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刊物《官龙山》 第二期 【小说】

发布时间:2018-05-16 19:06
 点击上方“公众号” 可以订阅哦!

阿狸花

蓝色悠悠(机电学院15机电一体化1班)

 

跑不完的操场原来不大,还是跑完了。喜欢和你逛操场,每天下课都去。每天三次,一次八小时。

操场的四周长满了树花草,每个季节开着不同的花,都给你莫名的惊喜,你总是笑着欣赏不已。每天都来逛操场,不经意间就开出了花,我们又恰好看到了,只是忘了花开还有花谢时。

青春,年少。多美好的词汇,岁月变迁,不知何时就变成了情怀,我们却浑然不知,似乎一切与我们无关。你喜欢阿狸,你相信童话。有些事情,一旦喜欢,就会成为信仰。

操场上两人变成了四人,漫青,林晓,我的同桌,你的同桌。我们相信友谊天长地久,就像跑不完的操场一样。你和漫青并肩,我和林晓并排,距离忽近忽远。林晓不经意间提起漫青,也许他并没有注意。越来越频繁,渐渐成了习惯,你也成为了我的习惯。

林晓和漫青并排,我和你像以前一样。变的是人数,我和你都没变。也许你没感觉到,恋爱在我们彼此之间。

有一天你送给我一颗种子,说是在地摊上买的,不知是什么花。我找了罐子和泥土,埋进种子,把它放在操场的角落里。每天照料它,成为我们逛操场的第一件事,我们想像它会是什么花。陈晓说种子那么大,会是牵牛花,漫青说是菊花。你说是薰衣草,你最喜欢的就是满遍的薰衣草,连空气都是紫色的。

林晓说他想向漫青告白,让我旁敲侧击。爱无法形容,告白是一种形式。明知会有不同的后果,还一无反顾,也许是我们这种年纪的特权吧。有些关系一捅破,是不可能回到原来的纯粹的。

逛操场又变回了原来的两个人。有一天,我们看到了漫青和一个男生在逛操场。我们没有走近,他们也没走远,看得出来他们很快乐。

你问我,爱和喜欢有什么区别?我想了很久,找不到答案。我说喜欢就像阿狸喜欢鸡肉卷,爱就像阿狸爱阿桃。想想当时尽瞎胡扯,童话的结局往往脱离现实。你没有在童话里沉迷,我却在现实里幻想。

林晓知道漫青和另一个男生的事。那天,我和他坐在操场的双杠上。他吸着烟吐着烟,我仰着头看着天,夜空没有月亮,只有星星。林晓扔掉烟,跳下去,大呼,“靠”。能义无反顾,能无所谓,只是有莫名的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学校总喜欢区分关系,老师学生,男生女生,优生差生,文科理科。初中时你语文特别好,文字在你笔下带有不同的情绪,你喜欢用薰衣草举例。文科对我来说就是背,理科对我来说就是睡,我选了理科,你选了文科。我们没有打勾承诺什么,没有所谓的默契,你不言我不语就是默契。

有时你先到操场,有时我先到操场,变的是不同的班,不变的是我们两人。林晓选了文科,发誓要用文字写尽爱恨情仇。有一次割了盲肠,他就以断肠人作为笔名。本来只是割了盲肠,硬要浇上酒,装作断肠人。

陈凯找了李花声,数理化逆天,英语认识她,她只认识二十六个字母。恰好陈凯认识二十六个字母,还认识一两个单词,就教了她一句英文,You are my favorite .不管语法有没有错,意思对了就行。不是轻易的拿得起放得下,所谓的认真只是固执罢了。

你走在前面,跟我说你恋爱了,没有回头。难怪你无心欣赏夏天刚开的花,不是花不美,只是比不上你给我的惊喜。那天你说的话,我都加上了标点符号,只是想让意思更明了。你没有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直觉告诉我最好的朋友是不说话的。

林晓,陈凯和我坐在双杠上,我吸着烟吐着圈。他们仰着头看着天,夜空没月亮也没有星星。我扔掉烟,还没有大呼,只听到一声“咔嚓”。林晓,陈凯扶着我消失在夜里。

脚好了之后,我提前到了操场,你没有来。来早了来晚了,没有相逢就是分开了。果然你和别的男生一起逛操场了,远远看到他长得跟我一样高,和我穿一样的二十四号篮球衣,长得跟我一样帅,听说打篮球跟我一样厉害。

也许你们谈论的话题和我们一样,全是琐碎,也许是我不语你不知的爱。反正我听不到,我们离得太远了,有一个操场的距离。现在逛操场是我们三个人,林晓,陈凯和我。李花声在钻研数理化,没空和我们钻牛角尖。你和他在欣赏一种夏花,我和你未来得及欣赏的花。等你们离开,我们仨走过去把那朵花摧残了。没有快感也没有痛感,我不是花,花也不是你。

林晓写了一篇文章在征文比赛里得了一等奖,可把他高兴坏了。文章在广播台里读了一遍,记得名字叫《爱的呵护》,里面有一句话,“我们不知道那是不是爱,只是小心翼翼地呵护它,生怕它会怎么样。”

我自作主张把我们之间的变故当作小插曲,我和张慧是小插曲,你和他也是小插曲。是漫青和我说你跟他分手了,你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问过你。

我没有早来,你也没有晚到,只是你在前面,我在后面。你没有驻足每朵秋花,我也没有摧残它们。此时我们在两条平行跑道上,等待转弯后的交集。

我们坐在操场的双杠上,仰着头看着天,夜空有月亮也有星星,一派繁荣。你没有说你们是怎么分手的,我只知道他不怎么喜欢逛操场了。

插曲就是插曲,你没有波澜不惊,我没有起伏不定。第二天你很早来到操场,我来得也不晚。我带你去看一件东西,角落里的那个罐子。不知何时它被遗忘了,幸好还活着,而且开出了花。有五片花瓣,四周是白色,中间有些黄色。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花,你说就叫它阿狸花吧!万物都有它存在的意义,阿狸花是独一无二的。

陈凯和李花声分手了,李花声要备战清华北大,陈凯要备战那个愿意录取他的学校,各忙各的,没闲工夫谈情说爱了。操场翻新,双杠被拆,我们没有吸着烟吐着烟,也没有仰望夜空。

林晓和漫青还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是不说话的。我问林晓后悔吗?林晓说早知道就不说了,但他没说他后悔了。我不知道会不会后悔,我不言,你不语,也许不知,结局或许不一样,就是没有勇气用“早知道”赌一次。

三年什么,五年什么,烦了也就麻木了。林晓说他要上人文学院,他发现除了靠才华外别无所靠,上了大学才知道人文学院跟文学根本搭不上边,就像高中学得那么辛苦,上了大学才知道当初学它干嘛。

操场在翻新,我们不能去逛,其实逛不逛都扯不上什么,只是当某一件事成为习惯,对于你来说完成它就是一种形式。你要读动漫学院,用你的作品献给依然相信童话的人。

有些话不能相信,比如童话。但我相信你,现实里也有童话的结局,美好的事依旧。毕业的时候,我们去看了阿狸花,庆幸的是翻新的操场没有波及到它。你想知道它的花语是什么,比如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

操场变了样,我们也各奔了东西。分别时你送给我阿狸布偶和鸡肉卷,我吃了鸡肉卷,也吃了这三年时光,闲步操场的时光。

上了大学,我仍旧有逛操场的习惯,只是满操场都是情侣,连跑道也无法幸免,坐满了成双成对,尽虐我们这些单身狗。

逛着逛着,我逛来了我的爱情。她叫艾晓春,是摄影协会的,那天在拍一朵花,我刚好路过,她让我帮她挡光。我看到了那朵花,五片花瓣,四周白色,中间黄色。晓春说那不是阿狸花是时钟花,花语是爱在你身边。

晓春问我,你是不是我的初恋。我想了想,还是说了不是。初中时的怦然心动,瞬间即是永恒。我看过你的比赛作品,动漫里阿桃送给了阿狸一颗种子,影片的名字是《爱,需要呵护》。


END

校园文学刊物《官龙山》第二期

主 编:杨润辉

主 办:深职院关心下一代工作                 委员会、深职院团委

准印证号:(粤B)L017030097

编印单位: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微信公众订阅号《官龙山》

编 辑:刘兴东

图文制作:黄文锋

长按关注我们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深职院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微信公众号官龙山】

面向全校学生征集诗歌、散文、小说、随笔等作品

投稿邮箱:

szyggw@126.com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