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性感美女用嘴吸,她竟骂我臭流氓…

发布时间:2018-05-16 19:07

“金银花五钱。”

“麦冬二钱。”

“生甘草一两。”

……

余缺正按着脑中的药方认真的配药。

说起这药方,就不得不说起两个月前的一件怪事了。

两个月前,他上山采药,无意间失足掉入山涧。

醒来后发现自己身体不仅没事,还惊奇的发现脑海中无故涌出很多古老的知识。

发现不仅有古老的修行之法,还有很多其它有用的知识。

这两个月来,他每天都按照里面的功法修行,按照里面的医书配药方,惊喜也接踵而至。

理了理思路,余缺又开始配药,作为现在余家村唯一的一名村医,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研究医术了。

隐约中,听到了一些叫骂声。

“怎么回事?”

余缺皱了皱眉,循着声音就往外面走去。

余家村祖嗣祠堂外,一伙村民挡在祠堂前,堵着一群的人。

“老太公,怎么回事?”余缺走了过去,对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问道。

“造孽啊!”老人狠狠的拄了拄拐杖,一脸憔悴道。

“到底怎么了?”

“对面那群人要拆我们的祠堂!”

另一位村民接话道。

余缺猛然一惊,拆祠堂?为什么?祠堂在农村可是非常重要的地方,怎能说拆就拆?

“对面那群人说余威跟他们签了合同,同意把村里的地卖给他们。”

“他们要在这建个生产基地,祠堂就在这块地内,所以他们要把祠堂拆了!”

“余威?”余缺皱了皱眉。

这余威正是他们村的村长,平日里缺德事没少干。

霸占村里土地,经常在村民身上捞油水,据说还和村里李寡妇有染,作风极其恶劣!

只是奈何余家村村民大多没读过书,很多事情都不懂,也不敢管。

“喂,你们到底让不让开,再不让我们就强拆了!”

一位看似包工头的人说道。

老太爷拄着拐杖站前一步,挺着并不坚挺的胸膛说道:“想要拆我们祠堂,就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包工头眯着眼睛,寒声说道:“老头,劝你最好让开!”

老太爷依然挺着胸膛站立,闭口不言。

包工头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上前一步,伸出一只手,就往老太爷身上推去。

可是,手却迟迟没有落下,因为,他的手正被另一只手死死抓住!

包工头用力抽了一下,可那只手却纹丝不动!,只好出声威胁道。

“小子,放手!”

包工头眼神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表情有些难看,因为,那只手臂上传来的力道着实有些大。

余缺寒着脸,并没有放手,反而加大了力度。

“啊!”包工头吃痛,大呼一声。

“小子,快放手!”

余缺仍然不为所动,直直盯着包工头的眼睛,寒声问道:“你妈没教你要尊重老人?”

包工头被余缺犀利的眼神盯着有些失神,但还是壮着胆说道:“小子,劝你别多管闲事!”

“道歉!”余缺寒声说道,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许多。

欺负老人,他最看不过,况且还是村里的老人。

包公头呲着牙,尝试着挣脱几次,可依然不奏效,手上传来的剧痛猛烈的刺激他的神经。 

“好好好,我道歉。”

疼的没办法,包工头只好妥协。

对着老太公连道了几句歉。

“大哥,我道歉了,行了吧!”这下包公头真怕了,哀求道。

“不行,还不够,鞠躬!”余缺又出声道。

包工头一咬牙,忍了!又对着老太公鞠了几躬。

事罢,余缺又给了他一脚,直接把他踢飞过去。

包工头摔了个狗吃屎,摸了摸嘴巴,看着满手的鲜血。

鲜血刺激着他,一下就来了胆子,失心疯的吼道:“妈的,给我废了那小子,快,谁废了他,我给谁一万块钱!”

以前他强拆是何等的风光,谁见了他不怕?今天却把所有的面子都折在了这小子身上,现在要是不把面子找回了,他以后如何立足?

一旁强拆的人早已按耐不住,现在听到揍人还能拿钱,看着余缺的眼神早已放光。

纷纷从车上抽出武器,三十几根明晃晃的钢管,其中还不乏砍刀!

三十多人,一齐冲了过来。

“小心!”后方村民提醒道。

余缺冷哼一声,修炼了两个月的功法,一直愁没地方施展,今天正好可以练练手!

灵力灌注全身,余缺顿时感觉力量和速度得到暴涨,一个箭步迎了过去!

“砍死这小子。”几个人喊道。

一个闪身,余缺顺势躲过一根对着他砸下来的钢管,反手死死抓住,一个抬脚,那人直接飞了出去。

“卧槽,那小子练过,大家小心。”有人提醒道。

“白痴。”

余缺一挥棍,出声那人就飞了出去。

惨叫声,棍棒声,倒地声,一时间不绝于耳。

一旁围观的村民早已看呆了,一脸的难以置信的神色。

“小余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不多时,地上已经七零八落的躺着三十几人。

眼前这一幕,实在匪夷所思,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竟然一个人打趴下三十多个手拿钢管的人。

包工头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顿时一股后怕感从心头升起。

要是自己刚刚被这小子来一拳,自己还能像现在好好的躺在这?

“反了,你们真是反了!”

一句尖酸的嗓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余缺停下揍人的动作,循声看去,来人,正是他们的村长余威。

余威走到村民前,挺了挺发福的肚子,摸了摸油光发亮的地中海发型。

又看着遍地哀嚎的人,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小子怎么这么厉害?

“你们这是干什么,没看到人家是施工队吗?”

余缺紧盯着余威,并不理会他的呵斥。

“听说你把村里的地卖了出去?”

“臭小子,这里没你什么事,劝你别多管闲事!。”余威恶狠狠的说道。

“哦?怎么没我的事?我是村里的人,我为什么不能管?”

余缺知道村长怕什么,村民没文化,可他有!私自买卖公家土地,罪名可不轻!

怎么说也是上过大学的,只是当他爷爷死后,他就辍学了,而他父母,他从小就没见过。

村长脸抽搐一下,接着笑着说道。

“有事好商量吗,我把村里得地卖了出去,不正是为了大家着想。”

“天明集团出资三百万买我们这块地,我一看这么好的条件,生怕他们反悔,就没来得及和大家商量就给签了合同。”

“村里多了三百万,以后大家的生活水平就高了,你们怎么就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三百万?我看不止吧。” 

余威什么为人他知道,怎么可能会如实把钱公布出来。

“那可不!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要不我把合同拿出来看看。”

“不用了。”

敢拿出来,那肯定做过假,看了也白看。

余威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脸色一变,突然笑着说道:“臭小子,打了施工队的人,罪名可不轻啊!”

余缺拍了拍手,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打的他们的,明明是他们不小心自己摔的。”

“对啊,都是他们摔的。”

“一个人怎么打得赢三十多个人,都是他们自己摔的。”

……

村民纷纷帮声,余威被气的脸色铁青。

就当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后面的山头传来一阵呼喊声。

“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

余缺循声转过头去。

只见一群人急冲冲的从山头冲了下来。

走近一看,发现大多数人衣着靓丽,而且有个男人身上还背着一个女子,但看起来好像昏迷了。

大家也都好奇的围了过去。

“怎么回事?”余缺问道。

“叶经理被蛇咬了。”

“叶经理?”余缺好奇道。

余威在一旁听着,心里却咯噔一声。

刚刚从山上下来的那一群人,正是天明集团和另外一家投资合作方的人。

而被咬的那女子,正是投资公司的经理叶思怡。

他还跟他们保证说祠堂的事已经解决了,所以这次天明集团才带着合作方来看地方。

这要是让对方知道祠堂的事没解决,施工队被打了,并且投资方的人又被蛇咬了,那他的麻烦就大了。

余缺蹲下声去检查了一下伤口,被咬的正是脚踝。

女子穿着高跟鞋,露出一大片脚面,被咬也是常事。

“被什么蛇咬的?余缺问道。

“不清楚,不过蛇头是尖的。”

余缺沉思片刻,说道:“村里这一带最多的就是五步蛇,看两个牙齿孔的宽度,应该就是了。

“现在人已经昏迷,而这里去市区最快也要两个小时的车程,送到市里就来不及了,交给我吧。”

“你能有办法?”那一群人质疑道。

“我是村里的医生。”

那人群中有人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山野村医,也敢自称自己是医生,看你的样子也就二十来岁,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

余缺皱了皱眉头,问道:“那你有更好的办法?”

“自然是送去医院!”

在他看来,乡村里的医生也能叫医生?心里自然是看不起。

“你看看她现在的情况,她有机会撑到医院?你也不用你的猪脑袋想想!”余缺寒声道。

“你!”那人刚想接嘴,看护叶经理的那个人突然说道。

“不好了,叶经理呼吸越来越弱了!”

闻声,余缺立马蹲下去检查。

“情况不乐观,不能再耽搁了,的赶紧送到我医馆去。”

“送到你医馆,出了事你担的起吗?”那人问道

“你他妈闭嘴!出了事我负全责,像你这种胆小怕事的趁早滚一边去。”

“你……”那人刚想反驳。

这时,余威突然走了过去,露出一副古怪的笑容。

“刘经理,既然他都说了出了事他负责,在场的大家都听到了,我们就不要阻扰他了。”

刘经理思索片刻,心里权衡半天,开口说道。

“小子,要是没救活,怎么办?”

“没救活,我负全责!”

刘经理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暗喜,终于找到一个负责的人了。

“要是我救活了,你怎么办?”余缺突然问道。

刘经理眼珠子转了转,说道:“要是你救活了,我当众喊你三声神医!”

“自己说的话,自己负责。”

一旁,余威巴不得出事,这样余缺就脱不了干系,到时候染上了官司,他还有机会来阻扰自己? 

余缺冷哼一声,也懒得理会余威的小伎俩,背起叶思怡就往他的小医馆走去。

“嗯。”

背上叶思怡的那一瞬,余缺发出一句奇怪的嗯声,面色古怪,背上传来轻柔的触感。

余缺晃了晃脑袋,停止了乱想,背着叶思怡朝着医馆狂奔而去。

“卧槽,那小子背个人还能跑这么快,真他么是怪物!”

强拆队有人不经赞叹道。

一路狂奔,可乡村小路难免不平,还能够这样飞速,怎么能不让人惊叹。

“那小子跑的姿势怎么有点奇怪?”

这时强拆队眼尖的人说道。

自从修炼了功法,余缺的听力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虽然隔着老远,但依然一字不落的进入了他的耳朵。

一个趔趄,余缺差点摔地!

“尼玛!你背个人跑,你跑起来姿势不怪?”

回到医馆,余缺直接把门锁上,把叶经理放在了床上。

“看来毒液已经扩散了!”

看着夜经理发紫的皮肤,余缺忍不住皱眉道。

刻不容缓!余缺取出一套银针,按照脑中的知识。

一枚枚银针准确无误的落上穴位,现在要做的就是逼毒!

按照常理和寻常手法,自然是不能做到,但余缺可以,因为他异于常人,他具有灵力!

一股灵力喷射而出,循着银针,缓和的流入叶经理的各个穴位。

灵力循着经脉血管,往伤口流去,所到之处,蛇毒也被逼退。

叶经理的皮肤也渐渐由紫恢复正常,可伤口处紫色却更浓了。

没有多想,余缺直接蹲了下去,灵力暂时只能镇住毒液,而想要完全驱毒,就要用嘴吸了!

掀开裤腿,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肌肤。

“好美,好细,好腿!”余缺忍不住赞叹一句。

轻咳一声,余缺直接把嘴对了下去,接着吐出一口毒血。

往复这样的动作,余缺又把嘴对了过去。

“嘤咛”

叶经理舒服的轻唤一声,接着便睁开了双眼。

余缺身体一震,这踏马就尴尬了!

叶经理睁眼,居然看到一个人掀开自己的裤腿,还把嘴亲了上去,他想干嘛!

顿时双颊绯红,就想踢过去,踢死这个混蛋!

余缺连忙按住她的玉足,赶紧解释道。

“你别误会,刚刚你被蛇咬了昏迷了,蛇毒漫向全身,我帮你把毒逼了回去,刚刚是在帮你吸毒。”

她仔细回想,好像真有那么回事。

但她与他根本不认识,做这么亲密的动作总是不好的,而且她还没有和其他男孩子这么亲密的触碰过。

“能不能不吸啊?”

“可以啊。”

她顿时松了一口气,能不吸就还是不吸的好。

“如果不吸,毒素留在里面,你脚基本就废了,就算好了,也会因为长时间积留毒素而导致畸形生长。”

“那有没有别的办法,不吸,也能把毒素放出来。”

余缺沉思了一下,说道:“也有,就是在伤口开一个大口子,把毒血都放出来。”

“不过最后需要缝针,会留下疤,这样你就没办法露腿了,你自己选择吧。”

权宜良久,最后她咬了咬牙,说道:“那你接着吸吧。”

接着便闭上了双眼,但是脸颊却更红了。

余缺一愣,这话有歧义啊,接着吸,吸哪啊? 

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或点击【阅读原文】阅读更有料的精彩后续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