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女儿刚下葬被刨坟配冥婚,跟40岁单身汉合葬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5

嘴唇突然一冷,一阵冰凉的触感传来!

雪糕!

我下意识的张开嘴,就感觉一根冰凉滑腻的东西被送进了嘴里,凉凉的确实很像雪糕!

呃…不甜!

“雪糕!”很灵活,不断的在我嘴里翻搅,搞得我很想含住它,可是每一次都失败了!

“讨厌!”我睡梦中呢喃了一声。

然后就听见身边传来一阵坏笑。

“哈,果然是只小白兔!”一个男人极其玩味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带着一点略粗重的喘息。

没等我思考,腰上忽然一凉,就感觉一只冰凉的爪子放在了我的腰上,一个巨大沉重的冰冰凉凉的物体压了下来…

“对,就是这样…”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很好…”

男人的吻技很好,没一会我就就感觉自己浑身发烫,呼吸慢慢的有点急促,甚至有些期待他的再一次靠近。

他的兴致也高,一双冰凉的手慢慢的划过我的每一次肌肤,脸颊,脖子,胸部,腹部…

就在他的手,要触碰到我的底线时,我突然打开他的手。

“不要…”我低声的呢喃了一句。

男人似乎更加兴奋,他的喘息越发的粗重急促。

“师父说,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要…”

说完又一次的靠过来,这一次他的身体完全压倒性的朝我靠近,我感觉一快冰板贴在身上一样,冷的我不由又是一个哆嗦!我的哆嗦似乎更加的刺激了他,他喘着粗气重重的“嗯!”了一声。然后一双冰凉的大手,十分粗鲁的掰开了我的双腿…

我脑子一片空白,就感觉被一根硬物穿透身体,疼得我眼泪都掉了出来,几乎要忍不住推开他…

可是慢慢的阵痛过后,便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爽传遍全身,我身体颤抖,忍不住紧紧环抱住男人的腰,双腿缠绕在他的腰间。恨不得将自己整个埋在他的身体里。

“很好!”男人说完,就是新一轮的猛烈炮轰。直到我像一摊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他才停止了动作…

“疼…”

我大叫一声,猛地就睁开了眼睛,感觉下身传来一阵阵剧痛。而眼前是却是满目的红色。

脑子在短路了几秒钟后,终于意识到什么。

我一个激灵。“蹭!”的坐起来。

这是一间喜房,红色的床,红色的蜡烛,红色的喜字…

我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向旁边看去!

身边果然躺着一个穿着新郎喜服的男人,他面容平和,容貌俊美,像是睡着了一般。只是皮肤却白的诡异甚至犯着隐约的青紫…

的确,我能指望一具尸体有什么好看的肤色!

我嫁给了一具尸体,确切的说是我的父亲为了钱将我给一个男人配了冥婚!

我咽了咽口水,想起刚刚在梦里的事情,加上身上的剧痛…

“唰!”我掀开身上泛着诡异红色的大红喜被…

果然,我身上只穿了一件几乎被褪尽的诡异的红色礼服。身下一摊殷红的血迹…

我和一具尸体…怎么可能?

巨大的恐惧感顿时像毒蛇一样在心头蔓延开!

“啊…”

我终于不可抑止的大叫了一声,随即发疯般的朝门跑去。

大门紧闭着,我用力的拍打着叫喊着。

“开门…放我出去…”

只是,结局却像是电影的台词一样,我叫破了喉咙都没人理我…

三天前。

我正在学校准备暑假实习的事情,顾清明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立即回趟老家。

顾清明是我父亲,当年背着我妈找了一个叫李亚茜女人,很快他们又也生了个女儿,后来,我妈一气之下投了河,然后我就被送到了顾清明这里。

我并不打算回去,因为我知道李亚茜讨厌我,事实上自从上了初中我就开始住校,很少回去。所以现在对于顾清明的话我打算直接当成耳旁风。

“默默,你一定要回趟家啊,有急事!”顾清明的语气难得的温和甚至带着乞求。

“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我没有什么好气,对顾清明这种无事献殷勤的把戏还不太习惯。

呃…因为他从前从未主动献过殷勤,甚至从来没主动打过电话给我。如今这么慈父般的语气,这么体贴的关怀,让我不由的不警惕起来。

“默默啊,本来爸爸是不打算打电话给你的,可是…”顾清明犹豫,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他越是这么温柔体贴我越是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详的预感自心底蔓延开来。

“有什么事…直说!”我最先松口,不想就这么僵持着,毕竟顾清明的话让我觉得实在恶心。这种恶心源自对我的称呼从“小畜牲!”到“默默”的衍生。

“一个邻居给你说了一门亲事,男方是个富二代,很有钱,高学历,人品好,而且长的很帅…”顾清明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把那男的直接描写成了天仙。

我心中觉得有点好笑,开什么玩笑,这种天仙的男人能轮的到我?我不是听错了吧?

“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不介绍给顾若彤?”我问。心中却更加泛起了嘀咕。甚至觉得那男人有可能就是个二傻子!

我的话顺利的惹恼了顾清明,他似乎连和我周旋的耐心都没有了,直接道:“如果你不回来,那么下学期你的学费我不会出一毛钱!”

我冷笑:“早这么说不就成了,我明天就回去!”

我知道躲不过,顾清明说到做到,这一点我很肯定

他如果想办一件事绝对会不择手段,如果我不回去,那么他一定还会想别的办法,比如…威胁我把我妈的尸体挖出来之类的!

呵!惯用的伎俩!而且屡试不爽!

于是第二天坐着车回了老家。老家在县城,这几年建的也算不错。

我刚进家门,顾清明就把我迎了进去,就连李亚茜也笑的十分的灿烂。

这么热情的欢迎方式让我心惊胆寒,我甚至有点怀疑,给我介绍的那个男的难道不仅是个傻子,那方面还不行?

“有话快说!”我坐好后才注意到家里还有一个人。

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穿着很普通,满脸褶子一双老眼滴溜溜盯着我上下打量,本能的就让人看着没有好感。

算了,我懒得理她。

李亚茜笑眯眯的说:“默默,好事啊!”

“好事?”我疑惑了,这个家里有好事还能轮到我?

李亚茜指着那个老女人说:“这是齐婆子,她来给你订亲的!”

“订亲?”我疑惑了,我以为是直接相亲,这怎么还搞了个说订亲?

“我还没毕业呢,不想那么早结婚!”相亲和订亲的意义可完全不同,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必须快走!

说完,我迅速起身就想走。他们今天的态度太反常,说不定就要找个什么人随便把我嫁了。我不得不小心。

“都24了还小?”顾清明对于我的拒绝有些不悦。却还是强忍着说。

我的屁股又回到椅子上说:“反正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

“什么时候谈?老子还能养一辈子?”顾清明冲我吼。

齐婆站起来说:“老顾啊,别吼了,回头把孩子给吓着了!”她的声音干哑低沉,带着一些世故。脸上的皱纹堆在一块,让人很不舒服。

“姑娘啊,这可是个好人家,小伙子年轻帅气,高大英俊,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家里又有钱,别人求都求不来呢,可人家偏偏选中了你。你可真是走了大运了!”齐婆说着拿出一张照片说:“你看看,这是小伙子的照片,看看满不满意!”

我正要反驳,却在看见齐婆手上的照片时不由一愣。这男的长的确实不错,光看照片就看得出来是个帅哥,而且还是个极品帅哥。

我心里小小的激动了一下,却又警惕的起来,这么优秀的男人会找我?以我对顾清明和李亚茜的了解,这两个人要是有这种极品男,他们还不赶紧得先紧着他们的宝贝女儿顾若彤,哪里能轮到到我?肯定有阴谋,这个男人不是有问题就是有问题。

想通之后,干脆的回答:“这么好的男人还是介绍给若彤吧!”

顾清明当场就火了,直接甩了我一个耳光:“真是白眼狼,我老子养你这么大,你还质疑起老子的话了!”

李亚茜也跟着骂:“就是个白眼狼,要不是这男的死了,人家能找上你!”

什么?死了?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顾不上脸上的疼痛定定的看着李亚茜。

顾清明瞪了她一眼。

李亚茜却不乐意:“她迟早要知道的,晚说不如早说!”她又看着我嘲笑道:“实话告诉你,我和你爸已经收了人家的钱,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我终于明白了。他们是要让我嫁给一个死人,给一个死人配冥婚。

我的火腾的就上来了,他们平时可以打我骂我虐待我,可是这一次他们居然要将我嫁给一个死人。我从来没像今天,现在,这么愤怒过。

我站起来,随手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就向李亚茜狠狠扔去。

只可惜砸扔偏了,水杯只砸在了墙上,破碎的玻璃片飞溅出去,割伤了李亚茜的胳膊。顿时流出了鲜血。

“啊…”李亚茜大叫一声。

“我操,你们两个畜牲,我今天跟你们拼了!”我说着不管不顾的就要冲上去。

可我哪里是顾清明的对手,他抓着我的手,不管我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李亚茜也乘机上来抽了我两个耳光。

“顾清明你个老王八蛋,放开我…放开我…”我声嘶力竭的吼,胸腔里被一股巨大的怒火塞的满满的。

突然,我感觉脖子传来一阵刺痛,我转身,看见齐婆子正拿着一个小小的注射器。看着我一脸的冷笑。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意识渐渐的不清晰…

回过神来,我拍门拍的累了,嗓子也喊哑了。我知道我完了,我今天要与那具尸体过夜了。

可是与尸体过夜还不算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在这个密闭的房间里,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我的第一次就没了?

而且刚刚的那个梦,突然就清晰的有点不像梦了,难道是…

想到这便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不知道是不是冷的,只觉得浑身哆嗦。牙根都在打颤。看着床上的被子,却始终没有勇气过去拿…

我坐在冰凉的地上,眼泪不争气的掉了出来。想起顾清明和李亚茜这些年对我的虐待,还有他们把我嫁给一个死人的事情,我就恨到了极点。

“顾清明你这个老王八蛋,李亚茜你这个贱人,等我出去,要你们好看…贱人…王八蛋…”我边哭边诅咒那两个人。

“唉…”

突然传来一阵叹息声,让我浑身的豪毛都竖了起来!我停止了哭声,直起身子警觉的看着四周。

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半,不知哪里来的一股阴风吹过,蜡烛的火焰左右摇晃。昏黄的烛光让满是大红的屋子里看起来诡异又恐怖。

四周空无一人,只有那具男尸还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