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你在我时间里存在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秦夏杜少泽目录by余浅

发布时间:2018-11-09 23:06

你在我时间里存在秦夏 杜少泽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你在我时间里存在全文在线免费阅读,你在我时间里存在是作者余浅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秦夏杜少泽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不到怀孕生孩子,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还是狗。 我嫁了一条狗!逼我堕胎,带小三上门逼我离婚,净身出户,让我一无所有。 以为杜少泽是我命中的贵人,他帮我夺回一切,宠我,恋我,让我陷入他的深情不可自拔。 却原来,他的深情,不过是给我挖的一个巨大陷阱,温柔而刺骨……

你在我时间里存在

1.婆婆给我下了药

不到怀孕生孩子,你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还是狗。

大学里我与陈宇相爱,一毕业我们就结了婚。他对我很好,唯一的毛病就是有一些妈宝。

婆婆很强势,一心想要抱孙子。结婚半年,我的肚子都没什么动静,她就二话不说的搬来和我们同住,还勒令我辞掉工作,专心在家调理身体备孕。

我现在正处于工作上升期,婆婆的态度也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为了这件事,我没少和陈宇吵架。

然而陈宇却一边倒的帮着婆婆说话,私下里一直劝我等生完孩子让婆婆带,自然就不会再来管我了。我不忍心看陈宇受夹板气,最终妥协成了一名家庭主妇。

婆婆让我们去医院做了检查,确定身体没问题后,天天盯着我们要孩子,连我跟老公的房事都要干预。

在我感觉快被逼疯的时候,我怀孕了。

婆婆态度也变得极好,天天变着花样给我补身子,我也渐渐放下之前对她的偏见。

熬到五个月的时候做孕检彩超,婆婆托了关系查出是个女孩。当时她脸上堆着笑道谢,我心里奇怪,因为我知道婆婆是想要个孙子的。

哪料隔了两天我突然腹痛难忍跌到在地,当时下面就出血了,我狂喊婆婆,可是却一直没人来。等到陈宇回来把我送去医院时,孩子已经没了。

小产期间婆婆尽心照顾,还经常自责那天要不是自己睡太死,没准孩子就不会掉。

我竟然也信了。

一个月刚过,婆婆便让陈宇跟我同房。

我不同意,医生说至少要休养半年才能再怀孕,可没料夜里陈宇就强压在我身上……

更让我屈辱的是,在陈宇强上我的时候,婆婆就站在门外,不时提醒陈宇应该以什么姿势做,又该什么频率。我疼到整个人都扭曲,却阻止不了陈宇。

后来意识迷离,依稀听见陈宇的低吼声,以及门外婆婆焦急的提醒:“小宇,赶紧把枕头垫在她腰下,把腿提起来,不能有一滴漏出来。”

于是我便以屈辱的姿势被陈宇半吊在半空中,最终失去了意识。

直到过不久,我再次怀孕。

这天我睡得昏昏沉沉的醒来,依稀听见屋外有人在说话。走至门边,鬼使神差的,我没有立即走出去,而是站在门边,于是听见了后面的一段对话。

婆婆:“小宇,一会你把这杯牛奶给她喝了知道吗?”

陈宇:“妈,才一个多月就喝,不会有事吧。”

婆婆:“傻儿子,就是要月份小了喝这药才容易流,不然像上次那样弄得都是血多渗人。”

陈宇:“可是……”

婆婆:“别可是了,妈还能骗你?妈这次可是托人去香港查的血,肯定是女孩,不能要!”

我全身血液都凝住了,怀疑自己耳朵听到的一切。

外面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的婆婆,居然在密谋骗我喝下打胎药,更可怕的是上一次流产居然也是婆婆给我下了药!

2.现实残酷

当我寒心地走出卧室时,立即听见婆婆的干咳声,余光里看到她跟陈宇使了个眼色。

陈宇只略一迟疑就拿了桌上的一杯牛奶走过来,“夏夏,起来了啊,我给你热了牛奶。”我的目光落在那牛奶杯上,乳白色的液体一如往常,却藏了杀人的药。

抬起眼看向他,一字一句问:“你真的要杀了我们的孩子?”

陈宇的目光一惊,没想到我突然有此一问。

婆婆先反应过来,冲过来就推了我一下子,口中怒骂:“怀不了男娃还敢这么横!我今天话就晾在这里,必须把这女娃子给打了,这杯牛奶你不喝也得喝。小宇摁住她,把药灌进去。”

我闻言大惊失色,没想到婆婆竟然撕破脸,立即要往门外跑,可头上的痛感又把我扯了回去,向后摔倒的同时听见头顶传来婆婆的厉喝声:“小宇你还愣着干什么,把药拿过来啊。”

当视线里看见陈宇的身影时,我的心已经凉了,“陈宇,你敢杀了我的孩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陈宇可能被我冰冷的目光吓到,愣了一下,还是端起杯子灌进了我的嘴里。

药效来得很快,身下不断涌出的血,让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陈宇想要过来却被婆婆拦住,冷冷的声音像来自地狱的魔鬼:“死不了人!儿子,时间不早了你也赶紧上班去吧,我去再找人问问有没有生儿子的秘方。”

随着门哐当声响,两人都走了出去,徒留下我游走在生死边缘,痛到浑身抽搐。

我的眼泪终于滚了出来,我真是瞎了眼,爱上了陈宇!

都说婆媳是天敌,可是陈宇是我交颈而卧的丈夫,他却帮着婆婆成为杀死我腹中孩子的刽子手,这是我无法承受的。

可现实于我更残酷的是——身下在血流不止。

因着上次的“药流经验”,我意识到这是反常的,我不能死,不能如了他们的意。手机在刚才扭打中砸烂在了地上,我只能下楼去求救。

强撑着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走到楼下,放眼四周一个人影都不见,我只好摇摇晃晃地走至马路边,刚想伸手拦车,突然背后被重重撞了一下,我想要站稳已经来不及了……

人一下子就往马路中间栽了出去,只听见轮胎与地面打磨的尖锐声音,撕扯了头皮震了耳,同时身体被撞飞,重重落地的一瞬我悲从中来。

很不甘,可是命运待我如斯,要我今天这样屈辱地死去。

涣散的视线里,依稀看到那辆宝蓝色的兰博基尼里走下一个人影,缓缓走到跟前,我只看到一双质感很好的鞋子,来不及看清来人的样子,黑暗便吞噬了我。

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全身无知觉,分不清是在哪里。

浑浑噩噩里猛然惊觉黑暗中有另一个人,因为我有强烈被注视的感觉。

“是谁?”声音出来却发现嘶哑得都不像是自己。

3.车的主人

随着我一声询问,依稀见一个黑影走了过来,灯被突然打开,刺得我眼睛都睁不开。等终于适应了光线后,我看见有个身着休闲深色西装的男人站在旁边,但因为背光而站我看不太清他的脸,目光下落至他的袖口处,金属美杜莎的纽扣。

脑中立刻想起最后陷入黑暗之前看见的那双鞋,他是……那辆车的主人?

那双冷漠的黑眸洞悉了我的想法,淡声道:“你撞了我的车,不过你没事。”

我先是怔了怔,等反应过来不由愕住,我没事?“可是我没有知觉啊。”

“那是你清宫打了麻药,药性还没散。”

清宫!这两字顿然将我拉回现实,目光转至自己小腹,本也就只怀孕了一个多月,肚子还没大起来,可之前的沉坠感这时候却全无知觉。

孩子没了,而我却没有死……

眼睛干涩地疼,却流不出泪来,嘶哑着声钝钝而问:“为什么要救我?”

此时的我是哀莫大于心死,生无可恋。

“救你?你想太多了。”男人冷冽的声音拉回我的注意,“你突然冲到我的车前,导致我车头撞在护栏上,车灯尽毁,这是第一笔帐;第二笔帐,因为你的事阻碍了我的行程,导致我延误了飞机,一单三千万的生意被抢走了。”

所以,他出现在这里是等着我醒来跟我算账的?

就在这时门上突然传来轻敲声,进来一个陌生男人,语气恭敬而道:“杜总,她的家人找过来了。”

我心头一紧,陈宇来了?

身边男人眉眼上挑,低眸瞥了我一眼,“让他们进来吧,正好把帐一起清算了。”

莫名感觉身上有股寒意冒出来,不知是因为此人危险的气息,还是因为即将要看见在不久之前对我绝情残忍的陈宇。

然而,来的不单是陈宇,还有婆婆。

他们几乎是夺门而入的,婆婆走在前面一脸愤恨,陈宇则走在后面脸色阴沉。婆婆进门便破口大骂,“你个扫把星哪不好去死,偏要往人家车上撞,这是想要害我们陈家家破人亡啊。我告诉你这个贱人想都不要想,小宇已经拿了离婚协议过来,你赶紧给我签字,别把你那一身的脏水往我们陈家身上泼。”

我麻木地任由婆婆在那骂,眼睛只狠狠盯着她身后的男人,那个我一直视为依靠的丈夫。

只见他目光躲闪不敢与我对视,手中捏着的纸却是偷偷递给了婆婆,婆婆一把拽过就朝着我的脸甩过来,纸张锋利,划过我的脸立即带出刺疼感。

但是没人在意,婆婆逼迫着我拿笔要在上面签字。

转眸间看见站在旁边的男人冷眼旁观这一切,一脸的嘲讽,像在看一出丑剧。

我拼尽全力把婆婆推开,人也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发出不小的动静。婆婆有些被吓到的往后退了一步,我凝眸看向一直躲在她后面的陈宇:“你要跟我离婚?”

陈宇见避不过,只能走出来说话:“小夏,刚刚来的时候我有去找过医生,医生说你今后都不能生育了。我不能让陈家绝后,你就签字跟我离婚吧。”

霎时天旋地转,他说什么?我今后都不能生育了?

4.不过是场笑话

婆婆这时不屑地冷哼出声:“听见没有?你以后都不能生娃了,还要你有什么用?本来你肚子就不争气,怀了两胎都是女娃子,赶紧跟我们家小宇离婚了别再来害他。”

“害他?”我怒极攻心,整个人都在浑身发抖,“分明是你们接连两次对我下打胎药,才导致我子宫受损不能生育的。陈宇,你真这么绝情,不顾我们这些年的情分吗?”

陈宇的眼神闪了闪,刚要张口就被婆婆挡住,“绝情什么?我儿子心软,我可由不得你,今天你这婚就是不离也得给我离。”

看着这样的陈宇,我还有什么可期待的?他没有半点自己的主张,所有的事都是他妈在做决定。心头仿佛被一把尖刀刺入,彻底斩断了我对陈宇的最后一丝念想。

再开口已经垂了眸,却语气坚定:“要离婚可以,房子的首付是我出的,你们把这个钱还给我。”

没了爱情与婚姻,我不能再没了尊严。

婆婆一听立即跳脚了,“你胡说什么?房子分明是我拿钱给你们买的,你个扫把星还想借着离婚来分瓜财产,做梦去吧。”

我抬起头,冷怒而道:“做梦的人是你!房产公司有我跟陈宇一块签合同的存根,即便没有,房子也属于婚后财产,离婚我可以分到一半。”

婆婆不懂这些法律常识,回头小声去问陈宇:“真的是这样吗?”在看见陈宇脸色难看地点了点头后也蔫了,扭头看见一旁衣装考究、身份尊贵的男人,她立即恭维了笑道:“家丑不外扬,让您见笑了。您的车子是被她给弄坏的,尽管找她就是,这边我们也就不给您添麻烦先走了。”

说着她推了一把陈宇,见陈宇还傻愣着站在原地便强拽了人拖出了病房。

病房的门又被关上了,一室静寂。

我还躺在地上,地面的冰凉侵进了皮肤,却不及我心头的寒凉,绝望一点点弥漫全身。男人的誓言根本不值得信,也应了那句——

不到怀孕生孩子,你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是狗!

于今天为止,我的爱情与婚姻,不过是场笑话。

“处理完了家务事,是不是该谈谈我跟你的事了?”一道冷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拉回我偏离的神识,抬起头便见那个始终冷眼旁观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望着我。

到这时才看清他的长相,很英俊,轮廓深邃,整个气息给我矜贵的感觉,又觉那凝注于我脸上的目光中带了令人威慑的冷意。

突然他弯下腰来,瞬间拉短了与我的距离,就在我晃神间身子一轻,竟被他从地上横抱而起。不过转瞬便被重新放到了病床上,整个过程他都眉眼一片平静,脸上毫无波澜。

我却惊愕到说不出话来,只愣愣地看着他。

5.杜氏集团

我却惊愕到说不出话来,只愣愣地看着他。

-----------

男人蹙了下英挺的眉,再次提醒:“你撞坏了我的车。”

神智回归,强自镇定了问:“我应该赔你多少钱?”

“车灯的话倒也不怎么贵,几十万而已。”

几十万?而已?我惊鹜地睁圆了眼。

听着他报出的天文数字,心沉到谷底,最终白着脸道出事实:“我没那么多钱赔你。”

他的眉眼沉了沉,又蹙起眉来,口气似乎多了不耐烦:“连几十万都没有吗?”

听他的口吻,几十万对他来说是小钱,可对我而言,却属于天文数字了。要知道我毕业后就与陈宇结婚了,只工作了半年辞职在家生孩子,别说积蓄了,就连平常生活费都被扣在婆婆那。

不过我已经决定要跟陈宇离婚了,等把房子的钱分来应该也够赔偿给他。

于是我向他提出请求:“能不能给我几天时间筹钱?”

他挑了挑眉,忽然俯下身来,气息顿停在我的正上方。

“给你几天时间可以,但是你逃了怎么办?”

浅沉的嗓音一字一字地抵进耳膜,含着威慑力,我竟不敢与他对视,慌乱地移转开目光急声回应:“我不会逃的,你相信我。”

只觉他的眸光向下而扫,我也下意识地垂眸,顿然大惊失色!

一定是之前跟婆婆缠斗时被扯开了领子,这时我的衣领竟然大开着,从他的角度将领内春光一览无遗,而里面竟然没有穿***!

我急忙拉好上衣,想对他呵斥,可见那双黑眸中闪烁的幽光又不敢。

终于见他直起身,刚要松一口气,没料他的手若有似无的从我的胸前滑动,似笑非笑地开口:“虽然脸白的像鬼,底下倒还算有料。如果当真筹不到钱,不如你换个方式做抵偿。”

突然被占便宜,而且是这般***裸的,我羞愤之极!去推他的手却推不动,对他怒喝:“你放开我!我结婚了!”

哪料他非但不放,还用力按揉起我的胸部来,更可怕的是我那尖端被他揉捏后竟然起了反应,同时也被他察觉,嘴角露出笑来:“你很敏感。而且你马上不就要离婚了么?”

我羞窘到极点,我在这个男人眼里不过是个笑话!

终于他满足了手瘾,而我只觉胸处钝钝麻痛。

“秦夏,很期待与你再见。”丢下这句话他就转身走了出去。

在他走后,之前那个来汇报说我家人来了的男人走进来递给了我一张名片。

杜少泽。

简单三个字,下面只有一串手机号码,但在名片的右上角印了杜氏集团的水印。

我的脸白了白,是城北那个杜氏集团吗?那杜少泽岂不是杜氏集团的掌权人?我究竟惹上了什么人?

只住了三天我就出院了,尽管还觉浑身乏力。因为一个人孤伶伶地躺在病房里,噩梦连连,不是梦见婆婆凶恶的嘴脸,就是梦见婴儿的哭声,还有陈宇的懦弱都萦绕着我不放。

办了出院手续我就打了辆车回去,即便决定跟陈宇离婚了,可我还是不愿相信他不爱我了,而是被婆婆强迫的。可当我踏进家门的一瞬,才知道更大的屈辱在等着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