棍,从我的角度看上去,活像是霓虹爱情动作漫画里,女主张开双腿打马赛克的样子。

“休息一会儿,整个通道基本都撑开了,就剩下金属棒还卡在里头。就我的判断,弯曲的金属棒绝对卡在里头的,但具体勾到了哪里的肉,我也不好说。这里没有窥镜仪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我站起来甩了甩手臂,很严肃的说起了问题所在。

“那你就凭感觉来吧。”陈朝婷道。

第四章  接触

陈朝婷说的很干脆,但我还是有所顾忌,只能再次确定。

“但盲拔的话,还得把你下面再扩大一点,我的手也得进去感受金属杆的状态,能接受么?”我试探性的问道。

“看都已经看了,摸都已经摸了,再伸进去一点有什么。”

女中豪杰就是女中豪杰,想都没想陈朝婷就答应了,我也继续手术。

我深吸了几口气,振作精神。

等我再次蹲下,将那诱人的小嘴再次扩大。晶莹的液体从里面流淌出来,弄得我一手都是。固定洞口的支架表面用的是橡胶,也是因为液体的关系,导致洞内滑滑的,着实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我的手指缓缓进入那幽密的粉红深处。里头的小肉粒,就蹭着我的手指而过,闹得我心痒痒的。

“唔……我快不行了。”陈朝婷的声音可真是要命。

“再忍一忍,马上就好。”

我的两根手指在里面捏着金属棒,调整着它的位置。

一番折腾下来,我不光是汗如雨下,还鸡儿梆硬,搞得我都站都不敢站起来,裤*裆更是不像话的湿了一大片。

终于,手术完成了,陈朝婷长舒一口气,看着我裤*裆的状态,她嘿嘿一笑,说道:“我下面暂时用不了,要不要我用胸或者是嘴,帮医生你缓解一下呀。

别忘了,我可是胸模出身,夹起来很舒服的哦。”

“算了,今天晚上佳人有约,啥时候有机会咱俩再聚,麻烦您先把账给付了吧。”

陈朝婷这种尤*物,一般人很难拒绝,但是今晚我已经和周淑兰约好了,做完手术我就去找她,还是把精力留到晚上再耕耘吧。

陈朝婷给我拿了钱,10万块现金,而临走前,陈朝婷看我的眼神,非常幽怨……但似乎还带着几分特殊的情感在内。

离开陈朝婷家,我给周淑兰打了个电话,那小骚娘们儿,已经把亡夫的后事处理完了,商量了一下,我接她去外面吃晚饭。

休息了一会儿,去周淑兰家接上她,我正打算问去哪家吃饭,结果这女人就凑了。

她吐气如兰,温和的风,落在我的耳坠上。一只手伸了过来,就轻轻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这他娘的是要车震的节奏啊,可天还没黑透呀!

周淑兰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她的手自上而下,拂过我的肩胛、锁骨、胸膛,在我狂咽口水的时候,她竟然把手放在了我的裤*裆上!

我的大兄弟顶得老高,恨不得将周淑兰吃了。

而周淑兰的指尖,就轻轻的碰着它的头。

最关键的是,它居然还轻颤了两下!

她的手指最终落在了裤*裆的拉链上,搞得我都要跳起来了。

可她就近在咫尺,我要是有什么大动作,那可是分分钟都会亲上去的节奏啊。

“额,这大马路的,人来人往的,不,不太好……”我说话都有些结巴。我做梦都想干她啊,问题是我更怕后果。要是我一步走错,她真的把我举报了,那我不就完犊子了?

我虽然已经被撩*拨得欲*火中烧,但理智尚存,知道不管是时间还是地点,都不适合干那事,得忍着。

“在灵堂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嘛,怎么现在就软了,是不是怕我家那死鬼,晚上找你聊天儿去啊。

来啊,继续啊。这条路上一般没啥人走动,有也是开车过去。况且这黑灯瞎火的,只要车子熄火了,没人会注意到的。”周淑兰继续挑逗我。

算了,不忍了,大丈夫活于世上,该日就得日,我一把扯开周淑兰的衣服,在我的老捷达车上,让这骚娘们爽翻天。

做完之后,周淑兰服服帖帖的靠在我身上,休息了一下,我们又去吃了晚饭,然后又在车上来了一发。

周淑兰让我去她家睡,但我家里还有生病的老娘要照顾,便给拒绝了,掐了她大奶*子一把,我便开车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晚上10点,冲了个澡我就上床睡觉,梦里,又和周淑兰大战了180回合,然后和陈朝婷,也战了180回合。

第二天一早,我妈来敲我的门,催我上班了。

我一听要上班,还做着春梦呢,都生生惊醒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一看时间,八点。

我现在的主业,都在干私活上,也不在乎医院那点全勤奖,不过为了在老妈面前表现的兢兢业业,还是火急火燎的就出了门,连饭都没吃。

叮咚。

刚上车,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看备注,是我高中女同学,黄秀秀。直接就是一句:“徐阳,在么?”

我有些奇怪,我们好几年不联系了,她突然找我干啥,就回了一句:“什么事。”

“你还在海清市么?”

“对啊,你呢?我听说你也在海清这里工作,好久不见了啊。”

“你现在有空么?要不出来坐坐?”

“行啊!地址!”我兴奋的回道。

我记得我这高中女同学长相还可以,许久不见面基一下。要是她没男朋友的话,我看看能不能开展一下攻势,把她收入囊中。

没一会儿,她就给我发了一个定位。

我火急火燎,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开向定位的位置。

我们约在一个咖啡厅见面,她给我点了喝的,有些殷勤,更让我感觉有点看头。

“徐阳,这!”她站起来给我打招呼。

我走过去,她起身迎接我:“很久不见,你漂亮了不少啊。刚看你照片,我还以为是美颜的,结果真人比照片还漂亮!”

我俩坐下,和其他许久不见面的人一样,我俩前半段根本就是尬聊。

她问我工作,生活情况,我问她感情经历,问她这几年的经历,基本是一问一答。后来还是因为当年在学校的事,这才算是把话题聊开了。

到了中午的饭点,我想请她吃饭,她也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看着黄秀秀的模样,不管什么原因,我感觉自己的大兄弟,今天又要吃到新鲜粮食了,和周淑兰、陈朝婷,绝对不是一个口味,也不是一个感觉。

第五章   美人计?

就近原则,楼上就有餐厅,我俩就奔着楼上的商场去了。一路上,我看她支支吾吾的,再想到她实在太热情了,就试探性的问她:“秀秀啊,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是……我是想找你帮忙来着,但不太好开口。”黄秀秀吞吞吐吐的说。

“没事,只要我帮得上忙,我一定尽量!”我要泡她,自然是要表现表现了。

“可是……”

“没大碍的。”

黄秀秀见我再三强调,这才终于是脱口而出:“其实徐阳,我找你,是想让你帮我做隆胸的。”

第5章 美人计?

“谁和你说我会做这个的?”我眉头一皱,瞬间严肃了起来。

“是你死党,赵波无意间透漏给我的。”黄秀秀小声解释道。

“他妈的,这死胖子,有的没的都敢说。”要不是黄秀秀在这,我真是要杀到这死胖子家里,把他拖出来暴打一顿。

还好我做野医的事,黄秀秀想找我办事,就守口如瓶。不然真是要被这死胖子害死了。

“徐阳,要不算了,我还是去正规医院做吧。我知道这种事,你挺为难的。”黄秀秀主动开口。

干私活这种事情,干可以干,但不能瞎嚷嚷,虽然医院里有周淑兰罩着我,但还有别的副院长和院长,要是张扬出去,事情有点难办。

不过听黄秀秀这样说,我心想反正已经知道了,做这一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现在做隆胸的话,都可以不用开刀,微创就行,最多五个小时就能全部结束。有钱赚,不赚白不赚?况且还能顺藤摸瓜,再赚一个女朋友,那就是血赚!

我把黄秀秀拖到一边,小声问道:“你能接受多少价位的手术费用?”

“啊?我也不知道。”黄秀秀摇着头,一脸无辜的道。

“你好好想想,这涉及到要用的材料。”我非常严肃的道。

“那我想想啊……五千?”

“我的天,你当这是割双眼皮啊?五千块,我连成本都不够。”我扶额道。

“那就一万?”

“行了,一万五我给你做。你要去大医院的,想做得效果好一点,没有四五万拿不下来。”我很认真的道:“你要是有钱的话,现在给我,我打个电话订材料,最快晚上就可以开始手术。微创的,一个观察期。”

“那我给你转账吧。”黄秀秀也是相信我,直接当面转账。

我心情大好,抬手就又赚了一万块,就准备拉着黄秀秀去吃商场里海底捞。

不过临走前,我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忘了测量了!

我抓了抓手,把黄秀秀叫到更隐蔽的楼道里。

“徐阳,这是要干嘛啊?”

“你挺胸,让我抓两下。”

“啊?徐阳,你是医生,你怎么能这么下流!”黄秀秀连忙捂着胸口,一脸后悔的样子。估计还以为倒霉催的,遇上我这么个无良色*情的野路子,不光要被骗钱,还要被骗色……我也是反而无语:“这是必要步骤啊。我要测一下你的胸量,再结合你的罩*杯,和胸部的软硬程度,给你精确材料的软硬比和用量。”

“这样啊……”

“那不然你以为呢?”

“那,那好吧,你轻点。”

“哦对了,为了避免判断失误,我是要和你的胸部直接接触的。”

“什么?”

“我说,我得很你胸部直接接触。”看到黄秀秀呆楞的模样 ,我再次重复道。

结果,黄秀秀面色冰冷下来。

“徐阳,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说的那些专业的东西,我都不懂,但哪有你这样直接抓别人胸部的?”

“我说大姐, 你让我隔个内*衣摸,我也摸不出什么啊 !” 我哭笑不得。

说实话,先不提价钱问题 ,哪怕让黄秀秀去正规医院,你真要做,那不还是的人给捏。

“我看你这个人,就是流氓!”

“你这样,我还真的做不了。”

“你要做不了,那就把钱退我,我哪怕去小医院,也不找你这样的流氓做!”

看到黄秀秀气得脸都涨红了,作为一直关系都还不错的老同学,我除了退钱给她,也没其他法子了。

于是很快,我便将钱转回给她。

收到钱之后,黄秀秀再也没说一句话,寒着脸就走了,只剩我一个人尴尬的站在那里。

不过看着黄秀秀的背影和那左右摆动的浑圆臀部,我不禁咽了咽口水,大兄弟也开始有了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想想刚才观察黄秀秀时她那秀气的尺寸,如果 真的能够好好摸摸弄弄,那也肯定别有一番风情吧。

真的可惜了,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见到。

哎,本来以为最近生意不错,可以时来运转了,没想到又碰到这么一出。

黄秀秀这事儿过去后,我也没太在意,这两天也就在医院里淡定的忙碌着。

周淑兰这两天没找我,甚至都没出现,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发现我现在估计是有些瘾头了,一天不能干事,浑身都不得劲,今天下班的时候,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去找陈朝婷来一发,可没想到,黄秀秀来电话。

“秀秀?怎么了 ?”

“那个……徐阳……我想了想,还是找你做手术好了……”

电话里,黄秀秀吞吞吐吐的, 似乎有难言之隐。

“怎么了这是?”

“我……哎呀,你就帮我做嘛,好不好?”

现在黄秀秀的态度,和那天临走前的态度可谓是大相径庭。

不过我倒是能猜出原因,一个隆胸能说出五千价位的女人,现在又跑回来找我 ,还能因为什么,当然是别的医院贵呗。

我要不是看在老同学的份上,那肯定也不会收她那么便宜。

也许是因为我的沉默,黄秀秀再次哀求起来:“你就帮我做嘛……要不,你现在。出来,我请你吃饭?”

听到黄秀秀的话,我心中一乐。

可以啊,这个黄秀秀,难道还想来美人计不成。

那也正好,上次没有检查到,这次可要好好检查了。

想到这,我爽快的答应了黄秀秀,然后开着我那辆小奥拓,飞驰向和她约定的餐厅。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