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姿势让男人更爱你!

发布时间:2018-05-16 18:25


第一章 顾安诚,你的第一个女人是我

酒店停车场。

“叶笙!你找死!”顾安诚低吼道,他本该在酒店内参加订婚典礼,却被这个下作的女人困在了车里!

“有本事,你干死我。”叶笙慢条斯理的脱下自己的外衣,圆润的小肩膀露在空气中,白的泛光。

顾安诚眸底光炙热的厉害,终于忍不住,一个翻身把叶笙压在驾驶座上,大手用力的扯开他们之间障碍。

“叶笙,你特么下贱到给男人下药!”

撕裂的痛,让叶笙脸色泛白,双唇颤抖的出声,“顾安诚,你的第一个女人是我,不是乔月。”

“贱人!”顾安诚狠狠地用力,丝毫不顾及身下的女人……

车子摇晃的厉害,暧昧的声音不断的传出,很快,有人上前,接着更多的人围了过来。

顾安诚低吼之后释放了自己,叶笙疼的脸色惨白,双手死命的抓着座椅才没滑下去。

车外响起尖叫声。

“安诚!”

顾安诚刷的起身,狭小的空间却容不得他坐直,车窗外站着的女人,是乔月,他的未婚妻,今天是他们的订婚宴。

顾安诚在典礼前忽然接到叶笙的电话,说有重要的事跟他说。

叶笙是乔家养女,他以为,是乔月有什么想要的,到了停车场,谁知道叶笙竟然敢在他的水里下药,还锁了车门。

他……

“月月……”顾安诚伸手要开门。

“你确定要光着见她。”叶笙虚弱的声音响起。

顾安诚恨不得掐死她,扯过衣服迅速的穿上。

叶笙抓过长裙从头套在身上。

顾安诚大步下车,一把抓住乔月的手。

“月月,你听我解释。”

乔月眼眶红的厉害,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外涌,砸在顾安诚手上,疼的厉害。

“安诚,我们……”

“你们什么,刚从我身上爬下来,就去找我姐姐,安诚,男人是不是都是那硬心软,那软了之后,心就硬了。”叶笙靠在车门上,面色娇红,一副被疼爱过的娇媚模样,让周围的男人,眸光皆是热了热。

“叶笙,你要不要脸!”顾安诚冲过去,一把抓住叶笙的胳膊,将她整个人挡在怀里,她里面是真空的,“想勾引多少人!”

“你这是在吃醋呢?”叶笙低声打趣道。

“安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家老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

“爷爷……”顾安诚正要开口。

顾老爷子身后一群记者手里的闪光灯,噼里啪啦的闪烁。

顾老爷子眸底满是警告。

叶笙整个人靠在顾安诚怀里,“我是乔家的养女,安城要订婚的对象,年轻人难免口急,让大家见笑了。”

未婚夫妻玩过火,总比出轨对名誉好。

顾老爷子转身,“他们已经签了结婚协议,订婚是女方的要求。”

“爷爷!”顾安诚气恼的出声。

叶笙踮起脚,轻声开口,“听说顾夫人心脏不太好。”

“你!”顾安诚大手用力的抓着叶笙的手腕,恨不得,捏碎。

一个小时后,叶笙换上了礼服,和顾安诚,在众人并不算祝福的目光下,走了订婚的过场。

第二章 我说你就信

揽月别墅。

叶笙悠哉的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自己的指甲。

乔月泣不成声,顾安诚心疼的环着她,狠狠地瞪着叶笙。

叶笙垂眸,视若无睹。

呵……

如果是从前,她绝对不会跟顾安诚以这样的方式纠缠,她是爱他,爱了许多年,但,她还没下贱到去勾引名义上姐姐的未婚夫。

只是,这声姐姐,乔月不配。

乔家父母也担不起她叫的一声爸妈。

叶笙的父亲和乔月的父亲是曾经的朋友,叶父项目失败自焚身亡,叶妈妈受不了刺激精神失常,只剩下不到七岁的叶笙。

乔父一副心地善良的模样收养了叶笙,顺带成了叶笙的监护人把叶家曾经的一切收入囊中。

乔父一直对叶笙说,叶家的一切都是她的,等她长大成人,一定会还给他。

叶笙感激至深,她从没想过拿回叶家的东西……

只是,有时候,现实比电视上的演的还扎心。

今天下午,叶笙帮乔月准备好东西,去送给她的时候,在门口,听见了他们一家四口的精彩对话。

‘爸妈,叶笙什么时候赶出去。’乔月靠在椅子上,鄙夷的说道。

‘谁知道姓叶的那么精明,叶家的财产要在叶笙23岁生日之后才能转手,等她签了字,就把她赶走。’乔父陪着笑出声。

‘那不是没多久了,今晚妹妹洞房,我也洞房,我弄到了药。’乔楷,乔月的大哥一脸猥琐。

‘大哥,你也真是的,惦记那个贱人那么久,终于要得偿所愿了。’乔月笑着说道。

‘渍渍,叶笙的身材那么好,你以为顾安诚就没偷偷看过她,要不是我帮你偷了叶笙的画册,顾安诚能跟你在一起嘛。’乔楷说道。

叶笙站在门口,全身血液都凝住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生活在狼窝里。

乔父收养她,只是为了叶家的财产。

乔楷则是想……

而,乔月,用她的画册去表白!抢走了她的意中人。

叶笙癫狂了,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上了顾安诚,该属于她的,她要一样不落的抢回来。

“安诚,我知道,你,你爱我的。”乔月哭着出声。

“呵。”叶笙轻笑着起身,将自己心底涌上来的痛,压了下去,“刚刚还跟别的女人车震的男人,哪来的真心给你啊?”

“笙笙……”乔月看着叶笙,哭的楚楚可怜。

“叶笙,你要不要脸,如果不是你!”顾安诚咬牙切齿的出声。

“我怎样?我强了你?”叶笙娇笑如花。

顾安诚一口气差点憋死自己,他总不能说他是被叶笙给下药强了。

“你哭也哭的差不多了,门,在那边,我和我老公等着洞房,慢走不送。”叶笙优雅的转身,缓步上楼。

“安诚,我走了。”乔月受不住哭着往外跑。

“月月。”顾安诚大步追了过去。

“妈说,过会打电话来。”叶笙站在楼梯上面,轻声笑语,接着转步进了房间。

没多久,顾安诚冲了上来,叶笙已经收拾好自己,倒在床上,闭目养神。

“电话呢!”顾安诚一把把叶笙拎了起来,质问道。

“我说你就信,怎么那么傻。”

第三章 该死,他也签了字

顾安诚瞪着一脸娇笑的叶笙,牙根痒。

“睡不睡?”叶笙伸手勾住顾安诚的脖子,唇贴了过去。

顾安诚呼吸一滞,脑子里不断的回应他们在车上的片段,没等他的理智冲上来,叶笙的手已经伸进了他的裤子里。

“叶笙!”

“在呢。”

夜,起伏难眠。

转天,顾安诚醒过来,意识慢慢回笼,眸光落在整个人都缩在自己怀里的叶笙脸上,先是一愣,不张牙舞爪的叶笙,像个瓷娃娃,很好看……

等等,叶笙。

昨天的种种冲上来,顾安诚一把推来叶笙,一脸厌恶的起身,“谁许你睡在我身边!”

“我们俩传说中婚都结了,不睡你这,难不成,睡别人那。”叶笙打着哈欠含糊应声。

顾安诚想拔了叶笙的牙。

“叶笙,那是爷爷随口说的,你什么都不是!”

“哦,顾家的名誉比什么都重要,爷爷会说自然就会做好准备,我在化妆室已经签了字,你呢?”叶笙扯过衣服套在身上,朝顾安诚眨眨眼,下楼。

顾安诚狠狠地摔了手边的枕头,该死,他也签了字。

顾安诚下楼的时候,叶笙已经在吃早饭,她单手拿着面包,另一手抹着果酱,看见顾安诚,眉眼弯弯,笑的无害,“我猜你不饿,自己吃了。”

顾安诚肚子咕噜叫了两声,昨晚他就什么都没吃,还做了那么多体力活。

叶笙手上一空,面包被顾安诚夺了过去,三两口吃进去,顺手拿了叶笙的牛奶,咕咚咕咚喝起来。

叶笙唇角微微扬起,她知道顾安诚喜欢草莓果酱。

顾安诚吃了三片面包,正准备继续,手机响起。

叶笙看见上面跳着‘月’字。

“称呼挺亲昵的。”叶笙打趣道,唇角的笑肆无忌惮。

顾安诚狠狠地瞪了叶笙一眼,拿着电话起身大步往外走,门口接通。

但,叶笙仍旧听见了他的声音,他叫她,月月,很温柔。

吧嗒。

有什么东西落在餐桌上。

叶笙愣住。

脸上的不明液体是什么?

呵。

叶笙抬手胡乱的擦了一把,不疼,她不疼,她正在报仇呢,而且已经给了他们致命一击,她要再接再厉。

半个小时后,叶笙出门,拦了车子直接到了律师楼。

慕远辰神色凝重的看着叶笙,“笙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叶笙微微顿了一下,“远辰,一言难尽,我想你帮我个忙,不许问原因。”

慕远辰抿唇,半晌开口,“你说。”

叶笙松了一口气,“谢谢,帮我把叶家的财产股份做一个清单。”

“好。”慕远辰看着叶笙,想从她的神情中找到点什么,但,叶笙没给他机会,起身。

“远辰,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会告诉你,给我点时间。”叶笙看着慕远辰认真的说道。

叶笙眸底的脆弱,慕远辰看的清楚,他怎么舍得她难过,点点头,送叶笙离开。

叶笙直接回到揽月别墅。

揽月,揽着乔月。

但,那又怎样,这里的女主现在是她叶笙。

叶笙下巴微抬,推门走了进去,刚一进门,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

第四章 原来,是这样

“叶笙,你不是要男人吗?我给你!”

身后响起熟悉的龌龊声音,叶笙瞪大了眼睛。

乔楷!

叶笙小高跟狠狠地朝乔楷的脚上踩过去,乔楷吃痛,抱着她的手松开,叶笙趁机跑开了两步。

“乔楷,我现在是顾安诚的妻子,你敢!”叶笙单手指着乔楷,狠厉的说道。

乔楷一脸无所谓的笑,“你以为顾安诚在乎你,叶笙,老子想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乖乖的听话,我保证你全身而退,否则……”

乔楷猛地扑了过来,叶笙没他速度快被一把抓住,男人和女人之间存在着先天上的力气差。

乔楷轻易的把叶笙按在了沙发上,手朝她衣服里摸过去。

叶笙全身一阵恶寒,手胡乱的抓到了茶几上的花瓶,狠狠地砸了过去。

乔楷被砸的一阵眩晕,摔在地上。

叶笙撑着胳膊起身,抓起另一个花瓶。

乔楷吓得面如土灰,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怂包,“笙笙,你这是做什么?”

叶笙冷冷的看着乔楷。

“我们好歹一夜夫妻百日恩,就算你结婚了,咱们还是可以暗中来往的。”乔楷大声喊道。

叶笙忽然笑起来,哦,原来,是这样。

房门准时被推开。

乔月和顾安诚进门。

看着衣衫不整的二人,乔月惊呼出声,“哥,你怎么又找笙笙了……”

话出口,乔月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好似说错了话的小女孩,一脸娇憨。

“叶笙!”顾安诚咬牙切齿的出声。

叶笙看着乔楷,唇角挂着冷嘲的笑。

“笙笙给我打电话说她寂寞,让我来的,你、你,安诚,你跟笙笙离婚吧,我们是真心的。”乔楷分分钟进入状态,话说的义正言辞。

顾安诚瞪着叶笙,“叶笙,你就那么不要脸!”

叶笙挑眉,“顾安诚,我眼睛瞎吗?”

“你肾不虚,关键的东西也不小,钱也不少,样子也不丑,我请问,是我脑子进水了还是你脑子被门夹了,你觉得,我跟了你之后,会看上这种东西?”叶笙笑的灿烂,骂人骂的干脆利落。

顾安诚脸上一阵青红白。

乔楷被叶笙骂的脸色涨红,“笙笙,之前我们在床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说什么,说你威猛啊,要不你们俩掏出来比比。”叶笙冷哧了一声,转身上楼,走了两步顿住脚步,“顾安诚,这里的密码,阿猫阿狗都知道,要是不想真的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我劝你,换个门。”

顾安诚眸底一片森寒的落在乔楷身上。

乔楷脸色惨白,顾安诚那样子摆明了是信了叶笙的话,他怂了,正要说话。

乔月忽然眼前一黑整个人摔在顾安诚怀里。

“月月。”顾安诚急忙抱起乔月,大步出门,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乔楷一眼。

乔楷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快步跟了出去,还不忘哀嚎一声,“妹妹,你怎么了……”

叶笙靠在楼梯拐弯处的墙上,后背一片冰冷,顾安诚信了她的话,乔楷是来欺负她的,但,仍旧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因为,乔月。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谢谢大家)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