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刊物《官龙山》 第二期 散文部分 【寸草春晖】

发布时间:2018-05-16 19:06
点击上方“公众号” 可以订阅哦!

上善若水,感恩至善

郑楚丹(电信学院15物联2班)

 

美国人将每年的11月最后一个星期四定为“感恩节”, 加拿大人把每年10月的第二个星期一定为感恩节,除了美国、加拿大,世界上还有埃及、希腊等国家也有自己独特的感恩节。我们中国人,谁都知道“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这句俗话,但什么时候我们才会有自己的“中华感恩节”呢?

大千世界,似乎许多人都知道要懂得感恩,但有多少人真正做到了呢?这答案我无从得知。但我相信,在漫漫人生路上,感恩永远是缠绕人们心灵的焦点之一,是世人内心永远无法抹去的期待。施恩者的恩泽就像露水,默默地滴灌像小草般的我们茁壮成长,我们只有常怀感恩之心,才不会辜负他们。要如此,首先得有颗善于发现美、敏于领悟爱的心!

我想对父母说:“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你们的恩情是我辈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我们能孝顺、再孝顺一点点,就是对父母最大的报答了。出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剧的话,真的会让人很心痛。我想对老师说,您在三尺讲台上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英才,当我们年少无知时,我们时常抱怨你的严格、你的固执,实在是对不起,长大懂事的我,绝不会再辜负你们的期望了! 我想对身边熟悉又陌生的人们说,感激你们,尽在不言中,感谢校道上每天早起为我们扫掉树叶、清除垃圾的清洁工人;感谢基本不露脸却每天给我们准备餐桌上的美食的厨师们;感谢每天站岗执勤给我们提供安全出行环境的安保人员和警察们!相信我,在每个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的你们在我们心中都是那么的美丽!

人之初,性本善。要做一个善良的人。善良是心湖绽放的柔媚花朵,她如雪花一样晶莹纯洁,是人心的底色。上善若水,感恩至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友善”作为公民个人的基本价值准则和道德规范,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学会感恩,懂得感恩,感恩给予我们一切的自然,感恩抚育我们成长、帮助我们成人的每一个人,那这个世界该会有多么美好!感恩是一种品德,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大智慧,常怀感恩之心,必得善念之恩泽,心境之安宁。

父母是我们的根,老师是我们的叶子,默默帮助过我们的人是雨水,是肥料,是泥土,是微风……我们不能没有他们,否则我们永远不会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同时,我们也要做别人的雨水,泥土,肥料……尽己所能。活在世上,做事应多为他人考虑,小到帮助一个弱者(甚至是小动物),大到心里装着芸芸众生,忧时济世,治理国家。须知,你每一次伸手助人都输送着暖意,受助者每一次回眸都会留下由衷的笑靥!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上善若水,感恩至善!

当第一束晨光透过云层散落在大地上,黄鹂也开始在你窗前欢快地啼叫。你伸了伸懒腰,走出小树屋,却惊讶于屋前几个刚挖的竹笋和沾露的蘑菇;而我站在树后,望着你偷偷地笑。


这一次,我奔向你

张蕾(经济学院15国际商务1班)

 

“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将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必追。”

我把书平放在书桌上,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这段龙应台写的文字,嘴里念叨着:谁说不是呢!

还记得小学每天下课放学的时候,我一走出校门就看到了在五十米外的一个小石墩上站着四十来岁、皮肤黝黑的父亲用焦急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他的女儿----我。当我和他的目光交聚,远远地向他挥手,他就从小石墩上跳下来,穿过拥挤的人群疾步朝我走来,那架势就像是生怕慢了一秒,坏人就把我给拐走。当他奔到我面前,我挽着他的手臂,开心的说:“回家”。相信那一刻,父亲心中洋溢满满的幸福感。

然而,在人成长的过程中,似乎总存在着一种无形的规律,当一个小屁孩长成少年,他们总会渴望着挣脱父母亲的怀抱。龙应台在机场送她的儿子安德烈去留学的时候,安德烈头也不回的拉着行李就进了安检站。或许,处于青春叛逆期的他们认为寒暄着的挥手告别是老土的,他们要选择更酷的方式去庆祝自己的“自由”,当时的我也不例外。上中学时,我很幸运的考上了镇上有名的中学,从家里去到学校要两个小时的车程。开学的第一天,父亲拖着我的行李箱,硬是要上车把我送到学校。下了汽车,我就像一个挣脱牢笼的小鸟,兴奋地向校门口大步走去,要不是父亲大声叫“你的行李”,我已经忘记了父亲陪我一起来到学校。他气喘吁吁地把行李交给我,还没等他叮嘱完,我拎着行李飞快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一声再见也没有,头也不回。慢慢懂事后,才想起这是他第一次送我离家,我并不知道离家一个月,对于父母来说是很久很久。

来到深职院上学一年多了,寒暑假时我会回家呆上整个假期。上次暑假回家,我搭乘中午的汽车,一路颠簸,到家已是晚上。我拖着行李疲惫地向家走去,走到一个路口,远远地看到家门口的路灯下有个人踮着脚向路口方焦急的张望。这一刻,时光仿佛又回到了七、八年前我上小学的时候,父亲也是这样在校门口焦急地张望我的身影,那天夜里的月光很亮,把我的身影拉的长长的。七、八年过去了,我的心智已变得足够成熟,上大学一年多,我们不能像本地同学那样经常回家,安静时常常回想起从前的时光。当你看到你最亲的人最爱你的人在路灯下为你等待,心里有一股温暖的暗流涌现出来,这种感觉没法用言语形容。父亲迈着急促的步子向我走来,我迅速背上背包,大声喊:“爸你就在那里等我好了!”

父亲,为了孩子劳碌大半辈子,从小学,甚至说从我出生开始,每一次都是他奔向我,满足我的一切;这一次,我想,由我奔向他。

我背着笨重的背包,大步向父亲跑去……

爷 爷

谢斌(医护学院13口腔1班)

 

时光匆匆,带走了一些事、一些人。

奶奶在客厅里忙活着,嘴里又开始念叨起来:“现在的日子真不同以前,好吃好喝的,还有的浪费。”拾起妹妹丢在桌子上未喝完的半瓶牛奶,转身扔进垃圾桶,接着说道,“想当年我和你爷爷结婚的时候连件新衣服都买不起,在鸡窝里掏了几颗鸡蛋,煮熟染红分给邻居吃就算结婚了。娘家陪过来的嫁妆还不到三块钱,你爷爷家也是穷的一塌糊涂,经常揭不开锅,三天两头还要跑去跟别人借米……”

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妹妹不耐烦地插了句:“奶奶你怎么又讲这些事啊!”

“我怎么不能讲,我就要讲!”奶奶缓慢地转过身对着妹妹提高了音量,右手在前方比划了一下,“你爷爷啊,结婚生小孩以后,在镇里一家进出口公司工作,领着全村最高的工资……”

刚好从房间出来上厕所的弟弟听到了,跟着插了一句:“哇,爷爷以前那么厉害,那会在外企工作可是不得了的事啊!”

“厉害个屁!厉害!”奶奶激动了起来,马上又平复了下来,弯腰擦着早晨刚擦过的桌子,“每月那十几块钱都让他抽烟抽完了,家里几口人都快饿死了,他也不管一下,每天还要靠我去养鸡、养鹅、喂猪来供家里人吃喝,他倒好,工作少整天去瞎晃悠。要么就去戏团里拉二胡,要么就去给别人打吊瓶,要么就不知道到哪里去帮别人做事,家里的事不见他帮忙,全村的事他都包了。”妹妹好奇地插了句:“爷爷还会拉二胡,打吊瓶,这么厉害!”“他厉害的何止这些啊!全村几千人就他会打吊瓶,每次有人看完医生拿回来的吊瓶都要找他打,又不收人家钱。”奶奶越讲越激动,“还经常代表公司坐飞机去外地出差,就是不见他往家里拿钱!他在单位里整天大鱼大肉,家里面整天番薯稀米粥,他爸妈还整天为难我,我恨死他了,到现在都恨他!”

后来啊,爸爸跟我说,爷爷工作的那家公司倒闭了,为了维持生计,爷爷带着一家人下地耕田。写得一手好字、拉得一手好二胡的文艺青年那里受得了地里的苦力活,再加上经常抽烟,几年后积劳成疾得了肺气肿,差点死在医院的病床上。幸好那时爸爸已经来深圳创业,能赚到点钱,但是每月把那辛苦的积蓄一把一把地往家里寄,对于刚创业起步的爸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妈妈跟我说,那时候我爸每天在外奔波,家里的小店全靠她一人经营,每天起早贪黑做生意,怀着五个月的身孕推着冰箱和货架,眼泪偷偷往肚里咽。

后来爷爷的病治好了,烟也不抽了,家里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小店变成了小超市,爷爷做了超市的收银员,那会我刚上幼儿园。小学六年级的夏天,小超市到期拆除了。那天,爷爷搬着张板凳守在剩下的货物旁,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小超市的墙和砖被一块块地拆除,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他在那堆废墟前坐着的模样。

在那之后,爷爷和奶奶的生活归于平静,每天去公园散步,准时接送孙女上学放学,算是享上清福了。安逸的日子,奶奶还不断念叨着爷爷的往事:“以前家里小孩出了什么事,也不见他来管一下,什么都要我一个人来管,我哪管得了那么多事情啊,每天顾着这还要顾着那,神仙也……”

后来爷爷病了。一天,妈妈换好衣服,提着包从房间走出来,对奶奶轻声说:“妈,时间不早了,该去医院看爸了。”“好,等我去拿个垫子,今天又该在医院坐上一天。”奶奶不紧不慢地擦完最后一块桌角,放好抹布,一步一步向鞋柜缓缓走去。

医院里,奶奶静静地坐在病床前,就像爷爷守护这家人这么多年一样。现在,为她恨了大半辈子的人,守护最后一段路程。

时光啊,请你走慢些吧,让岁月的痕迹不要带走他们。


往事回首梦犹在

肖卓(机电学院14机电一体化4班)

 

夕阳渐渐褪去,最终的棋局也快收场。夜色正浓,小小的黑白电视机里放映着周星驰的电影。偌大的道场上围满了人,时而传来阵阵蛙鸣,时光悄悄地溜走。

童年的时光总是令人难以忘怀,或许是摔了几次跤而学会了单车时的喜悦,或许是钓到了一大盆龙虾时的满足,或许是考试没得第一名的伤心。我每一次的开心与不开心,奶奶总是最忠实的聆听者。

奶奶是个和蔼的老人,慈善的目光总是给人一种亲近的感觉,待人接物总是以笑示人,仿佛天大的事也是一笑而过。

寒来暑往,我也不记得在那样一个静谧的乡村度过了多少个无忧无虑的夜晚。冬天来袭,那是一个令我记忆犹新的寒冬,连续几天的大雪笼罩了整个村庄,仿佛一头白色的狮子匍匐原野,时刻要吃掉弱小的猎物。我家大门不远处是条狭窄的乡间小道,小道上积满了厚厚的白雪,宛若呲牙咧嘴的饿狼,一不小心就要吃掉你。人也变得格外慵懒,就这样几天过去了。

大清早,我被尿意惊醒,可能是喝水太多的缘故吧。还未推开大门,就感觉寒气逼人,我特地回房披了件大衣。推开大门,一阵寒流迎面扑来,只觉得背心一凉。天刚微亮,朦胧的白雪若隐若现,雪地上模糊留下人的脚印和狗仔的梅花印。我正看得入神,不远处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晃动的光点,我有些害怕起来。然后一想,就算是鬼,这个时候也不敢出来吧?猛一回神,才发现自己快成雪人了还全然不知。我快速地解决了问题,一溜烟跑回房间,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起床吃饭了,大懒虫”,我在睡梦中被奶奶熟悉的声音叫醒,我也知道该起床了。终于放晴了,太阳也出来了。奶奶将最后一盘菜轻放在桌面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奶奶的手通红。我好奇地问,手怎么了。奶奶过了会才回过神来,想了想说:“可能是烧菜时不小心被油溅到了吧,没什么大碍”。我向四周张望了一番,发现外面挂着一排整齐的正晾晒的衣服,衣服下面是一双颇大的胶鞋,足有男人脚掌那么大,上面还残留着没融化的雪,还有一双胶手套。这时,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端着饭碗一句话说不出来,跑到睡房,关上门,一个人默默地流着泪。泪水伴着饭菜一同咽下,一边吃,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老人,在寒冬的早晨,双手浸在冰水中,肆掠地洗着衣服,而后穿着不合脚的胶鞋,打着昏暗的旧式电筒,一步一步地走回家,做好饭菜后还若无其事的说:冻得通红的手是被油溅到的......

时隔多年,依然记忆犹新。那不是一件平常琐事,是刻骨铭心的一份至真至爱的真情。

时过境迁,我已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找到了喜欢的职业,结识了志趣相投的意中人。

夕阳西下,刚出世的曾孙依偎在满头银发的曾祖母的怀里。孩子的爸妈,还是看着昔日周星驰的老电影,讲述着那些围满整个道场的夜晚与不为人知的逝去岁月!


晚 安

苗壮壮(建环学院16建筑电气1班)

 

一声晚安,不时出现在我的睡梦中,日日夜夜从未消失。

外公年轻时在部队当兵,身体瘦而有力,每次睡前我们都要听他讲年轻时在部队的故事。我们听得十分认真,他讲完之后,我们会嚷嚷着再讲一会。“再不睡觉以后我不讲咯”,外公假装生气的说,我们也就乖乖的躺在床上睡觉。“睡吧,两个小鬼头。”

外公爱抽烟。外公性格倔强,多次劝他戒烟,他都没有听。放心,我吸得不多,我身体那么好,没事的。外公总以这句话回应。我们后来也不再说了,怕惹外公不高兴。

一丝不苟的他,做任何事情都确保万无一失,但这一次,他真的疏忽了。

年前,外公总说自己身上疼,疼得晚上睡不着觉,刚开始痛时忍着,谁也不告诉。过了几天,外公咳出了血,晕倒在家中。救护车来了,把外公送去医院。

送到医院,一步一步紧张地检查。急症室的灯一直亮着,全家人赶了去,在门口焦急等待。“哔……”过了八个小时,急救室的灯灭了,“哪位是XXX的家属。”医生喊着。“我是我是,我们都是。”父亲紧张地回答着,“手术一切顺利,请跟我去办公室,我和你讨论一下后续的治疗方案。”医生和父亲渐渐消失在我们眼前,外公也转入重症监护室,我们也只能在玻璃外焦急地望着外公。

我正处于初三紧张备考阶段,父亲让我不要担心,安心备考。周末,我一人跑去医院陪外公。即使患病在身,外公眼神依旧透露着精气神,“壮壮,过几天我要回老家养病,你在深圳好好的,学习别耽误,好好备考。”外公微笑着说。“嗯。”为了不让外公担心,我只能如此。

春节,我们全家回到了老家,来到医院看到外公,仅仅过了十几天,外公的头发少了许多,但气色却好了很多,鼻子一酸,但眼泪忍住没有留下来。好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外公疼痛得越来越频繁。大年初一,全家人都十分开心,外公为了不让所有人担心,独自忍着痛,想让大家过个开心的春节,即使表面上没有表现,每个人的心里依旧是担心的。“干杯!”全家人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外公抿了一口“咳咳咳”外公杯子里的白开水瞬间染成了血红色,外公晕倒,被坐在旁边的父亲扶住,在一声声急促的呼吸中,外公被送去了医院,因为学校提前开学,我只得赶往深圳。

备考的紧张以及对外公的担心,使我异常疲惫,晚自习后匆匆回到家。“壮壮,外公的电话,快点来接。”母亲急忙喊着。我全身的疲惫不知何时消失的,鞋子没脱就跑去母亲旁边,“喂,小鬼,想我了没。”外公声音很弱,但明显他硬是强撑着跟我说话。“在家还听话么?不调皮了吧?很久没有听到我给你讲故事了吧,来,外公今天补给你,我记得上次给你讲到我训练完,就在我训练完之后……”外公或许是听到我的声音之后很开心,那一晚说了很多话。“小鬼,周末跟你爸妈回来吧,好想你们,睡觉的时候都在想你们。”外公虚弱的声音令我担忧,但又无能为力。“小鬼,故事也听完了,还不快睡觉么,外公也困了,想睡觉了,小鬼,晚安”外公亲切的说着。“嗯,外公早点休息吧。”我走到床上,听到了故事的我,睡觉速度特别快,但心里却有着一丝不安。

第二天放学,离家越近,我越觉得压抑,直到我开门的那一刻,看见母亲在沙发上抱着父亲哭着,父亲没有表情,只是安静的看着我。“壮壮,你外公他……”父亲也开始哽咽着。我愣住了,改签了机票,下了飞机坐在车上,望着窗外闪过的风景,我与外公在一起玩的影像也一遍遍从我脑海中闪过,“请大家收听一首来自安徽观众为他亲人点的一首歌《光辉岁月》。”就这样,眼中强忍着泪水的我连夜到了老家,悲情的歌曲一遍遍的放着,在拥挤的人群中,看到了那个吞下我外公的棺材。或许是我们家人到齐了,葬礼也在司仪的话语下开始了,司仪故意用深情的声音渲染气氛,寒风渐渐吹了起来,“下面请大家最后看望老人家一眼。”与此同时,棺材被缓缓打开,每个人都静静地走过外公旁边,看外公最后一眼。轮到我时,我有些迟疑,步伐有些沉重,缓缓走到外公面前。眼中的泪水已消失,我苦涩地笑着,先前想好要对外公说的话,此时都已抛在脑后,望着慈祥而消瘦的脸庞,“晚安,外公。”

风肆意地吹着,看着别人把外公的棺材缓缓抬走,安葬。一切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一切都无法挽回。我强忍着,挤出微笑,很不自然,我不希望外公看见我们哭的样子,或许外公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呢。“给老人叩拜”司仪大声喊着,哭声虽然盖过了司仪的说话声,但足以让人听清司仪所说的话。老爸的许多朋友也来了,纷纷为外公送上花圈,哀悼。

大家为接下来的岗丧饭忙碌着,我独自一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依偎在路边的树旁,脑海里闪过些零零碎碎的记忆,长期积攒的情绪此时一涌而出。

第二天我便被父母带回深圳,因为快要中考,而我却没有一点心思学习,夜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再也听不到外公的睡前故事了,一切将变成过去式。”我试着擦去眼角的泪水“晚安,外公。”

第一声晚安,便是最后的晚安。


祝 福

——送给曾经予我希望的深职院老爷爷

郑嘉莉(华侨城校区15国商3班)

 

再见,再不相见

那位老爷爷,在2016年农历八月十五,悄悄离世,我到今日才得到消息。

“伯伯,你有看到那位老爷爷吗,好久没见他了。”

“你不知道吗,他去世啦。"五十多岁的伯伯神情有点淡然。

“有一天我遇见他老伴儿,问她,你老伴儿呢。”

“她说,他去世啦。”

我神色黯淡,想了解多一点,心急地询问,声音压低了许多。得知爷爷在北大深圳医院去世,爷爷的老伴儿在老家,怕呆在深圳的家里耐不住。

 

再会,再不相会

国庆节前一天,语文课讲述《祝福》这篇课文,老师让我们看完课文后,有什么问题写在黑板上。我翻着书,一行行扫过去,突然看到一句话,祥林嫂问鲁迅:人死后还有没有魂灵?

我想起了爷爷,又问了问自己,有没有?有啊,如果有人还记得他,他就还在这个世界上,他的魂灵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

我意味深重地在黑板写下:“人死后还有没有魂灵?”

老师略带玩笑地说:灵魂我听过,魂灵是什么?最后连个答复都没有。我心里狠切切,干脆拿起橡皮章子开始刻起来,耳朵听着,头埋着,老师接下来的每一句话我都没听进去,我都想恶狠狠骂几句。

八月十五有一个人去世了,那时候我们还在团圆。以后看月亮的时候估计我不会开心,我尊敬的爷爷,那天去世了。

从此,天上的那颗月亮,我心里的那颗月亮,跟其他人心里的月亮都不太一样了。

 再见,再相见

祝福,我祝福你,国庆快乐。

祝福,我祝福你,阖家欢乐。

祝福,我祝福你,生日快乐。

祝福,我祝福你,快快乐乐。

我给你弹奏一曲琵琶曲,我再给你吟首《送别》。

拐过山的那头。

我再给你悠悠扬扬弹奏一首《牡丹亭》,我再一路送你向东。

直到你看不到我,我看不到你的地方。

我再随手拔下竹叶给你吹个悠悠扬扬的笛声,再播放你给我的谆谆教导。

祝福你!

END

校园文学刊物《官龙山》第二期

主 编:杨润辉

主 办:深职院关心下一代工作                    委员会、深职院团委

准印证号:(粤B)L017030097

编印单位: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微信公众订阅号《官龙山》

编 辑:刘兴东

图文制作:黄文锋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长按关注我们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深职院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微信公众号官龙山】

面向全校学生征集诗歌、散文、小说、随笔等作品

投稿邮箱:

szyggw@126.com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